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倒提韭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倒提韭蔥字體大小: A+
     

    我估計這些人都是第一次見識這麼大的花朵,沒有一個人心裡能平靜下來,就在我們幾人伸長脖子出神的時候,這些冥間之花還在瘋狂的變大,幾乎是眨了個眼的功夫,原先兩米大的冥間之花已經長到五米多了,抬頭看去足有兩層樓的高度,花朵比卡車頭都要大一圈。

    體積上的差距讓人感覺呼吸都不通暢起來,而它的顏色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再是透明,能清楚的看到花瓣內有血一樣的紅色液體在流動,就像人的血管一樣,還伴隨著一陣陣咕咕的動靜,鮮紅色的液體順著人皮偶的方向通過連接花朵的那根類似藤蔓的東西一直流向五個花瓣,幾秒過後,原本透明的花瓣變的血紅血紅的,鮮艷欲滴,特別奪人眼球,讓人忍不住想多看幾眼。

    妖花,屍花,我也僅僅是眼睛盯著紅色的花瓣看了幾眼,就感覺身體裡面的血液有些翻騰,血管都在跟著那聲音在跳動,有一種想衝過去撕咬開花瓣喝幾口裡面汁液的衝動。

    「快跑,這話妖的很。」感覺不對勁,我著急對望的出神的眾人喊道,看向眾人的瞬間,我突然看到老余頭和他旁邊的阡陌正在望著冥間之花吞咽口水,兩個人眼睛都直了,見此情景我急忙上去在兩人腦袋后拍了一巴掌。

    「誰打我?」阡陌驚叫了一聲,然後不自覺的向後退去。

    「是傳說中的冥間之花,絕對沒錯了,快爬。」老余頭被我打醒之後也開始往後退去。

    這些人中也就是我和大嘴小野還算正常點,所以我著急對小野說道:「你照顧著老余頭和阡陌先跑,我和大嘴斷後。」

    我這樣做也是考慮到小野的腿腳不靈便,讓他先跑一步,小野也明白我的意思,當機立斷護著一老一婦沿著巨石柱中間的夾道後撤,我和大嘴一邊後退一邊觀察這些花的動靜。

    大嘴顯得很振奮,整張臉被紅色的花映襯的紅彤彤的,邊退邊來回的移動著槍口,謹慎的堤防著那些花突然襲擊。

    這些花好像能識破我們的意圖,就在我和大嘴剛跑出沒幾步,就見最前面並排的五朵血紅色的冥間之花突然向我們兩人逼近,五個花瓣猛的張開,露出裡面黑色的花心,黑色的花心有點像人的喉嚨正發著咕咕的聲音,如饑似渴的對著我和大嘴包了過來。

    這時候大嘴所持的衝鋒槍突然開火,密密麻麻的子彈呈s形射向五朵冥間之花,大嘴有點急眼了,加上距離又只有五六米,交織的子彈徹底封住了冥間之花撲過來的路,導致我像用工兵鏟試試這些花有沒有防禦,能不能劈碎,但礙於子彈不長眼只要隨著大嘴一起後退了。

    一時間密密麻麻的的子彈像射進了人體內,每射穿一個大洞,都會伴隨著花瓣內噴出一股子血紅色液體,猶如水柱一樣向我們反噴了過來,一碰就是好幾米遠,落在地上登時就冒白泡,我擔心這些紅色液體裡面有毒性,所以及時的提醒大嘴一定不能讓它沾身,盡量拉開射擊距離,也方便咱們隨時撤退。

    我這邊時間的揮舞著工兵鏟,使勁的拍向左右撲過來的冥間之花,我也是急中生智,沒敢用砍,生怕那些液體把我血洗了,只能使勁的拍,倒是拍不碎,每次拍下去冥間之花都像吃疼一樣猛的縮回去。

    大嘴一路突突,確實起了很大的作用,先是一排子彈把逼近的五朵冥間之花登時就射蔫了,像癟下去的氣球一樣,然而,也就是幾十秒的時間,那些癟下去的花再次充滿紅色液體向我們撲過來,大嘴急忙換下打空的彈匣繼續。

    僅僅一會的時間大嘴那邊已經消耗了四五個彈匣了,我不知道他身上預備了多少,但這樣耗下去絕對不是一回事,最主要是那些花貌似根本就殺不死,而且還有其他的花源源不斷的涌過來,這樣下去終有彈盡糧絕的一刻,大嘴似乎也意識到了這種情況,握著槍的胳膊都有點抖了。

    「老崔,快想想其他辦法,這樣下去不行啊。」大嘴剛打蔫一朵冥間之花后,手忙腳亂之餘,急忙沖我喊道:「我背包側兜里還有兩顆燃燒彈,要不咱們火攻?」

    「你先堅持住,我試試。」

    能不能火攻我也心裡沒底,古瑤說神殿內有忌諱,不能點火也不允許有其他亮光,之前我們就試過了,只是不知道燃燒彈在這裡能不能燒起來,都火燒眉毛的時候了,我也管不了忌諱不忌諱了,幾步衝過去撕開大嘴的背包側兜,急忙掏出兩顆燃燒彈,心急如焚的打開保險就拋了出去,滿腦子都烈焰濤濤,結果幾秒之後只聽燃燒彈叮噹一聲砸在地上。

    也許是保險閥壞了或者是機械故障,抱著僥倖的心裡,我正打算把另外一顆也扔出去試試,結果隱約的聽到一個急匆匆的聲音,期初這個聲音被槍聲掩的還有點聽不清楚,結果越聽越不對勁,登時心就涼了一大截。

    「救我啊……有誰在呢……幫幫我……」

    阡陌的聲音,她不是和小野老余頭在一起的嗎?

    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本以為我們的大後方應該沒有滋生出冥間之花,現在看來並不是我想的那樣,莫非這裡還有其他的人皮偶或者是我們觸犯了什麼,才招來這麼多冥間之花?

    我急忙讓大嘴先頂一下,然後抽身向小野他們後退的方向跑去,正看到小野一瘸一拐的邊退邊用手槍射擊,老余頭也被一朵直徑三米大的冥間之花攆的又跳又罵,最後沒辦法趕緊脫下自己的外套當武器,瘋了一樣的來回抽打,一邊抽著撲進的冥間之花,一邊往小野跟前靠攏,可能也是覺得小野腿腳不靈便,所以臨時想搭個伙。

    只是幾下子,我眼睜睜的看著老余頭手裡的衣服被冥間之花捲進去了,不知道是不是被消化了,反正老余頭的那件衣服很快就消失了。

    「崔紅心,你辦的好事啊,你小子損陰德……」老余頭見我跑來,眼睛卻直溜溜的盯著我開罵。

    「阡陌人呢?」我沒理會老余頭,直接問小野。

    「阡陌,剛才還在我身後……」小野回頭看了一眼,只說了半句話,我就心知不妙了,那還敢在這裡浪費時間。

    我現在除了後悔就是後悔,腸子都悔青好幾米了,早知道一枚發丘印能帶來這麼大的麻煩,我他媽還撿它幹什麼,說什麼都是人命要緊,可惜世界沒有後悔葯。

    救人如救火,但去哪裡找阡陌我也有點蒙圈了,周圍全是冥間之花的影子,根本看不出多遠,就連阡陌的聲音也聽不到了,沒辦法我只能硬著頭皮到處找人,手上的工兵鏟已經不知道拍回去多少冥間之花,但始終沒看到阡陌的人。

    最後沒辦法我只能該用劈砍的方式,硬生生的砍出一條血路,自己整個人也變成血人了,從到倒腳全部是鮮紅色的汁液,這時我突然發現離右側的巨石柱不遠處有朵足四米大的冥間之花,五個血紅色的花瓣正在合攏,透過花瓣的間隙正好能看到兩條白晃晃腿在胡亂的蹬踢,上半身已經被冥間之花包裹進去了,漏在外面的兩條腿也是越來越短,動作幅度越來越小,可能是用力太猛,把褲子也踢掉了,我一看就知道是女人的腿,這裡除了阡陌外再沒有女人了,所以,我沒敢再耽擱時間提著工兵鏟就沖了過去,這時候花瓣外只露著阡陌的一隻腳腕,其他部位已經被冥間之花吞下去了,我急忙身上抓去,想來個倒提蔥把阡陌搶回來,結果手指剛剛碰到阡陌的腳腕,還沒來得及抓住,阡陌的整個身體突然往裡聳了一下就沒影了,只是在冥間之花的花心位置只留下一個狹長的鼓包,正快速的蠕動著通過藤蔓向一個方向竄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
    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