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第33章 雙妃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第33章 雙妃山字體大小: A+
     

    肖婷的家很近,抄近道走只是幾分鐘的路,今天瑪依村人人家門口貼著大紅對聯,肖婷家也是,房子很舊,更顯得對聯很艷。

    山裡人不缺野味,什麼野蘑菇,野雞,野兔之類的,在我們剛坐定不久的時候,肖婷的母親就用大盆子盛的滿滿的放在了我們面前,很香,這是我幾天來第一次開葷,所以簡單的和肖婷的父母寒暄幾句,我便動起了手。直接撈起一個兔頭,看的大嘴直流口水。

    古弈還在保持著少女的矜持,只看不動手,其實我知道她早就餓了,所以在我引誘下,古弈終於動起了手,這個時候,肖婷的父母先都忙完了,算是正式開飯,大嘴從背包了提出一瓶地道的老北京二鍋頭,頓時酒香四溢。

    肖婷的父母還是對我的救命之恩念念不忘,在吃飯前說了很長時間,看的出他們都是老實巴交的山民,之前的各種怪狀只是為掩人耳目,為的不被抓去當獻祭品。

    肖婷的父親沒有名字,只有外號,肖二蛋,從小家裡窮,光著兩個屁股蛋長大,今年都快四十的人了,愣是沒有喝過一滴酒,酒量可想而知,所以在大嘴的勸說下,肖二蛋幾杯酒下肚便打開了話匣子。

    原來在幾十年前,瑪依村來過很多人,有穿著統一服裝扛著槍拖著炮的,有浩浩蕩蕩的幾千馬隊,有高鼻子藍眼睛捲毛的,他們白天住在瑪依村,白吃白喝還帶調戲村中的大姑娘小媳婦,晚上就成群結隊的出去活動。半夜經常能聽見槍聲還有放炮的聲音,這樣的日子一直堅持了十幾年,山民們敢怒不敢言,直到那些人全部撤離,說是撤離,其實走的時候人數已經少了很多,聽說絕大部分人都死了。

    肖二蛋端起酒自飲幾杯,滿臉通紅,眼睛瞪的都快掉出來的樣子,我有心規勸幾句,然而實在是對肖二蛋說的話,太感興趣了。他所說的人應該是清末民初時期的土匪,還有一部分雜牌軍,當然那些藍眼睛的人應該是老外了,只是不知道這麼多人住在瑪依村有什麼目的,應該不會為了爭搶幾個女人那麼簡單的事。

    雖然很多事情都是口口相傳下來的,水分較多,但有一點就是瑪依村肯定有什麼值得人群爭搶的東西。

    「大哥哥,我知道,我給你們說吧,那些地方我爹爹都沒有去過」這時肖婷拽著我的手,很親昵的坐在我腿上,如數家珍般娓娓道來。

    肖婷說在瑪依村東十幾里的地方,有座小山包,叫雙妃山,這個地方說起來很奇怪,只要下雨哪裡肯定被雷擊,並且是那種幾十道閃電同時轟擊雙妃山,還有晚上經常能看見小山包上空有紫色的光,閃動跳躍。

    所以導致雙妃山成了瑪依村的禁地了,大小人包括牲口在內都是避而遠之,後來肖婷和肖宇還有幾個大一點孩子因為好奇,就偷偷摸摸的過去玩了一次。幾個孩子撥開一米多高的草叢一直往裡走,直到他們發現很多的大鐵架子和成堆的白骨,才嚇的沒敢深入。

    按理說小孩子不打誑語,看來雙妃山大有來頭,我終於架不住肖二蛋父女倆的語言誘惑,決定上去一探究竟,對著大嘴舉起酒杯輕碰一下,說道:「兄弟,生意來了,我們也該活動一下筋骨了,乾杯」

    此時的大嘴早就樂的開花了,那還用我提醒,恨不得馬上收拾好東西就出發。

    肖二蛋聽說我們要去雙妃山,勸說了很長時間,說那個地方不幹凈,經常鬧鬼,總之他也是好意,防止我們出意外,後來還是我一句話打消了他的顧慮,我拍著胸脯說道:「肖二哥,我崔紅心龍都不怕,還怕鬼嗎?」

    肖二蛋終於沉默了,是啊,在他們所有人眼中,我和大嘴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龍王爺頭上都敢撒泡尿,還在乎區區幾個鬼。

    說干就干,我把剩下的幾個兔架子重新啃了一遍,把所需要帶的工具收拾停當了,讓大嘴在村裡又借了兩支打山貨的土槍,雖說這玩意不比ak,但有總比沒有好。

    只是我們要走的時候肖婷哭鬧的厲害,非要跟我們一同前往,最後還是我許下了很多好處才勸阻了。

    迎著午後的陽光,肖二蛋領著肖婷,一直把我們三人送出村口。

    這次帶的傢伙比較多,不過大部分是老掉牙的東西,土槍,鐵鍬,籮筐等等,最後還牽了一隻黑驢,這樣就減輕了大嘴的負擔,大嘴也終於從驢的角色解放了出來。

    我拉著古弈,大嘴拉著驢,一行三人爬上村口的那個大坡,遠遠的望去,白雲綠草的映襯下,一座高大聳立的小山包靜靜的躺在那裡,一如平躺下來的少女,挺著堅實的峰。

    俗話說,望山跑死馬,雖說只有十幾里,但真真的走起來,並不那麼容易,沿路全是各種危險的東西,水窪陷坑,小花蛇,偶爾還有幾隻無精打採的狼,好在我們做了充分的準備,應付起來還算容易。差不多三個小時后,一行三人終於來到雙妃山腳下。

    然而原本秀美挺拔的雙妃山,近看只是一個千瘡百孔的封土堆,就像一個倒扣著的大斗,山體上到處是黑漆漆的盜洞。有人工開挖的,還有大炮直接轟開的。這便是官盜和民盜的不一樣之處,民盜都要先觀察地形,選擇最直接最省力的方法打取*。洞口小而巧,外圍不帶一點土雜。然而官盜就不一樣,他的手法極具囂張跋扈,管你三七二十一,直接用炸-葯炸,用大炮轟,為了地宮裡的饞人寶貝可謂不擇手段。

    但是眼前的雙妃山,雖然已經被折騰的傷痕纍纍,應該沒有被盜,因為山包的整體氣勢沒有被破壞掉。

    正如肖婷所說,我們又往前走了一小段,撩撥開那些一米多高的荒草,到處可見白森森的斷骨,成堆成堆,還有成群的黑烏鴉,出入於那些黑漆漆的盜洞,凄慘的嚎叫著。

    我順手撿起一根骨頭棒子,仔細的看了一下,發現這個人生前應該被利器傷過,然後我又從土裡踢出一個骷髏頭,發現骷髏的後腦勺都裂開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都是可憐的主。

    「老崔,發現沒有,這裡好像有戰鬥的痕迹,你看那些炮架和炮手」大嘴手裡提著一把早已銹跡斑斑的*走過來,對我說道。

    「不只是戰鬥過,並且還自相殘殺過」我說道。這是作為一個軍人敏銳的觀察判斷力,看來雙妃山這個大斗,埋藏的東西的確很誘人,不然也不會同時引來這麼多盜寇,甚至還包括洋鬼子也在垂涎我們的東西。

    然而讓我想不通的是,為什麼部隊都動用了,卻倒不了一個封土堆的斗呢,是人無能還是這個斗有什麼奇異的防盜,再或者有神靈保佑。

    踏著地下的白骨,我向雙妃山的跟前走去,古弈第一次參與真正意義上的倒斗,所以除了害怕,就是不知所措,寸步不離的跟在我的身後。

    「大嘴,不要撿那些破銅爛鐵了,你還打算拿回去賣鐵去嗎?」我看著大嘴抱了一堆生鏽的槍杆子,晃晃悠悠的,如果這些武器還能用的話,絕對是好東西,大部分還都是進口的貨色。但現在充其量就是一堆廢鐵。

    我踹了大嘴幾腳,大嘴才把那些破爛玩意扔了,乖乖的跟在我後面,向山包爬去。

    還是老辦法,找一個最合適的盜洞,這樣既省力又安全,但是這裡的盜洞太多了,大小也不一樣,有的倒洞裡面足能開進去一輛老解放車,選擇起來就有點為難,我仔細的觀察著每個盜洞的特點,這時,古弈突然沖著我招手。

    「哥,快過來看,這裡有東西」

    此時,古弈站在一個足有兩間房大小的洞口前,緊張兮兮的向里張望,同時很著急的向我擺著手。

    我沿著陡峭的山壁快爬幾下,來到古弈身後,借著充足的光亮向洞口裡面打量了一下,發現竟然是個廢棄的軍火庫,頓時心裡有點自樂,因為這裡除了扔在地上的幾件武器是生鏽的外,還有成箱的東西堆砌在一起還沒有開封,心道,如果裡面有幾件稱手的傢伙就好了。

    這時候大嘴提著工兵鏟,已經對著一個箱子走了過去。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