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66 巴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66 巴拉字體大小: A+
     

    本來我還想多問一句,蟾宮神殿又是什麼地方,我只知道千年古蟾所在的位置應該是處廢棄的神廟,但發現古黛姬似乎很不願意我單手提著她,見掙扎無濟於事,忽然薄薄的嘴唇一抿,發出一聲清脆的口哨聲,聲音短促有力,幾乎不到兩秒時間,最後以咕嚕聲結尾。

    這顯然不是什麼流氓哨,古黛姬在這個時候吹口哨,應該有什麼不可告人目的,我不得不打起精神來準備突發情況,馬不停蹄的拖著她往包著古弈的裹屍布方向快速移動,果然,就在我離古弈只差一步的時候,忽然身後某處一陣陣悉悉索索的爬竄動靜,動靜越來越大,幾乎不到兩秒的時間,聲音已經交織成密密麻麻一片,即便是傻瓜也能聽出來,這是某些爬行動物摩擦地面發出的聲音,很有可能是蛇類,這他娘的需要多少條蛇才能發出這麼大的動靜?

    果然這個女人沒按好心,在我循著聲音扭頭的瞬間,便看到原本白色的甬道地面正在飛速變黑,這種黑色似乎能吸收冰塊散發出來的光線,黑色所過之處猶如黑夜降臨一般,讓人一個愣神的時間,甬道的一段完全處於黑暗之下了,那是由無數條黑色的蟒蛇編織成的一張黑色大網,正以極快的速度向我們三人逼近。

    娘啊,二十幾米的寬甬道地面幾乎沒用死角的被這些黑蛇覆蓋了,數量怕是足有上千條,而且個個都有四五米長通體黑黝黝的,呲著黑漆漆的大嘴,在十幾米的位置就能聞到那股獨屬於蛇類的膻性味。

    我不是沒見過蛇,而且還生吃過蛇肉,我自認為自己不怕蛇,只要是蛇,不管是眼睛王蛇,還是各色毒蛇我自認為有足夠的本事手到擒來,當年在原始森林拉練和大嘴大慶幾人端過的蛇窩也數不清了,但也沒有今天這般頭皮發麻的感覺,那是一種即便面對那些殘暴的殭屍和血屍都沒有的退縮感。

    跑吧!這是我腦袋裡本能做出的反應,然後下一秒后,我還是站在原地沒跑,因為我意識到這個時候根本就是跑了也白跑,不說我還要顧及古弈,即便就我一個人,在溜滑的冰面上奔跑起來,速度也完全會被這些黑蛇壓制,此時此刻除了插翅飛走,我相信沒有任何人能夠拍拍屁股溜的掉。

    眼見黑壓壓的舌頭吐著信子飛速逼近,我下意識的抹了下腰間,當時手就僵住了,我操,現在我全身上下連根用來戰鬥的牙籤都沒有。

    我暗罵大嘴太他媽肯人了,臨走的時候把我身上的東西收刮的乾乾淨淨,那枚銅印和幾枚銅鏡就不說了,反正此時也派不上用場,關鍵的關鍵連把防身的武器都沒給我留下,最起碼給老子留下把刀吧,殺不死敵人還殺不死自己,委屈呀,別人死一回都風風光光的一堆陪葬品,再看我自己,僅剩的一條褲衩子都被燒沒了。

    我……看著眼前的場景,我快憋屈瘋了。

    為今之計,我只能先屏住呼吸靜觀其變,用一條胳膊肘勒住古黛姬白嫩的脖子讓她擋在我的身前,為了防止古弈被拖走,我用另一條胳膊將她撈起來靠在我身側,我沒敢再做多餘的動作,任由這些黑色的蟒蛇在逼近后以我們三人為中心合攏,最後我們腳下僅剩下不到兩平米的地方,擠在最前面的蛇已經高高的揚起了蛇頭,差不多和我膝蓋的位置齊平,就怎麼沖著我吐著信子,看樣子隨時會對我發起進攻。

    離得近了我才發現這些黑蛇連眼睛和嘴巴裡面都是黑色的,腦袋呈棺材形狀,我想遍了滿腦子,也想不起能和它們對應的物種,僅僅是長相有點接近於黑曼陀,但比黑曼陀還要半米多,黑曼妥已經堪稱非洲最難對付的毒蛇了,一滴毒液就可以毒翻一個成年人,而且死亡率是百分之百,憑經驗看這些黑蛇的毒性應該只比黑曼妥強,所以,我只能見機行事。

    我突然想到既然這些黑蛇是古黛姬喚來的,那麼只要我把她扣下作人質,起碼暫時是安全的,如果這些黑蛇敢主動攻擊我,老子就和她一命換一命,命在現在只不過是個數字罷了,真要把我逼急了我能在一秒內把古黛姬的喉部擠壓碎。

    「放開我。」古黛姬還算清脆的聲音自變形的脖子里擠了出來,顯得很冷,帶著一絲不容考慮的味道。

    我操這個死娘們,到現在了反而越發的硬氣了,莫非這些黑蛇就是她肆無忌憚的敢接近我的依仗?她可能以為喚來這麼多冷血動物助陣會把我嚇尿褲子,會把我嚇的失去反抗能力,如果她真是這麼想的就大錯特錯了,老子一個光腳的還怕你個穿鞋的不成。

    「你他媽真美,想得美啊。」我把嘴貼近古黛姬的耳朵沿故作鎮定說道,因為距離太近,甚至我的鬍子都刺在她晶瑩的耳垂上了,似乎只要我再靠近些,那些鬍子就能刺破那層薄薄的肉皮。

    「外來人,你會後悔的。」古黛姬繼續語氣不變的威脅道。

    古黛姬似乎真的被氣到了極點,原本白皙的皮膚浮起了一層淡淡的紅暈,而最讓我關注的那些黑蛇,似乎能感應到她的氣場,突然間變的騷動不安起來,原本還給我腳下留了片空地,經過一陣遊走之後,前後左右已經不足一尺的距離,無形中給人一種身在口袋裡的錯覺,此時我想只需她一個動作,這些黑蛇馬上就會將我和古弈合圍,而且後果自負。

    我強逼著自己一定要冷靜下來,這個時候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我主動放開古黛姬,然後賠禮道歉,興許人家一高興就會遣散這些黑蛇;二,我權當這是她的一種心理戰術,如果我經受不住這種壓力,就會乖乖的放人,到時候只能看著這個女人耀武揚威。

    看似是二選一,但我知道不管我這麼選擇,最後的結果肯定對我不利,所以,我現在還的把握主動權,以我的賤命賭古黛姬的公主命。

    「這你就錯了,老子從娘胎里出來就是一個善於後悔的人,要說後悔,老子後悔在當初沒把你殺了。」我一邊針鋒相對,一邊在不出人命的情況下勒緊胳膊,乾脆到了最後,古黛姬再想說什麼,我只能感覺到她脖子里有股氣流在蠕動而發不出丁點聲音,她的身體也因為有點缺氧而變得鬆弛下來,不由自主的往我身上貼靠,因為我沒穿衣服的緣故,一度能清晰的感受到古黛姬凹凸有致的身體部位,那層柔軟的皮膚因為沒了油彩的保護變得有些水滑,滑的像塊冰一樣在我身上緩緩的摩擦著,如果不是我要外面那些黑蛇在繞著我們竄動,我不敢保證在零距離的情況下還能保持的住,饒是這樣也是心理痒痒的厲害,現在才深有體會,做男人真難啊。

    古黛姬還沒有告饒,緩了一小會突然身體僵住了,看樣子還想堅持下去,我暗罵這個女人也真夠拼的,為了不讓這些負面的東西沖昏頭腦,我不得不往後縮身,給彼此留夠足夠的活動空間。

    我知道現在不能再拖著了,得趕緊想辦法脫身才行,所以我在古黛姬面前伸出一個手指頭說道:「現在我數三個數字,也許數完之後咱們就兩情了。」

    「哼,我勸你最好認清現在的情形。」古黛姬不屑的哼唧道。

    當前的形勢不就是她自認為我呆著古弈行動不便嗎?如果我現在就認慫那就只能讓她得逞了,我想也沒想的伸出了第二根手指,同時,胳膊上多加了一分力,古黛姬身體開始有點哆嗦了,心跳明顯的快了很多,喉嚨裡面咕嚕嚕的作響,似乎在醞釀聲音,我以為她要知道服軟,剛把胳膊鬆了一下,就聽古黛姬瓮聲瓮氣的嘶喊了一聲。

    「巴拉!」

    前半秒我還在想巴拉是誰,後半秒忽然意識到後背有股子及其模糊的響動,猛的扭頭一看,發現半空正飛來一黑色物體,速度快的幾乎都帶出了殘影。

    甬道里的光線已經很暗,但我還是能辨清這是一條與眾不同的黑蛇,似乎沒有尾巴光有一顆黑色的蛇頭,足有碗口大小正對著我的喉嚨激射了過來。

    速度快的猶如一枚出膛的炮彈,我再想利用古黛姬的身體格擋一下根本就來不及,只能架著古弈的同時用手肘往外撞去。

    嘭的一聲,黑蛇被我撞飛掉入遠處的蛇堆里,我的手臂也好受不到那去,一瞬間從指間麻到胳肢窩的位置,甚至,在肘部的位置還有點刺疼,感覺不對勁的時候,我抬起胳膊肘一看,一片烏黑之間,兩個血洞清晰可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