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第51章 佛怒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第51章 佛怒嶺字體大小: A+
     

    幾個人足足研究了半個多小時,薛教授還畫了一幅草圖,果然,繚亂的稿紙上是兩個頭對頭的北斗七星。

    接下來我和大嘴悶了三杯,他們才從驚喜在回過神來。

    「崔老弟,還有什麼新發現,方便透漏的話,我們洗耳恭聽,看來註定今夜無眠了。」薛教授握著酒杯的手抖個不停,臉上都樂開了花。

    我接著說道:「大家都知道,七在古代是個大吉之數,北斗七星更是象徵著龍,許可權的肯定。如今,我們已經找到北斗七星勺頭的兩顆星,也就是說,與世隔絕千年的察爾斯帝國王陵很肯能就在兩顆星附近,古人云,觀其一星知其變,識得變星知遠近,到時候我們可以結合龍脈、龍氣更準確的找到地下王陵的位置。《葬經》搜龍分身法有雲,觀天地之勢,望日月之澤,問鬼神之事,識人間始末,往往這些看似不會說話的死物,才不會說謊,所以,只要我們抓住這兩個變數,就能找到那個不變的結穴之地。」

    對我的說辭,我不知道他們能理解多少,反正我大多也是背書,故弄玄虛一番,先把他們唬住了,以後在行動中就可以掌握主動,不至於被人牽著鼻子走,所以在最後,我故意賣了個關子,看他們能不能解開。

    最先開口的是大嘴,他說道:「我發表點個人觀點,我認為這個地下王陵應該在古城的下面,這樣修建的時候離城近,好雇傭人手」

    「那不就等我此地無銀三百兩了?」我瞪了大嘴一眼,直接把我駁的啞口無言。

    洛雨荷和馮國棟兩人之人只是靜靜的聽,沒有開口的意思,我估計他們兩人應該不可能提出什麼新奇的想法,不說別的,就連他們的老師此時也在緊蹙著眉頭,一副費盡心機的面色。

    這時候,肖暉從我腿上爬了起來,撲閃著大眼睛,上下打量著我,濕濕的鼻息全噴在我的臉上。我心道這個姑娘不會犯花痴吧,萬一擦槍走火了怎麼辦,看來下次我的在臉上貼個紙條了,最好寫上,除了古弈,生人勿進。

    肖暉嘎嘎的笑了幾聲,然後手指著地圖中的一個點,說道:「嘻嘻,我不知道猜對沒有,察克的地宮肯定在靠近古城遺址的大山裡……」

    可惜肖暉的話也沒有說完,就被薛教授強硬打斷了。

    「胡鬧,在坐的誰不知道地宮就在大山裡,只是,老夫也想了良久,還是不敢斷言,還望崔老弟點透」

    薛教授說話的時候,表情很難看,顯然他也沒有想到,所以更不敢下斷言,怕在自己的學生面前失了身份。

    我環顧了一圈,發現大家都在等著我揭曉謎團,那就見好就收吧,再不能賣弄玄虛了,我說道:「按照交水尋穴法,也是最簡單的尋龍定穴法,古人講究依山而居,旁水而卧,擇穴講究個陰陽平衡,但凡兩水交匯處,易結富貴之穴。古話說的好,但看古昔王卿地,雙龍攬水勝千峰。所謂雙龍也就是這兩個北斗七星,雖然幾千年過去了,山河改道,地貌變遷,但是萬變不離其中,真正的好穴多數結在龍水交匯處,也就是古戰場所在地,那裡是雙龍共目之地,如果我猜的不錯,察克的地宮應該深埋在古戰場的地下」

    末了我又補充了一句,純屬個人觀點,不喜勿噴。

    「崔大哥,你真是壞透了,你明明知道,還讓人家丟人現眼,氣死我了,既然我尋穴比不過你,那就和你比酒量,瞧好了啊」

    這個傻丫頭還真和我杠上了,一連和我對碰了九杯,第七杯的時候,連薛教授也攔不住了,說實話,就我這二斤的量,九杯下肚也是一陣頭暈目眩,我只能暗暗為肖暉擔心,打心裡有點喜歡上這個傻不拉幾的姑娘了,性格直爽,透著朦朧的美。

    肖暉打著酒嗝,也就在我轉身的間隙,突然從前面抱住了我,粉紅色的小嘴直接印在了我的脖子上,口水順著脖子流了下去,本來我想讓古弈給她弄點開水上來,結果就弄成現在的慘樣了。

    洛雨荷過來連拉帶抱好幾次,肖暉依舊不依不饒的纏著我不放,薛教授氣的直拍腦門,大嘴一臉興奮的看著古弈,一副山雨欲來的樣子,我就知道這個犢子又要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了。

    那我只好向古弈求救了,可是古弈恨恨的瞪了我一眼。

    「自己乾的好事,看我幹什麼嗎?」

    差不多半個小時候,肖暉才慢慢的從我身上爬了起來,但是嘴裡還是不知道的嘀咕什麼,就聽她說道:「崔大哥,真羨慕你啊,嫂子這麼漂亮……」

    隨著肖暉的酒瘋,我們的飯席也散了,薛教授看了看錶,五點!

    古弈忙著招呼大夥快點休息一會,說是九點準時出發,然後攙扶著我向外面走去,她已經支好了帳篷。

    日上三竿時,瑪依村再一次人山人海,目送我們七個人離去,還有五隻毛驢,複雜的心情,嘩嘩的水聲,孩童的哭鬧。

    佛怒嶺山腳下,潔白的帳篷支起了一片,時值十月中旬,天氣轉冷,尤其是雪上腳下,風呼呼作響,清冷的月影灑之帳篷上。

    為了照顧他們幾人,我和大嘴輪流值夜,這荒山野嶺的,誰也不敢保證在那些黑暗處沒有眼睛盯著我們,後半夜,風刮的更急了,氣溫明顯的下降了很多,儘管我裹著厚厚的毛皮大衣,依然有點發抖。

    天空中繁星點點,眨著眼睛,手中冰涼的槍桿被我握出了汗水,槍已上膛,隨時準備擊發。

    這個時候,古弈和肖暉所在的帳篷有手電筒晃動,不一會從裡面鑽出一個瘦小的身影,向我走了過來,是古弈,懷裡抱著被子,一路小跑。

    「把被子披上吧,好像後半夜更冷了」古弈對我莞爾一笑,把懷裡的被子搭在我的肩上,然後整個人也鑽進了我懷裡,就像可愛的小貓求奶一樣。

    「哥,要不咱們再休整一天吧,我有種不好的預感,佛怒嶺好像要發怒了,如果我們冒冒失失翻越,怕是有危險,你覺的呢?」

    佛怒嶺,海拔2700多米,東起巴彥喀拉山脈,向西綿延直至瑪依神山腳下,山下是稠密的原始森林,覆著厚厚的植被和腐爛的落葉,龐大的樹冠遮擋的基本看不見天日。穿過原始森林便是岩石沙化區,山體來時直立起來,在往上,就是萬年不消融的積雪,積雪下面覆蓋著厚厚的冰層。

    按照肖二蛋所說,佛怒嶺之前並不叫這個名字,而是叫海螺山,幾千年前的海螺山是片很富饒的地方,山貨充盈,山民門經常出入其中,也有不少山民乾脆就在山下住了起來,這樣方便他們打獵,久而久之,山腳下便形成了一個幾百人口的村落,海螺村,男人們負責狩獵,女人則負責生娃帶娃,日子本來過的還算幸福。可惜好景不長,有一天夜裡黑雲把整個海螺村包裹起來,直到三天後才退去。

    遠歸的獵民們發現,整個海螺村幾百口人全部消失,甚至連根頭髮絲都沒有留下,留下看門的狗也只剩下一副恐怖的骨架,像被某些大型的東西虐過一般。

    如果說狗被野獸吃掉也不足為奇,森林裡面本來就不缺豺狼虎豹還有長的和人一樣的熊,人熊。只是讓他們奇怪的是,為什麼那麼多人能消失的無影無蹤,即便是死了也的留下堆成山的屍骨才對。

    然而更為奇怪的時候,在半年後發生了,海螺山晴天霹靂,八月降雪,大雪整整堆積了半年,便形成了今天的雪山。

    好奇大膽怒氣沖沖的山民,穿過原始森林進入雪山,他們驚奇的發些,所以失蹤的人都被整整齊齊的放在了一起,可惜沒有一個生還者,他們安靜的躺在一個足有幾百丈大的手印中,神態安詳,手印的五指清晰可辨。

    虔誠而善良的人們認為,村民被魔鬼掠去了,吸幹了血,後來魔鬼又被佛所降服,用咒語困在了厚厚的雪層下面,那一掌便是佛怒之印。後來人們為了表達對佛的感激,把海螺山改名為佛怒山,那片不可逾越的雪山,也名正言順的成了今天的佛怒嶺。

    據說那個佛印現在還在,只是沒有人敢去一睹,說是只要到了近前,便會聽見魔音繚繞,鬼哭狼嚎。

    我看了下古弈,重重的點了點頭,「那就聽你的吧,我家古弈讓往東,我哪敢朝西,天亮了,咱們一起說服其他人便是。」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