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十二神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十二神像字體大小: A+
     

    眼看著已經追趕不上,我就想著用飛鏟斬斷那個連接冥間之花的藤蔓,結果他娘的像吃透了我的想法,那根藤蔓連帶著那朵血紅色的花猛的閃出好幾米,然後纏住一根巨石柱向上纏繞著攀去,速度之快讓我連追趕的想法都生不出來,僅僅是兩秒不到的時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操,這下完蛋蛋了。」我不知道該怎麼樣表達此時此刻的心情,只能仰望著巨石柱破口大罵,敢情他娘的這些冥間之花並不全是人皮偶身上才有,還可以從天而降。

    尼瑪,剛才就差那麼一點點老子就得手了。

    最終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阡陌被冥間之花捲走,我又沒辦法追回來,只能望著那根巨石柱發恨,為了發泄心中的苦悶提起手中的工兵鏟對準巨石柱就砍,一時間火星飛濺,直到我的虎口的麻沒了知覺才不甘心的罷手,除此之外我再找不到任何的發泄方式。

    鬼知道阡陌給帶到了那裡,會落的個什麼下場。

    此時,我除了心中罵娘和再束手無策了,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麼樣和其他人交代了,但又不得不面對這個事實,畢竟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平心而論,如果阡陌真的遭遇不測,我的負全部的責任。

    「都別死纏爛打了,趕快脫身出來,阡陌被捲走了。」心急之餘,我沖著其他的人喊道。

    「什麼,什麼,誰被捲走了?老崔,你剛才說阡陌她……被捲走了?」大嘴應該是聽清我的話了,對著那些冥間之花快速的射空彈匣后,飛似得跑了過來。

    讓人意外的是那些冥間之花竟然沒有追過來,反而在慢慢的往回退,登時小野和老余頭那邊的壓力大減,兩人也抽身趕了過來。

    「這鬼地方邪門著呢,丟了就趕快找人,咱們不求有什麼收穫,但求都能平安出去就行。」小野喘著粗氣說道。

    「老弟,你是怎麼搞的,阮老大臨時前可是把他侄女託付給你了,你該不會真的克女人吧?」老余頭撲過來后連連拍著自己的大腿,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眼睛滴溜溜的看著我說道:「愣……愣著有個鳥用,還不快去把人追回來。」

    「我倒是想呢。」我轉過身指了指那根巨石柱,不知道該怎麼樣解釋清楚剛才的一幕了,只能嘆了口氣說道:「想追除非長出翅膀。」

    「你是說阡陌她……被拖到上面去了?」

    「上面不是神殿的穹頂嗎?莫非還有其他東西?」

    眾人算是明白了我的意思,開始圍輪著巨石柱轉悠了起來,甚至大嘴還抬起槍口對著上空射了幾槍,子彈全部有去無回,不知道射到了什麼地方,便垂下槍口對眾人說道:「敢情這神專找女人的麻煩,估計不是個好鳥,我看咱們也別在這裡耗著了,阡陌肯定是凶多吉少,這也算和她叔叔在路上搭個伴,只是可惜了,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呢。」

    「是有點可惜了,人長的漂亮不說,那小身材也不知道要便宜了誰了。」小野看著巨石柱的方向惋惜了一陣,然後瞟了我一眼繼續說道:「現在出事的是阡陌,下一個不一定就輪到誰了,要我看咱們也便傻等著了,早點行動興許就多一份出去的希望。」

    「我同意,我可不想把這堆老胳膊老腿的扔在這裡。」老余頭沾著汗往腦後捋了一下稀稀疏疏的花白頭髮。

    話雖粗但理不粗,大嘴說的在理,小野的話也是無可挑剔,確實再耗下去不一定還出什麼幺蛾子呢,眾人心裡能有這種擔心也是對的,畢竟這是在玩命,搞不好就的把自己搭進去,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把自己載進去不值得,所以幾人乘著冥間之花後退的空檔開始就近撿了些隨用的東西,然後準備快速的離開。

    但是我還是有些不甘心,臨走之前又抬頭看了看那根巨石柱,心裡琢磨了好一會,也想了不少問題,很想知道巨石柱上面會是什麼地方,按理說神殿內必有祭祀的地方,會不會就懸浮在我們的頭頂上,也許阡陌還活著……

    我總感覺古瑤的失蹤和阡陌被擄走這事,背後有某種不可言明的東西,這神殿內部到底有神力量存在,手電筒不能用,連根火柴都划不著,莫非真有神?正如大嘴所說,為什麼專挑女人下手,這神爺的有多寂寞難耐?身邊的多麼缺女人服侍。

    從一開始我就覺得這裡的地形完全不可預料,遠不像我們進入的皇陵地宮有章可循,這裡看似靜悄悄的,實則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封閉的世界,神光,公主魂,冥間之花,人皮偶,不知道一會還會出現什麼?

    因我的一個錯誤判斷導致阡陌生死不明,所以我的心情一直比較沉悶,一路上滿腦子全是阡陌被捲走的一幕,尤其是我的手指已經碰到阡陌的腳腕了,結果沒有抓住,如果我當時能快跑一步也不至於是這個結果,真他娘的想狠狠的給自己幾個嘴巴子,那個後悔勁就沒法提了。

    由於有點心不在焉,好幾次都是被大嘴用腳踹醒的,然後提醒我走錯方向了,我根本就沒法控制自己去想這件事情,走著走著就想起了阡陌,想起了古弈和古瑤,曾經都是那麼的年輕漂亮,都是那麼的活蹦亂跳。

    開始的時候眾人還邊走邊閑聊幾句,隨著越走越里,不自覺的讓氣氛也跟著緊張起來了,人人心裡憋著一肚子話,但就是沒心情說起,都是低頭猛走想著儘快找到出去的路。

    兩側巨大的石柱消失了,遠遠看去就像進入了一處天然形成的山洞,完全再看不到一點修建的痕迹,淡淡的光線鋪灑過去,能隱隱看清四周的情況,山洞約莫百十來米寬二十多米高的樣子,兩側的青黑色石頭稜角分明,尤其是懸在我們頭頂上空的石塊,大的足有一間房子那麼大,就那麼突兀的掛在那裡,給人的感覺那些石頭隨時會砸下來。地面上也好不到哪去,本來還算平坦,結果路面上突然就多出來一塊巨大的石頭,讓人不得不繞行才能通過。

    就在這時走在人前的大嘴突然停了下來,驚顫顫的說道:「我操,這不會是奈何橋吧?」

    大嘴停下的地方正好是一塊狹長的巨石,巨石前高后低,前面高高的翹了起來,形如一隻破石而出的牛角,聽到大嘴的話眾人紛紛向牛角尖走去,往前一眺望這才發現大嘴不是在胡言亂語,前面確實是一條望不到盡頭的深溝橫在山洞的前方,溝有多深不知道,反正離溝沿五六米的位置就能感覺到溝內泛起的冷氣,又陰冷又潮濕,溝沿上架著一塊細長石條,石條很寬足能並排五輛東風汽車,但厚度卻不足一米,中間還帶著一個平滑的弧度,遠遠的看去就像是一根碩大的肋骨浮在空中。

    「下面應該有水,應該是條河……」老余頭伸出手在空中抓了一把說道,可能是感覺到了濕氣。

    「廢話,我們都聽到嘩嘩的水聲了,這還用你提醒。」小野叉著腰一句話險些把老余頭咽死。

    「有水聲嗎?」老余頭試著往前挪了幾步,然後欣欣然道:「如果按照風水格局,這裡也算是一處風水寶地了吧,對了崔老弟,你不是懂這些東西嗎,給咱們相相看眼前是活局還是死局。」

    「應該是活局吧,大概如此。」為了給眾人打氣,我也只能這麼說了。

    看風水確實離不開水,但也不是唯一,風水講究水乃地的血精脈,相當於人的血管一樣,水盛則此地的精氣也旺,風水看水講求個天門地戶,傳說中水來自天門流往地戶,也就是說我們要知道水的源頭在哪裡,最終歸流到了那裡,天門有多寬多遠,地戶也一樣,這都是影響風水變化的,當然光有水還不夠,風水是一門環境學,是易經文化的延伸應用,風水還講山龍水龍交匯處,山水才為我所用,講的就是明堂,明堂正結穴才正,一般天門之水環繞三重山夾流而過被認為是甲科之地,建房修墓絕對沒問題,不過這都是小打小鬧的。

    帝王將相的陵寢選址不光要看水,還要看天象,古人稱之為為堪輿,堪既是勘察,輿便是車的意思,連起來就是勘察一部車,當然這個車可不能粗淺的理解為牛車馬車的車,這個車指的是天象,如果天氣晴朗的夜晚我們會看到真正的北斗星是九顆星組成,除了七星之外,還有兩顆隱星,一般情況下是肉眼看不到的,如果見著必是大富大貴之人,北斗九星形狀很像一部車,傳說這部車是玉皇大帝的專車,是專門用來巡視人間的,後來人們對星空的認識有了更科學的手段,知道了地球自轉一說,也即明白了斗轉星移(這個斗指的就是北斗星),所以說堪輿術是極為深奧的一門天文學,知天識地才能找到真正的龍水之地。

    哪有光憑一條河就敢下定論的,諸如古時候那些風水大師他們看風水更是慎之又慎,根本不敢輕口吐言,一來怕看不準壞了自己的名頭,二來這天象和地相確實是需要激發點才能顯現出來,比如,某某皇帝駕崩了或者病入膏肓了,他們夜觀天日觀地洞悉接下來將發生的大起大落之事。

    幾人長長的呼出一口氣,似乎看到了希望,便紛紛跳下牛角石向石橋走去。

    踏上石橋聽到的水流聲越來越大,即便不用眼見也能想到下面肯定是水花飛濺,足可以說明這是條很水流量很大的地下河,也就是說這裡不是全封閉,起碼水路行得通。

    石橋懸浮石條又長,人走在上面會清楚的感覺到石橋在上下顫動,所以我們走的很快,恨不得一口氣衝到石橋的盡頭,差不多走了七八分鐘的樣子,前方的視野突然變得開闊起來,能遠遠的看到一些高大的黑色石柱,就像一片隱藏在黃色霧氣下的石林,但隨著越來越接近石林的面目輪廓也逐漸的清晰了起來。

    這那是石林,完全就是人工開鑿出來的石像,論佔地面積每一尊都堪比雲岡石窟和樂山大佛,我們現在還僅僅是看到石像的底部,全部是單腿跪地,看跪嚮應該是都是面部朝向一處,整整十二座,圍成了一個佔地好幾畝的圓。

    「這才是真正的神殿吧?」老余頭情不自禁的叫出了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
    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