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159 無限接近(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159 無限接近(二)字體大小: A+
     

    「我眼睜睜的看著大孟跟著一頭栽了下來,那時候的我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叫人無言,叫鬼無語。」

    老余頭聲音凄涼,乾癟的胸脯起伏不定,尤其是那黯然的眼神,泛出淡淡的憂傷,漫無邊際,如今十幾年過去了,但今時今地,他再次裹屍溝入口處。

    看的出來,老余頭還很內疚,看著眾人的沉重表情,久久無語。

    「原來不是個故事,聽得人沒有一點心理準備。」阡陌打破現下的沉默說道。

    「我也希望是個笑話,十幾年如一日,這個包袱我估計的背到死。」老余頭隨手掏出一顆煙,點了起來。

    「余叔,那個女的是不是個子不高,和夏玲差不多?」我稍微定了定神,在掃過夏玲的頭髮簾后問道,老余頭的手好像抖了一下,緩緩的翻起了白眼仁瞪了我一眼。

    「小子,什麼意思?」老余頭吃驚的看著我。

    「猜的……看把你緊張的,快點抽你的煙吧,浪費可恥。」我當然不能把那天的情況如實說出來,這事,我的先自己消化一下,畢竟撞見鬼有忌口,一旦說破,對說都不好。

    「有這麼巧嗎?」老余頭手裡的煙都快燒手了,依然沒有察覺,只是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眼神逼人,難以形容的不自在。

    「你找死呀,為什麼不拿你們古弈做比喻,你這人真缺德。」夏玲舉著拳頭,大喊大叫的沖了過來,我當然不能讓他挨著身了,即便不疼,也不想和個黃毛丫頭糾纏。

    「好了,都別鬧騰了。」阮爺當初壓了壓手,很威嚴的瞅了夏玲一眼,才把頭轉向了老余頭,好似用商量的口吻說道:「老傢伙,當時丟了那麼多人,你們愣是不知道那些人去了哪裡?還有哪血腳印是怎麼回事?奇怪了,為什麼就你一個人平安無事?」

    阮爺一口氣問出三個問題,其實,這些問題也是我們迫切想知道的,畢竟,這裡是當年的事發地,最初是不知道,既然現在知道了,那麼就得了解清楚,畢竟我們一會也好打裹屍溝經過。

    「肯定是野獸趁人睡著后,不注意乾的。」

    「絕對不是野獸,很有可能是蛾人在偷襲,前幾天咱們不是在小廟內遇到了蛾人嗎?那傢伙力氣又大還能飛,我保證百分之二百是它搞的名堂。」

    「要說是蛾人,完全有這個可能的。」

    「不一定,蛾人那麼龐大,我就不信它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弄走兩個大活人」

    ……

    在老余頭低頭沉思之餘,眾人七嘴八舌的熱議開始了,還別說,蛾人的可能性蠻大的,反正我是這麼認為的,看來是越來越接近真相了。

    「你們聽過遊魂嗎?」在眾人掙的不可開膠的時候,老余頭環顧一圈四周,然後小聲的問道。

    「遊魂……」接著,眾人相繼陷入了思索之中。

    遊魂具體是什麼,我也說不上道來,但可以肯定是說是鬼魂之類的,按照人們的迷信說法,鬼也是分門別類的。

    天干遇七為煞,地支遇七為沖,人死之後最晦暗的天煞地沖之日便是頭七。像人上了年紀后壽終正寢,他們的魂魄在被激之後會離體,遊盪於人世間,當然這段時間很短,頭七當天的子時,逝者的魂魄會回來看自己最後一眼,然後順理成章的進入了下一個輪迴,也就是我們說的陰間。

    像生前夭折或者憤恨而亡的人,他們的魂魄一般都附於體骨上,因為不甘心,所以一直不願意離開,即便過了頭七日,這些心有不甘的魂魄也是一直跟著自己的身體,在尋求有意識的保護,這樣的鬼魂容易引起屍變,諸如各種殭屍。

    還有一種就是無骨可附的魂魄,比如屍體遭到嚴重損壞或者被火化,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挫骨揚灰,這些魂魄就成不了什麼大氣候了,幾乎就當場魂飛魄散了。

    按照我的推斷,遊魂應該是第二種的可能性大點,當然,至於鬼魂還能分出什麼支了,就不是我知道的範圍了。

    我們中間的大多數人都是當場搖頭了,只有古弈一人咬著薄薄的嘴唇還在皺眉,如果說在場的人對鬼的了解,有誰能比我多點,無疑就是老余頭和古弈了。

    對於老余頭,我一直看不穿,上半輩子是科學家,下半輩子成了神學家了,這麼大幅度的世界觀改變,顯然受到過極大的打擊,比如他對瘴母的隻字不提,還識圖阻止我和古弈親近,顯然是有原因的。

    而古弈是屬於天生的,與生俱來的那種敏銳感覺,就拿那天晚上的事來說,在我鑽進帳篷的第一眼,就看見古弈臉色不是平常的白,但古弈又是那種又是憋在心裡的善良之輩,寧可自己受活罪,也不願意我來分擔,所以,有時候搞的我也很窩火。

    「古妹子有活要說?」老余頭乍一驚,隨即又和顏悅色了起來,只是所以的眼光都盯在了古弈身上。

    「我怕說不好,影響大家的心情,我……」古弈揚了揚了頭,有點舉頭不定。

    「說吧,只要是為了大家好,沒有影響一說。」

    「是啊,對面的美女,別調我們胃口了,大傢伙可是等著出發呢。」

    「那我就說了啊。」古弈先是看了我一眼,接著把一隻小手放入我的大手間,期間,我能感覺到她的手很涼,古弈接著說道:「裹屍溝里有人。」

    當然,古弈這裡所說的人,其實就是鬼。

    「瞎說!」阮爺反響最是激烈,當即就瞪了古弈一眼。

    「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的,你說有人,莫非是親眼看到了?還是憑空捏造出來嚇唬我們的。」

    我就知道古弈的話沒有說服力,即便我是現在站出來告訴他們,那天晚上我也看到了,但肯定沒人會信的,尤其是兩個小日本和阮爺。

    甚至坂田和小野都忙著轉身要走,看樣子是想收拾東西,一會好走。

    「人家姑娘說的沒錯,你們幾個大老爺們這麼還不如一個女人呢?真是笑話了。」

    老余頭突然張口,雖不能叫語驚四座,但也令在場的所有人頓時瞪大了眼睛,然而,老余頭根本沒有理會這些眼神,繼續旁若無人的說道:「當年我就是混在遊魂裡面走出去的,如果有誰不信,今天晚上可以一試,那邊有活生生的例子,你們可以問問姓崔那小子,他那天晚上是不是看到一男一女坐在石板上?」

    我操,老子本來想裝會啞巴都不行了,這個死老頭才不地道呢,這樣一來,我也不能等著人家主動來問了,我只好略一組織語言,將那天晚上的所見一幕全盤托出。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