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129 就這麼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129 就這麼巧字體大小: A+
     

    只見張富貴眼睛忽然變得錚亮,語速沉緩的說道:「屍油,而且必須是千年以上的屍油,俗稱魔鬼的眼淚,兩位兄弟可曾聽過?如果能找到哪怕一酒盅千年屍油,我這肚裡的蠱蟲便可徹底毒死了。∈↗,.」

    「屍油?千年屍油這個東西……」大嘴剛說半句便開始撓撓頭,連續重複了幾聲后沒了下文,一看就知道剛才把話說的太大了,現在想收回來都難,一副舉棋不定的模樣,然後回頭瞟向了我。

    「聽說過,貌似很難找到吧?尤其還是千年的,富貴老哥若是有來路,興許等我們出去后還能有個找的方向,為了還老哥這份人氣,漫不說找屍油,就是把屍體扛回來,我們哥倆都不眨呀眼睛。」我接過大嘴的話鋒說道。

    其實,即便千年的屍油也不為奇怪,干我們這行對於古屍來說再習以為常罷了,只要是保存完好的屍體上面,都有屍油可尋,大不了用火提煉一下,大把的屍油便會掉落下來,只是,我有自己的顧慮,如果說的過了,難免暴漏身份,和張富貴雖然談的來,人家對我們又有相救之恩,但能少一事還是盡量打馬虎眼的好些。

    當然,我這樣打保票的說,還有其他的考慮,比如虛幻城的尋找,也許藉此機會可以和張富貴打聽一二,雖然我們手裡有現成的地圖,但總不能挨個地方的對比地形。

    「看來有戲啊,崔老弟一看就儀錶堂堂,難得的年輕才俊之人……」

    「富貴老哥,有什麼話就直說吧,咱們時間緊迫,還是說重點吧,能辦到的我們一定全力。」看著張富貴一時興起,我趕緊伸手打斷了他的話,我自己是什麼樣的,幾斤幾兩再清楚不過,而且我這人還不喜歡別人當面誇,再則,我的古弈還不知道生死呢,哪有閑情和他扯淡呢。

    「好吧,那我就直說了啊,胡康河谷可能兩位沒有聽過,但野人山你們一定耳聞過,地處中緬交界地,據說野人山深入有數不清的古墓密葬之地,而且又沒有人敢去問津,所以說起千年屍油就的提起千年古屍,那麼打哪裡的古屍注意最為穩妥。不過,我早些年聽說野人山裡面經常有倒腳仙出沒,而且裡面的環境也是極其的惡毒,不知道二位作何感想?」張富貴眼睛微凸,不無感慨的說道。

    「原來如此啊。」我心裡暗罵一聲,野人山誰不知道,傳聞山裡經常有野人出現,而且還見人就抓,故此才有野人山一說。

    當然,野人山真正凶名遠揚的還是它的險。

    當年遠征軍揮師五萬之眾,等再次聚合時不到幾千人馬,聽說全部犧牲在茂密的山巒疊嶂的原始森林了,哪裡的瘴氣吃人,蟒蛇吞人,螞蝗吸人血,蝴蝶大小的蚊蟲叮人要人命,變化莫測的氣候更是難以躲閃,所以,提起野人山,但凡知道的人都的皺眉。

    至於真正的野人倒腳仙,我也沒去過,不敢說有也不敢說沒有,只能說野人山裡未開化的部落土族很多,他們同樣是野人。

    只是,張富貴剛才也說了,野人山裡有不少古墓可尋,倒是讓我有點意外。

    「不瞞富貴老哥說,此次雲南之行,我們三人也是受一位前輩之託,採集一些動植物的標本,只是按照他老人家給畫的地圖,一直找不到具體位置,更別說方圓五六百里的野人山了。初來乍到的,怕是還沒有進到野人山邊緣,我們三人就剩下兩堆白骨了,真是有心怕是無力……」我邊說邊掏出一個熟料袋子,裡面有我從銅鏡上拓好的地圖。

    我把地圖抖展了交到了張富貴手裡,而大嘴此時也是很合時宜的說道:「老崔,你怕個鳥呀,富貴老哥這裡不是有這麼多傢伙嗎,到時候看著誰不順眼給他全摟了了就是,你說呢?富貴老哥。」

    看來我剛才偷偷的踩了大嘴一下,還真管用了。

    「哈哈,二位有膽有識有義氣,我當然不可能讓你們自投羅網,裝備的問題我全包了,你們看得上眼的隨便挑,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們一句,這野人山你們還非走不可了。」張富貴看完地圖后,成竹在胸的笑道。

    「富貴老哥的意思,莫不是我們要找的地方也在野人山一帶?有這麼巧合嗎?」我看著張富貴手裡的地圖,忽然頓悟般說道。

    「就是這麼巧。不行你們看,這圖上有的,野人山裡都有,地形也基本吻合,你說巧不巧?而且我還可以給你們提供一份野人山的大體地形圖,供參考。」張富貴揚了揚皺皺巴巴的地圖,津津有味的樂道。

    「果真如此?」我也是被張富貴的話驚了一下,儘管之前心裡有些隱隱猜測。接過地圖后,我故意將聲音提高了一倍的罵道:「看來我們被那個老傢伙陰了一把,他娘的也不說採集一個標本還的冒生命危險,幸虧這次遇到富貴老哥,不然,我們哥倆死都不知道這麼回事。」

    確實,從張富貴指點的幾個主要關鍵位置看,地圖上標註的野人山一點都沒錯,包括我們現在所帶的位置,地圖上也有,很簡略的幾筆帶過了。

    「富貴老哥有沒有看到一個十八*九的女孩,和我們一起被逮進來的。」差不多半個多小時后,我突然有點不安起來,著急問道。

    「想救?」張富貴臉一沉,驚訝道:「是看到了,這個女孩對崔老弟很重要吧?」

    「非救不可。」我避輕就重的說道,如果我死了就不說了,現在活的好好的,所以救古弈,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哪怕踏平這裡。

    「這個……」張富貴臉色越來越陰,猶豫了有半分鐘后,狠狠的在自己的膝蓋上捶了幾拳,說道「這個怕是很難,山寨有個迷信,他們相信外族的女子沒有經過成人禮,靈魂很不幹凈,誤闖入山寨會給這裡帶來厄運,所以,寨里有個很奇特的祭祀,就是用逮回來的女子剝皮製鼓,擊鼓用來喚醒山神,求得山神的庇佑。」

    接下來,張富貴又簡單的交代了一下和祭祀有關的東西,我是一句也沒有聽進去,恨不得馬上飛出去,殺個紅天黑地。

    只是大嘴一個勁的按著我,告訴我越是衝動的時候,反而越要冷靜對待,況且古弈現在還沒有什麼危險,只是暫時被吊在一棵樹脖子上了。

    按照張富貴所說,我們現在就處於野人山的最外圍了,而且這個土寨子防禦極嚴,說不定什麼位置就有暗阱滾石之類的,所以說沒有族人的引路,外人想出去,那是勢必登天還難。

    所以,想救人,更難。

    離此三里,有個九步倒的地方,哪裡生長著一種毒樹,用該樹汁液浸泡過的箭頭,即便只是劃破皮,受傷之人也撐不過九步,馬上就會倒地而亡,這裡的土族人叫神樹,說是神靈傷心的眼淚滴落此處幻化而來的,用來懲戒族內犯科之人和外來入侵者。

    當然,這些只是迷信的說法,其實這種樹叫見血封喉樹,確實有毒,而且毒性極強,被譽為毒木之王,見血封喉樹的汁液一旦接觸人畜血液,最多撐不過兩小時,就的窒息而死。

    臨出發時,張富貴給我和大嘴每人嘴裡塞了一棵藥丸,土法研製,還帶著濃濃的土腥子味,說是能解見血封喉樹的毒,然後又在我手裡塞了一塊帶著怪味的獸皮,說是野人山的地理圖,安頓我們一定要保存好,關鍵時刻還能救命。

    我和大嘴在挑選武器的時候,也沒有回到姥姥家的心情,見什麼好拿什麼,只是挑了一些實用又輕便的,比如ak,馬格南之鷹和足夠的彈藥,最後大嘴又往s帶上別了十幾枚燃燒*彈,說是在原始森林點火做飯用。

    最後,張富貴把自己的幾個寶貝兒子踢起來,喊道外面去放哨,然後偷偷的帶著我和大嘴,向一處亮起火光的地方奔去。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