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189 燒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189 燒屍字體大小: A+
     

    「死……死……死……」

    在我們三人吃驚的注視下,老余頭額頭上青筋暴起,低吼了三聲,一聲高過一聲,彷彿對這具屍體恨之入骨一般,突然使力,將屍體唯一的那條腿勒的「嘎巴嘎巴」響。

    「都是屍體了……還能再死……瘋老頭……」吃驚的看著老余頭,我強忍住沒敢笑出聲來。

    山洞內安靜了下來,似乎有水滴隔三差五的砸在地上,但聲音很小,好像那堆火成為了唯一活躍的東西,但也在逐漸的暗淡,之前讓人心悸的一幕已經過去。

    此時,既幫不上忙,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還不如藉機恢復一下-體力,剛才雖然沒被折騰死,但至現在也是腦袋昏昏沉沉的,就連鼻孔內噴出的氣都是香的。

    「喝點酒吧,暖暖身子。」古弈遞過來一個瓶子,眼神里滿是埋怨,好像剛才被折磨的人不是我,而是她。

    「一起吧。」接過酒瓶的時候,我故意抓著古弈的手沒撒開,感覺那手很涼,彷彿手心裡握著一塊千年寒冰。

    「酒可以亂性啊。」大嘴見我厚顏無恥的擁著古弈,腦袋一轉,眯縫著眼睛,馬上奔原路走了回去,很可能是去找被他扔出的發丘印了。

    反正此時有老余頭一人就足夠了,多把手反而是累贅。

    至從和老余頭為伍,今天還是第一次見識老余頭的狠勁,如不是親眼所見,我還一直以為就他是個瘦弱的小老頭,溫文爾雅的像教書先生。

    今天,我不僅僅是對老余頭側目了一次,更讓我聯想起了他的以往,心裡隱隱覺得,老傢伙心機不是一般的深,天大的事都能藏著,不動神色,如果不是經歷過大風大浪,普通人絕對做不到他的從容淡定。

    我們只是看到了老余頭的一面,至於,另一面,也許會有時機成熟的一天。

    不說別的,就拿懷裡揣著的的屍王血來說,那個場面我雖然沒有親見,但想來肯定是驚心動魄的,既要鬥智更要斗勇,能獲得其中一份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要知道哪些盜墓賊,可全是心黑手狠之輩,而且個個都有身手。

    但老余頭做到了,中間的甘苦不必說。

    罷了,我相信紙包不住火,總有一天,會看到他的真面目的,現在時間緊迫,只等老余頭乾淨利落的處理掉屍體,再看看斬龍台,是不是像他說的裡面有龍脈,能找點一點虛幻城的蛛絲馬跡,付出這麼多,也該收割的時候了。

    至於那屍體,即會動又會吼,而且身體內能自發的散出香味使人迷幻,肯定不簡單,我至今不知道這屍體是怎麼回事,但也不能怨我,畢竟我們涉足這個行當,只是個開始,還沒練到火眼識金的一步。

    也可能是我昏昏沉沉的那段時間錯過了什麼,但現在也不是問的時候。

    就眼下來看,這屍體肉眼可見的枯萎了下去,沒有半點屍變的跡象,也不像之前遇到的墓魂鬼,如果不是想起那股能讓人產生幻想的香氣,我倒認為這傢伙挺好欺負的,並沒有傳說中三頭六臂的本事。

    當然,我知道這一切都和老余頭手裡的那跟繩子有關,貌似是相剋的關係,才使得那屍體瞬間被制服,而且它身上的香味也慢慢的收斂起來。

    接下來,老余頭鐵青著臉,猛的彎下腰,一個大翻身將屍體背起,聽著骨頭折斷的聲響,就讓人渾身的不自在,要知道那可是人人忌諱的屍體,前幾秒還沒有死透,即便現在,那張嘴還開的很大,只是,老余頭至若茫然的,背起來向火堆的方向跑去,意思已經很明顯,趁活完全熄滅前,他想把這具乾屍焚燒,一了百了。

    也就是眨眼的功夫,老余頭已經奔至火堆前,用腳把火堆收攏了一下,然後將屍體往地下一扔,緊接著,又是一陣骨斷筋折的聲音。

    這可是褻瀆屍體,好在這荒山野嶺,又在地下幾十米,沒有人追究的來,我除了有點麻木,其他的一概都放下了。

    眼看著古弈身上的病馬上要突發,此時,我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即便老余頭不動手,我也會這麼做的。

    很快的,原本帶點掙扎的屍體在老余頭的手裡,完全的變成了一具真正意義上的屍體,沒有人樣的堆在地上。

    火苗越來越小,導致周圍的光線越來越暗,逼不得已,我只好打開手電筒,在老余頭的腳下照出一塊亮來,似乎火苗很排斥這具屍體,在老余頭打算把屍體扔向火中的時候,火苗竟然嗤一聲,倒向了一邊,像有風吹過。

    「媽的,老子好心讓你轉世投胎,你他娘有什麼憋屈的……」老余頭忽的頓了一下,好像也發現了不對勁。

    「看來需要搭把手了。」關鍵時候,為了不生多餘的事端,我正要跑過去,古弈手一緊,猛的握住了我的手腕,有一些生疼,和我對視了一下,神色複雜。

    「總之,我不讓你過去。」古弈帶著一絲委屈,匆忙低下頭,小聲說道。

    看來人人都有自私的一面,古弈也不例外,她應該是看出什麼不對勁的東西了,那種發自內心的自私才表現的這麼強烈,第一次立場這麼堅定,容不得商量,更不能拒絕,這一刻,我感覺內心幸福一片。

    其實,說起來這個過程僅僅是十幾秒,等古弈鬆開手的時候,老余頭也正好把屍體扔進了火堆。

    頃刻間,火苗噼噼啪啪亂串,外圍的位置竟是騰起一股股黑煙,向著一個方向飄散去,屍體本就在老余頭的蹂躪下快散架了,此刻,正好變成了油乎乎的燃料,使得火苗瞬間就竄至幾米高,映射的山洞周圍紅黃一片。

    即便關掉手電筒,也能看到火中那個黑影,在慢慢的收縮。

    看著這一幕,我無來由的生出一種心驚肉跳的衝動,或許還有一絲的可惜,只是當著古弈的面,我不敢說出來。

    很快,那個黑影就變成了火紅,這顏色搶佔了所有的火源,不知不覺間,開始緩慢的展開來,遠遠望去,儼然就是一個活人,口中噴著火,讓人不敢轉移視線,尤其是火堆旁邊,那隻被遺漏下的紅鞋。

    為了絕對的安全,我把古弈擋在了身後。

    自始至終,那屍體再沒有呻吟一下,在火中慢慢的融化,化作黑煙飄散。

    「老子的計劃……任何人……都是這個下場……」老余頭很出神的等著一旁,也如我一樣,眼睛不敢斜視,嘴巴時而張開再合上。

    「哥,聽清余叔說什麼了嗎?」古弈身子輕顫了一下,死死的抱住我的胳膊,仰頭看著我。

    「好像他說什麼計劃,應該就是之前說的詳細計劃,沒有和你提過?」老余頭的聲音聽的斷斷續續,我也只能猜測一些,顯然古弈有點狐疑,想走前一步聽個清楚,被我拽了回來。

    幾分鐘后,火堆突然高亮了一下,還沒等我做好心理準備,眼見那通紅的屍體,「嘭」完全徹底爆開了。

    「有點不對勁……大嘴人呢?」我忽然感覺頭皮有點麻癢,急忙轉身,手電筒離開老余頭那邊,在四周掃了一圈,除了那個黑沉沉的斬龍台,什麼都沒有。

    「嘴哥剛才去找發丘印去了?但也應該是回來的時候了,莫非……」古弈沒有說下去,手捂嘴巴怔怔的看著我。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