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74 免死牌免生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74 免死牌免生死字體大小: A+
     

    這是一整塊冰,稜角分明,光滑如鏡,邊緣四四方方的,橫跨了整條甬道的寬度,被天衣無縫的安置在冰牆兩側的凹槽內,和其他地方條形的冰磚比起來,這塊磚更像是特製的,透明度極高,處於玻璃和冰之間,儼然就是一處可以鳥瞰的觀景天窗,下方正對著一座座凸凹不平的建築輪廓,輪廓之龐大,是我見識過的古墓里前所未有的,光這麼模模糊糊看上去的氣勢就把這些人震撼的不能說話。

    要不說這塊冰是特製的呢,能勾起人的慾望,但你又不能看的淋漓盡致,按我估計,只有這裡的建築者或者手裡握著建築圖紙的人才能看的懂。

    由於視線受阻暫時還不能目測神殿的佔地面積,只能說很大很宏偉,凸起的部分應該是建築物,應該是按一比一的比例建造的,凹下去的部位有的應該是河道,裡面還銀光閃閃的,極有可能是水銀之類特殊類金屬,再其他的就不好判斷了,畢竟神殿一說也是出自古瑤之口,要我說還有可能是座地下陵寢呢。

    接下來,不少人都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小野、老余頭、阡陌。但話里話外也僅限這塊冰上面,還沒人提出尋找入口的話題,要麼是心理還沒接受眼前的事實,要麼都還沒拿定主意。

    就剛才聽到的動靜來看,冰下面肯定有大傢伙,沒有願意提及也屬於正常,包括我在內,即便入口擺在跟前,說實話都沒有勇氣進去,找不到入口會死,找到入口進入裡面還會死,同樣是死,但死法就大不一樣了。

    「這種冰是利用三途河的三種源頭水,外加一種很罕見的白色樹乳凍結而成的,三河源頭水致冷致純,白色的樹乳只要凝固便是最堅硬的刀劍也休想破開,導致這塊冰才堅固無比,水火不親,重量也是普通冰的十倍不止,價格極其的昂貴,就算一千張人奴皮也抵不上這一塊冰的價值。」古瑤在震撼之餘,似乎很忌憚大嘴他們手裡的武器,娓娓說來頗有一番討好的意味,她指著下方的冰面給我們解釋不停,神采飛揚,眼波流轉,那神情我怎麼看怎麼覺得很像古弈,只是古弈遠沒有她健談罷了。

    大嘴他們似乎也忘記了前嫌,個個聽的出神,生怕少聽一句,不說別的,就這種冰人世間是沒有的,即便有材料也難找秘方,所以我也很聽的投入,甚至想著如果能把這種秘方搞到手,絕對大發一筆橫財。

    想著想著就想歪了,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古瑤為什麼要不惜一切代價的找到蟾宮神殿,我隱隱的感覺這和她身上的七星砂有很大的關係,可惜,古弈已經死了,不然……

    「人奴?」老余頭似乎聽出了弦外之音,忽然板著老臉在古瑤說話時橫插一杠。

    人奴皮?老余頭這麼一提醒,眾人都好像意識到了什麼,個個表情陰暗起來,如果眼睛能殺人,估計古瑤已經死的透透的了。

    尤其是大嘴和小野,手裡的衝鋒槍已經瞄準了古瑤的頭部,這兩個廝人都屬於莽漢性,動不動就刀劍出鞘,嚇的古瑤登時臉就變了顏色,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什麼話,哪還敢繼續說下去。

    「人奴就是……」古瑤沒敢說下去,看著她的眼神,我就意識到了答案。

    我明顯的意識到後背脊梁骨涼颼颼的,就想被人至上而下劃了一刀下去,當時的情形還歷歷在目我操,當時關押我們的匣子裡面不就是一張人奴皮?

    按照我的猜測,人奴皮應該類似於走私的瀕臨滅絕的珍獸皮,它們可能會被加工成各種成品,以供那些有頭臉的人堂而皇之的享受,掌燈人應該就是人奴皮收集交易的接頭人,真是沒有買賣就沒有殺戮,如此說來闖入冥間的人遠不止我們這些,只是他們沒有我們這般幸運,還能活到現在。

    「你還知道些什麼?」我不想在這件事情上糾纏,所以就示意古瑤說點其他的。

    「我想和你們一起走,再不想回到這裡,他們……他們不光剝人奴的皮,還……吃人奴的肉……」

    得了,敢情這姑娘真格的腦袋瓜子被驢踢了,哪壺不開提哪壺,我趕緊示意她不要說了,心道姑娘禍從口出這麼簡單的道理都弄不明白,還學著人家當公主?

    果然,大嘴猛的抬起頭斜視著古瑤,扎眼的功夫就揚起了工兵鏟,速度快到我這裡都沒法阻止,鋒利的剷頭猛的在古瑤身邊劃出一道白花花的光芒,古瑤到場就嚇癱過去了,歪歪斜斜的像冰面倒去。

    所有的人都傻眼了,誰都沒料到大嘴會毫無徵兆的動手,不過還好,等我吃驚完之後發現古瑤身上並沒有出血點,大嘴那一鏟子其實是結結實實的劈砍在那塊冰面上了。

    我沒有去管古瑤,而是循著剛才落鏟的地方,好奇的看著冰面,正如古瑤所說這塊冰確實堅硬無比,工兵鏟的鏟刃有多鋒利多硬我最清楚不過,這可是我們在西安古玩市場淘來的正兒八經的德國貨,再加上大嘴一身牛勁,愣是沒在冰面上留下一絲划痕。

    就這一下子,人群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冰面上,在這之前堅固無比只不過是個概念,到底無比到什麼程度,看過剛才大嘴劈砍的冰面才深有體會。

    「巴嘎,讓我也來試試。」小野從腰間抽出一把手槍,找好一處彈射角度好的位置就摟下了扳機。

    砰砰砰三聲槍響,三發子彈全部命中一個點上,然後眾人搶著去看彈痕的位置,冰面上並沒有想象中的冰碴子亂飛,只是在那個點上滲出了指頭肚大小的一團乳白色液體,然後還不待眾人看個明白,那些乳白色液體很怪異的又消失在冰面之上,反觀那裡依然光滑如鏡。

    「我沒有騙你們,在冥間人奴是寸步難行的,自從你們進入冥間的那一刻起已經上報給大祭司了,幾個人,幾個男人幾個女人,都裝備什麼武器,一概逃不出大祭司的法眼,所以我全你們還是趕快離開這裡的好。」

    古瑤可能是被剛才的槍聲震醒了過來,一睜開眼就馬不停蹄的說道。

    「大祭司是個什麼東西,真要是逼急了老子,他不來找我還要上門找他呢。」此時的大嘴臉色已經漲紅,鬍子茬上沾滿了各種飛灰,在配合上他那鐵塔般的體型,遠遠的看都覺得瘮人,更別說這麼近距離下的古瑤了,古瑤一個閃身就躲到了我的身後,再沒敢露頭,只是小聲的說了一句:「沒有人見過大祭司的面,但凡見者都的死,傳說他把住在一塊石頭裡面……」

    「我這次交易任務失敗,事實上已經被貶為人奴了,如果讓他們逮住難逃一死,我求求各位了,快帶我離開冥間吧,我知道一些路線,還知道怎麼樣避開他們的視線,所以只有帶著我你們才有生還的可能,現在沒時間多說了,咱們還是趕快找到神殿的入口,唯有寄希望於裡面能找到一塊免死牌。」古瑤轉化話題後繼續說道。

    「免死牌能免生死嗎?」我吃驚的看著古瑤說道。

    「一牌換一命,冥間有七大神獸,對應就有七塊免死牌,每一塊免死牌都包含了上幾任大祭司的咒語,肯定管用。」古瑤如此回復我,也在提醒眾人神殿的重要性,倒讓我很好奇那免死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即便不能免生死,但肯定屬於極其貴重的東西。

    「純屬扯淡!」老余頭罵罵咧咧的退出了冰面,借著此地的光線,他那佝僂的腰身逐漸彎下,哀嘆聲陣陣,似乎進入了沉思的狀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