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10 搶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10 搶燈字體大小: A+
     

    阡陌喊的聲嘶力竭,幾乎要脫力,同時人也跌跌撞撞的撲了過來,如果不是我伸出胳膊擋了一下,也許就一頭栽倒地上了,不敢相信她是怎麼樣在伸手不見五指環境下躲過那些抬棺屍和地下的屍體合圍的。

    把阡陌扶正時,四周的動靜已經越來越大了,感覺腳下的船體隨時會沉沒,隨便一聽就能聽到地面上指甲撓著木板發出的聲音,嗤嗤……

    聲音往一處聚攏,但又四下漆黑什麼都看不到,只知道數量多的驚人,似乎有的還在互相撕咬,彷彿是往一群餓狗中扔了幾塊帶筋的骨頭,正在瘋狂的爭搶,嘴裡發著讓人牙磣心癢的低沉音和撕扯聲。

    有的聲音已經離我們很近了,彷彿就是伸胳膊抬腿的距離,阡陌像篩糠一樣,雙手扶著我的肩膀大喘,著急的一個字都吐不出來,只顧著用尖細的指甲往我身上招呼。

    「這邊來。」我一看此地在不能留了,說話的同時,已經一掌重擊在掌燈人的脖頸部位,讓他暫時停止了掙扎,然後摸到那把刀后交到了阡陌手裡,這才一手抓著掌燈人的肩頭,另一隻手抓著阡陌的袖口向一個位置摸去。

    只是憑感覺那個位置還沒有東西爬過去,而且往哪個方向略微帶著有個明顯的坡度,應該暫時安全,我現在才深有體會什麼叫做無頭的蒼蠅,我和阡陌剛剛卯足了勁,跑出去還不到十步的距離,我就一頭頂在了對面的木板上,頓時感覺天靈蓋都陷進去了,眼睛冒著金星反應好好一陣,總算把那陣眩暈的感覺克服了過去,馬上氣急敗壞的將掌燈老頭扔在地上。

    「搜他,肯定有火柴手電筒之類的東西。」我急匆匆的對阡陌說道。

    阡陌會意后啊了一聲,但很快又哭喪著說道:「崔大哥,還是你來吧。」

    我以為這個女人在假裝矜持,不願意觸碰男人的身體,嘴裡還想罵她幾句,都什麼時候了,你娘的還注意這些細節,你們越南女人不是很放得開嗎?只是話到嘴邊覺的還是節省點時間為好。

    沒再理會阡陌,我往掌燈人身上摸去,撩開那件油乎乎布袍,裡面是件貼身的粗布衣服,光溜溜的沒有任何多餘的點綴,只是在靠近腰兩側的位置好像掛著幾個布兜一樣的東西,我剛把手伸進去,馬上就縮了一下脖子,手上馬上就爬滿了東西,開始密密麻麻的沿著袖口往上竄。

    不知道是螞蟻,還是什麼毒蟲之類的,反正蟲子個頭不大有個堅硬的腦殼,挺噁心人的,登時心裡就有點發毛,生怕被毒蟲叮咬,然後趕緊拉出手抓緊袖口向地面猛甩,直到那種毛森森攀爬的感覺消失心裡才好受了一些。

    那個布兜裡面是空的,聽著周圍的動靜,我只好讓阡陌用刀在四周來回的劈砍著,迫不得已再次動手,我把掌燈人的翻了過來,往他腰的另一側摸去,有了上次的教訓,這次我沒有貿然下手,用手指貼著衣料表面划拉。

    「手電筒?」驚喜的同時,我的手指正好捏住一個圓長形的東西,乾脆我也不掏人家衣兜了,直接撕下來得了

    把那個類似手電筒的東西握在手心,感覺外形和我們平時家用的手電筒沒什麼分別,只是個頭小了幾圈,屁股後面有指肚大小一個堅硬圓盤,我試著推了幾下沒反應,按了幾下按不動,然後才想到擰。

    貌似圓盤有些生鏽,能擰動但有點吃不上力,太小了,還沒有一枚紐扣大呢,扣在手裡讓人乾瞪眼,最後實在沒辦法了,我只好不情願的低下了頭。

    吱呀一聲,將那小東西大角度擰開,發現有道綠色的光很緩慢的從手電筒中溢出,像只朦朦朧朧的睡眼,很不樂意才睜開那般。

    「你大爺的這是手電筒嗎?」饒是老子家窮底子薄,家裡的手電筒也比這個高級,這完全是個慢熱型的東西,而且那光柱照出去的距離幾乎連我尿的遠都沒有,真讓人捉急。

    綠色的光線照向趴在地上的掌燈人,本來個子就矮,現在還蜷縮著,正好被黑色的布袍蓋嚴嚴實實的,乍一看像一具蝙蝠的屍體。

    再照向阡陌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額頭擰了個麻花,一副有的用就不錯了的表情。

    「那盞燈……還是跑吧,來不及拿了。」

    「伸長胳膊給我照亮。」

    「你找死……你……」

    不拿不行,在阡陌的驚呼聲中,我已經撲了出去。

    在我們右側不遠處,正好有個木槽,上大下小很像飲驢用的,剛好那盞燈只露出了一部分,一看就知道是掌燈人故意乾的,要不是我們腦袋裡有個印象,怕是就被忽略過去了,現在的問題就是我的爭取把燈搶到手。因為在那盞燈的兩側已經全是綠森森的人手了,近的幾乎指尖就能觸到木槽,遠一點的還在往前探著,互相爭搶著往前伸,哪些手讓人看了觸目驚心,有的斷了手指,有的上面掛著黏糊糊的人體組織,還有的被斷裂的木板貫穿過去血流不止,更有甚至,它們的手已經沒了,只剩下一截血肉模糊的肉樁子,來回的摩擦著地面,想擠掉其他的手,往外冒著黑血。

    手電筒光暗的氣人,但還是能隱隱看到那些藏在手後面的面孔,嗓子了發著憋悶的響動。

    撕裂開的嘴,血糊糊的鼻窟窿,裸*露的眼眶骨……能看到的幾乎沒有一個是完整,那一個都能讓人茶飯不思。

    難道它們還有思想?不然哄搶這盞燈幹什麼?

    我只能強忍著翻江倒海的胃一大步跨過去,在只剩下兩根斷指的手剛鉤掛住那盞燈一側龍骨的瞬間,一把將燈抓了過來。

    來不及細看燈的構造,馬上就想折身往回返,那知這一用力竟然沒有甩脫那隻手,反而把它身後的屍體也帶了出來,光溜溜的表面反著綠色的光,像是水腫了,另一條胳膊被啃咬的已經脫了皮了。

    「小心腦袋。」聽到阡陌的喊聲,我才意識到一絲危險,剛才光顧著注意那具屍體了,完全沒注意到其他的東西,尤其是木槽的另一側,正好阡陌的手電筒照不到。

    心裡一驚,下意識的往那邊瞟了一眼,兩個黑色的鐵圈分別從兩個方向已經向我扣了下來,每個鐵圈大小都在一尺左右,能收縮,正好能卡主人的腦袋,以前被這個東西套過,再次看見本能的有點犯怵。

    那些抬棺屍的動作慢,但這兩個鐵圈落的速度很快,貌似是自由似的落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