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第30章 救人如救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第30章 救人如救火字體大小: A+
     

    我記得小時候在很多插畫上看過龍,畫面上的龍無不是光彩奪目,一副憨態可親的樣子,甚至我想,如果能養一條龍當寵物,該是多拉風的事。

    關於鎖龍井,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在西安一個舊書攤,隨手翻看一本直板連環畫《鎖龍井》,當然民間流傳的關於鎖龍井的故事也是數不勝數。據說劉伯文和姚廣孝倆人當年建北京城,發現城內幾口深不可測的海眼,最大的兩個海眼,一個在玉泉山鎮一個大廟下,另一個則在東直門的北新橋哪裡。

    為了防止水患,北新橋那個海眼裡鎖住了一條老龍,由於老龍生性狡猾鬧騰的不行,後來就在上面蓋了一座岳王廟,用來鎮壓老龍。後來小廟在六十年代被拆除了,不過只是個傳說,僅此而已。

    然而五十年代,北京的北新橋擴寬馬路,人們在路口確實發現了一座小廟,廟邊還真有一口井,和傳說中的那口鎖龍井基本無二。因為要施工,人們覺得這口井很礙事,便打算填平,便有膽大的工人打開井蓋,卻發現井裡邊有一條很粗的鐵鏈銹跡斑斑的,井也是深不見底。當時有很多人不讓動這口井,尤其是上了些歲數的老人,曾極力阻止。但總有一些好事之人,免不了惡向膽邊生,非要看看鐵鏈下到底究竟是什麼東西,於是幾個人開始往上拉扯鐵鏈,然而鐵鏈好像永遠沒有到頭的意思,不過,這時突然井底傳出沉悶響聲和攪動水的聲音,工人們害怕之餘將鐵鏈重新放了回去。最後只好將井口封死。

    至於那口井裡面有什麼,誰也不知道,也沒有人再敢去探個究竟,其實真正知道的人也不會說。但現在,龍就活生生的遊盪在我眼前,頭大脖子細,身如蟒蛇。脖子處三道大鐵箍和粗鐵鏈連著,而另一端被固定在鎖龍井口處,

    我發現自己突然間變成葉公,恨不得能插上翅膀能一躍千丈,馬上離開這個將要腥風血雨的地方。

    只是,現在的我腿都打顫了,大嘴同樣如此,扶著大石頭一個勁呼呼直喘。古弈就不說了,怕在我身上都快成爛泥了。

    此時那個怪物正美滋滋的欣賞著十八個獻祭者,銅鈴般的眼睛貪婪的在每個人身上掃過,饞液橫流,鼻孔噴出的氣體甚至吹的近處的獻祭連連後退。忽然間,黑色怪物張開了血盆大嘴,白森森的牙齒髮著陰冷的光,捲曲的舌頭伸出一米多長,然後舔向其中一個獻祭者。

    「哥……」古弈突然驚叫起來,幸虧我有所防備,馬上捂住她的嘴,自己卻嚇出了一身冷汗,這個妮子這是要坑死人不償命,雖然我強硬的打斷了古弈的話,但一聲尖利的哥,還是很清楚的叫了出來,再也拉不回來了。

    我膽戰心驚的注視著怪物的動靜,萬一被它發現了,我們還能不能逃脫。好在怪物的心思全部投到了它的美食中,對古弈的聲音置之不理,繼續舔那個獻祭者,從頭到腳,那個倒霉的傢伙此時已經變成了血人,半個腦袋都快被舔掉了,正痛苦的嘶喊著慢慢的倒下。

    然後更嚇人的一幕才剛剛開始,只見那個人還沒來得及倒下,一聲救我也沒有喊出口,就被血盆大嘴叼了起來。怪物晃動著七八丈長的龐大身體,拖動著沉重的鐵鏈快速的向蠆盆竄去,前後不到幾十秒的時間,一條粗壯的大尾巴從蠆盆里探了出來,好似長了眼睛一般,對著一個到處亂竄的獻祭者卷了過去。這裡已經毫無懸念了,沒有一個人能逃生,我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剩下的十六人都將成為怪物的美食,除非有什麼奇迹發生。

    奇迹會發生嗎?一個字難,那些村民還沒有離開,只是遠遠的觀望,即便僥倖能走出怪物的攻擊範圍,也會被再次送回去。

    然而事情就是怎麼趕巧,就在怪物捲走第二個獻祭者的時候,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一個小黑影,快速的游向其中一個瘦小的獻祭者。

    「肖宇!」我們也終於看清楚了那個小黑影的長相,大大的眼角,黝黑的肌膚,原來我們一路苦苦相追的小黑影竟然是肖宇。說實話,此時我已經對這個孩子恨不起來了,反而是擔心。

    那個瘦小的獻祭者一定是他的親人,有可能是他父親,我知道肖宇能不能在極短的時間裡游到他的親人身邊,即使游過去能不能順利的救出那個獻祭者,本來讓人熱血沸騰的場面,卻因為肖宇的出現變了味道,看著肖宇一點點接近怪物,我放佛身臨其境一般,腿上不由自主的使力。

    當然發現肖宇的不光是我們三人,那些村民也發現了,雖然他們怕驚動神物不敢高呼大叫,卻都戒備起來,封死了山洞出口的位置。

    「肖宇再游快點!」

    我狂跳的心為這個逆天的孩子使勁,瘦小的身影再有兩米就能夠得著他的親人了,同時,蠆盆裡面的鐵鏈也響的更加厲害了,兩個獻祭者連他塞牙縫都不夠,鬼知道它在打什麼主意,想要怎麼樣玩死剩下的獻祭者。

    大嘴半張著嘴巴,屏住呼吸驚愕的看著肖宇,古弈卻在拿我出氣,尖細的指甲快要掐如我肉里了,我他媽才命苦呢,想叫不敢叫,狠狠的甩開古弈的手吧,還有點捨不得。

    老天保佑!肖宇終於游到了他親人身邊,並開始解著對方身上的綁繩,這時,怪物粗壯的黑色尾巴再次騰空而起,誰也不知道它的下一個目標是誰。

    怪物的尾巴快速的水面上劃過,濺起一人多高的水花。眼看就要接近肖宇的位置了,然而那個尾巴忽然頓住了,我估計是怪物感到了不對勁的情況,像這樣的靈智生物,感覺器官應該是相當的敏感,它應該有自己的想法才對。不管怎麼樣,一個嗜血且冷血的動物肯定不會放過肖宇的。

    果然,那條尾巴好像憤怒了,使勁的拍著水面,啪啪啪,水花四濺。

    此時,肖宇正在剛好解開那名獻祭者腳腕處的綁繩,正要拖著他的親人開溜,突然間怪物的腦袋高高的揚了出來,吐著一米多長的舌頭,血紅色的眼睛怒視著肖宇二人的背影,怪物生氣了,後果將會很嚴重。

    我忽然意識到,自己是不是該做點什麼,肖宇把我們引過來,肯定是想讓我們在最最關鍵時候給予幫助,那我們幫還是不幫,這可是隨時掉腦袋的事情。但是,假如我們不出手的話,這個生性頑強的孩子他會記掛我們一生的,即便他現在被怪物吐掉,冥冥中也會惦記著我們,我放佛看到了肖宇幽怨的眼神,罷了,大丈夫有可為有可不為,老子今天再豁出去一次。

    「大嘴,藉機帶古弈反方向離開」我聲音壓的極低,對大嘴說道。

    大嘴先是一愣,接著會意的點點頭,我相信他也是條熱血的漢子,此時會贊成我的做法的。

    我迅速在腰間摸出飛虎抓,同時緊握*,身子從石頭後面閃了出來,快速的向肖宇跑去,一邊跑一邊觀察距離,飛虎抓繩長五丈,我離肖宇十丈左右的樣子,所以我需要向前跑出五丈才能投飛虎抓。換做平時,五六丈根本就不是個距離,但眼下我感覺每前移一步,離死也更近一步,主要腿上使不出力氣。光憑藉著一個狠勁,對著肖宇猛衝,只是不知道連著這個怪物的鐵鏈有多長,只能先賭一把,然後見機行事。

    顯然我的瘋狂舉動完全吸引了怪物的注意力,血紅色的眼睛開始向我掃了過來,下一刻,就感到一股強勁的風刮裹著一個黑影沖我甩了過來,瞬間,我的眼睛里全部是怪物黑色發亮的尾巴。好似一條黑色的閃電般對著我劈了過來,速度極快,好在我心裡早有防備,身子猛的矮了下去。

    好險,那條尾巴幾乎是擦著頭髮梢飛過,甚至我們能感覺它的體溫,極寒,還有它身上的鱗片,足有巴掌大小,菱角分明。

    怪物的第一擊算躲過去,我也被那股強勁的風卷趴下了,惡臭的水罐了好幾口才重新站起來,再次向前猛衝。不過這也讓我看清楚了,此時的怪物只能藉助尾巴攻擊我,它的頭明顯夠不著我。

    怪物一擊沒中,開始狂吼,震的水面都盪起了細細的波紋,看來是要對我發起第二次攻擊了,先不管這些,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爭取時間,我把飛虎抓對著肖宇身邊扔了過去。

    「肖宇接著!」事到如今,也算是目標暴漏,再不用擔心被發現,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我就對著肖宇吼道,用最直接的方式提醒還在沒頭沒腦瘋跑的肖宇。

    肖宇看起來只是個五六歲的樣子,他的能力已經超出我的想象,從我們追了一路沒追上,再到現在他又表現的和同齡孩子極不相符的能力,我真心的佩服他,也許他的身上還有其他的秘密。

    此時的肖宇也是精疲力盡,像看見救命稻草一樣,猛地抓過飛虎抓纏繞在小胳膊上,他的另一隻手拉著那個獻祭者。

    怪物的尾巴再次舉了起來,任由它第二次攻擊,即便我能僥倖躲過,肖宇他們怕是會遭殃。眼看著已經怒不可恕的怪物嘶吼聲大作,我只好割愛了,手臂使力把*遠遠的甩了出去,不求能重傷怪物,只要引走它的注意力便可。

    *甩出去的同時,我瘋狂的拽著飛虎抓的一段,拖動這個肖宇二人頭也不回的向前奔跑,我不知道那全力的一擊有沒有成功,只是身後忽然變的很安靜。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