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洞*眼的秘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洞*眼的秘密字體大小: A+
     

    洞*眼裡的秘密

    巨石像腳面很光滑,呈上坡趨勢,所以我擔心一不留神滑下去,就沒敢大意,眼睛瞅准洞*眼的位置手腳並用的爬了過去。

    洞*眼有一口普通鍋大小,深度也差不多,唯一和鍋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洞*眼直上直下,底部是平的,看上去經歷了不少年頭洞壁已經有了腐蝕風化的跡象,裡面積滿了厚厚的灰塵,此時底部被灰塵蓋的嚴嚴實實,還有蜘蛛網一樣的白色細絲橫七豎八的盤結在裡面,看起來很普通,沒什麼特別的地方。

    不過,既然都上來了,不仔細看看總是會留下點缺憾的,所以我把手伸過去,打算把底部的灰塵抹掉看看有沒有新的發現。

    然而當我的手離洞*眼還有半尺多遠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一股很強的吸力突然拉扯著我的胳膊往裡拽,我本以為這只是個普通的坑罷了,根本就沒往這方面想,所以被冷不丁的一拉一點防範都沒有,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整隻手掌連同半條胳膊已經被吸進了洞*眼內,手也沒入了灰塵之下,瞬間這條胳膊就像易主了,根本控制不住。

    我感覺有股子很強大的吸力正通過我的胳膊要將我的身體也拽到洞內,給我的感覺就像洞*眼內突然伸出了無數雙手拚命的揪住我不放,要把我拉到洞內。我馬上意識到不妙,為防止被拉到洞內趕緊伏下了身子,然後用另一隻手拚命的在周圍抓握,結果周圍滑溜溜的根本沒辦法固定,眼看著整條胳膊已經被吸進去了,腦袋和脖子也臨空起來,感覺有好幾雙手正勾著我的脖子往下拽,我拚命的往起仰頭,頸椎的骨頭嘎巴嘎巴的響了幾下,我感覺脖頸好像被折斷了,這樣一來我的頭開始不由自主的往洞*眼扎,也顧不上那些白色的細絲線會不會沾到臉上,只能拚命的往起抬頭。

    就在這時,我突然透過那些白色的絲線看到灰塵裡面好像有張人臉,雖說那張臉被灰塵遮蓋的只露出了一個臉的輪廓,但我還是一瞬間就認出來了,絕對是一張人臉,而且是女人的臉部,皮膚又白又細膩,眼睛鼻子還有嘴唇就在我眼皮底下,起先我也還以為是頭部下栽導致眼睛充血出現了幻覺,所以就沒敢眨動眼睛想使勁的看清楚,結果發現這張臉始終沒有消失,確確實實就在我眼皮底下,離我不到二十公分的距離,只是我還還判斷不出這他娘的是張人的臉皮,還是一個人固定住頭部被豎著下葬了。

    雖說這些年我沒少和死人死屍打交道,早就對死人免疫了,但這麼近的距離還是把我嚇的不輕,我第一感覺就是見鬼了,腦子裡一片白光,而且我的臉還在緩緩的貼近那張臉,不敢想象如果我掙脫不出來,後果會怎麼樣。

    關鍵是我現在因為眼部充血眼球都有點發脹,根本閉不上眼睛,不去看那張臉也不行,同時還的爭取利用身體和巨石像的摩擦力來抵消那股子吸力,生平第一次生出一種乏力感,也就堅持了幾秒的功夫,我感覺身上已經濕透了,唯一依賴的肚皮和巨石像之間的摩擦力隨著汗水的增多越來越小,整個人正在慢慢的往洞*眼裡面鑽。

    「大嘴,拉我一把。」緊急關頭我想起了大嘴,便扯開嗓子吼道。

    這一喊根本忘記了自己所處的情況,一口氣吹向洞內,裡面的灰塵像受到驚嚇一般翻飛了起來,原本那張被灰塵遮蓋的臉一下子全部露了出來,那是一張沒有任何血色的女人臉,皺著眉頭,閉著嘴唇,臉頰凸起,鼻孔塞滿了灰塵,亂糟糟的髮際線全部外露。

    我操,這絕對是被強行塞進洞*眼裡的一個女人,這種情況下,我本能的想後退,想把頭揚起遠離這個死人,結果努力了半天做不到,我眼前晃動的全是這張慘白的女人臉了。

    我不知道這股子吸力來自哪裡,是不是這具屍體發出的,我還能堅持多長時間,這個洞*眼內還有什麼邪門的東西,反正現在只除了掙扎就是等著救援,也不知道剛才喊的那聲大嘴他們聽到沒有。

    然而我感覺脖子都要斷掉了還沒見到大嘴過來,這才意識到我和大嘴他們之間還隔著巨石像的腿呢,幾乎相當於隔著一座小山頭,百分之百的聲音傳不出去,他們也看不到我這邊的危及情況,頓時就有點心灰意冷,急的滿腦門的大汗。

    這個時候想自救又使不上力,但總不能認命吧,鬼才知道我被拉扯進洞*眼內會發生什麼情況,會不會和這具屍體一同塞到洞*眼內,只能使勁渾身的力氣貼在石面上,延緩被拖拉的時間。

    不知道過去多長時間,我感覺自己的腦袋忽然變得像個十八榜鐵鎚那麼重,渾身的血液全部在往腦袋的方向倒灌,然後順著毛孔往下滴答,眼睛因為充血已經漲的快爆了,這時候全靠另一隻手托在洞口沿上咬牙切齒的支持,便說喊人過來幫忙,就連呼吸都快沒有力氣了。

    為了能脫身,我幾乎想遍了辦法,翻身,用腳尖勾地面,利用褲袋鉤掛周圍,甚至對著那種臉吐了好幾口,不偏不斜,白色唾液正好全部粘在那張臉的一隻眼睛上,當時我也是病急亂投醫,據說見到不幹凈的東西要朝著對方吐口水,能起的意料外的效果,但我做完就後悔了,心裡忽然忐忑不安起來,萬一這具屍體被我一口唾液弄的詐屍我他娘就這個境地還有躲的選擇嗎?

    我馬上求爺爺告奶奶起來,只希望它真的是一具普通屍體,就在我這邊慌神的幾秒后,再看那張臉的時候,吃驚的發現粘在哪隻眼睛上的唾液正在往下流,順著鼻子一側然後流向了那個紫紅色的嘴角,再然後唾液就像被那張嘴吸進去了,慢慢的越來越少,一瞬間我感覺頭皮都要炸開了,突然那張像吃過生肉的嘴就張開了,嘴裡面黑洞洞的,殘缺不齊的牙齒上掛著一些粘稠的紅色東西。

    就在那張嘴張開的瞬間,我感覺兩條腿也被東西卡住了,與生俱來的一種力量讓我開始不顧一切的掙扎,想要逃脫。

    「哎呀,我操。」

    直到清晰的聽到有人說話我才反應過來,知道是大嘴過來了,便停止了掙扎,然後感覺被一雙大手倒拖著遠離了那處洞*眼,然後便跟著大嘴快速的翻下巨石像的大腳,撿起工兵鏟就往過來的地方跑。

    然後開始彎下腰大口的喘氣,好不容易喘足了氣,才死裡逃生的看向了同樣汗流浹背的大嘴,一看大嘴那模樣又把我嚇了一跳,我突然發現大嘴滿臉是血,上面還印著一個清晰的大號腳印,絕對是43碼以上的腳印。

    「我操,沒見過老子破相吧,出門沒看黃曆被驢踢了。」大嘴使勁的往我胸口錘了一拳頭。

    「我操,你他娘就不能提前打個招呼。」我一看那鞋印就感覺特別熟悉,然後一反應就知道怎麼回事了,原來是我誤以為被前後夾擊了,不小心往大嘴的臉上踹了一腳,便伸出手在大嘴臉上抹了幾把,鞋印沾的挺牢固沒有抹掉,倒把大嘴的臉抹的花里胡哨的了。

    我對大嘴說道:「關鍵時刻還是自己兄弟熱心腸,外人始終是外人啊。」

    「是啊,這年頭關鍵時刻被兄弟弄死弄殘的也不在少數。」大嘴揚起巴掌又要扇我,但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事,手便停在空中。

    大嘴一臉嫌棄的看著我說道:「這裡太多了,我和小野商量過絕對分頭行動,結果他領著老余頭走後我是左等你不回來,右等你不見影子,還以為你小子已經找到了那個越南妞正躲著人扒了衣服親熱呢,結果突然聽到有人喊這才發現不對勁,跑過去一看這才發現你小子像被鬼上身了,又是蹬又是踢的,還看不見腦袋,老崔呀,你就自救多福吧,下次再擅自行動搞出亂子別指望我再及時趕到,我的臉就這一張。」

    「你到底在哪洞里看到什麼了,整個人嚇的婚掉離體的樣子。」大嘴說完,接著又問了一句。

    這廝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剛把那張臉從腦子裡趕出去,現在大嘴一提又想了起來,然後便把剛才發生的情況簡要的說了一遍,當然,朝在屍體吐唾液那事我沒好意思說起。

    「我操,這麼邪門,看來此地不能久留了。」大嘴說著便背起地下的裹屍袋,拉了我一把就走,我也是恨不得馬上離開這裡,緊跟著大嘴腳下絲毫不敢慢。

    就在這時,遠遠的聽著有人放開嗓子喊,我和大嘴趕緊順著聲音往遠了看,就發現在另外一尊巨石像的下面站著兩個人,一個矮一個高,這比例一看就是老余頭和小野,此時老余頭手裡正抓著一個白色的東西拚命的朝著我和大嘴揮舞,我和大嘴便調轉方向朝兩人跑去。

    起先我還想著他倆發現了什麼,喊的怎麼著急,後來離的近了,眼睛就被老余頭手裡的白色東西吸引了過去。

    突然發現那個白色的東西好像是條帶子,看了幾眼就感覺在哪裡見過一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
    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