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第53章 佛怒之印(四更求收藏紅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第53章 佛怒之印(四更求收藏紅票)字體大小: A+
     

    其實這並不是故事,確確實實是發生在我入伍后的那年,當時大嘴也知道,我在宿舍連續睡了三天時間,連長還早我談過話,讓我關好自己的臭嘴,所以直到今天,我才把它當做一個故事講給了面前的幾位女孩。

    「崔大哥,你還沒說你看到了什麼,討厭死了,吊人胃口,哼。」肖暉不住氣的給我翻白眼,氣鼓鼓的,使勁的捶了我好幾粉拳。

    「是啊,崔大哥,快點說說你到底看到了什麼,不然我就絕食,讓你背著過雪山。」平時文靜的洛雨荷此時也開始撒潑了,尤其是古弈,竟然掐著我的大腿,像似逼供一樣。

    「我看到那個屍體是我們賈副連長,好了吧。」我故作神秘的把謎底解開,三個女孩像看見鬼一般的遠遠多來了我,而此時,正好馮國棟跑過來說是開飯了,她們才意猶未盡的走了。

    「崔老弟,這個故事是真事吧?」

    就在我沾沾自喜的時候,後背猛然被人拍了一巴掌,原來是薛教授,我對著他笑了一下,點了一下頭,沒有否認。確實是真的,因為那時候比較輕狂,一直不願意承認罷了,一直深埋心底。

    晚飯很豐盛,大家吃的也歡騰,直到快1點的時候才陸續回到自己的帳篷,而我的心思還在自己的故事裡面,記得連長語重心長的和我說道,讓我把這件事爛在心裡,帶到墳墓去,做個有信仰的軍人,可惜最終我還是掉丟了自己的信仰,因為我就是吃這碗飯的。

    接下來的時間,大家都是帶著十足的衝勁,一口氣穿過了岩石沙化區,慢慢的,我開始打心裡佩服這群四肢簡單的人了,他們並不像我想象的那麼弱不禁風。

    終於要翻越雪山了,不用問大家都在想著同一個問題,那個佛手印到底有沒有,我同樣期待無比。

    進入雪山的第二天,氣溫已經接近了我們的極限,光是寒冷還好說,大不了多穿點衣服,保持好體溫就可以,但是想不到的一幕幕一刻不停的在身邊發生,先是一頭毛驢不小心滑入了深淵,接著便是肖暉扭傷了腿,腫的很厲害,再接著古弈有點發燒,薛教授也是不停的喝葯,一路上走走停停,速度慢了很多,幾乎等於沒有行進,好像在原地打轉。

    第三天,在我建議下大家暫時原地休息,再強行走下怕是會出現傷亡,我抬頭仰望著山頂和天的連接處,放佛一條很細的線正在吞噬在我們的耐心,饒是大嘴猶如鐵打的一般,也是長吁短呼的,不斷的往嘴裡倒酒。

    中午的時候,我剛剛探路回來,帶著滿身的白霜還沒來及的喘口氣,便被古弈拉進了帳篷,厚厚的被窩裡肖暉臉色煞白,看起來有點像死人,讓人不忍目睹。

    「哥,幫幫肖暉吧,再這樣下去她怕是……」話還沒有說完,古弈已經開始梗咽,眼圈紅紅的。僅僅是幾個小時的時間,我記得走的時候肖暉還有說有笑的,讓我注意安全,此時她已經變的奄奄一息了,不知道是疼的還是怎麼回事。

    「別著急,我看看再說」我安慰了古弈幾句,彎下腰揭開蓋在肖暉腿上的毛皮大衣,輕輕的在她腿上戳了一下,肖暉緩緩的睜開了眼睛,饒是她平時堅強,現在,臉上也掛著晶瑩的淚珠。

    「肖暉,怎麼樣?疼不?」我問道。

    「不是很疼,就是感覺這條腿不是我的,不聽使喚了」肖暉的聲音極低,皓齒緊咬著嘴唇。

    我把古弈拉倒了身邊,說道:「有可能是扭傷之後,又被凍傷了,血液不通暢,你那裡有沒有凍傷的藥膏?」

    古弈先是搖了搖頭,接著告訴我很多要都在那隻毛驢身上,被帶走了。

    我看了看肖暉臉,顯著淡淡的絕望,我只好再次彎腰下來,對她說道:「建議我看看你的腿嗎?」

    肖暉下是猶豫了一下,看了古弈一眼,便輕微的點了一下頭,也沒說話。在她的授意下,我先是脫去了那隻厚重的棉靴,搬來打算把褲腿擼起來的,結果才發現,肖暉的腿腫的太厲害,幾乎快撐滿整個褲腿。

    實在沒辦法了,我只好掏出刀把她的褲腿隔開了,一看之下把我我嚇了一條,本來屬於少女應有的雪白晶瑩剔透的膚色,現在卻變成了黑色,並且還有雲狀的斑塊,看到這我低下了頭,不忍再多看一眼。

    「哥,肖暉她還有救嗎?是不是這條腿會……」古弈雖然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我也知道她的意思,古弈是擔心肖暉的腿保不住了,我也擔心呀,現在只是看了小腿,上面還沒有看呢。

    「崔大哥,我不想死,你救救我吧,嗚嗚」肖暉終於忍不住了,開始小聲的哭了起來,古弈也在一旁陪在她落淚,要是處理個槍傷、刀傷之類的我還能將就,但是現在面對那隻黑色的腿,我也茫然了。

    下一刻我把肖暉的褲腿一直向上劃去,現在也顧不上男女授受不親了,隨著肖暉的褲子被我逐漸割裂,我的心也冰到了極點,因為不僅是小腿,就連大腿也是黑色的。

    「肖暉你閉上眼睛吧,古弈你給肖暉找一間新衣服過來吧,她的病比我們想象的嚴重。」

    我同時向她們二人說道,也許接下來我要做的事情,很尷尬,但也沒有辦法,不然面前這個年輕的女孩怕是性命難保。肖暉半躺著,當然知道我要幹什麼,古弈也是很聽話的退了出去。

    接下來我把肖暉的整條褲子都隔開了,她的整條腿都露了出來,肖暉一隻雙手捂著那個部位,臉色卻沒有半點羞澀,再接下來,肖暉的上衣也沒有保住,半個身體露著猙獰的黑色,甚至包括胸前的那個飽滿之處也不例外,一直到腋下才是本色的皮膚,我終於不能淡定了,僅僅是幾個小時的時間,如果黑色再往上去,到肖暉的半拉脖子也變黑的時候,她是不是就等於死亡了。

    這時候,古弈靜靜的站在我身後,懷裡的被子也掉在了地上,小手捂著嘴,抽泣起來,「哥,怎麼辦?肖暉她會不會死了?」

    「肖暉是怎麼樣扭傷的,能說說當時的情況嘛?」我忽然感到情況有點不妙,這裡離那個佛手印應該不遠了,也就是離那些傳說中被埋葬的魔鬼也很近了,我擔心她被什麼東西纏倒,而不是真正的扭傷。

    「我好像被一個堅硬的東西絆了一下,當是也沒來得及細看,只顧著往起爬了,怎麼了?崔大哥,你覺的我不是扭傷嗎?」肖暉瞪著無辜的大眼睛盯著我,這一刻她的眼睛放佛能說話,一絲驚恐,一絲後悔。

    「沒事,放心吧,我會讓你好起來的。」我躲開了那雙淚汪汪的眼睛,堅定的說道,不管怎麼樣,我必須先讓她看到希望,她的希望就是我。想到這,我把發丘印掏了出來,同時讓古弈準備足夠多的糯米。

    開始吧,我默默的告訴自己,然後讓肖暉把發丘印雙手捧好了,心思沉入其中,告訴肖暉這杯印中有個靈佛,心誠則靈。

    「天官賜福,百無禁忌,不管你們他媽前世是什麼東西,今天必須離我朋友遠點,不然老子就不客氣了」我重複著這幾句話,然後從古弈手裡抓過一把糯米,灑在肖暉的身上,用手*起來,直到有的米粒都裂半后,再重新換了一把,這樣一直堅持了兩個多小時,才把肖暉半個黑色的身體*完。

    「古弈幫肖暉蓋好被子,半個小時候后我過來,我現在去看看薛教授去」臨走前,我在古弈身上查看了一遍,直到她全身肌膚完好無損,才放心的走出帳篷。

    正如我所料,薛教授的整條手臂也黑了,包括半個胸,我把剛才的做法和大嘴說了一下,讓他幫薛教授拔毒,接著我有找到了洛雨荷,總算頭輕了一點,只見他們兩人正在帳篷里打鬧,便折返出來了。

    帳篷外,太陽雖然很耀眼,但像個擺設一般,幾乎感覺不到溫度,而在太陽灑下的色斑下,有幾個東西正反射著刺眼的光,我把槍提了起來,對著那個反光的東西走了過去。

    這時幾塊骨骼,我想出了地下發掘出的恐龍化石外,再沒有比眼前這塊骨頭更大的骨頭了,甚至我的不知道它是那個部位的,而且密度極高,但分量很輕,想了半天我也想不出這是什麼動物的骨頭。

    「也許是我少見多怪了,不放讓薛教授去看看」我喃喃自語了幾聲,便準備帶著這塊骨頭離開,卻沒想到在我轉身的瞬間,腳下的雪地晃了一下,接著便是一連串奇怪的聲音,就是那種傳說中的鬼哭狼嚎,只需要聽一聲,估計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種聲音,能讓你全是的毛孔瞬間放大。

    我暗自心驚一下,硬著頭皮向最近的帳篷跑去,哪裡正是古弈和肖暉的位置,此時古弈正緩慢的給肖暉穿衣服,再看肖暉的身上,黑色雖然沒有褪盡,但已經輕了很多,只是局部的一塊快,像似淤青。

    肖暉也沒有躲避我的意思,一邊配合著古弈,一邊惶恐的指著我的臉,驚顫顫的說道:「崔大哥,你的臉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我的臉嗎?」我心裡一驚,難道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但是現在也顧不上那麼多了,我急忙對古弈和肖暉說道:「快穿好衣服,馬上在外面集合。」

    我沒有理會她們二人的錯愕表情,就奔到的外邊,那個奇怪的聲音還在低沉的響著,現在已經來不僅挨家挨戶的告知了,只好對著空曠的地帶開了幾槍,槍聲過後,所以的人都集中在我的周圍。

    他們也沒有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因為任誰都能聽到腳下的聲音,感覺到雪上的微動。

    「都跟著我跑!不要遲疑!」我衝到古弈身邊,把肖暉背了起來,同時拉著古弈的手向前跑去,而幾隻毛驢好像也感覺到了什麼,朝著我們追了過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