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神的指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神的指示字體大小: A+
     

    大嘴眼見攔不住我,便在身後罵道:「他娘的,想死倒是留句遺言也不遲。」

    救人如救火,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戰友倒在血泊中,但一腳跨出門縫我就有點後悔了,剛才只想著救人卻忘了自己的腿腳還不靈便,每次下腳都不知道深淺,剛跑幾步就險些被血水裡的蛇皮絆了個狗啃屎。

    本來小野已經絕望了,在看到我要救他后,開始拚命的往我跟前跑,但剛跑了幾步就和一根橫過來的冰柱撞了個正對,結結實實的被橫著撞出好幾米,然後重重的摔在地上,血花飛濺,摔的很重看著都讓人蛋疼,小野整個人爬在血泊中,掙扎了幾下沒有站起來,只把腦袋和身後的背包露在外面。

    初步判斷小野在摔倒之前應該就受傷了,不然不至於這麼慘的,所以我不得不沒了命的往他跟前沖,那還顧得上腳下那些粘稠的混合物。

    「老崔,別管我,趕快往回跑,不然來不及了。」小野痛苦的喊道。

    「我操,廢話真多。」我回罵了小野一句,繼續往前沖。

    十幾米的距離感覺跑了好長的時間,衝到小野跟前後我剛撈住他一隻手,把小野從腥臭的血水中猛的拽離了水面,突然左右冰牆內各突過來一根冰柱,眼看就要撞擊到小野的膝蓋部位,如果這些要是被撞上,他的兩條腿就廢了,貌似小野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眼睜睜的看著已經沒地方可多便使勁的想把我推出去,和小野的想法相反,我暗暗的告訴自己一定不能讓小野被撞到,不然我這冒死救他就毫無意義了,還不如讓他死在這裡的好,一瞬間我把腳趾頭上的力氣都了使出來,一條胳膊感覺快要綳折了,猛的扯著小野臨空飛了起來。

    「小心!」門縫內的眾人齊聲喊道。

    興許是小野命不該絕吧,愣似被我從兩根冰柱形成的夾擊中扯了出來,甚至小野的褲腿也被鋒利的冰柱稜角豁開了,抱著活馬當死馬救的做法,我拚命的拉著小野往門縫的方向逃。

    「快點跑,門要關了。」眾人眼見兩人沒事,便又焦急的喊道。

    我往巨門的方向看了一眼,發現門縫已經合攏的不到三十公分的尺寸,距離門縫還有小半的距離,不知道我們還能不能擠過去。

    身後的動靜越來越嚇人,聽起來就像一列急速長途奔襲的列車馬上就要進站了,我不自覺的往後瞄了一眼,發現整條甬道變得像一張黑漆漆的巨獸嘴巴,白色的冰柱看著就像巨獸的交錯凜冽的牙齒,正在惡狠狠的咬下,讓人頭皮的發憷,小野的全部重量都壓在我一跳胳膊上,第一次感覺拉著小野的那隻手在發抖,另一隻手還的用手電筒照亮,兩人幾乎就是機械般的踩著那列車的節奏在往前跑,終於看清了門縫內一張張死灰一樣的人臉,我們身後像火車進站的聲音猶如當頭灌下。

    「抓住我的手。」大嘴放開嗓子猛吼。

    門縫繼續變窄,已經不到二十五公分,考慮到小野身體情況,我打算先把他塞進門縫,不過就在我和他換位的瞬間,小野用肩頭猛*撞我的後背,腳下一個不穩身體就往門縫裡倒去,突然間,兩隻像鐵鉗的大手扣住了我的兩側肩頭,還沒等我調整好肩膀的方向,就被大嘴生拉硬扯的拽進了門內。

    如果不是兩側肩膀像刀割一樣的疼法,我真有點懷疑自己剛才是不是在做夢了,二十多公分的寬度硬是橫著就擠過去的。

    大嘴如法炮製般,把我扔在一旁,接著又把兩隻手伸出門外胡亂的抓握了一下,一隻手抓著小野亂糟糟的頭髮,另一隻手扣著小野的手腕,開始呲著牙使勁。

    「看來毛長了也有好處。」大嘴喊道。

    眨眼間,小野的半個身字已經被大嘴拖進了門縫,但大嘴再想拉就拉不動了,憋的臉上的胡扯都快直立起來了,愣是沒把小野拉出門縫,鬼知道小野的背包內裝了些什麼東西,將背包撐的鼓鼓囊囊的早就超過門縫的寬度。

    「小野低頭。」阡陌嘶啞的喊道,似乎天要塌了。

    幾十噸重的兩扇門板好像有人推了一下,猛的就往中間合攏,同時一根冰柱也貼著巨門撞了過來,小野的半個身子還露在外面,如果……

    此時應該沒有人敢想象接下來的場景……

    不光是小野和大嘴突然面如死灰,就連我都不敢看了,阡陌更是直接扭過了臉。但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我忽然感覺被人擠了一下,緊接著眼前一雙白色的手一晃直接就抓住了小野後背的背包帶。

    咔嚓……巨大的門縫合攏。

    門內門外完全就是兩方世界,真正的伸手不見五指,再聽不到丁點的吵雜聲音,只有隱隱几道呼吸聲,貌似也在儘力的壓制著,生怕發出動靜來。

    剛才那雙白色的手應該是古瑤的,關鍵時刻他應該想救下小野,不知道結果如何,眼前黑的什麼也看不到,我只能感受到一股熱乎乎的氣息,還有一隻冰涼的手搭在我的後背上,顫抖的像在給我按摩。

    「小野?」我壓著聲小心問道。

    「我在這,剛才那雙手是誰的?」

    幾秒后才聽到有人回我話,應該是小野的,只是聲音很不像。

    古瑤沒有說話,我以為她是那種做了好事不喜歡留名的人,隔了好一會才聽大嘴說道:「別問了,這妞剛才為了救你已經脫力昏過去了,現在正躺著我身上。」

    「我操,你們這些人怎麼不開手電筒?」大嘴話音一轉罵道。

    「是啊,咱們有手電筒的。」我也是突然想起來了,暗罵這些人都什麼時候了還捨不得開手電筒,發現自己手裡還抓著一把手電筒呢,情急之下,我剛想打開開關,發現開關已經處於打開狀態了。

    「我的手電筒沒電了,試試你們的。」我急忙沖眾人喊道。

    「見鬼,我的也沒電了。」這是大嘴的聲音。

    「對不起大傢伙了,我的手電筒……整丟了,包也沒了。」小野虛弱的說道。

    正當我招呼眾人翻翻自己的包,看看有沒有備用的手電筒時,一個細聲細氣的聲音說道:「都別試了,咱們已經進入了神殿,神殿內是不允許任何人帶著光進入的。」

    雖然看不到人,但古瑤的聲音很好分辨,她剛才為了幫小野昏過去了,就在我們焦頭爛額的不知所措的時候醒了過來。古瑤的一句話讓眾人本就有點慌的心徹底的亂了。

    大嘴操著濃濃的陝西口音罵道:「他娘的,這時誰的狗屁規矩,老子偏不信。」

    大嘴說完,應該在翻看自己的背包,頓時叮叮噹噹的響了起來,看不清大嘴試了幾把備用手電筒,不過確實沒看到他把手電筒打亮,大嘴似乎還不甘心,又從背包內翻出一個打火機。

    啪啪啪幾聲,打火機在大嘴的手掌心竄起了兩寸高的火苗,照的一圈人臉色通紅,我正想對古瑤說:「貌似這種規定只是針對於冥界的生靈,我們不屬於這裡,對我們應該不靈驗。」

    不過,我這話還沒來的及說出,就見打火機竄起的火苗忽然往一個方向歪去,然後「蹼」的一聲就熄滅了,像似有人對著火苗吹了一口氣。

    「誰幹的?」大嘴有點失聲的吼道。

    聽聲音這傢伙憋著一肚子氣,然後不甘心又開始啪啪啪的打起火來,結果打火機再沒竄出火苗,甚至連火星都濺不起丁點,我們都是生活已經習慣了光明,此時的世界變的一片黑暗,連起碼的光都沒有,免不了有些落差,頓時心裡都沒底了。我也很想知道是誰幹的,我們這些人中能出氣的只有我、大嘴、小野、阡陌和古瑤了,老余頭昏死,古弈壓根就不用提,所以我能肯定火苗不是我們這些人吹滅的。

    「我再問一遍,剛才是誰他娘的嘴賤乾的?」沒人承認,大嘴有點急眼了。

    「神的指示。」古瑤突然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