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163 金色骷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163 金色骷髏字體大小: A+
     

    「大家快趴下,是瘴母」老余頭扯著嗓子喊道。

    聽的出來,這是老余頭全力的嘶喊,聲音有些刺耳,好似受到了某種刺激一般,聲音中帶著一分悲壯。

    只是我很納悶,難道這瘴母是打算吃定我們了,來來回回的專找軟柿子捏,瘴母不是前幾天才出現過嗎?而且,我們為之也付出了血的代價,難道再次出現了?

    鬱悶歸鬱悶,確確實實在老余頭提醒下,我抬頭向前看去,發現除了陡峭的石壁彎彎扭扭而上,再無他物。

    但我相信老余頭不會閑到拿瘴母來當話題逗大夥窮開心,況且,古弈剛才也是提醒的及時,說此處有屍氣,還很重。

    因為大家都走在一條線上,對於前面發生的事,看不見也屬正常,也就在我放開思想大膽的假設之時,突然聽到有人已經哭爹喊娘的向溝底滾去。

    「哥……阡陌,快往溝底跳。」古弈說話的同時,雙腳已經順著石壁滑了下去,下一刻,她一隻手將面具扣在臉上,騰出另一隻手生硬的扯著我的褲腳向下拽去。

    「我操,還果真是瘴母。」

    在我發現一道金黃-色的霧氣向我們這邊瀰漫過來之時,雖然我嘴上是罵罵咧咧的,但行動上一點也不敢含糊,前後不到兩秒的時間,整個人已經順著一人寬的裹屍溝爬了下去。

    起初,我還有點不明就裡,奇怪這些人是不是成了驚弓之鳥了,動不動就拿瘴母來說事,只是在看到前面的老余和阮爺他們已經卧成了一溜后,才發現事情有點不對勁。

    金黃-色的霧氣,薄如蟬翼,在雨水中泛著金色的光澤,確實是瘴母不假。和我們在鬼谷看到的基本一樣,只是因為下雨的緣故,金黃-色的霧氣看的不是很真實。

    不過,也就呼吸之間的功夫,離我們頭頂幾十米的上空,金黃-色的霧氣像著了魔似的,開始快速的聚攏,朝著我們這邊卷了過來,顏色越來越真實。

    不知道是我們的運氣太過狗屎,還是領頭的老余頭上輩子做了什麼缺德事,本來是一段充滿期待的旅程,這還沒怎麼走呢,已經折了兩個隊員,不知道接下來會不會再鬧出人命。

    此時,我也只能和古弈頭對頭,互相握著手默默的祈禱了。

    經過上次的教訓,再不用老余頭過多的提醒,人群自覺的戴上防毒面具,也顧不上溝裡面那些骨架,一個個像豬一樣,硬是往樹葉底下滾。

    「老崔呀,你他媽的英明了十幾年,這次算是名譽掃地了,看看吧,攤上大事了吧。」

    幾分鐘后,趴在古弈前面的大嘴抓起一截骨頭棒子向我扔了過來,嘴裡怨天怨地數落著我的不是。

    「什麼大事?給老子說清楚些。」情急之下,我對大嘴隔空喊道。

    「瞎呀,自己看。」大嘴邊說邊用手中的一段臂骨指了指上空,在我順著大嘴所指的方向看去時,頓時驚道:「我操,這還是瘴母嗎?」

    也不是喜歡一驚一乍的。僅僅是過了幾分的時間,原本懸浮在我們頭頂上方的黃-色霧氣,不僅顏色上凝實了很多,關鍵是它的輪廓,看起來就像一個骷髏頭咧著大嘴巴朝向我們這邊,磨盤大小,金燦燦,骷髏的內部有淡淡金忙放出,邊緣還在緩慢的蠕動著,似活物一般。

    因為老余頭離金黃-色的骷髏最近,所以,我打算先提醒他一聲,這次的瘴母和上次的有很大的不同,原因很簡單,如若不是巧合,那便是這些瘴母顯然就是活物,有自己的思想。

    只是還沒等我喊話過去,老余頭已經行動了起來。

    「不想死的,都給我麻利點啊,不要再死了誰找老頭子拚命啊。」

    此時的老余頭簡直和平時那個窩窩囊囊的他判如兩人,只見他在話音剛剛落盡后,突然站起身來,在眾人吃驚的注視下分開雙腿,手腳並用的向上空攀去。

    僅僅是幾秒的時間,乾癟的老余頭已經沒有影子,下一秒,一根繩子順著上空抖落下來。

    「還看?快爬呀。」一個嗡嗡響的聲音至我們頭頂擴散開來。

    然而,所有的人像似沒有聽到一般,繼續在地上爬的死死的,還縮緊了身體,生怕身體的某一部位暴漏在外面。

    也難怪別人會無動於衷,在我看來老余頭簡直就是瘋了,因為瘴母就在上空,按照就近的原則,趴下來是最正確的選擇,而且上次不也是趴著才躲過了一劫嗎?

    「死相們,都他媽動一動啊,我再說最後一次,你們還不聽的話,那就別怨我沒提醒啊。」老余頭的聲音再次沿著狹窄的裹屍溝飄蕩下來。

    「老崔?堅守還是?」大嘴好像有點動搖了,十萬火急的說道。

    「聽人勸吃飽飯,相信老余頭不會害我們的。」我對大嘴回到,同時也在提醒所有的人,不管你們相不相信老余頭,反正我是信了。

    相信老余頭,首先是對他幾十年來摸爬滾打經驗的肯定,其次才是他的人品,畢竟大家從相識到現在不足半月時間,根本談不上知己知彼。

    「那我先上,你們跟緊了啊。」說著話,大嘴已經站了起來,因為那根繩子正好不在他的正上方,所以大嘴也沒有向前挪動的準備,直接斜向上就攀了上去。

    瘴母還在快速的凝實,具體凝實之後還會有什麼動作,已經不是我能考慮的範圍,我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大夥能不能全部安全撤離,進入老余頭說過的那個山洞裡。

    焦急之餘,我把一臉焦慮的古弈扯了起來,兩人對視一眼后,我說道:「相信我的判斷。」

    「一直相信。」古弈點了點頭,掉轉身向繩子垂落的地方,深一腳淺一腳的跑了過去,我在動起來的時候,有意的看了眼茫然的阡陌。

    畢竟我左右不了她的想法,但是,作為善意的提醒,我還是願意的,如果從私的一面講,我不願意看到一具漂亮的尤物在下一刻變成一具森森白骨。

    大嘴的動作很快,眨眼間就消失在了我們頭頂上空,只是古弈有點力不從心,抓著繩子的手有點發抖,好在上面有大嘴接應,很快也是半個身子探入了洞中。

    「崔兄弟,我……我這不是上了年紀了嗎,你就……」

    本來該我的時候,沒想到阮波濤斜刺里竄了出來,一把扯過頭頂上還在擺動的繩子,沖著我苦笑一下后,撅著屁股向上跑去。

    我也懶的和他廢話,壓根我就沒有打算利用繩子的想法,抬腿之餘,我已經攀著兩側的石壁越了上去,三米高處的洞口,我先阮波濤一步鑽了進去。

    「上面的人,拉我一把。」阮波濤懸在半空,急的老臉通紅,但他就是夠不著石洞的邊沿,我只能說這個洞是誰他媽設計的了,太缺德了,正好在洞口的下面是一塊凸起的大石頭,路來路過的人很難發現,即便是爬到附近也很難鑽進去。

    阮波濤平時養尊處優慣了,顯然沒有老余頭的動手能力強,整個身子在空中打轉,嘴裡烏七八糟的話不斷。

    「我操了,快,快,快,來個人拉我一把。」

    我在感覺阮波濤急的快哭出來的時候,我才讓大嘴幫了他一把,現在算來,下面只剩下阡陌和坂田他們三人了。

    按理說,阮波濤的侄女阡陌還在下面,他本該主動一點,可這位爺好像沒事人一般,自顧自的橫倒在石洞內開始大喘了起來。

    但我不能坐視不管,關鍵時刻,恩恩怨怨還的丟在一邊,所以我第一時間對老余頭說道:「現在怎麼辦,下面還有三人呢?」

    「沒時間了,他們自便吧,該死的狗日。」老余頭謾罵一聲后,顫抖著手,摸出手電筒打開后,晃晃悠悠的向前走了過去。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