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184斬龍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184斬龍台字體大小: A+
     

    「真想不通,兩位怎麼把旱蝗王得罪了。」老余頭一邊頭前帶路,一邊沉思道,雖然聲音不高,但聽得人特別彆扭,什麼叫我們得罪它們,明明就是那些不長眼的傢伙主動攻擊我們的,只是我也懶得解釋,只等著看看老余頭說的東西后,找個涼快的地方補個覺。

    山洞不比山外,即便空氣有流通,畢竟常年不見光線肯定陰濕,導致各種細菌和微生物大量繁殖,人呆久了對身體沒有一點好處,所以,我也想儘快走出去,估計大嘴和古弈他們也是這樣的想法。

    「老余頭,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我們也不是閑的多蛋疼。」倒是大嘴聽不進一句逆言,重重的拍了下老余頭的肩頭,老余頭跟著便是身子一矮,險些坐在地上,雖然顯得有點氣憤,只是略微動了動嘴唇,「我這把老骨頭了,真是作孽啊。」

    古弈一直不聲不響的跟在我的身側,此時好像想到了什麼,說道:「你們定是打擾了旱蝗王的情靜,不然那些東西是不輕易襲擊攻擊的,旱蝗王雖強,但每次抱團也是死傷很嚴重。」

    「有道理。」老余頭點頭說道。

    「旱蝗王以什麼為生?」我饒有興緻的問道。

    「各種屍體。」老余頭不緊不慢地走著,彷彿一個教書先生帶領著一群學生在外實習,見有人搭理他,一下子來了話題,「乾屍、廢屍、只要是屍體它們都能下嘴,就是血屍也在它們啃食的範圍,按理說至解放后這種東西更是少見了,現在大面積的出現,定時附近有可口的屍源。」

    「裹屍溝不就是最好的屍源?」我說道,想象那成千上萬的屍體,也足夠吸引旱蝗王的注意力了。

    老余頭邊走邊撿著地上散落的木片,翻看幾眼再扔掉,這時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裹屍溝對它們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營養了,我說的是現在,起碼這裡應該還有大量的屍體才對……」

    老余頭好像意識到我們料的話題有點跑題,便頓了一下後繼續說道:「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裡在找不到有用的價值,我們也該尋路出去了。」

    耳根終於清靜一時了,我也是盼著最好是直奔主題的好點,總感覺這處枝枝叉叉的洞穴不簡單,要是天然的也就不說,一句巧奪天工就敷衍過去了,但恰恰這處山洞是人工修建的,而且還不是同一時候修建,就我知道的來分析,至少經過三批大規模的勞師動眾,也不知道修這麼個破洞有什麼用,起碼不是為了納涼。

    「老爺子,十二具屍體算不算屍源?」眼看著前方已經影影綽綽的能分辨出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大嘴怎麼一提及老余頭馬上停了下來。

    「十二具屍體?古屍還是……」老余頭顯得很吃驚。

    「穿著登山服和衝鋒衣的屍體。」大嘴剛一說完,老余頭身子猛的一晃悠,若不是我扶的快,估計就成麵條了。

    不過也是想象之中的事情,探險隊的遇難和老余頭有著扯不斷的直接關係,十幾年了他都割捨不開,更別說現在耳聞到這麼重要的消息。

    緩緩的老余頭連咳了幾嗓子,抖著兩指從衣服縫內夾出一隻煙,尤一點著便「嘭嘭嘭」連吸了三口,才回了回神,神色黯然的說道:「是他們沒錯了,沒想到十幾年前種下的因,十幾年後還要結果,這應該就是報應吧,也是……他們都年輕,尤其是大小孟多可惜……」

    我見話題扯的越來越遠,而且生怕老余頭經受不起打擊死在這裡,所以想了想說道:「人死就不能復生,何況當年也不是你的過錯,如果實在想回憶,那就說說你和古弈裝神弄鬼一番,最後是什麼結局。」

    「這個我來說好了,不過不是現在,現在我們的任務是看看那個大石台有沒有用,既然擺在三條洞的交匯點,我想肯定是有原因的。」古弈遠遠的指著前面模糊的黑影說道,雖然光線有點暗,光看模糊的輪廓還看不出什麼端倪,不過很奪人眼球,有點龍的味道。

    「扯遠了。」老余頭踩滅煙頭,大步往前趕去,我摟著古弈緊隨其後,只有大嘴懶洋洋的拖著鞋底,嘴裡不住的咽著東西,「要我說有什麼好看的,就一個破爛玩意,還不如點個火堆找幾隻老鼠烤著吃實惠些。」

    古弈說這裡是三條洞的交匯點,一點也不假,雖然手電筒還看不到洞頂的情況,但根據聲音的空靈程度也能判斷出,這個地方特別的開闊,如果把地面再鋪設的光滑一點,絕對是個大型的地下皇陵,最主要一點這裡顯得很乾燥,同樣的地下深度卻沒有任何被水侵蝕的痕迹,奇怪了。

    「崔老弟看出什麼沒有?」老余頭很悠閑的在地上挪了幾下,便停住不前了,正好在這個位置手電筒能衍射過去,讓人能看個大概情況,我知道老余頭肯定有什麼忌憚,在沒有弄明白之前,絕對不敢輕易的靠近,畢竟這個東西的高大八#九米的外形看著就有點滲人。

    「石頭拼接的龍頭?」我舉著手電筒上下打量了幾分鐘后,試探著說道。

    「還有呢?」聽老余頭的意思,他早就知道是個龍頭的外形了,而且還有什麼讓他琢磨不透的東西,想徵求我的意見罷了。

    我暗道你這久經江湖的老狐狸都不能確定的事,我更是白扯,何況我們離的還不近,光憑一個灰濛濛的影子你讓我想象發揮,這實在有點強人所難了。

    好在老余頭一臉興緻的盯著我的臉,好似我下一句能吐出什麼天外之音來,感覺很不舒服,看來我總的發表點什麼才行,所以我再次試探的說道:「倒立的半截龍頭,眼睛以下部分被埋在了石頭中。」

    「要我看就是半截樹根,什麼龍頭不龍頭的,龍可是百靈之首,誰敢拿它的頭開玩笑。」大嘴雖然說的心不在焉,但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在古代,龍被幻化成皇權的象徵,龍頭更是高高在上,敢拿龍頭做文章的真還沒多見。

    「半截龍頭會不會象徵某種不吉利的事情?」古弈此時也是大有興趣的分析道,這個傢伙至那次分開,再見到我之後好像變了,不說有多明顯,起碼開始從人後走到人前了,有什麼事也不在肚子里藏著掖著了。

    十幾分鐘的時間,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唯獨老余頭沒開口,誰也沒數他期間浪費了多少支煙,又是幾分鐘后,我們把能說的都說了個遍,大有詞盡之意,這時候老余頭將手點橫了過來,對著那個龍頭的位置做了個參照,說道:「這龍頭不簡單啊,下突兀,上水平,是被斬斷……」

    「斷龍頭,斬龍脈?」我只記得《倒斗經略》里有過一段話,卻不料我這話剛一出口,老余頭連連點頭道:「是斬龍台沒錯,看來這斬龍術確實是存在的。」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