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187屍香十里(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187屍香十里(1)字體大小: A+
     

    直覺告訴我,這些香氣無形無色,但絕對不簡單。

    所以,我和大嘴同時停了下來,大嘴顯得有點不甘心,隨後兩人嘀咕了幾句,正準備回去找防毒面具時,忽然發現高聳的斬龍台,離地一兩米的位置,好像掛著一個白色的東西,很長很顯眼。

    「老崔,是不是我眼花了……白色的……什麼玩意?」

    「我也看到了。」

    出現的很怪異,很離奇,明明剛才那裡還是一片黑沉沉的石頭,突然就出現了個白色的東西,搞的我和大嘴一時間有點頭皮麻癢,有點進退兩難。

    「我操,什麼鬼東西?」大嘴有點氣不打一處來,用工兵鏟指著白色的東西,但又不敢往前邁一步。

    「猜來猜去多沒意思,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應該是某種物質反射。」雖然,我是這麼和大嘴說的,其實,我心裡也沒譜,最樂觀的想法,就是那裡的石頭有些不尋常,可以反射火把的光。

    但也不應該是白色的才對,除非那裡本身就有白色的東西存在。

    我和大嘴對視了一眼,算是給彼此打了一下氣,這樣一來,還別說挺管用的,起碼我心裡是認可了這個白色是死物,所以,兩人很小心的往前挪了幾步,火把往前一探,十幾米外,龍角的正下方,白色的東西很刺眼。

    我發現那個白色的東西應該是後來才掛上去的,看上去好像是一大夫的白大褂,而且此處的香氣更純真,有點過分了,彷彿行走在一片奇花異草中間,掉進了香坊一般,讓人想吐,想閉眼,這越發讓我覺得這香味很蹊蹺。

    「如果老余頭在,興許還能說出個一二來。」看著白大褂,我有點拿捏不準,此時才想到老余頭為什麼要詳細計劃,很可能他早就知道這裡有邪-惡的存在,連他都沒有應對之法,所以才冥思直到勞累的睡著。

    「是時候了。」在我琢磨良策的時候,大嘴那已經較上勁了。

    「管它奶奶的呢,老子身上有發丘印,我看哪個瞎了眼的東西敢擋道……」大嘴虎頭虎腦的舉著火把,再次往前邁了幾步,眼見白色的東西依然沒有動靜,索性就放開了手腳。

    如果不是我提醒,怕是早就走到了跟前。

    俗話說,小心駛得萬年船,越是關鍵的時候,越要謹慎對待,雖然這一路多少次有驚無險,但不代表我們一直能有化險為夷的運氣,儘管這樣,我們已經離那個白色的東西近了很多,看的清楚了不少。

    那確實是件白色的衣服,準確的說是一身白色的長裙,有裙擺,有稜角,有曲線,腰身處很細,好像是被穿在身上的。

    「老崔,咱們好像活見鬼了,而且是個女鬼。」大嘴終於有點舌頭僵硬了,手裡的火把有點亂顫,抱著工兵鏟再也不肯往前挪一步,看樣子,不是因為顏面的問題,還想拔腿跑呢。

    至從涉足盜墓,殭屍斗過了,可怕的怪獸也斬過了,墓魂鬼也正面衝突過,只是這女鬼……怕是有點來路不明,敢擋在我們面前,應該有點不簡單。

    一時間,搞的我也是心裡惶惶的。

    雖然還沒到了害怕的腿打顫的地步,但呆在原地,我滿腦子全是鬼的形象,什麼青面獠牙,什麼沒有下巴,不能和鬼對視……

    但轉念一想,又覺的純粹是自己嚇唬自己,根本不可能是鬼,很可能就是一塊布料,只是光線的原因,之前沒有發現罷了。

    可布料的希望也很渺茫,畢竟距離進入這裡最近的一撥人也已經十幾年了,如果是布之類的,早就成粉末了……

    「日的,動了。」這時,大嘴猛的捅了我一指頭,隨後連退了好幾步。

    可不是動了,跟著大嘴後退的間隙,我發現那身白色的裙子,下擺很輕柔的往上提了一截,緊接著又擺了幾下,幅度雖然很小,但耐不住我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上面,白色很刺眼,那一動很輕柔,彷彿是一陣微風吹過的痕迹,一個被對著我們的女人,很優雅的邁了一步。

    想到這裡,我下意識的摸了摸腰間的匕首和手槍,不知道這兩樣東西對鬼管不管用,但發丘印應該管用。

    「大嘴,快掏發丘印。」在發現那個白色的裙子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后,而且擺動的越來越明顯的時候,我禁不住向大嘴吼了一聲,同時,抬起槍口便要射擊……

    「日的,老崔發丘印這麼用呢,快教教我。」情急之下,大嘴沒等我反應過來,已經將發丘印遠遠的飛了出去,一團黑色的東西,直奔白色的女鬼而去。

    我暗罵大嘴蠢,但發丘印已經脫手,說什麼都晚了。

    這下好了,如果管用還好說,不管用的話,我們兩人身上幾乎沒有什麼好的辟邪之物了,只能把眼睛瞪的像兩盞明燈,緊盯著發丘印砸落的位置。

    發丘印沒有傳回聲音,像掉在了棉花堆里,這一刻,我的心都涼了,倒不是心疼那快破銅,關鍵是已經能確定那東西絕對不是人無疑。

    不是人,是什麼?

    我沒敢繼續想答案。

    好在大嘴的準頭還不錯,在白色裙子向我們這邊飄來的時候,發丘印不偏不斜,正好砸在了胸口的位置,直到此刻,我才大大的喘了一口氣。

    「我操,管用了?」

    「老崔,中了中了,真他奶奶的滷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啊……老崔……女鬼呢……老余頭你個老王八犢子……」

    只是我這口氣也就是剛剛吐出,還沒來得及換氣,眼看著被發丘印砸中的女鬼忽然一頓,隨即往後縮了一下,期間也就是幾秒的停頓,白色的影子很怪異的不見了。

    我還好說,第一時間,舉著火把向周圍掃了一圈,又在看不到的洞頂上放了幾槍,然而大嘴完全失態了。

    「老子明明砸中了的……老崔……你他媽是不是,拿個贗品來逗我……」

    「老子是那種人嗎?快往火堆那邊跑。」

    一時間,整個山洞全部是我和大嘴的聲音。

    錯落的腳步聲,喊罵聲……

    「這下麻煩大了,兩人快往回跑,不要往頭頂上看。」隱約的,耳邊是老余頭氣急敗壞的嘶喊,也分不出聲音是從那個方向傳來的。

    我只記得,老余頭不讓往頭頂上看,但我根本阻止不看自己的眼睛往上瞟,漆黑處有很濃的香氣卷過,不住氣的往鼻孔里鑽入。

    那一眼,我看到一個白色女人,披頭散髮,慘白的腳腕,紅色的千層底鞋,就懸浮在離我頭頂不到一米的距離上,灰色的頭髮好像蛇一般向我蔓延了過來……

    更讓人痛苦的是,我身邊竟然沒有一個人,之前撕心裂肺的喊聲消失了,大嘴也沒了蹤影,彷彿這個白色的世界,就我一個人存在,我能感受到那些飛舞著的灰色頭髮,已經接觸到了我的頭頂,很香,很像好好睡一覺。

    眼皮很沉,腿很重,身體好像被某種力量舉了起來,任由我手忙腳亂,手中的工兵鏟就是發揮不出一點殺傷力,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女人臨近了,我也一鏟子砍了下去……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