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56 救人要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56 救人要緊字體大小: A+
     

    此時眾人全部身體僵硬的懸在半空,面對巨門,任誰都沒了主意,我離巨門最近,可能眼睛已經適應了這裡的光線,能隱約看到巨門上那些凸起的東西,全是人的骨架,有的呈站立姿勢,有的處於逃竄的動作,有的蹲伏著,還有的側躺著,總之各種各樣的姿勢,顯得栩栩如生如活著,全部收在眼裡簡直就是一副會動的畫面,似乎這些人正在扭曲掙扎,想要逃離這裡。只是細看才發現這些都是假人,巨大的金屬門融合到了一起,貌似不是真人,而是按照人體的大小比例和巨門一起成型鑄上去的。

    就眼下複雜的空間顯然對我們不利,誰敢保證在阮波濤身上發生的事不會在其他人身上發生,所以,我覺得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主動出擊,興許還能迎來生機,只是眼下我心裡多少有點擔憂,萬一阮波濤還沒死掉……

    「都別楞著了,大家現在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找不到出路,誰都別想苟且偷生的活下去,我看這巨門後面肯定有內容,不想原地等死的都跟著我下去。」大嘴終於打破了可怕的沉默,率先表態,手握衝鋒槍背著一大堆鼓鼓囊囊的東西向我滑了過來,在和我交錯的瞬間,我的眼角狠狠的跳一下,猛的伸手扣住了大嘴的脖頸。

    「往那邊看!」我用手電筒光柱罩住一個黑色的人影,人影正側躺在巨門上,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半的身體被鑲嵌在巨門裡,另一半露在外面,如果不是他周身四處有黑紅色的液體擴散出來,很容易就混淆了人的視線。

    「應該是阮波濤,現在還不確定死活,小心為好。」我對大嘴耳語道。

    「老崔我說你現在怕著怕那的,這還不好辦,老子能殺他一次就能殺他第二次,瞧我的。」大嘴一邊說著,一邊抬起了槍口,正要動手指擊發。

    「小心頭頂!」關鍵時刻我對大嘴猛的吼道,搞的大嘴有點慌神,但動作確實絲毫不慌亂,也許這就是處置危險時的肌肉記憶,剛才大嘴的槍口還瞄向阮波濤,只是眨眼的功夫已經指向了阡陌,而且扳機已經壓下了一半。

    剛才我也是憑感覺,覺得被人居高臨下的瞄準了,這種感覺直切的來自第六感,別人可能覺得這只是一種心理上的暗示,只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但對我來說這是一本真實的感覺,只有經過特殊的訓練才能把自己的第六感提高到一種感官的程度,顯然大嘴也早就提放了阡陌,不然不會第一時間找到人。

    此時,兩支槍口幾乎處於一條線上,彼此瞄準對方,雖說誰都沒有真正開槍,可也把我嚇的不輕,我豪不懷疑大嘴在向阮波濤開槍的瞬間,阡陌會置若旁觀,到那時候即便大嘴能耐再高,也的被槍擊中。

    我不解的瞪著阡陌,一瞬間讓我對她的印象大打折扣,不過一想也就不奇怪了,畢竟那是自己的親人,估計任誰都不可能傻眼旁觀,這是正常人的心裡活動。

    「找死。」大嘴放下臉色罵道。

    「誰找死還不一定呢,我不允許再有人對我叔叔開槍,除非先殺了我。」阡陌像變了人一樣,聲音冷冰冰的居高臨下回應道。

    大嘴和阡陌就這麼僵持著,雖然不至於再出現自相殘殺的局面,但看著很讓人心寒,這一路上大家可謂千辛萬苦,生死之時都可以放心的把自己的後背交給對方,可是眼下卻成了仇人,當然,這不能全怪他們兩人,要怪就怪這處墓室的主人。

    「都冷靜一下吧,眼下大局為重,如果你能保證阮波濤不會給咱們帶來危險,那你就拿出點行動來,我能管得住大嘴,不一定能管的住其他人啊。」隔著重重夜色,我不得不鄭重的警告阡陌,因為在我說話的時候,小野也抬起了槍口,雖說槍口沒有所指,但我能肯定他首先想到的是解決掉阮波濤。

    還有一聲不吭的老余頭,就騎在阡陌頭頂上方,不管幹什麼都方便一些。

    「我能,有什麼了不起的。」阡陌突然開口道,在眾目睽睽下收起槍口,解開了安全扣,吃力的向我和大嘴這邊滑行了過來,現在真的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所以阡陌路過我和大嘴時,我倆根本沒法給她讓行,沒辦法的情況下我只好幫著她一點點的抱著我身體通過,直到阡陌重新回到繩子上,然後喘了幾口大氣,頭也不回的對著巨門滑去。

    「小心。」我在阡陌身後說道,也不知道人家聽到沒有,人已經義無反顧的向下滑去了。

    我們距石門也就兩層樓高,阡陌又是下滑,加上心裡可能有些迫不及待,所以很快就看到阡陌的兩腿快夠到石門了,她身下所處的位置正好是門縫,此時像一張猙獰的大嘴巴。從上往下看阡陌好像掉進了那張嘴裡,慢慢的往肚子里爬起,剛好離門縫不遠的地方有一具呈站立姿勢的人像,阡陌雙手換了個位置先是探出腳尖,似乎像踩著個骨架的人頭下去。

    我雖嘴上認可了阡陌的做法,但心卻是懸著的,直到阡陌探出去的腳尖踩住了那顆銹跡斑斑的人頭,我這心才消停下來,高舉的槍隨著手電筒的光柱打在阡陌的身前,同時我讓大嘴繼續瞄準阮波濤的屍體,如果有異動果斷開槍。

    遠遠看著巨門像盤國際象棋,上面的人像就是棋盤上的車馬炮,眼看著阡陌的下半身已經騎到了人像肩膀上,不知道什麼原因,我發現阡陌的身體忽然抖了一下,緊跟著乾嘔了幾下,此處看不到她的臉,只能粗略的判斷下面可能有什麼特別噁心的味道吧,興許是常年極具的金屬銹跡味擴散不出,我就是這麼判斷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阡陌絲毫不敢分心,小野則是來回的在阡陌和阮波濤身上切換著手電筒,十幾米的距離似乎隔著兩個世界。

    阡陌的兩腿已經攀緊了那個人像,一隻手也已經放開了繩子,另一手也準備放開了,就在這個時候,她忽然抬起了頭,看頭的方嚮應該是看向我的,能模糊的看到阡陌的嘴動了幾下,可惜什麼聲音都沒發出來,她停頓了三秒有餘,似乎是下定了某種決心,緩緩的鬆開了那隻手,另一隻手從懷裡掏出手槍,槍口指著門縫。

    「老崔,要不要開槍?」這個時候大嘴突然說道,可能是我一直盯著阡陌本人了,竟然沒有注意到阮波濤的動靜,在大嘴提醒后我突然發現原先阮波濤所在的位置已經空蕩了起來,剛要尋找,吃驚的發現阮波濤已經出現在阡陌三米多的位置,那裡正好是一個蹲伏的人像,阮波濤一條腿就站在人像的後背上,直到這時我才注意到阮波濤其實就是一條腿,半拉身子,另外半拉變的焦黑一片看不清所以。

    「開呀,還等什麼。」我心急的對著大嘴罵道。

    「我操,某些人恩將仇報,我這不也是為了咱們集體好嗎?」大嘴懶洋洋的說道,但還是擊發了一發子彈,火線筆直的穿過了阮波濤的身體,爆出一團紅褐色的濃霧,大嘴再想開第二槍時,半拉阮波濤已經不見了,這裡到處是天然的掩體,這還是我們身處的高能看清一些,估計阡陌最多看清下一個人像。

    「停下……別打我叔叔……」

    阡陌剛嘶吼了一嗓子,似乎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啊了一聲后,身子一歪就沖那具人像上載了下去,我這邊看的清楚,她的身體沒有任何爭議的往門縫裡掉去。

    眾人看的在眼裡,但這麼短暫的時間誰能出手救援,關鍵是在阡陌剛才騎的那個人像旁還站著個人影,單腿還處於彎曲的狀態,如果不是阡陌掉的及時,時間也被阮波濤逮住了。

    但不管哪一種,貌似都是死路。

    大嘴終於沒在保留,舉槍連射,但因為太多障礙物的緣故,既然只有兩三發子彈擊中阮波濤,根本就沒起到擊殺的結果。小野喊了半天,卻始終找不到射擊的角度,因為他的正下方就是我和大嘴,更難看到阮波濤的影子。

    阡陌掉進了門縫不知死活,我以為阮波濤會奔我們過來,所以也趕緊抬起了槍口連射了幾下,發現子彈打在阮波濤身上根本不足以讓他喪失行動,就在眾人有點不知所以的時候,阮波濤忽然向門縫撲去,眾人的手電筒緊跟而上,驚奇的發現阡陌原來沒有完全掉下去,而是下半身子在門縫裡,上身還在外面,兩條胳膊死死的抱著那個人像的雙腿,手槍已經丟在一邊,一道道手電筒光直直的照在阡陌後仰著的絕望的臉上。

    此時的阮波濤已經六親不認,禽獸不如,猛的撲到阡陌頭頂處裂開嘴巴就咬了下去,而阡陌的嗓子已經明顯的沙啞了,連基本的求叫聲都發不出來。

    一個大活人就怎麼死了太可惜,關鍵時刻,我給大嘴使了個眼色,大嘴剛想身手拉住我,我感覺背後一輕已經脫離開了登山索,兩層樓高的距離還不足以把我怎麼樣,降落中我把衝鋒槍甩到身後,抽出工兵鏟身在半空就斬了下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