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古瑤失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古瑤失蹤字體大小: A+
     

    那個叫魘的小東西在大嘴他們身後停留了一小會,猛的劃出一道漂亮的白弧光,朝我們這邊撲了過來,速度太他娘快了,根本就不給我們反應和準備的時間,大嘴和小野胡亂的開了幾槍,子彈都射到空氣中,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白色的火球直接從大嘴他們身上穿了過去。

    石階上,大嘴他們三人徹底懵逼了。

    火球穿出人群,速度絲毫不減的繼續朝我們這邊飛來,火球最先飛近小野,他著急用衝鋒槍格擋了一下,根本就沒起到任何作用,然後又朝我和古瑤飛來,情急之下,我打算給它讓條出路,結果發現根本沒時間騰地方,往左是小野,往右是古瑤,就在我腦袋裡一片空白的時候,火球猛的沖向我,耀眼的光線刺射我的眼見的瞬間,我感覺像掉進了一個白色的世界,我本來是想用工兵鏟抵擋一下的,結果沒來得及,我感覺肩頭火辣辣的一疼,整個人連帶著背後的古弈向後倒去。

    這一幕發生僅僅是幾秒的時間,卻讓我感覺比我活了這十幾年都漫長,貌似那火球並沒有飛走,轉悠了一圈后再次懸浮在人群的頭頂,發出一連串聽不懂的聲音。

    七八分鐘后,白芒才從我眼前散去,人也跟著恢復了自覺,我第一時間摸了摸肩頭的位置,感覺那裡還是火燒火燎的疼,但沒有傷口,因為沒穿上衣的緣故,靠近肩頭的位置有個碗口大的紅斑,已經腫起來一寸多高,就像拔了個大火罐,手指稍微一碰就像有無數的長針刺入一樣難受,再摸後背和前面一樣是個對稱的大包。

    「你大爺的……」氣急之餘,我沖著火球罵了一句,火球像聽到了一樣,忽然又沖我飛了過來。

    不過,就在我準備用工兵鏟迎擊的時候,火球突然轉向飛走了,雖然沒把我怎麼樣,但這心臟卻受不了,險些跳出來,趕緊忍著疼站了起來,以防它再次飛過來。

    確認了一下傷勢,我這裡基本沒什麼事,我又著急看了看其他人,應該都沒什麼大礙,就是被火氣燒破了點皮肉。

    大嘴他們也回過了神,三人臉色都不怎麼好看,大嘴張了張嘴應該也在破口大罵,只是不像我傻逼似的直接就罵出了聲。接下來,大家開始互相檢查著身上受傷情況,我第一眼先看到了阡陌,這姑娘雙手護著胸口,不用想我也知道哪裡肯定春光大泄了,然後低頭彎腰給老余頭和大嘴看後背,轉身的時候正好我也看了一眼,阡陌後背的衣服上有個碗口大燒焦后留下的破洞,能隱約看清被灼燒后的皮膚也是紫黑色的,腫的像個饅頭似的。

    「我操,這槍還能用嗎?」小野突然小聲罵道。

    我急忙看向身側的小野,發現他正單手握著槍托,雙眼誇張的眯成個弧度,一臉不可思議的盯著手裡的衝鋒槍出神。

    槍管沒了,槍身只留下一些零部件,已經被融化的面目全非了,那還有衝鋒槍的樣子,尼瑪,這還是剛才那把突突過的衝鋒槍,這的需要多高的溫度才能辦到,接下來,我便無來由的感到一陣心慌。

    精鋼所制的東西都成這樣了,但我們這些血肉之軀只是受了點皮外傷,這算警告還是什麼?剛才一幕太過駭人了,給所有的人心裡都留下了陰影,所以,沒人敢挪動位置,連抬頭看的勇氣都沒有,只能原地捂著傷處,看著腳下人群投射下來的影子發獃。

    人群中唯獨古瑤沒有被傷及,那是沾了她身上敏捷的光了,饒是如此,也是一副苦逼像,看著我們唉聲嘆氣。

    「難道我的選擇錯了嗎?」古瑤小聲說道,但卻是沖著我開口的。

    「錯的離譜,大錯特錯了妹子。」我說道。

    古瑤沮喪這臉,打量著在場的每一個人,不知道心裡在琢磨什麼呢。

    經過剛才一輪放怕現在誰還敢說著小東西不起眼,簡直就是亞歷山大了,它不像屍變和血屍之類,最起碼後者大家合起伙來可以拼,但這個小東西就不行了,它像空氣一樣沒有實質的身體,我估計除了水任何武器都拿它沒辦法,偏偏我們現在又缺水缺的厲害,這讓眾人心裡更沒了底氣,不知道是該走還是該留。

    誰都不敢保證它一會會不會再朝我們發火。

    我想到了古瑤,畢竟她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應該比我們想法多,結果偷眼看了一下,發現古瑤正愣神的看著剛才被火燒垮的那塊石階,此時,那裡空蕩蕩留下一個一米左右的空缺。

    「發現什麼了?」我小聲問道。

    「實在不行我打算從這裡跳下去,左右都是個死,也許跳下去還有一點希望。」古瑤說道。

    「希望?有嗎?」我可不認為從石階上面跳下去還能活下來,與其冒那個險還不如試著往前動一動,也許這個小東西並沒有什麼惡意,不然在場的人已經化為灰燼了,再者,它既然救過大嘴他們一次,就沒有道理追到神殿來截殺,不然救的有什麼意義。

    剛才黑燈瞎火的時候,總希望能有個照明的傢伙什,現在周圍的亮度足夠我們看清外圍了,反而心裡不敞亮起來,憋屈的很。我見古瑤還在盯著那裡看,心想這個女人是不是愛鑽牛角尖,別一會真的跳下去就完蛋了,這樣我們唯一的嚮導就沒了,所以我抱著好奇的心情也看了過去。

    借著光亮已經能看清腳下的情況,那是有一塊塊青黑色的石板路,石板沒有經過打磨,顯得很粗重,而且邊緣殘差不齊,應該是沒有經過打磨的原石被現搬過來的。雖然四周沒有發現支撐連接的東西,但我一直相信石階的下面肯定有類似支柱的東西支撐,不然這些笨重的石頭不可能懸浮在半空。

    不過,我看了眼已經被燒垮的那個位置當場就傻眼了,那裡根本就沒有我想象中的支柱,只有黑漆漆通往下界的空氣,帶著絲絲涼意,這完全不符合實際,甚至已經嚴重違背了萬有引力,所以我還是堅信唯物論,下面肯定有過東西的,可能被那塊塌垮的大石板損壞了。

    有一點很奇怪,只要眼睛在那裡地方停留的久了,會讓人莫名其妙的心慌,情緒也會跟著消沉,之前是忙著趕路沒有注意過,現在突然發現讓人多少有點后怕,這到底是一條什麼樣的路,通往哪裡,真的連接著神殿內部嗎?

    走吧,不豁出去一次就的活活困死在石階上,有了想法我想徵求一下古瑤的意見,但一扭頭髮現她不在身邊,她原先呆的那個位置空了,再看周圍也沒有她的影子,想到古瑤之前和我說的那句話,突然感覺有點不妙,著急往遠處的石階上查看,能看到的地方全是空蕩蕩,那還有人影。

    我著急問身邊的小野:「看到古瑤沒有?」

    「她不是一直跟你說話了嗎?再說,人家是奔你來的,我們瞎操什麼心呢。」小野說道。

    我再問其他也都說沒有注意到,光顧著注意頭頂位置了,這就怪了,莫不成這個小娘們心裡這麼脆弱,趁著大家沒注意的時候真就跳下去了,一點動靜也沒有?

    「看看,我就說了你天生克女人,現在服氣了不?」大嘴四周找了一圈沒有發現古瑤的人,便看著我信誓旦旦的說道。

    「什麼克不克的,腿長在她自己身上和我有毛關係,還有你他娘的別動不動就給我拉關係,到目前位置我只有一個女人,那就是古弈。」我對大嘴說道。

    「好吧,你只有一個女人。」大嘴一副地球人都知道的口氣回敬了我一句。

    「太他娘隨便了,沒組織沒紀律,死了活該。」

    話雖那樣說了,但古瑤突然不見我心裡好像缺了點東西似的,根本說不清楚,所以我一邊留意著頭頂上火球的動靜,一邊看著周圍,等等古瑤會不會回來,差不多十幾分鐘后,古瑤要憑空消失了一樣再沒回來,倒是那個叫魘的火球卻晃晃悠悠的向前飄去,眼看著越瓢越遠了。

    「咱們要不要跟上?」老余頭著急喊道。

    大嘴凶了老余頭一眼說道:「跟,怎麼就不跟呢,反正咱們的後路已經斷了,它總的給個說法。」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
    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