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68 人不流氓枉年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68 人不流氓枉年少字體大小: A+
     

    其實這條帶子編製的非常漂亮,全長有一米左右,寬兩指,純手工完成,而且白綾的選料絕對是上乘,如果拋去上面色料的重量,白綾幾乎沒用什麼分量可言,質地柔滑的有點膩手,就這麼被我抓在手裡,然後愣了幾秒后大大咧咧的裹在了傷口處。

    古黛姬說白綾能解毒,那只有一種可能,白綾是用解藥浸泡過的,只要和傷口一接觸,裡面的解藥就會被血水吸收,然後和血液里的蛇毒融合進而殺死那些毒素,其實,我也想過這條白綾是不是還有其他的致命毒素,後來馬上就否定了,因為白綾和古黛姬的身體一直緊密的結合著,如果有毒她也好不到哪去,除非她事先服過解藥,短短的幾秒想的我腦袋幾欲開裂,可能是我想多了,不過是一廂情願的猜測罷了,接下來的只能在惶惶不安中等待,等著奇迹的發生。

    說實話,此時我也有點折騰不動了,在處理好傷口后,上半身子已經處於全麻的狀態了,腦袋也有點昏昏沉沉的,喉嚨發乾發癢,眼皮發澀,明明身下就壓著一具光溜溜的身體,竟也沒用半點感覺,只能感覺到周圍陰森森的寒氣圍繞在四周。

    至於周圍的那些黑蛇,現在完全被我無視了,雖然看起來有點可怕,身子的三分之一已經揚起,弓成「c」性,一個個像似等不急了想咬殺我一樣,不過,它們好像還是很聽命於巴拉,這就是蛇頭的作用,強勢的領導地位,即便現在只剩下一截斷身。

    牲口就是牲口,遠沒有人類那麼狡猾,如果此時換做是一群人,估計早就撲過來了。

    我已經想好了,如果一會傷情不見好轉,那說明我肯定被這個女人耍了,到時候的結果就是先別無選擇的弄死她,後果我自負。

    現在的腦袋裡就像裝著一口鐘,耳邊全是滴滴答答的聲音,四十秒之後,我閉上眼睛感覺了一下,似乎還沒有什麼好轉,由於我捆紮的太緊,那條白綾已經被血水染了大片,一端正好落在古黛姬的前額上。

    為了轉移下注意力,我只能先將眼睛落在她身上,現在看這個女人很難和剛才的事情聯繫起來,脖子細長要比我見過的所有女人長一點,這也導致了她的身高顯得很高挑,臉蛋白凈的沒有一點瑕疵,雙眼閉死長長的睫毛沒有規律的眨動著,嘴唇不算飽滿但很有美感已經布滿了細細的血印,正在微微的在輕顫,精緻的鼻尖上布滿了汗珠,順著鼻翼兩側緩緩滾下臉頰,之所以我想多看她幾眼,其實主要原因還是她和古弈長的很像,雖然比不上那些畫報上看到的明星,但卻給人一種非常舒服的感覺,完全是天然的,沒有經過一絲的雕琢,像塊無暇的玉胎剛剛被挖掘出地面。

    一分鐘之後,我身上像定了鬧鐘一樣馬上回過神來,略微的感受了一下,發現上半身已經處於全麻狀態,沒有什麼好轉,不過發現下半身除了有點凍僵的感覺,應該沒有被毒液侵蝕了,看來這個女人並沒有唬我,算是個好的開端,我開始琢磨起一會的逃生方法。

    「你和古弈有過身體接觸?」古黛姬忽然揚起了脖子,眯開細細的眼睛打量著我,細聲細氣的問道,似乎這個女人天然就是個學外語的高手,聲音里竟然已經帶出了感情,充滿了不可思議。

    「怎麼?礙著你什麼事了?」我沒有否認,尤其是古弈也在身旁,對著死人我不能說鬼話。

    「幾次?」古黛姬眼睛再次睜大,完全忘記了自己的狀態,見我沒有對她施壓,緩緩的用手肘支起上半身坐立了起來,見我沒有注意她后竟然主動把臉貼了過來,追問道:「超過三次了嗎?」

    敢情原來碰到自來熟了,剛才還想置我於死地,現在竟然查起了戶口,我生怕中了讓她糊弄的思想開小灶,所以本不想理她,何況這種話題我也沒法回答她。

    「如果你還想活著出去,就必須回答我,不然後果自負。」

    「一次夠嗎?」古黛姬的聲音剛落,我很不耐煩的豎起一根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殊不知這根手指剛才被我派以重任了,現在在古黛姬眼前一晃,后再立馬緊張了起來,白凈的臉上不著痕迹的爬上了紅暈,見我沒有再一次的行動才大口的換息了一下。

    我也是經不住一陣興奮,我發現手指他媽竟然會動了,要知道剛才還處於抬不起的狀態,不過我沒有把這種興奮勁表現出來,想先看看這個女人要搞什麼名堂。

    「也算是半個自己人了。」古黛姬緩緩的放下身子自言自語道,而後就開始沉思了起來。

    似乎她的話裡有話,好在還引不起的興趣,也就沒有追問下去,而是換了個話題問道:「那條白綾根本就不能解毒,是吧?」

    「既然被你猜到了,你現在打算弄死我嗎?」古黛姬破天荒的沖我笑了起來,眼神里完全沒有怕我的意思,古井不波。

    其實傻子都能想到,她剛才的話已經把那個秘密出賣了,我之所以沒死不是因為她所謂的「解藥」,而是古弈,這就讓我有點想不通了,難道和古弈有過一次親密接觸就能把蛇毒解了,我意味深長的看了看身下的古黛姬,已經看到了答案。

    七星砂,已經有六個像熟透了櫻桃,點綴在古黛姬飽滿的胸脯上,這個瘋女人真還把我當上門女婿了,見我表情平平時,用修長的手指一把握住我那根手指,輕輕的放在自己的七星砂上,幽幽的開口道:「這是我們恥辱的標誌,一天解決不掉這個麻煩,所以的古靈族人都要活在水深火熱之下。」

    「既然你已經和古弈有過夫妻之實,我們應該就不是仇人了,你有權利多了解一些古靈族人的過往。這是一族血液病,準確的說是一種血毒,經過我們繁衍了幾十代,但這種毒素依然沒有被稀釋掉,是不是很可怕?」古黛姬握著我的手指說道,一度我想拿開,但這個女人還是死死的不鬆手,甚至我看到自己的手指已經壓進她的肉里了,要知道那裡可是女人私*處,連我都有點臉紅脖子粗,外加身上某處也有了反應,但人家就是一副不容反抗的意思,大有要用身體融化我的感覺。

    我操,這是搞的哪一路走西口了,老子可是堂堂正正的爺們好不好,我真想翻身起來,讓這個女人趕緊在眼前消失掉。

    「我不會吃了你的。」古黛姬突然再次坐起,一股冷氣衝進了我的鼻腔,貌似還有話要說,我只能認倒霉繼續聽下去了。

    「你沒死應該感謝古弈才對,你可能不知道她的身體裡面有一種特殊的成分,哪怕就一次也已經傳給了你,所以你才能堅持活到聽我說話,當然,這種成分並不能保你不死,要知道巴拉可是冥間最毒的蛇王,它的毒足可以對付那隻千年古蟾,如果不是巴拉憑死吸引住千年古蟾,你認為你們能逃出來嗎?」

    「呵呵,當然光憑一次還不足以救你的命,真真救了你的應該是蟾珠,我在暗處已經看到你把蟾珠拿走了,沒有蟾珠你早就變成和你的那個夥伴一樣的下場,在冥間有七大寶,其一就是千年古蟾,它全身是寶,尤其是那顆不起眼的蟾珠,即便捧在手裡也可以讓你真正的百毒不侵,哪怕千年古蟾往你身體裡面注射了蟾毒。」

    「等等。」我馬上打斷了古黛姬的話,彷彿聽著有點像天方夜譚,根本只能走心不能入腦,像似在說一個故事,但有覺得和我有很大的關係,我有點不解的問道:「你把我們引到這裡,該不會是想借我們的手搶奪那顆蟾珠吧?那顆肉球能解古靈族人身上的毒素?」

    「和聰明人說話真的有趣。」古黛姬突然把話打住了,開始面對面沖我笑了起來,直到最後笑的滿眼淚花才停下。

    拋開這些真真假假先不說,反正我感覺自己好了很多,我也想起了那顆蟾珠,當時就被我抓在手裡,我還記得千年古蟾舌頭上有根刺,當時刺進了我的脊柱里,最後我的本體意識開始模糊了起來,現在回想起那可怕的一幕,似乎真的和蟾珠有關,但我也就稍微接觸了一下,莫非就那麼神奇嗎?

    事情太離譜了,我還是想想一會這麼逃走吧。

    和古黛姬這麼一嘮感覺時間應該過了半個多點了,再感覺我身上中毒的癥狀確實不太明顯,我剛想推開古黛姬起身,準備先把她當做人質扣留下來,不料身上這一動作,才發覺有點不對勁了。

    那裡不對勁?我低頭往身下瞅去,吃驚的發現竟然和古黛姬身上的某處接觸在一起了,幾乎只差一個向前進,這是碰巧的事,還是古黛姬古弈為之,我真想不起了,只見後者同樣和我看著那個位置,只是人家沒有我這麼驚訝,反而臉色*情不自禁的露出一分得以勁。

    「流氓。」古黛姬不著痕迹的喋了一聲。

    「人不流氓枉年少啊。」我扔下一句話趕緊站了起來,明顯就是被這個女人又算計了,再不起身保不準還要發生什麼大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