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懸空梯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懸空梯2字體大小: A+
     

    手裡的工兵鏟被我攥的吱吱響,心裡已經做好了拚命的準備,如果這時候那幾個東西返回來再找我的麻煩,那我只能拚死一搏,我和古瑤站在一個類似風口的位置大氣都不敢出。

    「沒事了,她們只是路過已經走遠了。」過了好長時間后,古瑤才鬆開手指慢慢的放開了我,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說道。

    「確定沒事了?」我忽然有種死裡逃生的衝動,感覺剛才像夢遊一圈,直到現在才清醒過來,周圍確實再聽不到那種腿掃著地走路的聲音,這才緩了口問道:「剛才是些什麼東西了?」

    「應該和我一樣也是公主,只不過她們早已經被獻祭了。」

    「都是些死人?」我著急追問道。

    絕對有這種可能,不然憑我的力量很少能被人牽著走,如果是鬼魂之類的就另當別論了,古瑤沒有否認也沒有立刻回答我,而是急沖沖的拉著我往後退了幾步才說道:「都是些和我一樣的可憐人,只不過我不想認命,不然也會和她們一樣被祭入神棺。」

    不知道古瑤是不是感覺到了一種同病相憐才沒說那個死字,按照我此時的想法還想多問一嘴,這些死去的公主是什麼意思,路過就路過吧,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的,為什麼要把咱們拉到這個位置,莫非有深層次的含義,結果就聽到大嘴他們摸過來的腳步聲,這句話就憋在了嗓子眼裡。

    聽到大嘴他們的動靜,我有種被拋棄了感覺,他娘的算什麼做法,頓時就有點氣不過,生氣歸生氣,但我還是擔心他們的安危,如果不提前告知他們很可能就走過了頭,萬一一不小心掉入剛才那個位置,怕是要出人命的,所以我便招呼古瑤著急迎了過去。

    「是不是崔兄弟,我就知道你們會沒事的。」大嘴他們也分辨出了我們的腳步聲,著急的往過來趕,老余頭提前就招呼上了,「剛才是些什麼東西了?我怎麼聞到一種死人味。」

    「在這裡如果聞到活人的氣味那還了得?」我不咸不淡的回了老余頭一句。

    「人家兩人好的很呢,這黑燈瞎火的更是沒法再好了,估計都快粘到一起了吧?」

    聽著大嘴的聲音我就有點憋氣,頓時就劈頭蓋臉的罵道:

    「狗嘴吐不出象牙,也不看看是什麼時候了還瞎說。」

    「還什麼時候,這黑燈瞎火的不正是好時候,瞧瞧啊,得了便宜還賣乖。」

    「人沒事比什麼都強。」就在我和大嘴你一言我一句的時候,老余頭趕忙說道:「還是崔兄弟說的對,現在可不是說說笑笑的時候,咱們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找到出口,這點皮外傷倒算不是什麼大事,關鍵是再拖下去,我這老風濕可就要了命了。」

    「你那風濕算個屁,我這肩周炎還沒說呢。」

    「我說你們幾位還有沒有個正行了,還走不走了,光耍嘴皮子能多長條腿嗎?」阡陌可能是有些急眼了,一句話險些嗆死三個人,只有小野一人不參與我們的嘴戰,光聽著站那樂了,不知道是不是緊張的,那聲音簡直比哭還難聽。其實我知道大嘴的用意,他是想藉此來調和一下緊張的氣氛,宣洩一下內心的憋屈,不然這黑燈瞎火的行路,不被碰死也的活活憋死不可。

    接下來該怎麼辦,總不能在這死等著吧,就在我絞盡腦汁想出路的時候,忽然古瑤有點小激動起來:「也許她們是想告訴咱們尋找出口的路線,要不咱們試試,總比在這等的強。」

    「試試倒是可以,姑娘只是你打算怎麼個試法?」老余頭說道。

    「路就在前面,我先過去探探,等沒問題的時候我再回來接引大家怎麼樣?」古瑤一口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然後便靜等我們這邊的迴音。

    「路不路的我們可是看不見,不過依我看這個法子能行的通,接下來咱們可以步步為營,古瑤姑娘專門負責前面探路,等確定了安全路線咱們再大部隊推進,好鋼要用在刀刃上,這可是你的優勢。」

    「好吧,我盡能力吧。」

    聽起來古瑤有點不情願,設身處地的想想也是,人家一個姑娘家家憑什麼給你一群人賣命,這裡黑不隆冬的誰知道隱藏著什麼東西,還探路,好歹也是一條人命,萬一出事誰負責?。

    古瑤似乎要走,被我從後面拉了一下,我對眾人說道:「要走大家一起走吧,這樣節省時間,該死面朝天,不該死又一年,當然,想等的可以繼續等,如果我們確定了前面的路線安全,可以以槍聲為信號。」

    這倒不是我為古瑤叫屈,的確就是這個道理,萍水相逢的人家幹嗎要冒著生命危險三番五次的救你,不就是圖個伴嗎。

    「都跟緊了,出發吧。」最後我又招呼道。

    我和古瑤繼續打前鋒,剛走了幾步,古瑤對我小聲說道:「其實……我能行的。」

    「能行個屁。」我沒好氣的回了古瑤一句,可能她一時半會理解不了我這句話,我了半天不知道該怎麼樣答對。

    還是那個位置,陰冷的風只撲臉面,腳下有明顯的道路痕迹,遠不像其他位置走起來磕磕碰碰的,這裡可能是專供被祭祀的公主們走的,寬大的地磚鋪設的很平整,因為上面已經積滿了灰塵,所以天然的消音,雖然人多腳步雜,但幾乎沒用雜音傳出。

    再往前走好像是處懸崖邊,道路突然的就閃斷了,用腳尖往下一探空曠曠,所以我和古瑤是互相拉扯著挪到這個邊上的,快走到那個風口的時候,古瑤提前把眾人喊停了,後面有人在催,也有人原地坐下來休息,只有我離古瑤最近能感受她的動作,再往前走有臨空的位置,所以古瑤借用我的工兵鏟往前探了好幾個地方才找到落腳點,然後還不放心讓我也試一試。

    這樣做倒是雙保險,我握著工兵鏟像盲杖一樣往前探去,差不多往前半米的位置有處石階,石階應該很結實,有5米多長,寬度暫時還估算不出來,工兵鏟敲上去棒棒硬,唯一讓人有點心懸的是石階下面是空的,好像懸浮在空中。

    就在這時,古瑤說了聲拉緊我,然後把一隻手交給了我,沒有半點猶豫的一條腿邁了出去,倒是我心裡一緊趕緊把她的手抓的死死的,擔心她一腳踩空掉下去,直到古瑤的那條腿踏上了對面的石階,在她往回抽身的時候我才放開了她。

    「怎麼樣,石階上面能站幾個人?」我小心的問道。

    古瑤踏著石階來回走動了幾圈,石階似乎在顫動,發出低沉的嗡嗡聲,差不多十幾秒后古瑤才說道:「最多五人,人再多了怕是石階承受不住分量。」

    五人,如果這樣算的活只能分開兩撥人走了,一撥人有點不保險,尤其是大嘴一人就能頂兩人的分量,想到這我把大嘴和小野他們招呼了過來,然後簡明扼要的把石階的情況說了一下,幾人齊聲的啊了一下,大嘴當時就想往後退,不過只是退了一步就馬上回來了。

    「我和阡陌、老余頭一組,這樣方便我照顧他們。」大嘴猶猶豫豫的說道。

    我心道你是哪種照顧別人的人嗎,不就是這些人里數阡陌和老余頭沒分量,不過這樣也好,說實話我也不想和大嘴分一組,萬一中途出個差錯,免得兩人一起往下落了。

    半米遠的距離對我和大嘴、小野來說也就是隨意的一邁腿就過去了,但老余頭和阡陌就有點困難,加上每人身上或多或少的帶著傷,想著都蛋疼。

    因為純粹是兩眼一抹黑的靠感覺,確定下人數之後我把小野叫到身後,提前讓他適應一下石階的情況,小野倒是滿不在乎的說道:「都死過一次的人了還有什麼擔心的。」

    然後我又把大嘴那波人叫過來,剛想好心提醒大嘴一會記得不要大意,不料大嘴毫不領情的打斷了我的話,拍著胸脯說他自有辦法,自打從娘胎里出來就開始玩這個了。

    好吧,我試著緊了緊後背的古弈,然後向前邁出一腿,腳下剛落定的瞬間便感覺腳下的石階在跟著我的節奏上下顫動,晃的人心裡只發毛,就在這時,古瑤已經拉住了我的胳臂,懸著的心才算放了下來,幾秒后小野也跨了過來,四人一起站在石階上,石階晃動的更明顯了,似乎腳下不是石板而是木板,只要誰的腳一動,石階就跟著動。

    「我已經查探過了,再往前走的十幾米內全部是這樣的石階,兩位要是准過好了的話咱們就給他們讓路。」古瑤有點重喘著說道,可能在我和大嘴幾人聊天的時候,她也沒歇著,已經把前面的路探好了。

    現在看來領著古瑤是個非常明智的選擇,不然我們這些人絕對走不到這個地步。

    下一處石階這個第一個基本一樣,石階寬有5米多,人站上去也會顫動,但是我把石階的四周摸了個遍也沒有找到固定的位置,憑空就產生了一種不踏實的感覺,好在這一切都是被逼的,權當吳橋馬戲團了。

    在我們四人全部轉移向第二處石階的時候,大嘴領著阡陌和老余頭已經站在了第一處石階上,貌似動作比我們還快,我不知道大嘴是怎麼做到了,這可能就是他說的辦法吧。剛上來的時候阡陌和老余頭有點不適應,兩人緊張的嗷嗷叫,後來也就慢慢認命了。

    正如古瑤說所,接下來依然沒有路,幾十米範圍內全部是一塊接一塊的石階,石階全部處於一條直線上,開始時我還擔心再碰到那幾個聲音,但事實證明正如古瑤說的沒錯,那幾個人不人鬼不鬼的公主只是路過。

    一路上,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它們為什麼要給我們引路,肯定不會無緣無故。

    一個小時過去了,我們跨過了多少石階已經數不過來了,本以為下一步就能踏踏實實的踩在地上,不料卻是事與願違,心裡越來越不踏實了,忽然有種踏上不歸路的感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
    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