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第60章 沙漠營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第60章 沙漠營救字體大小: A+
     

    薛教授告訴我們這個湖是陰陽湖,具體什麼是陰陽湖他也說不清楚,僅僅是根據陰陽河得來的,其實,陰陽河我也聽說過,只不過沒有薛教授了解的多。

    只聽薛教授說道:「陰陽河一詞本是出自佛教典故,按照現代地質學來講,既是同河不同水,河流流經不同的地質,形成了不同顏色的河水,它們中所含的礦物質也不盡相同,所以陰陽河的水是不能飲用的。那麼這陰陽河也應該是一個道理,沙漠的地下應該有泉眼,有黑色的強腐蝕性礦物質。」

    此時,我真想對薛教授說:「你他媽這不是廢話嗎?怎麼簡單的道理還用你講嗎?」後來想想還是算了,好歹以前指導員告訴過我們,尊老愛幼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那就暫且發揚一次優良傳統吧。

    如今,眨眼間損失三頭健壯的毛驢,接下來那些大包小包的,怕是我和大嘴背了,背就背吧,這麼遠都帶過來了,總不能丟了。

    我看了看大嘴已經沒什麼問題了,便對他說道:「兄弟,出發吧,看來咱們的換個地方安營紮寨了,這裡老子可以不想呆了,陰森森的。」

    大嘴倒是乾脆,把大衣裹了一下,在場所有的人都是把身上的衣服重新整理了一下,便開始重新往回返,只是古弈一個人靜靜的盯著湖面,突然伸出手打斷了我們的步伐。

    「等等!湖裡好像有東西,黑色的不是湖水,而是數不盡的黑色小生物在遊動,哥,你快過來看一下。」古弈指著那些黑色的湖水說道。

    果然,在我湊近湖邊看的時候,黑色的湖水正快速的擴散開來,變化著各種形狀,速度很快,細看下,發現那些黑色的湖水竟然是無數遊動的小蟲子,就像是縮小了幾百倍的蚯蚓那麼大小,看的我脖頸好像有毛毛蟲在爬動一般。

    僅僅是幾個呼吸之間,整個湖就全部變成黑色的了,並且那些黑色的浮游生物好像在源源不斷的從地下湧上來,看來這片沙漠下面指不定埋葬了多少危險的東西,最早之前,這裡可是一片浩瀚的戰場,最後被沙化,所以不難想象,沙漠的下面是數不盡的亡魂和屍骨。

    「崔老弟什麼情況?是不是遇到麻煩事了?」薛教授湊近我身邊,應該是看到我臉色不好看,突然問道。

    「老崔,依我看咱們還是走吧,管它什麼情況呢,反正不是好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離開這個鬼地方再說吧。」顯然,大嘴還沒有從剛才的突發情況里走出來,畢竟他險成為受害者,和我說話的同時,已經做好了撤離的準備。

    「走。」

    我也是心裡只抖,感覺此地看似風景如畫,太陽餘暉照耀的湖面金燦燦的一片,實則是吃人只吐骨頭的個地方,所以向眾人揮揮手,示意先回到沙丘再商量接下來的路線。

    只是,我們剛剛做了個前進的準備,還沒等邁出第一步的時間,身後傳來了水花翻騰的聲音,一陣大過一陣,當我回頭看的一瞬間,當時就傻眼了,原來平靜的湖面像似水被煮沸了一樣,水花噴濺,黑色的湖水中央,幾十個像噴泉一樣的東西,在不停的凸起翻騰著水花。

    原來離我們十幾米的湖邊,短短几分鐘時間就蔓延到了腳下,我暗道不好,原來這看似死水一灘的黑湖,竟然水面在上漲,並且速度還不慢,我示意大家趕緊向高處爬去,同時我注意著身後的動靜,真擔心忽然會從水裡冒出個奇形怪狀的怪物來。

    好在湖面升的越來越慢了,我們也用不著拚命的往上跑了,十幾分鐘后,六個人疲憊不堪的爬到沙丘的最高出,這時,太陽已經西墜,四周非常的安靜,遠遠的望去,連綿起伏的沙丘被晚霞映襯的紅燦燦的。

    「看來今天是不能再走了,越是深入沙漠腹地,危險越多,我可不想咱們再有人突然消失了。雖然我的話聽起來有點晦氣,但卻是實打實的老實話,今天如果不是古弈發現的早,此時的大嘴早就成了廢人了,遠不是現在的摳腳大漢。」我對著一干人說道,還意味深長的向大嘴看了一眼。

    大嘴正脫下鞋摳著指甲縫裡沙土,被我這一看,就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對著古弈說道:「謝謝嫂子啊,大恩不言謝。」說完后,又脫下了另一隻鞋,嗆的挨著他坐的洛雨荷一個勁的後退。

    「這是誰帶的兵了,估計他們長官就不是什麼好鬼。」古弈白了我一眼,小聲說道。

    不遠處薛教授正氣定神閑的翻看著書,一副事不關自的樣子,看來這個老頭以前是舒坦慣了,還不知道這沙漠裡面處處是危險,我對大嘴耳語了幾句,便抱著古弈等在一邊看好看。

    只見大嘴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向薛教授走了過去,說道:「薛老爺子,躲清閑呢?您老可得當心點,這沙漠中不比其他地方,流沙,毒蠍子,毒蛇,行軍蟻,掘金蟻,沙塵暴說不定什麼時候在出現了,指不定您屁股下面寫著就坐著幾隻毒蠍子呢……哈哈」

    大嘴的話還沒有說完,薛教授屁股下面像裝了彈簧一樣,蹭一下就站了起來,顯然他也聽過這些東西的威名,只是不大相信大嘴的話,翻著白眼瞅了眼大嘴。

    「崔兄弟,於老弟的話可當真?」讓大嘴一番咋呼,薛教授說話的聲音有點輕顫,愣是向我身邊靠了過來。

    這時候肖暉說道:「崔大哥,你和嘴哥不是當過兵嗎?給我們講講你們當兵時候的事吧。」

    「是啊,給我們講講吧,我們很多同學都崇拜死兵哥哥了,嘻嘻。」洛雨荷爬過來也附和了幾句。

    那就講講吧,正好藉機提醒一下大家,前面的路還很遠,現在只是個開始而已,我對一群人說道:「那就講講吧。你們權當聽故事吧。」

    話的從我入伍的一年半后說起,一天晚上,半夜三點多的時候,突然被指導員請了過去,說是要執行一個絕密任務,級別最高,讓我速度挑選五名副手馬上出發。

    既然是最高級別的保密,我也不敢多問,就把劉大慶和大嘴喊了起來,還有一名當地新兵圖嘎子,四人全副武裝,臨上直升機時,指導員給我們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當時我的心裡就嘎登一下,因為這是我們連隊特有的送別禮,也就是說此次前往恐怕九死一生,但軍人的天職就是不畏生死,勇往直前,大家有說有笑的上了直升機,發現在副駕駛位置上,還坐著一位金髮碧眼的大美女。

    直升機起飛后,老外美女操著不太標準的普通話向我們介紹了一下,麗絲,某國沙漠救援專家,負責這次營救任務。直升機在軍營上空盤旋了半圈后,消失在夜色中,天快大亮的時候飛抵一片沙漠的上空。

    我望向腳下的一瞬間,心都要跳出來了,這尼瑪那是沙漠,簡直就是地獄,方圓百里之內更本就看不見沙丘,全部是金黃-色的沙塵漫天飛揚。

    直升機在風沙中搖晃的很厲害,好像下一秒就要爆炸的樣子,轟鳴聲震得的人腦袋像要烈開了,駕駛員告訴我們已經到達下降的極限,讓我們速降。

    繩索放一下的瞬間,我第一個踏出直升機,到現在才明白指導員敬禮的意義,繩索帶著我們的身體在空中亂舞,幾人被狂風卷的到處亂飄,腳下是黃沙漫漫,更本看不清地面,越接近地面風越大,終於有人沒能堅持住從我頭頂飛了出去,我也是只能自顧,牢牢的抱著粗大的繩索儘可能快的下滑,最後還是飛甩了出去,一股腦的往下飄落去,然後重重的摔向沙丘,抱住腦袋無休止的翻滾。

    停下來的時候被摔的渾身都疼,風大的想站又站不起來,更邊說方向了,所有的通訊設備都損壞,就這樣在狂風中一步步的爬著走,尋找失散的隊友,直到半天後和大嘴相遇,又過了半天找到了鼻青臉腫的劉大慶,找到圖嘎子的時候已經又過了一天,當時的圖嘎子因為缺水也昏死了過去,好不容易把他弄醒,忽然想起了麗絲。

    當時大嘴說,我們墜落的地方里地面至少有十幾米,麗絲生還的可能性極低了,不過那也的找,不然我們的任務就算失敗了,即便能活著回去,和指導員也交待不了,四人結成小隊撒網式搜索,在一個沙丘的半腰出找到了麗絲隊長,還好她很會保護自己,除了扭傷了腰外,其他的沒有大礙,正曲蹲在沙丘上等我們。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