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62 逃生神廟(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62 逃生神廟(二)字體大小: A+
     

    被雨點砸中的位置除了涼颼颼之外,還有輕微的灼燒感,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抹去,我一抹才發現這東西還拉絲,粘在手指上摔都摔不脫,心裡再沒了僥倖,知道此時千年古蟾的舌頭就懸在我們頭頂。

    隨著粘液越來越多的落下,我忽然生出一種不妙的感覺,這是在試探,亦或者說它靈智已開,眼看自己龐大的身軀拿我們沒辦法,打算偷襲?

    心裡急忙想著對策,前後左右各瞧了一眼,只剩下光禿禿的地面,敢情這個坑的四周什麼都沒了,就是憑空出現一個像水池一樣的東西,頓時心裡就有點急。

    如果此時我和大嘴一起突圍的話,幾乎只能保證一人突圍成功,剩下的一人肯定會被那條十幾米的舌頭捲住,這種後果我不能接受,那如果它是在試探我們呢,聽說青蛙看不到靜止的物體,我不知道這裡面有多少科學的依據,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只能一試了。

    如所以我零時起義決定——裝死。

    怕大嘴性急起來亂動,我急忙摁住他的肩頭,同時趴在他耳邊小聲傳音道:「先別動,青蛙對靜止的東西是視而不見的,估計蛤蟆類也一樣。」

    「讓我裝死?」大嘴似乎被嚇的不輕,有點半信半疑的說道:「你確定裝死管用?」

    「基本確定吧,還有的選嗎?」

    「我操,有你這麼賭的罵?老子還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呢……」

    不過此時大嘴說什麼都晚了,因為千年古蟾帶著濃濃腥膻味的舌頭已經快速的伸了下來,它沒有像平時捕食那麼迅捷,我能感覺到那條舌頭先在我們頭頂繞了一大圈,似乎在尋找什麼。

    事到如今,我和大嘴只能把身體的動靜壓制到最小,兩人都爬在坑裡,身體貼緊坑底,由於年久坑底早已被厚厚的灰塵覆蓋,再加上地下的濕氣,使得那些灰塵發酵,所以那個味道難聞勁就別提了,說臭不臭,但還不是酸的。

    我的身上僅僅穿著一條褲衩子,那個滋味更難受,如果僅僅是這點我也就忍了,常年在原始森林和大漠腹地混跡這點罪咱還遭的起的,關鍵是那是酸臭的灰塵泥中似乎已經滋生出了其他的小生命,一開始是在裡面蠕動,感覺到人的體溫后很快就鑽了出來,順著胸口向全身蔓延著爬動,不到十幾秒的時間就有不少的小東西接近我的鼻孔了。

    登時我的冷汗就下來了,試想一下,還不知道這些蟲子是什麼呢,萬一順著鼻孔耳朵眼進入身體裡面駐紮下來,然後再繁殖,那我還不如死了好了。

    清楚的感到一隻小蟲子先在我的鼻子周圍停了一下,然後好像找到好玩的地方了,似乎是尾巴一甩髮著吱吱聲肆無忌憚的往我鼻腔里鑽去,就在我剛想伸手指把小蟲子扣出來的時候,突然看到了大嘴。

    反觀大嘴像睡著了一樣,渾身上下包裹著一層白色透明的薄膜,此時腦袋都在覆蓋之下,我就有點不忍心,如果我一動勢必會影響到大嘴,所以我決定接著忍。

    但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更多的蟲子像嘗到了甜頭,蜂擁著往我頭上移動……

    就在我痛苦難當的時候,突然感覺後背涼颼颼一下,頓時整個人清醒了過來,死在當先和慢慢折磨死,關鍵時刻我還是選擇了後者。

    千年古蟾水滑的舌尖貼著我的后腰一直到後腦勺滑過,清涼過後便是火燒火燎的痛,我只能暗暗的握緊拳頭堅持,我以為這就完事呢,沒想到那條柔軟的舌頭很快就移到了我下身,順著我的后腰一路往下突進,直到滑過某個地方后,我的心才沒碎完,剛才以為這輩子要斷子絕孫了呢。

    時間在煎熬中一秒一秒的過去,千年古蟾的舌頭並沒有離開我們左右,嚴格的說應該是沒有離開我左右,因為它壓根就沒有光顧大嘴。

    上面是千年古蟾的虎視眈眈,下面又是那些數不清的小蟲子,幾乎快把我折磨的體無完膚,整個人處於一種極度的精神狀態,不過就在這時,我突然感覺我胸口處竟然沒有任何蟲子光顧,還有就是,那些粘液流過的地方小蟲們都急速的往開避讓。

    後者倒是好解釋,千年古蟾的蟾液帶有腐蝕性,就那嗆人的味道大多數的動物都的選擇退避三舍,但是我胸口竟然沒有小蟲子敢爬過,就有點蹊蹺了,略一琢磨才發現我的身下正壓著那個像人頭一樣的東西,此時已經被我壓扁擠在胸口處了。

    突然發現這個不起眼的東西還有這等作用,心裡多少有了點補償,日後的路還長著呢,如果一直帶著身邊無疑剩下了很多麻煩,興許它還有其他沒被發現的作用呢?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千年古蟾終於要無功而返了,喉嚨裡帶著咕嚕嚕聲,龐大的身軀一路碾壓著地面的碎石,感覺到聲音走遠后,我先伸出兩隻使勁的往鼻子里掏出,恨不得能把裡面的東西掏的乾乾淨淨。

    然後我用膀子剛想撞下大嘴,竟然聽到了低低的齁聲,不知道這廝什麼時候真的睡著了,我又推了他兩把也沒推醒,心裡擔心千年古蟾萬一找不到我們殺個回馬槍,那樣就遭了,剛想給大嘴來個更狠的,忽然感覺那廝真的又殺回來,還氣勢洶洶的。

    我先是聽見點小動靜,接著便抬眼一看,千年古蟾龐大的身軀在幾十米遠就作勢起跳,背部摩擦著這裡的穹頂不住的有東西砸落,落地之時一隻堪比大石柱的前腳正好搭在坑沿上,如果再前一點我和大嘴就的被活活踩死,可惜大嘴還在沉睡,這一系列的心驚肉跳只有我一個默默的承受了。

    我還保持著抬頭看的姿勢沒來及低頭,或者說這個時候我不能再地下頭了,槍已經在手,槍口也已經對準了我的正前方,只是在我看清那條墨綠色的腿上布滿了巴掌大小的鱗片時,感覺自己要多傻逼就有多傻逼。

    千年古蟾猛的對著我一聲咕嚕,震的我頭髮都炸開了,身體也不由的抖了幾下,這是幾個意思,明明坑裡有兩個大活人,而且大嘴的還在肆無忌憚的打齁,為什麼偏偏是我。

    事實是容不得我再多想,那條噁心的舌尖再次光顧到我腰上來了,柔軟的彷彿水一般柔滑,沿著我的脊柱骨一寸寸下移著,似乎在數著骨關節,這種感覺在我的腦袋裡越來越明顯,伴隨著我的心跳越來越強烈,我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刻意的扭了下身體,那條舌頭突然跟著停下,但缺牢牢的吸附在我脊椎骨某個關節上,經過這一下,我的腦袋無比的清晰起來,一下子就想到了阮波濤身上那種瘋癲的狀態。

    果然,我更加清楚的感受到一根冰涼的細刺已經抵在我后腰的某處,甚至刺尖已經深入到了皮下,不止何故我感覺被細刺刺中的部位特別的舒服,彷彿有種針灸的感覺,那塊的肌肉瞬間就不酸痛了,但就是這種感覺讓我額頭上的汗水成滴的砸落下來。

    我積攢了一口氣猛的翻身,突然發現只有頭和兩條腿在動,整個腰身已經不聽腦袋的指揮,聽著大嘴清晰的齁聲整個人當場就懵了,手指再沒有猶豫直接扣下了扳機,因為槍筒和我的身體是平行的,我能感覺到子彈滑過肩膀后那種熱乎乎的灼燒感。

    子彈叮叮噹噹的撞擊在千年古蟾的那條腿上,一時間被反彈的到處都是,而我感覺不光後背有點酸麻,就連握槍的那隻手都有點不聽指揮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