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43 黑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43 黑影字體大小: A+
     

    難怪這個地方我感覺這麼陰森,原來是座瓮城,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那股濃烈的焚燒味依舊揮之不去,巨大的城牆石被大火燒過的滿目瘡痍,已經沒了當年的崢嶸,曾經的輝煌和血雨腥風已不復存在。

    四周高達五米的半月形城牆靜靜的守護著這片安寧,主城門,瓮城門,雉堞,箭樓一應俱全,地面上鋪滿了柔綿的沙土,像被篩子篩過一樣的細膩,又被梳子理出了波浪紋,已很難再找到當時刀光劍影的痕迹,瓮城,說白了就是瓮中捉鱉之城,刀戈相向之地,在主城外規劃處一座獨立的小城池,專門等敵人鑽入,然後閘門一閉,亂箭齊飛,登時就是血染大地。

    不敢想象這瓮城裡死過多少人了,沙塵下面埋著多少骨。

    「老子讓你跑,讓你跑……白眼狼……」

    大嘴和小野像拉鋸似的,你一拳我一腳全招呼在阮波濤的身上了,阮波濤每挨一下就怪叫一聲,像殺豬一樣,想跑掙不脫,略一反抗,兩人下手就更重。

    我背著古弈湊著急跑上去一看,我操,這還是越南赫赫有名的阮波濤嗎?

    阮波濤臉上除了鑲著一層黑色的沙子外,到處青一塊紫一道的,我怕鬧出人命,趕緊把喘著粗氣的大嘴和小野喊住了,「下手輕點,打出個好歹你們還的背著走呢。」

    「輕點就輕點。」大嘴奸笑了一聲,趁我轉頭看向周圍的時候,抬起腳在阮波濤屁股上又踹了起來,我扭過頭瞪著大嘴,已經找不到能合適的形容他的詞了。

    「你說讓輕一點,又沒說不讓打,我也是照章辦事。」大嘴似乎還沒過夠手癮,又要抬腳踢過去,小野趕緊把他拉開了,「算了算了,我看差不多了,打死他我的工錢就找不到要的人了。」

    剛才挨了一頓旁軸,估計阮波濤的肺都快氣炸了,堂堂的幕後老闆,在越南既有地位又有身份的人,又是出錢,又是親力親為的跟著,現在被自己雇的人揍了,心裡肯定極度不平衡,現在剛一好受點,立馬嘴就沒了把門的:「你們,太沒教養……」

    阮波濤的聲音剛落定,就見大嘴忽然奸笑了起來,「給你個驚喜!」

    我忽然一個機靈,剛一扭頭,就發現大嘴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把鋒利的野戰刀,其實,也就在我扭頭的瞬間,野戰刀的刀刃銀光一閃,沖著阮波濤的脖子就去了。

    「渾球!」我眼睛死死的盯著刀刃,伸手抓向大嘴的手腕,只想把野戰刀推離軌跡,我知道大嘴比我勁大,沒有辦法把刀奪過來。

    一瞬間,我和背上的古弈同時被大嘴帶著向前倒去,眼睜睜的看著刀刃自阮波濤脖子上滑過去了,因為一隻手沒辦法護緊古弈,古弈被拋了出去,我的手抓著大嘴的手腕使出了全身的力氣,也僅僅是讓刀刃偏了幾分,感覺大嘴的力氣比我想象的還要大。

    我剛反身站好,沒來的及去管古弈,第一眼就看向了臉色煞白的阮波濤,可能是剛才那一幕發生的太快了,阮波濤似乎還沒反應過來是這麼回事,只是吃驚的看著大嘴,一手捂著脖子,手指縫裡慢慢的滲著血水。

    我趕緊上前把阮波濤的手拉開,往他脖子上一看,還好,不是我想象中的刀口,也沒有切斷勁動脈的跡象,只有一條細細的血線,懸著的心才算松垮下來,心裡說不出的無語,還驚喜,我看是驚嚇還差不多。

    好在我反應的及時,不然就不是劃破皮而已了,下去簡單的包紮一下沒什麼大礙。

    我摸了把被驚出來的汗,把臉上還掛著笑的大嘴拉到了邊上,怕他一刀沒成功,上來補第二刀,大嘴我了解,絕對能幹得出來,沒有什麼事他干不出來的,看著平時和你樂樂呵呵,瞬間就能對你下刀。

    而且,他那笑是發自骨子裡的笑,笑的越是燦爛事就越大。

    其實,大嘴還有很多故事,包括我都不敢說全部了解,他曾還經執行過單獨的秘密任務,具體是什麼不知道,我只知道是斬首,而且馬到成功。

    也難怪阮波濤會白挨一刀,哪壺不開提哪壺,我都替他悲哀,大嘴是個孤兒,確實沒多少教養,這是他的逆鱗,觸之必怒,怒極了就的見血,大嘴的一貫本性。

    小野手臂環胸呵呵的看著這一幕,不言語也沒阻攔,像是在欣賞。

    「老子今天是看老大的面子,要不然你就……」大嘴望著戰戰兢兢的阮波濤,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抬腳踢向野戰刀,刀在空中優美閃過,被大嘴抓在手裡往鞋底蹭了個來回,回頭沖我呵呵一樂,淌著細細的黑沙向黑黢黢的主城門走去,接著,小野也沖我邪惡的樂了下走了。

    什麼是看我的面子?我反應了好幾秒才算理解過來,難不成大嘴以為我對阡陌也有意思?還是他以為我和阡陌有一腿?這個渾球。

    不過說實話,要不是阡陌的原因,我才不兩次三番的冒那個險救阮波濤,一路上,阡陌沒少照顧古弈,所以說,我怎麼也的照顧回去,人貴在交往,貴在真實,我現在已經不討厭那個喜歡大膽露*肉的越南妞了。

    這時候,老余頭晃晃悠悠的衝進瓮城門,跳著s步向阮波濤爬跑了過來,整個人像向剛從煤窯出來,緊繃著眉頭一臉的怨毒相似乎要生吃活剝阮波濤,看樣子是也想泄泄火氣,不料還沒站穩腳跟就大口大口的喘上了,喘的上氣不接下氣,臉憋的通紅通紅的,臉上那道像蜈蚣的長疤也被綳的逼真了幾分。

    老余頭氣急敗壞道:「大半輩子了,第一次看人看走眼,阮波濤,你不得好死,難怪你沒有子嗣……咳咳……」

    「我今天非掐死你不可……」老余頭嘴裡像在嚼沙子,嘎吱嘎吱的響,忽然看到了阮波濤脖頸上血淋淋,眼睛一翻忙著往後退。

    沒有子嗣?我心裡默念著這四個字,幡然醒悟,堂堂的越南地頭蛇,竟然會斷子絕孫,是活不行還是質量不高,想象一下也夠心酸的,難怪要非人般的鍛煉阡陌,原來如此。

    我剛替阮波濤簡單的包紮完傷口,老遠就聽大嘴喊道:「找到了!」

    幾人一聽,齊齊的向大嘴的方向跑去,尤其是阮波濤,眼前一亮,臉色也不扭曲了,「真找到了?」

    「我操,找到腳印不就等於找到人了嗎?這麼高的巨石牆莫非她還能長出翅膀飛了?」大嘴滿臉不屑。

    我背起古弈跑過去看到大嘴蹲在地上,正在用手量著一個腳印,更多的腳印是沿著主城門方向走了,因為每個腳印都是一踩一個沙窩,沒有學過痕迹學的人根本就沒法估算。

    「身高163到165,鞋號37,體重45公斤左右。」大嘴揚起臉笑著報了幾個數字,然後,臉色一沉對著阮波濤說道:「看步長應該是小跑過去的,步伐平穩不晃亂,會是阡陌嗎?」

    「肯定會,不會錯的。」阮波濤頓時臉色樂開了花,一手捂著脖子就要沿著哪行腳印往裡走,忽然被大嘴抬胳膊攔了下來:「呵呵,先打個欠條吧。」

    「什麼欠條?」阮波濤臉上的笑戛然而止,被大嘴搞的一頭霧水,眉頭一皺看向了我,就差給我跪下了。

    我心道你這老傢伙真夠健忘的,紅口白牙說的誰找到阡陌就分對方一半的家產,現在倒想不起來了,大嘴也真是的,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著錢的事,只能說這兩個人一個比一個濺,大嘴剛才還打算要人家的命,現在一翻臉就算起了小九九,一個願挨一個願打,看我也沒用,不過,我突然想起了阡陌的處境,沒再讓大嘴胡鬧下去。

    我說道:「先找人吧,找到人你兩再談判。」

    一行人沿著哪行腳印風風火火的往主城門方向趕去,城門建造在高大的墩台之下,足有9米多寬6米多高,可能是為了方便戰車通過,門洞上部為圓弧行,沿用了天圓地方的理念,門道有二十多米深,頂部橫著九道方形的巨石過梁,一進門便能看到兩側通往城牆上的馬道,可惜已經坍塌的不成樣子,巨石錯亂的交疊在牆角下。

    「這邊,天黑,後面的人跟緊了啊。」大嘴不知道是為了那一半的家產還是大發善心,提著工兵鏟第一個衝出城門,向右側拐去。

    城內散發出來的燒焦味比瓮城更濃,似乎大夥才剛剛熄滅,往前看是三根倒下來的石柱,儘管被黑沙埋了三分之一,但依然比人高,其中兩根疊摞在一起,另外一根斜著架著一塊巨石上,哪行腳印就是從兩根石柱中間傳過去的,幾人繞過石柱發現腳印呈九十度轉向,一直向石房子的方向走去。

    石房子由十幾塊巨石簡單的搭建,管有二層樓房那麼高,四四方方的,可能門開在另外三個面上,所以我們看到的只是一面被燒的掉皮的石牆。

    就在這時,大嘴忽然停了下來,舉著手電筒站在原地轉著身子,一副把你從地縫摳出來的表情,「我操,真的插翅飛了?」

    等我跑過去一看,發現哪行腳印在離石牆一米多的時候突然不見了,這完全不合常理,幾人頓時急在了臉色。

    我急忙說道:「不可能的,大家在分散開找找。」

    兩分鐘后,大家重新聚在原地,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不自覺的抬起頭望向高聳漆黑的石房頂部,現在唯一能解釋通的就是,阡陌飛上了石房子頂部,因為某種原因藏匿了起來。

    「有人!」小野突然喊道,就在我們齊齊的朝著小野的聲音看去時,忽然在離石房子十幾米的地方竄出一道人影,個子不高,看起來很消瘦,頭髮散亂的蓋著肩頭,幾乎是一晃就沒了影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