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203 八魅銅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203 八魅銅匣字體大小: A+
     

    終於,我感覺下墜的身體停了下來,腦袋像被人給了一悶棍,後腦勺像裂縫了,昏昏沉沉的,天旋地轉了十幾分鐘后,那種感覺才漸漸消散,我強行的睜開眼睛看下四周。

    那貓臉……人呢?

    我帶著極度的恐懼,惶惶不安的四下瞅去,說來奇怪,同樣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但卻有一絲熟悉的氣息,貓臉人的影子,再沒出現過。

    片刻后,我看到不遠處遊盪著三團昏黃的鬼火,飄忽不定,時明時暗,能活到現在,我已經沒有了逃跑的打算,乾脆一屁股蹲在地上,斜眼看著三團鬼火,心道,愛咋咋地吧,老子活夠了。

    說來他媽的奇怪,幾分鐘后,鬼火竟然慢慢的清晰了起來,更像是手電筒光,確實是三把手電筒,被緊緊的攥在三個人的手中,三個人影橫七豎八的倒在我的周圍,身邊散落著各種工具,背包、工兵鏟、刀具、手槍……

    「就這麼出去了?」我使勁揉了揉後腦勺。

    借著光亮,終於迷迷糊糊的看清了幾人的面孔,雖然在意料之中,但免不了的激動,彷彿重新投胎了一會,尤其是看到古弈的時候,興奮的都情不自禁的喊出來了:「一個不少,很好。」

    古弈離我最近,蜷縮著身體安靜的倒在背包旁,一條褲腿從腳一直裂的大腿根,露出白花花的細肉,臉色慘白,從嘴角流出的血,一直拖在地上,細細的流出很長,映襯在那張白皙的臉上,顯得格外明顯,讓人看著揪心。

    我猛的扭頭看向古弈那條遠遠探出去的胳膊,袖長的手指伸的筆直,在離手指兩三寸的地方,正好落著一把銀光閃閃的短刃,

    「我操,好險,只差一步,後果不堪設想……」

    倒是大嘴和老余頭,這兩個老少冤家,此時兩人摟抱在一處,地上還有翻滾的痕迹,大嘴還好點,仗著一身肥膘,過人的身體素質,雖然看起來鬍子拉碴的,但終究能一眼認出來。

    老余頭就慘了,腦袋腫了一大圈不說,還血糊糊的,尤其是太陽穴處,血道直通下巴處,被大嘴一條腿死死的別在身上,看起來和死人無異。

    我暗暗的握了握拳頭,這趟陰差出的,至今想起來都覺得在鬼門關繞了一圈,翻起身後,直奔古弈身邊,摸了摸她的頸動脈,感覺虛弱無力,再探鼻息,似乎只有呼氣沒有進氣,而且呼出的氣還是涼颼颼的,似乎已經接近了結冰的臨界點。

    我掙扎著站起身後,翻箱倒櫃一番,但凡能用的上的東西全部披在了古弈身上,安頓好古弈這邊,然後才看向不遠處的大嘴和老余頭,他們兩的情況稍好一些,在我往大嘴圓張嘴巴里灌了幾口酒後,大嘴猛的一個機靈。

    「老崔,兄弟最對不起你和古弈了,純粹失手,本來那槍是朝著老余頭開的……你……老崔你是人是鬼?」

    大嘴眼睛睜的奇大無比,猛的舉起了手中的手槍,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過了幾十秒后,眼神才有怒不可赦變成雙眼模糊,我使勁在大嘴肉呼呼的臉上掐了一把。

    「老崔……你他娘的……我還活著?」

    「閻王爺不收,說是塵緣未了。」我扶著大嘴坐起,還沒來得急敘舊,突然轉身看向古弈,發現古弈也醒了過來,手裡握著一把短刀,正對著自己飽滿的胸口。

    「好死還不如賴活著,傻孩子……」一個大轉身,奔至古弈近前,將她的手固定在她胸口的正上方,此時,那鋒芒畢露的刀尖距離古弈心口不足一寸。

    「你們都是壞人,放開我……我不能沒有我哥的,都說好了他活我活,他死我也不苟且的……嗚嗚……」古弈仰頭,撕扯著自己的長髮長吼。

    我沒敢強行把古弈扶起,而是奪了她手中的兇器,然後再把她身體周圍具有殺傷力的東西全部踢到了一邊,然而躡手躡腳的往後退了幾步,靜靜的等著她自己醒過來,生怕太刺激她,古弈把魂丟了。

    「崔老弟,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倒是老余頭,畢竟薑是老的辣,睜開眼的第一眼就看出了不少端倪,擦了擦嘴巴,打量著四周,眼睛骨碌亂轉,雙手支撐著起身後,晃晃悠悠的邁了幾步。

    「這幻覺……堪比當年的昆崙山十字宮了,嘖嘖,也幸虧崔老弟這心智,不然……這的全部死……」老余頭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猛的看向我,不由分說將我的手指掰開,甚至我都不知道自己手裡拿著什麼玩意,老余頭奪過去,一陣風似的跑出去十幾米,大踹著蹲在地上,同時開啟了兩把手電筒照明。

    我在老余頭後腦勺掃了幾眼,忽然想起了那個黑衣人,有幾分相似,但又不像,我也懶的理他,差不多半個小時候,古弈神色惶恐的看著四周,來回的打量著我們三人,幾分鐘后,才捂著小嘴吟吟起來,睫毛撲閃了幾下,也沒有向我懷裡投來,一反常態的安靜,盯著我的一舉一動。

    「老崔,現在能說了吧,老子還以為你真死翹翹了呢。」

    「其實……你真想聽?」我轉身看了大嘴一眼,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從哪說起好,畢竟這種事,太過離譜了,身在幻覺中,先是和女屍打鬥了一番,最後又出現旱魃,關鍵時刻也不知道動了什麼機關按鈕,又神不知鬼不覺的走出了幻境,這一切完全就是做夢般的不真實。

    「崔老弟,這個東西你是在哪裡找到的?」老余頭向我招手,另一隻手裡晃動著一個四方的東西,我感覺到一絲熟悉的味道后,心裡嘎登了一下……

    「三位……知道這個是什麼鬼玩意嗎?」老余頭激動的控制不住聲調,高聲說道。

    「廢話真多,你想說啥?」大嘴顯得氣沖沖。

    看著老余頭手裡的東西,我忽然想起了那個銅製的盒子,只是萬萬沒有想到,現在已經回到了現實,這個東西竟然被我帶了出來,我有種預感,這裡發生的一切都和這個東西有關。

    「余叔認識?」我追問道。

    「如果老夫沒記錯的話,這東西應叫八魅銅匣,我剛才對比過它的六個面,發現其中三個面有銹跡,而且上面有很明顯的溝槽和掛鉤部件,所以,我想這個東西原本應該是同樣大小的八塊拼在一起的,有些類似於孔明鎖,不需要藉助任何外力,便可牢固的連接在一起。」

    「我操,諸葛亮原來他老人家是個鐵匠,我舅舅年輕的時候,聽說也使得一把好錘,不過……」大嘴說道。

    「於老弟,諸葛亮不是鐵匠……和你舅舅不一樣……」大嘴一開口,老余頭顯得矮了半個身子,說不出是什麼心情,此時竟拍馬屁似得想給大嘴解釋。

    「然後呢。」聽老余頭說的有板有眼,我也是來了興緻。

    「好吧。」老余頭有點神情恍惚的看著手裡的銅塊,嗓子咕嚕了幾下,咽了幾口水後繼續說道:「這八魅銅匣也應該是孔明的功勞,手法雖然更勝一籌,但終究是仿著孔明鎖而來,如果,咱們能湊齊其他的七枚銅塊,就會看到它們交叉的一點處,是空心的,據說裡面封印了一滴黑驢血,七根黑貓須和一具天靈長斑的女屍魂靈,這些只是江湖上的傳聞,至於真假,光憑咱們手裡的一塊還不足以考證,說到底,八魅銅匣就是以邪物。」

    忽的,老余頭遠遠的瞟了古弈一眼,嗓子扯高繼續說道:「當年,我曾見識過古家的《星斗經略》,裡面有關於八魅銅匣的羅列,而且還很詳細,魅,鬼也,未也,拆開來講,便是翩翩起舞的鬼,魅惑十足的鬼,應該偏重於女鬼才是正解。」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