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人皮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人皮偶字體大小: A+
     

    書上學來終覺淺,沒有經過實踐,再多的理論都是一堆廢話。我曾經沒少廢寢忘食的從崔化成遺留下的那本書上琢磨東西,但現在突然要從腦袋裡搬出來用,總覺得和這環境對不上號,書又沒帶在身上,不可能現學現用,感覺更加的處處蹩腳了。

    沒辦法,只能左右甩了甩有點昏沉沉的腦袋,開始裝模作樣的領著一群人往前走,不過謹記一條總是對的,那就是小心駛得萬年船,所以我每走幾步都要用工兵鏟在瑪瑙地磚上連瞧幾下,當然這個敲可不是隨便的敲打,可是大有學問的,至於什麼學問,倒斗的祖師爺規定下來的規規矩矩,現如今沒幾個人能說出個所以然來,兩敲一滾,我們只能照著做就是。

    第一敲叫問路,必須輕重適度的敲在瑪瑙地磚的中心位置,如果這塊轉下隱藏著弩機之類的一觸即發的機關,這一敲就絕對管用了,關鍵的關鍵就是把握一個寸勁。

    第二敲就的加大胳膊上的力道,叫做叩門,專門用於試探那些翻板、滾石、滾刀、刀車類的大型機關,所以敲擊的位置就變成地磚的兩個對角,如果此時地下的機關還沒有失靈,肯定會發出觸發的聲音,到時候我們這些人就能跑出多遠是多遠。

    最後懷裡還要揣著一個用香火喂出來的鼎爐,據說餵過香火的鼎爐有靈性,能和死人的靈魂說上話,至於有沒有靈性,這個一般人怕是不得而知,我也就是抱著寧可信其有的想法去執行。

    所謂食指連心,鼎爐要用一根紅線拴在食指上,在敲擊后還要把這個鼎爐滾出去,如果紅繩子突然斷了或者鼎爐出現破碎的情況下,說明這條道萬萬行不通,人家不收你的香火錢不賣你的帳,趕緊收拾好工具能滾多遠就滾多遠。

    可惜我們手裡沒有鼎爐,更沒有紅繩子,所以心裡總感覺確定東西,走起路來也蹩手蹩腳的,又走了一陣后,為了安全期間,我不得不把系在脖子上的發丘印解下來,然後照貓畫虎的把上面的尼龍繩子解下來拴在食指上,然後貼著瑪瑙地磚使勁往前滾去,現在的情形只能活馬當死馬醫治了,反正是個銅疙瘩也不擔心會摔壞,何況外面還包著幾層布。

    就在我把發丘印扔出去的時候,老余頭有點不解的問道:「崔老弟,這有什麼講究不成?」

    「有啊,大有講究的,要掄起這中間的學問可就不是三天兩天能說的完的了。」心血來潮,我正準備給他科普一下這方面的知識,順便緩解一下自己的緊張情緒,不過,話到嘴邊還是及時的收了回來,心道憑什麼老子要告訴你,雖說這門手藝拿到實測上也賣不了幾個銅板,但畢竟是我們老崔家的東西,該保密還的保密些,所以我就臨陣換了說辭道:「年輕人的事,您老就別瞎操心了,好好活著吧,等出去解甲歸田頤養天年才是正事。」

    「頤養天年?能活著出去就不錯了。」老余頭感嘆了一聲便不吱聲了。

    因為一路上都要先探路後走,免不了叮叮噹噹的有點刺耳,再加上我是第一次嘗試著用,所以動作不免有點不到位,手法也生的很,工兵鏟敲在瑪瑙地磚上的聲音就更加的刺耳了,所以走了小半程之後,大嘴就有點不耐煩的說道:「我說老崔同志,用的著這麼認真嗎?要有機關早就有了,還用等到現在,知道的人明白咱們在探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領了一群叫花子呢,咱們能不能加快點速度,再這樣走下去餓不死也憋死了。」

    餓不死也憋死了,這是大實話。

    確實我也感覺到了,越是往裡走胸口越憋悶,嗓子眼好像被堵了一半還癢的難受,每咽一口氣就想順帶著吞下了一條蜈蚣,又不同於高原反應,想來想去應該和這深處地下的環境有關,即便有空氣流通也被這些腐朽的東西沾染的變質了,好在一時半會身體還能支撐,時間長了難免會出現不良的癥狀,正如大嘴所說,餓不死也的憋死。

    難道是我小心的過頭了?

    大嘴說的不錯,要有機關也應該早觸發了,何必等到現在。

    我自問自己確實該加快進度了,所以也沒有徵得其他人的想法,乾脆就把工兵鏟收了起來,只留下發丘印在手,每走幾步就遠遠的拋出去,然後一群人在順著繩子往前走。基本已經快走出這片瑪瑙地磚了,發丘印還拴的好好的,借著黃色的過線往遠了看能看到兩排大柱子,數不清有多少根,上面好像還刻著圖案,遠遠的看就像樹皮一樣,反正像兩排樹一樣形成了一條足有一丈多的夾道。

    目測大石柱足有兩人合抱粗,一直隱沒在黃色的光線之下,所以沒法看清高度,大石柱下面還連帶著一個像磨盤狀的柱礎,忽然發現柱礎的形狀有點眼熟,略微一想才想起來,這和當初我們在快進入巨石城的時候沿路上看到的柱礎基本一樣,只是個頭大了很多。

    「看來眼下是沒事了,待會進入夾道的時候,都把精神頭打起來,一有情況發生,再保證子彈能剩餘的前提下,都別他娘的含糊啊。」在放鬆了一下后我對身後的眾人安頓道。

    我剛說完,就聽大嘴不假思索的說道:「知道了,打槍放炮砍人這種粗活就交給我和小野好了,你專心的做好嚮導就行。」

    「誰有多餘的刀給我一把,你們手裡身上都帶著傢伙,不然我這心裡沒底的很。」阡陌忽然說道。

    我就一把工兵鏟沒有多餘的武器提供給她,也就沒必要接阡陌的話茬子了,倒是大嘴似乎考慮了一下說道:「用我的吧,正兒八經的美國貨,可削,可砍,可刺。」

    「嘴哥就是個百寶箱,要什麼就有什麼,人還熱心腸呢。」阡陌接過大嘴的軍刀,還順嘴誇了大嘴一句。

    「那是,哥的人品在這擺著呢。」大嘴似乎很受用的樂道:「我說大妹子,知道這種刀這麼用吧,記得不能像剁餃子餡那樣剁啊,你有大多的力氣也經不起消耗……其實要論起這刀的用法可就五花八門了,我們中國有個使刀的祖師爺聽過嗎,你們外國人可以叫他關二爺,他老人家手裡的青龍偃月刀總重快破百斤了,舞起來呼呼起勁,風雨不透,他老人家的刀快赤兔馬更快,一個拖字刀法將文丑一分為二,那叫乾淨利落,腸子肚子噴出出一丈多遠……」

    「好像聽說過,你說的那些是《三國演義》裡面的片段,據我所知,文丑和顏良可是袁紹的左右手,戰功赫赫,而且按照你們中國的正史記載,他是死在曹操手下的,對吧。」

    「什麼野史和正史的,都不就是個史,反正是一家,咱們不說關羽改說張飛吧,據說那大鬍子也使的一把好刀,叫什麼亭侯,平時除了剃鬍子就是殺人……對了,大妹子,你不會也是中國通吧」

    就在大嘴和阡陌說的正起勁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拴在食指上的發丘印好像被什麼東西扯了一下,這個過程也就兩秒不到,等我反應過來趕緊把繩子拉回來一看,發現繩子那短空蕩蕩的那還有發丘印的影子,本來管有筷頭粗的繩子好像被人撕斷了,毛楂楂的還有點濕漉漉的。

    娘的,這可是尼龍繩,就是栓頭牛也沒問題的,想到這我忽然覺得腦殼子要炸開了。

    「快抄傢伙,前方有情況。」我急忙扭身對大嘴他們喊道。

    「我操,什麼情況?」大嘴和小野幾乎是同時沖了過來。

    「柱子後面。」老余頭顫巍巍的手指往前指去,整個人像尊雕塑一樣定在了原地。

    老余頭的話音還沒落盡,我忽然看到第二根粗大的石柱後面露出了一個白花花的東西,仔細一看發現好像是人的一條胳膊,有胳膊肘,有手掌,只是在那兩處關節處好像有很明顯的粗線縫合的痕迹。

    人皮偶?

    腦袋空白之前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東西。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
    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