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143 來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143 來客字體大小: A+
     

    直到十幾分鐘后,四人才的呼吸才平靜了下來,即便這樣,也是個個臉色煞白。

    尤其是古弈,剛才的表現那是可圈可點,讓我和大嘴兩個大男人都汗顏,若不是古弈臨危之時想到火,恐怕在座的幾位已經變成冰涼的屍體了,就像我們不遠處那個人一樣。

    所以,此時的古弈也是最為狼狽不堪,披頭散髮不說,清秀的劉海兒光禿禿一片,被火燎光了,不僅僅是頭上,兩隻袖管沒了,胸口處也敞開了一片,本來雪白的肌膚此時變得烏煙瘴氣的。

    所以,古弈在緩過來的第一時間,躲到另外背後,開始拆東牆補西牆,將不能見人的位置遮擋了一下。

    「真他媽刺激,生平第一次這麼過癮了一回,夏玲丫頭,說說蛾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吧?」大嘴一邊拉著那具屍體的腳脖子拖動,一邊激動的說道。

    剛才那具屍體我也看過了,死的很慘,應該是活活被折磨死的,胸口處開了一個拳頭大的窟窿,即便心臟沒有被掏空,內部的組織肯定也不完全了。

    只是我們現在的處境還堪憂,那還有心思顧及到一個死人身上,所以,我才讓大嘴再費點力氣,先把他拖到看不見的位置,剩的看著噁心。

    「真騷臭。」完事後,大嘴往手心裡吐了幾口,在衣服上搓了手,隨即舉著工兵鏟扇著小風,沖夏玲蹲坐的位置樂了起來。

    即便這樣,大嘴腦門上的汗珠依然稀里嘩啦,不停滾落,著實,剛才大家都拼盡了全力。

    「夏玲,把你知道的詳細事情和大家說說,知己知彼,我想即是叫做蛾人,那應該就是群體性的,不光是一隻那麼簡單,為了大家以後的安全,我們需要多了解一點,百利無一害。」

    我半躺在幾塊木板上,因為腰疼,胸口漲,所以盡量壓著聲音說道。

    有驚無險,雖然暫時是安全了,但誰敢保證蛾人不記仇,不回來報復,即便這些都不成立,這深山老林的,萬一在遇襲總的有個還擊的資本吧。

    「容我……在歇一會,我喘不上氣來……咳咳……」夏玲氣若遊絲,悠悠說道。

    小姑娘沒經見過搏命,所以,貌似此時還沒有自拔出來,雙眼緊鎖,臉色白的怕人,起伏的身段展悠悠的平躺在地下的灰塵里,褲腿高高的捲起,露出兩條直溜溜的腿型,可能是為了呼吸暢通,無意識的將胸前的衣扣逐一向下解開了。

    用夏玲的思想來說,命都擔心不保,還在乎這些小節幹什麼,所以,跳躍的火苗映襯下,夏玲胸前白玉一般,很是抓人眼球,一條幽深的筆直的小溝,直接從兩座山峰間穿過,總算飽了大嘴的眼福。

    「咳咳,嗓子眼干透了,我去找點水喝,你們慢慢聊著。」大嘴看我沖他擠眼,忙不迭的收回了夏玲身上的眼神。

    臨起身拍拍屁股走人時,還不忘狠狠的擰了我一眼,嘟嚷道:「州官放火,百姓連燈都不讓點,他奶奶的什麼世道這是……」

    「哥,我剛才的表現沒有讓你失望吧?以後不要把我們女孩子瞧扁了,固有花木蘭,今有……」

    「今有我們古弈,還是我替你說吧。」古弈雙手托著下巴,靜的像一隻小貓似得,趴在我胸前,美目直勾勾的盯著我嘴唇,晶瑩的小汗珠不斷的滴下,竟不知不覺間在我胸口處積成了一個小水灘。

    「不過,這些事你以後最好不要參與進來,你的感覺不是很靈敏嗎?負責給我們提前預知就夠了,從古至今哪有女人沖在男人面前的,也只有那麼寥寥幾人罷了,我可不希望你能揚名,但求最大限度的平安無事。」我凝視著古弈,收住笑容,一般正經的說道。

    「知道了,男人很了不起嗎?」古弈撅著小嘴幽怨說道。

    幾分鐘之後,大嘴抱著一個水葫蘆返了回來,夏玲好像也緩歇的差不多了,欠了幾下屁股,慢慢的坐了起來。

    「從哪裡說起好呢,事情已經過去幾百年了,畢竟我也只是順風聽說,更準確的說是偷聽。」夏玲清了清干硬的嗓子說道,隨即,好像意識到自己有點失態,匆忙轉過身收拾一番,然後從大嘴手裡奪過水葫蘆灌了起來。

    「之前沒和大家說,那是因為忌口,蛾人在我們這裡可是談之色變的,所以沒人敢議論,甚至誰家的牛丟了,豬跑了,也從來不去找,權當破財免災了。」夏玲娓娓說道。

    「你們這裡人可真夠忍的啊,這方圓少說也有千口之眾,聯合起來我就不信搞不死一隻變種,長了翅膀照樣弄死他,真是活的夠窩囊的。」大嘴第一時間接話道,表現的有些憤憤不平。

    「一面之詞,不是沒有行動過,而是人都嚇傻了,幾乎去多少人,每次都的少五六個,這樣的代價誰能承受的起?沒辦法,最後好幾個村莊聯合起來出資,從外地請回一位道士,說是我們這裡風水不好,正好壓在龍尾上,所以才修的這座廟。」

    「呵呵,都說外來的和尚會念經,那道士管用嗎?不會是騙吃騙喝,騙幾個姑娘做場法了事吧?」大嘴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中竟是帶著點幸災樂禍的味道,這讓夏玲聽后,馬上嬌顏不悅起來。

    夏玲美目圓睜,微微有些怒道:「你這人,說你什麼好呢?沒救了,哎。」

    「本來就是事實,難道哥哥我說錯了,有幾個道士是正兒八經的修身出生?這裡窮山惡水的,還龍脈,狗脈多不多。」大嘴著實一副無賴像,還飛射著口水極力辯解著。

    其實,夏玲應該沒有胡說,按照我的觀察,這裡山勢綿延悠長,溝壑萬千,水質輕盈,確實是龍脈的表現,而且就在我們腳下,

    當然,龍脈不僅僅是表現在地表上那些山脈和河流的走勢,即便是平沃之地也會有龍脈一說,比如地下暗河,地下褶皺等等,真正的按照望氣尋龍訣所解,這些都是有龍脈可尋的。

    龍作為一種被過度神話了的物種,象徵著至高無上和無限的吉祥,龍顯的地方亦為大吉富饒之所。

    傳說龍能千變萬化,所以,古人根據龍能變化無窮的形狀,進而和山脈的起伏緊密的聯繫在了一起,一方的興衰和富饒彷彿已經由龍脈來決定的了。

    不過,我也就自己琢磨一下,才懶得和大嘴爭辯,倒不如聽聽夏玲說點蛾人的傳說來的實際。

    「聽父親他們偷偷的談論起過,說那個道士還是從現在的河南一帶重金請來的,據說是家傳八輩風水大師。不過,說來奇怪的很,至從道士走後,大夥也在龍尾上費時費力的修建了一座廟,蛾人出來害人的次數真還就少了。」

    夏玲換了個站姿,話鋒一轉繼續說道:「只是,村裡確實有幾個姑娘,是被人從深山裡用炕席捲回來的,她們沒有被掏空心臟,可以說是毫髮無損,死的很是蹊蹺……」

    因為大嘴的原因,關於蛾人的話題談論了好久,也沒說到正點上,一番折騰也快天色見亮了。

    本來我準備讓大夥收拾一下東西早點趕路,只是夏玲好像又想到了什麼,竟是把我抬起的手壓了下來。

    「其實,蛾人好像不是地球上的生物,每次出現都是伴隨著風雨交加,場景甚是怕人。」

    「這事你們也知道?」帶著大大疑問,我突然好奇驚奇的看著夏玲說道。

    心裡卻是暗暗的琢磨著,莫非當時的民謠村,已經有人知道了平行世界的秘密?可能嗎?

    夏玲小嘴一噘,正欲開口說話,只見幾道明晃晃的光柱至外射入廟內,其中一道直直的打在了古弈的臉上,古弈在一陣驚呼之後,快步向我身後躲去。

    「各位,外面過來不少人呢,咱們要不要先藏起來呢?」古弈焦急說道。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