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血流成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血流成河字體大小: A+
     

    以一敵二,我完全沒有勝算,如果只是小野還差不多,有大嘴在場我心裡沒底,況且不管他們兩人怎麼樣對我,我還不能放開手腳的去傷害他們,之前我認為大嘴和小野已經死後變作了厲鬼,現在再看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鬼魂只是一種電波之類的東西,就像當初我看到古弈的靈魂一樣,是剔透的,如煙雲一樣縹緲,根本就沒有實體,所以,我初步確定大嘴和小野沒有死。

    應該是中邪了,或者被人動了手腳導致神志不清,精神恍惚,我冷靜的分析了一下。

    這樣我就更不能去傷害他們了。

    先應付一下眼前再說,然後瞅准機會把他們兩人控制起來,到時候再想辦法喚醒,如果只是輕度的中邪,我有辦法讓他們醒過來,如果真被人動了手腳,那我也的找到元兇,幫他們恢復神智。兩人雖說看起來挺猛*挺凶,實則兩人的動作已經遠不如從前了,變的遲鈍了很多,幾乎在小野刀尖刺過來的瞬間,我已經做好了應急打算。

    小野刀尖刺過來的同時,我急忙閃身讓開,就在他招式用老,胳膊伸出去還沒來得及撤回去,我瞅中這個空檔,突然伸手扣住了小野的手腕,然後快速的借著慣性一拉一拖,小野斜線被我扯的來了個狗啃屎,利用這一瞬間的變化,我用另一隻胳膊的胳膊肘猛擊小野的頸部,小野精神恍惚間根本沒來得及閃躲,所以,這一肘擊扎紮實實的砸中了他的頸動脈,小野在原地劇烈的搖晃了一下,但卻沒有倒下。

    「弄死他,他不死還會害死咱們的。」小野手裡的刀尖頂在地磚上,回頭瞪著我吼道。

    「老子轟死你。」小野的話明顯左右了大嘴的想法,大嘴轟出的一拳突然改變了方向,直奔我的胸口就過來了,我知道大嘴的拳頭幾斤幾兩,這一下真讓他砸中的話,胸口處的肋條非的斷幾根不可。

    「大嘴,我是老崔,你他娘瞎了嗎?」

    「放屁,你不是老崔,老崔已經死了。」大嘴的拳頭根本不停一下。

    既然聽不進人話,我也沒轍了。

    眼見大嘴的拳頭已到,我又試著吼了一嗓子,大嘴依然不為所動,我急忙鬆開小野的手腕後仰了下身子,大嘴的拳頭正好擦著我的胸口過去了,雖然沒有正中,但還是被他的關節在身上擦出了幾道血印。

    這廝皮糙肉厚,拳頭上到處是老繭,簡直就像帶刺了,把我胸口位置划的火辣辣的疼。

    侃侃的避過了大嘴的一拳,小野那邊又不安分了,剛要翻身起來,再次被我抓住了胳膊腕,我本來想先把他手中的匕首奪下來,不料原本被我抓著的胳膊腕突然粗了一圈,似乎是瞬間膨脹了,就在我吃驚的同時,小野忽然一挑胳膊腕,我不知道這廝哪來的力氣,揮動胳膊的同時把我也扯的雙腳離開了地面,然後就感覺身體馬上失去了平衡,眼看著就要被小野甩出去,心裡再一驚,剛想見力翻開,卻不料小野手裡的那把匕首在他手裡調轉了刀鋒,斜刺著切向我的腹部,白晃晃的刀刃瞬間就讓我出了一身冷汗,因為我的雙腳還沒有落地,根本沒法避開那鋒利的刀鋒,根據刀鋒的走向,我一旦被划中,絕對會一下子開膛破肚的。

    「小野!」我沖著近在咫尺的小野吼了一嗓子。

    小野手下的動作沒有半點停頓,臉上還不著邊際的掛著一絲冷笑,我確認我從來沒見過小野這樣笑過,這一笑完全就好像是另一個人在對著我笑,就像一顆蘋果樹上嫁接著一直海棠,笑的我頭皮都麻了。

    不過,好在小野的動作已經遠不如之前利索了,情急之下,我猛吸了一下肚子,同時感覺涼颼颼的一下,等雙腳落地后低頭一看,一道血印有一尺多長筆直的通過了我的腹部,因為上本身沒有穿衣服的緣故,血印顯得非常顯眼,好在腸子沒有流出來,我確定刀口一定只是划透了皮膚而已。

    「小日本,你娘的還動真格的了。」這一下我也有點臉上掛不住了,老子從來還沒有被人用刀傷過呢,這還是第一次,哪能有火捂的住,也就顧不得傷口還在往外流血,腦袋一熱就地騰身翻起,這時候小野再次反握著匕首沖了過來,大嘴從另一個方向也沖了過來,我不知道兩人是不是有意識的要把我逼死,反正看那路線是想把我的退路堵死。

    心裡突然有點凄涼,萬萬沒有想到,會有一天和自己的兄弟真刀真*槍的幹上,再聯想起古弈,阡陌,古瑤,一幕又一幕,不是沒有照顧好她們,就是被人像猴耍的團團亂轉,心裡瞬間就失去了平衡,面對氣勢洶洶的大嘴和小野我也只是在心裡苦笑了一下。

    然後,然後我突然想到了了什麼,順手在脖子上使勁一拽,小拇指粗的牛皮繩子被我生生的扯斷了,三枚銅鏡和一塊銅疙瘩就滾到了我手裡,斜了一下大嘴和小野的方向,正準備給這兩廝挨個揍個大包再說,就在這節骨眼的時候,忽然看到大嘴身後跑過一道白影,真的就是一道白影,看不出形狀也看不出大小,只是像手電筒的光一樣在眼前閃了一下,但我看到那個白影的方向了。

    這裡除了黃色的光線外再沒有其他的光源了,這一點我很確信,所以我揚起的手停頓了一下,然後就地一滾,從大嘴和小野兩人中間滾了過去,再沒遲疑追著白影消失的方向拔腿就跑。

    我在心裡已經基本確認了那白影是陶立夫的,見過幾次他挪動的時候身體忽然就變虛了,如果再挪動的快一下,就是這個現象。

    追!我已經想好了,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這個老傢伙找到,他不僅搶走了古弈,而且我猜大嘴和小野現在這幅德行也和他有關,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出現造成的,都是那個夢造成的,我已經決然了,沒有第二個選擇。

    一口氣不知道追出了多遠,跑的路上我只顧著方向了,根本就沒留意周圍的變化,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心理莫名的有點心慌,我還仔細的確認了一下根本不是因為心跳加速造成的,確確實實是一種心慌,這種慌亂似乎在告訴我,我根本不應該來這個地方,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猛地發現好像衝進了一片古戰場,屍橫遍野,血肉翻飛,地面上到處是屍體和殘肢斷臂,根本就沒法數的過來,而我距離最近的一具屍體不過十幾米,不需要辨認,屍體雖然只剩下大半個身子,但我還是認了出來,蛾人。

    這麼多蛾人是誰殺的,而且都是虐殺,一時間我愣是沒敢挪動地方,萬一裡面有沒死透,那我就別想著活著離開了。

    好在我觀察了幾分鐘后沒有發現一個活口,數以百計的蛾人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從地下血液流動的痕迹看,殺戮就在剛剛才結束,因為地上暗黑色血還在肆無忌憚的流動著,很多已經蔓延到我跟前了,血液中瀰漫著一陣陣**辣的腥味,為了不讓自己吐出來,我試著往後退了幾步,但那滾熱的黑血馬上就又涌了過來。

    我本來還想再退的,結果想到老子追了半天圖了鳥,不就是想找到那個老不死嗎,乾脆我也不退了,閉上眼做了幾個深呼吸,然後用胳膊擋著口鼻迎著血河邁出了一步。

    然後是第二步,第三步。

    我沒敢去看腳下的情況,只能感覺,感覺像在趟河,能聽到雙腳淌著嘩嘩的血液聲,能看到紅色的血霧在眼前升騰。

    我走的時候盡量避著那些蛾人的屍體,一來蛾人實在是太高大了,即便倒下也足有半堵牆那麼高,血肉模糊的根本沒法翻躍過去,二來它們死的實在有點慘,白骨生生的看著都讓人膽怯,幾乎都是被折斷身上的零部件大出血致死的,有的腦袋爆炸開了,只剩一張黑皮連著身子,有的一對翅膀沒了,只剩下幾根白生生的骨頭棒插在身上,差不多小跑著繞行了十幾分鐘的樣子,蛾人的屍體才逐漸的減少了,儘管我已經告訴自己不要回頭看,但我還是忍不住吞咽一口口水,往自己走過來的方向回看了一眼。

    順著來路看,密密麻麻的蛾人屍體浸泡在血河中,熱騰騰的血霧遮擋在眼前,忽然,我透過血霧隱隱的看到兩個人影,我的心裡嘎登了一下,儘管只是個人的輪廓但我還是馬上看出了是大嘴和小野沒錯,心道這個兩個傢伙莫非是今天吃定我了,還陰魂不散了呢,正準備先找具蛾人的屍體來躲避一下,看看情況再說,結果就在這時我隱約聽到有人在說話。

    平時若是隔著這麼遠的距離很難聽清說話的聲音的,可能是血霧的原因,讓這些聲音變清晰了,聲音雖小,但聽的很清楚。

    「好吃,真他娘有嚼頭。」這是大嘴的聲音。

    「我操,你他娘別我和搶啊,看老子和你急眼,這個腦袋是老子發現的。」

    聽著聽著,我就沒來由的想咽口水,倒不是我也想抓塊肉填填肚子,而是我擔心自己吐出來。

    我操,大嘴和小野在生吞蛾人屍體,一想到嘴角流血的場面我又忍不住咽了幾口口水,斜了一眼身側的一具蛾人屍體,正好瞅見了蛾人那敞開的胸膛,給我的感覺就是這隻蛾人被人兩手抓住肋排,然後從中間生生的撕開了,裡面的內臟已經流失的所剩無幾,只有一顆人頭大小的心臟還懸在哪裡,鮮紅鮮紅的。

    等了兩三分鐘的樣子,眼見大嘴和小野不見動靜,似乎都吃的興起沒時間在交流了,眼睛所見全是狼吞虎咽的動作,搞的我也一陣陣胃痙攣,雖說像我們這些人都經過飢餓訓練,不吃不喝一個禮拜還不至於餓死,但看著大嘴他們飽餐的身影,真讓人羨慕嫉妒恨。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大嘴他們現在神志不清,和動物基本差不多,但我還算是人,實在接受不了吃屍體這檔子事,為了辟邪,也為了避開大嘴他們吃飽填足后追過來,我打算趁機溜走。

    蛾人有多厲害我可是親手試過,能殺掉這麼多蛾人的東西,可想而知是什麼樣的身手,這個屠夫最大的可能就是陶立夫,或者和他有關,想到這我直了直有點酸軟的腰,然後貓著腰前行了十幾米,才支起身了小跑了起來,幾分鐘后再看不到大嘴他們的身影了,但心裡卻痛快不起來,反而有點茫然和失落,不知道這樣走下去還能不能再見到大嘴。

    就在我神情有點恍惚,深一腳淺一腳的躺著血河往前走的時候,忽然聽到前方傳來一些動靜,開始動靜還不大,混雜在腳步聲中不是很明顯,直到聲音越來越大,大到彷彿有風在耳邊吼叫,細聽之下又像似牛在哞哞的聲音。

    尼瑪,這聲音我太熟悉了,簡直就是我的噩夢一樣伴隨了我多少個日日夜夜,我瞬間就想起了掉進那個黑水坑,想起了那些傳說中的地牛叫聲。

    我本能的彎下了腰,然後蹲在一具蛾人屍體后左右觀看起來,左右都沒有動靜,除了屍體還是屍體,只有前面在血霧下映著一個黑色的影子,很龐大,和那次船沉之後我們在水底看到的那個大傢伙有的一拼,但又有點不像,因為透過血霧偶爾能看到黑影應該是褐色的,還長著很多腿。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