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33 死的明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33 死的明白字體大小: A+
     

    (今天過年,祝各位書友過年好,身體健康,闔家歡樂。)

    如果換個其他要求,也許我會考慮一下,想把古弈留下,這事絕對沒得談,不管古弈她是死是活。

    我把掌燈人拉倒了跟前,略微調整了一下呼吸對他說道:「麻煩你幫我翻譯給這位公主聽,讓她死了這條心吧,這事沒得談。」

    掌燈人聽的很認真,中間也沒有要插話的意思,只是在我說完后,臉上顯得有點急,眉頭一皺小聲問我這事妥嗎?似乎擔心我感情用事做出的決定,所以,我又一本正經的對他說道:「沒有妥不妥的,如果她缺男人我倒可以想辦法滿足一下,告訴他們,這事沒有商量的餘地。」

    「我操,今天這事可有的玩了,你告訴那小娘們,哥幾個打小就是被唬大的,老子倒要看看今天誰膽肥敢把古弈留下。」這時候,大嘴拍著胸脯站了出來,兩隻手裡全握著燃燒*彈,那東西明明在我脖子上掛著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大嘴解了去了。

    隨著大嘴的強烈表態,氣氛一下子緊張了起來,劍拔三尺火藥味十足,不過這樣也好,事情總算明了了,我也不用再猜來猜去人家為什麼會三番五次的暗中相助我們,我就說嘛,天上沒有掉餡餅的事,原來一切的動靜都是因為古弈而起。

    為了古弈?難道眼前這個女人之前就和古弈認識,還是她有什麼特別的愛好,對古弈一見傾心,不然,我沒有更好的解釋。

    忽然,我又感覺自己還是涉世太少,在老道和老練方面太嫩了,其實這事用腳後跟都能想清楚,即便我的猜測是對的,人家也犯不上折損了這麼多手下,還搭上半條船來救我們。

    掌燈人退回原地,臉色掙扎了一下,隨即湊近海冥公主的耳朵嘟嘟囔囔了起來,本來,我只是和他說了幾句話,加起來也不到本分鐘,但到了他嘴裡足足交頭接耳了十幾分鐘還沒完,我嚴重懷疑他想報復我,中間沒少說些添油加醋的東西,面對四周黑壓壓的人群,說不害怕,其實手心早就濕了。

    就在這時,海冥公主忽然轉身看向我們,猛的抬起一隻手,高高的舉過頭頂,隨著那隻手抬起,原本那條還算安分的黑蟒蛇,嗤的一下張開了嘴,一條血紅色的信子直接向我伸了過來,離著幾寸的距離,來回的在我眼前吞吐,帶著一股讓人喘不過氣來的腥味。

    這還是其次,關鍵是隨著那位公主的手勢,人群的外圍忽然傳出一陣很有節奏的響動,等我往四周看時,發現在我們身體周圍起碼有上百個黑色的東西指了過來。

    借著火把的光看的清清楚楚,原本前排站立的海冥族人,此刻有七層的人蹲下了,雙手高舉,能看到一張張大弓已經拉滿,他們身後的人全部眼睛瞪的很大,再沒了之前的親善,一條條黑色的箭支直直的指著我們所有的人,唯獨沒把古弈和掌燈人算計在內。

    尤其是站在那位公主身後的幾位主,離的本來就近,黑色的箭支幾乎在伸到了我面前,箭桿管有胳膊粗細,黑色的箭頭造型也很奇怪,竟然彎曲的像條逼真的黑蛇,似乎箭頭還做過其他處理,有很重的硫磺味,很有可能在進入人身體後會自動起火。

    我操,翻臉比翻書還快,估計任誰也不會料到,這個看著還算斯文的公主脾,背後隱藏的臉實在讓人不好去猜,萬一她是那種有著蛇蠍之心的人,只要她的手往下一放,我們這些人馬上就會被亂箭穿身體,很可能最後連具屍體都不會留下。

    不知道事情還有沒有挽回的餘地了,古弈固然是我的命,但其他人同樣也是娘生爹養的,我起碼的知道人家要古弈的目的,搞清楚她和古弈的關係,不然真還就對不起這群人了。

    大嘴以為我被嚇傻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猛的扯了我一把,急忙喊道:「老崔,說個話。」

    我理解大嘴的想法,無非就是想憑著手中的燃燒*彈,想先下手為強,這事想都別想,海冥族人的出手之快我早就見識過了,蛾人那麼強大,現在海面上不也飄了一層嗎,還有那位穿紅帶綠的主,現在也只敢站在樓船上遠遠的望著。

    所以,權衡之下,我給大嘴使了個眼色,用唇語和他說了三個字,然後把他的胳膊摁了下來,就在我死死的盯著對方那隻舉起的手時,突然聽到身後有人摔倒了,心裡莫名其妙的一陣恐慌,以為是有人被射殺了,轉頭一看是阡陌,發現她身上沒有箭支之類的東西,只是臉色有點白慘,順著古弈的方向躺著,心裡才鬆了一下。

    「崔老弟,你要幹什麼?你的古弈已經死了,你要女人我把阡陌給你還不行嗎?這事我就能做主,你千萬別拿我們的命不當命啊。」

    就在我小心加謹慎的往那位公主跟前走的時候,阮波濤似乎精神崩潰了,一屁股蹲在了甲板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向我哭訴道,我真不知道像他這麼貪生怕死的人是怎麼樣混了個越南有頭有臉的人物,還是我們面對的東西,已經超出了他的承受範圍。

    「掌燈老哥,麻煩你幫我翻譯一下,我要和這個瘋子劃清界限,而且我知道很多關於古弈的事情,我和他爹還是世交呢,多謝……多謝……」

    又是一個瘋瘋癲癲的聲音,在我扭頭看時,發現是老余頭,正一臉虔誠的看著掌燈人,在他旁邊是小野,小野見我向他看了過來,馬上低下了頭。

    我還是想了一下,對他說道:「你要不要和我劃清界限,現在還來得及?」

    「我……我還是算了。」末了,小野瞅了一眼我挽緊的手心,重重的強調了一下,說道:「我相信你。」

    我選擇離海冥公主半米的位置停了下來,畢竟我現在自己都覺得穿著不雅,對方更是一絲不苟,雖說身上塗抹的看不到肌膚本色,但那玲瓏的的身段在那擺著呢,我要是在往前走一步,興許就立馬激怒了人家。

    而且這個位置正好也靠近掌燈人,方便他傳話,所以,我停下的第一時間,就對他說道:「古弈對我很重,想搶人也的一個充分的理由?就是死,老子也的死個明白吧?」

    記得在我剛靠近的時候,掌燈人似乎因為高度緊張,整個人矮了半截,在我說完話后脖子上慢慢的伸了出來,閉目深思了一下,眼睛剛和海冥公主對上,不料她脖子上纏繞的那條蛇突然甩了下尾巴,感覺來者不善,我想側身躲開,哪知那畜生的速度太快了,幾乎是在我眼前一閃,長長的尾巴已經在我脖子上繞了兩圈。

    「老崔小心。」

    「老崔……」

    等大嘴和小野的話傳過來的時候,我的眼睛都冒金花了,眼見大嘴還想往過來撲,我馬上和他打了個手勢,示意大嘴別動,好不容易讓大嘴停了下來,突然感覺自己連氣都快喘不上來了,從頭到脖子像被凍僵了,還濕漉漉的,那股味道就更不用提了。

    蟒蛇我也見多了,但腦袋上能開出紅花的還是頭一次碰上,現在才知道這個冷血動物應該是專門訓出來,負責保護眼前這位公主的,按理說蛇類冷血根本就不可能被馴化,就在我思考著怎麼樣能讓它松一下,好歹讓我說個話的時候,剛伸出一隻手摸到涼颼颼的蛇皮,忽然感覺身子也跟著往前傾去,眼睛有點迷糊,知道這是大腦缺血導致的。

    情況緊急,但我腦子還算清醒,考慮都身後站著那麼多自己人,不到萬不得已,絕對要撐住氣,只要有一絲活的希望就的使勁的爭取,所以,我試著往後仰身子,試著掙脫開蟒蛇冰涼的軀體,才發現越是掙扎脖子被勒的越緊,恍恍惚惚的堅持了十幾秒,感覺身子「嗖」的一下飛了出去。

    突然感覺撞上了東西,猛的意識到可能是海冥公主的身體,似乎有體溫還熱乎乎的,一瞬間但卻像撞在了釘板上,說不出來的緊張,腦袋裡還明明白白,千萬不能讓她的胳膊落下來,使勁的用眼角斜著那條胳膊,粗魯的伸出手一把抓向對方的手腕。

    「小子放手,放開公主的脖子,小子你……該死啊……」隱隱中聽到一個沙啞的聲音,貌似還有一雙滿是老繭的手,從後面拉扯著我的胳膊。

    脖子?難道我抓錯了地方,聽到那個聲音我猛的被驚醒,瞪大眼睛一看可不是嘛,我的一隻手正卡在海冥公主的脖子上,另一隻手變成拳頭頂著在甲板上,耳邊還能聽到一個「呼哧」很重的聲音。

    腦子裡一下子大亂了,不知道該怎麼樣收場,就在這時突然的用過來幾個人,很粗魯的抓住我的腳腕和頭髮,使勁的往後拉扯,在感覺頭皮都快被扯掉的時候,整個人像圓球一樣骨碌了出去。

    停下來的瞬間,就感覺身上好幾個位置涼颼颼的,向四周一看,才發現足有十幾根胳膊粗的箭支全部頂在了我的身上,海冥公主就站在我的腦袋跟前,修長的手指不停的抖著,神色憤怒間嘴巴一張一合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