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158 無限接近(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158 無限接近(一)字體大小: A+
     

    天氣依然沒有好轉的跡象,直到第五天的時候,阮波濤老早就爬出了帳篷,舉著一把花布雨傘挨個帳篷的往起來喊人。

    「都起床了,出發了,管不了那麼多了,我看這天就沒有好的時候了,再等下去黃瓜吃都涼了。」聲音若是洪亮點也還好聽些,關鍵是阮波濤每每激動起來,聲音就像一隻抱蛋的母雞,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一直傳到我和古弈耳朵里。

    本來呢,我不打算理會他,只是古弈不幹,硬是扯著我的耳朵說教:「哥,起床了,又忘了你昨天晚上說過的話了吧?」

    「我說過什麼?我只記得我昨天從你身上下來時,幾乎腰都直不起來了,大白天盡胡說。」我莫名奇怪的看著下半身光溜溜的古弈,左看右看,發現古弈不像在說假話,索性就爬了起來,撓了下後腦勺,還是想不起來。

    「豬腦子,明明你趴在人家耳朵上說,以後只聽我一個人的話,而且還說你發誓一輩子就對我一個女好,真是個怪人哎。」古弈說道,還冷不丁的在我肚子上掐了一把。

    「好像有這麼回事的。」

    我終於想起來了,當初我的確說了很多甜言蜜語的,不過那是在特殊的環境下說的,但這個傻丫頭竟然全部記了下來,看樣子還當真了。

    沒辦法,誰叫我有把柄在人家手裡呢,不想起也的掙扎。

    天灰濛濛的,雨不大但一直在不停的下,稀里嘩啦的。

    大多數人沒帶雨具,只是臨時抓握了一件衣服頂在了頭上,所以即便是阮波濤的話,大夥聽著也是有點不舒坦,看起來你不情我願的。

    「阮爺,就這天氣能走?」我迎著阮波濤焦慮的眼神走了過去。

    「你還嫌溫柔夢沒做夠嗎?這小子,這裡數你每天過的舒坦了,小日子過的滑溜溜的,再不走怕是你的剛性都要磨完了。」

    阮波濤似笑非笑的瞪了我一眼,而後有偏過頭看了一眼剛剛爬出帳篷的古弈,古弈邊走邊擺弄著頭髮,頓時,我們兩人成了眾人逗樂呵的焦點。

    被多人同時盯著瞅,感覺臉上火辣辣的難受,不過我倒是認了,葡萄都吃過了,還怕別人說酸?

    「哎,什麼時候咱們也能有個美女跟隨就好了,這男人要是缺了女人,可就成了真難忍了。」

    「你他媽的活該,當初你把朴美珠肚子搞大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以後就別指望那個妞敢接近你了。」坂田伸手在小野的腦袋上使勁的敲了一下,後者腦袋瞬間低垂起來。

    看來紙里始終是包不住火的,我還好說,古弈就慘烈了,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頓嘲笑,頓時扭捏的連路都不會走了,臉上更是掛不住,一路撅著屁股低著頭捂著耳朵,衝過來就躲在了我身後。

    「都是你乾的好事。」古弈一邊小聲的埋怨著,同時,伸出冰涼的小手,在我後背上使勁的掐了一把。

    看樣子我和古弈是起的最晚的人了,其他人都齊齊的碼在了阮波濤的後面,個個臉色異樣的難看,顯然是剛剛還在做夢,現在卻被阮波濤喊了起來,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唯獨老余頭精神閃爍,但臉色也是極差,耳朵上別著半支煙,正出神的盯著阮波濤的後腦勺。

    我猜兩個老傢伙肯定是為出發的事情鬧的不愉快了,很可能是從半夜一直爭論到天明,結果肯定是老余頭敗下了陣,看臉色就能知曉一二。

    「咳咳,最近這天氣可真夠煩人的,白天細雨蒙蒙下個不停,晚上又是電閃雷鳴的嚇得人不敢入睡,看樣子鬼谷就我們幾個活物了吧,連周邊的猴子都少了很多。」

    阮阡陌在說話前先是輕咳了幾聲,彷彿就是為了吸引他人的注意,所以,我不能不給人家面子,畢竟有過那麼一點肌膚之親。

    可能是有點冷的緣故,說話時,阡陌顯得有點吃力,手臂環著胸,把那兩個豐滿的半球推的更高更挺了一些,牙齒碰的嘎登嘎登的輕響,讓我感到詫異的是,她在說話間有點神色憔悴的美顏竟然是沖著我和古弈方向,但她說的內容又和我沒有半毛關係。

    「莫非阡陌在古弈的吃錯?」我大膽了想象之下,暗暗的吃驚道,隨即,怯生生的彎下了脖子,因為我發現在我正視阡陌的時候,確實在她眼中看到了異樣,但又不好判斷,唯一的可能就是和我那天故意欺負她有關。

    好在大夥的議論聲一陣高過一陣,很快將我的尷尬和不是遮掩了過去。

    「其實也不奇怪,十幾年前有過一次這樣的天氣,而且那風比現在大多了,雨水也是磅礴而下,就地起水足有半膝多深,整條鬼谷看著水汪汪一片,到處是漂浮著發霉惡臭的屍體。那場雨整整下了半個月,當時,我負責一支十五人的探險小隊,情況和現在的基本差不多。」眾人都說了一遍,也該是老余頭表表態的時候,只是他沒有接任何人的話茬子,深邃的眼睛黯然的看了一樣阡陌,開始了一段陳年舊事。

    「然後呢?」阮波濤第一個追問道,顯得很著急。

    「不該死的都死了,該死的卻一直苟且到了現在,可憐那兩個娃了,已經說好了等他們走出去就辦理結婚手續,結果……太慘了。」

    老余頭眉頭緊鎖,話道最後看似有點捶胸頓足的感覺,很難想象,像他這個年歲還有什麼事情看不開,能激動成這麼個狼狽像。好似在吃了鐵難以消化,黑黢黢臉很快就憋的通紅。

    他越是這樣,人們的好奇心就越重,還不等我開口要問,已經有人急不可耐的喊了出來。

    「老余頭啊,你這是純粹的調人胃口,快說,結果怎麼樣?」小野扯著嗓子喊道。

    「是啊,余叔,結果呢?」阡陌更是賣弄著風姿,走出了人群。

    老余頭清了清嗓子說道:「當時我們的條件不比現在,大家住的是木頭搭建的集體帳篷,外面雨布,裡面帆布。位置就在崔老弟和古妹子站定的那個地方,那時的隊長是個東北大個子,寬眉大眼高鼻樑,小伙人長的俊,心腸還熱乎,平時大家都叫他大孟,也是為了和他對象小孟區別。

    說來奇怪了,在第六天的時候,帳篷里開始沒來由的少人,不多不少,每天少兩人,而且都是夜間起風打雷的時候。最初人們誰也沒有留意過,直到第八天的晚上,因為那晚我鬧肚子,在外出解手的時候,發現帳篷門口有幾個新鮮血腳印,就這樣才引起了大家的恐慌,但恐慌歸恐慌,該丟人的時候還的丟,誰也料不到下一個始終的人會不會是自己。一直到第十四天的時候,十五人的隊伍最後只剩下我和大小孟了。」

    老余頭邊說邊點了顆煙,淡淡的煙霧環繞著那個瘦弱的老頭,慢慢的飄散。

    老余頭繪聲繪色的講訴,再加上和我眼前同樣的環境,同樣的遭遇,讓每個人都如同身臨其境一般,臉上或焦慮或好奇或痛苦,總之,一個個眼巴巴的看著老余頭,等著下文。

    「你們傻呀,明知道無緣無故的死人,還心甘情願的等死,活該,看來只要你帶過的對,每次都的付出血的代價。」

    「可不是查德,我懷疑是不是老余頭看上人家小孟了,才不擇手段的下起了毒手……」

    面對眾人的肆意亂猜,老余頭只是低頭不語,像似在接受批鬥一樣,大夥你一言我一語,言語滔滔。

    幸虧老余頭人老薑辣,面對眾口舌竟始終不動如山,反正你說你的,我繼續啪嗒我香煙,老余頭蹲下身子足足抽了三顆煙后,才將火柴收了起來。

    接著,老余頭猛的連咳了十幾嗓子,然後捋了捋被雨水澆濕的花白頭髮,接著說道:「不是不跑,根本就沒地方跑,鬼谷的入口已經被水淹了,晚上時分,狂風伴著炸雷又吼又吹的,人人膽戰心驚的忙著自救和自衛,恐怖的氣氛只聚不散,便說跑了,就是站立都顯得異常困難,所以,當時大家只能一邊心急如焚的盼著雨停風小,一邊祈求下一個倒霉蛋不會是自己,直到第十四天的晚上,雨終於小了很多,但也只剩下我們三人了。」

    老余頭剛剛落下話音,好像又想到了什麼重要的事情,猛的提高嗓音,指著第二塊石板說道:「誰也不知道第十五天的時候,小孟竟出其不意的出現在了十米高那個地方,我和大孟喊的嗓子都出血了,後來我想盡一切辦法,幫著大孟爬到了那塊石板上,哎呀他媽的,就差半秒的時間啊,他漂亮溫柔的女朋友就一頭栽了下。」老余頭說的痛心疾首,淚眼朦朧,看來真的動了惻隱之心。

    「再後來呢?余叔。」我搶先一步說道,這個問題必須由我來問了,因為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這件事和我那天晚上看到的結果應該是一致的。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