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第18章 骷髏黑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第18章 骷髏黑霧字體大小: A+
     

    幾里地,說到就到,前面便是古弈說的詛咒嶺。

    然而這個地方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再往前幾步就是一片荒涼之海,風撫荒草而動,露出黑色的泥土。

    「老崔,這不就是我們在新疆槍斃犯人的亂墳崗嗎?」

    大嘴這麼一說,還真有點亂墳崗的樣子,一眼望不到邊的枯草,和外面判若兩世界,一陣小風吹在後脖頸,讓人感覺涼颼颼的,一行三人同時放慢了腳步。

    「老崔,你看前面」古弈小手指望前面不遠處。

    「那便是無頭石人?也不怎麼樣嗎?也沒什麼大驚小怪的」

    我順著古弈手指的方向看去,也沒什麼奇詭的,不就是個石刻的人人嗎?很多大型的古墓都有,並且不遠處還有很多。

    我記得在報紙上曾經看到過,一九七一年秋末的一天,陝西省乾縣姑婆嶺村的兩位農民正在田間勞作,他們在泥土裡刨出一顆精美的石刻頭像。后*過相關部門的比對,這個石刻頭像竟然是乾陵61尊無頭石人像神秘丟失的頭像中的一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定性那些失蹤腦袋,到底是雷劈還是胡滿人為了讓他們的後人認祖歸宗故意為之。

    「對了古弈,你什麼時候開始和大嘴學的,怎麼突然改口叫我老崔了?」

    其實我挺喜歡古弈叫我崔大哥,突然的改口,心裡多少有點小失落,不是有很多小說裡面,那些互生情愫的男女都是大哥長,小妹短的嘛。

    「我樂意你管得著嗎?」古弈裹著我寬大的衣服和我檫身而過。

    「人家樂意,你管的著嗎?」大嘴露著槽牙,對我擠眉弄眼。

    「滾,看老子把你腦袋擰下來給石人裝上的啊,小樣」

    罵歸罵,但謹慎還是很必要,我很奇怪,為什麼有人會喜歡這些原刻的石像腦袋,既不能吃又不能賣,這是何意圖?

    隨著我們越來越深入,視野里出現的石像也從幾十個變成幾百個,並且個個形態不一,有武官,有文官,還有平民,甚至還有大肚子的婦女的。唯一相同的,就是它們的勃頸處是被齊齊的斬下去的,切口平滑。

    我喊停了大嘴和古弈,在沒有弄清楚這些石像腦袋為何不翼而飛前,不能再繼續深入裡面了。

    同時古弈也一臉驚慌的和我說道:「老崔,石像裡面好像有東西,它們一直在看著我們三人」

    這話要是別人說出來,我還能當做開玩笑,現在古弈親口所說,我不得不信。此時我能感覺到身上涼颼颼的,儘管已經有了心裡準備,每走一步也是萬分謹慎加小心。但是這種被某種力量在暗處盯梢的感覺,更讓你心裡發毛,大嘴開始全服武裝了,手握工兵鏟向我靠攏過來。

    如今是幾把槍都成了擺設了,唯一可以反抗攻擊的武器就是工兵鏟,*和m4軍刺,我把m4軍刺交給了古弈,自己則緊握*,躡手躡腳的向離得最近的石像挪去。

    一尺多高的荒草在腳下被踩倒,又倔強的抬起了頭。

    這是尊青黑色武官石像,身披戎裝,顯得很威武,常年的風吹日晒,使得石像的表面已經裂開細小的縫隙,由於是白天的緣故,所以每一個細節都看的清清楚楚。

    我從石像的身後慢慢轉到身前,石像前胸口那個足有人頭大的圖案,映入了我眼帘。太陽火苗,中間一個奇特的符號,像是一個雙腿下跪的人,正在朝聖正午的太陽。

    頭頂的太陽正照射的很兇,現在不就是馬上正午嗎?巧合還是那個符號可以動?隨意改變姿勢?

    我試探著從石像身上尋找答案的時候,忽然聽到身後咔嚓一聲響,響聲清脆,好像石頭崩裂開發出。

    「老崔小心!」

    一聲尖利的提喊聲,我腳下沒做絲毫的停留,轉身就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此地不宜久留。然而就在我剛才跨出一地步的時候,通過眼角餘光看到,頭頂上一個黑霧狀的骷髏頭向下罩來。

    瞬間,我感覺自己掉進了一個冰窟窿,全身的關節開始被凍的僵硬起來,活動受限,想要跑已經邁步開腿,同時石頭崩裂的咔嚓聲不斷重複著,抬眼望去,腦袋上方密密麻麻的全是大大小小的黑色的骷髏迷霧。

    「快跑!」我向大嘴和古弈力竭吼道。

    如今還僅僅是我一人被黑霧骷髏吞噬,即便死也只能是我來死。同時多次的生死經歷,我已經對這些*般的存在,處身不亂了。

    然而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們二人竟然都向我沖了過來,這讓我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下一刻我被大嘴背了起來,古弈小跑著跟在身後。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成百上千的黑霧骷髏像有靈智一般,快速連成一片,把我們三人包裹了起來。

    在大嘴背著我前艱難的跑出幾十米后,兩人同時重摔在地,同時倒下的還有古弈,看來最後的一線生機也被掐斷了,怎麼辦,等死嗎?我的腦海里一時混亂不堪。

    「大家不要停下來,往前爬,不要讓這個小王八蛋的奸計得逞」我喊話的同時,折身將那隻白嫩的小手抓起。大嘴不用我管,就是一隻胳膊匍匐起來速度也是驚人的,古弈就不行了,胳膊上沒力氣不說,那身嬌嫩的肉可經不起粗糙的地面摩擦。

    所以古弈身體騰空后再度落下時,下面是我厚實的身體,儘管這樣,古弈還是*輕顫。

    人逢絕境,我也顧不上細細品味古弈身體落下那一刻,那種醉人心魂的衝擊力,只能感到一聲聲*吁吁在我耳畔嗡嗡,古弈的一縷縷黑髮環著我的頸部而去,直接垂落在臉上。

    我和大嘴咬著牙一前一後向前爬去,任由那張牙舞爪的黑霧在頭頂瀰漫,壓的越來越低。

    我暗道這操蛋的距離,越著急越看不到希望,前方一直是一望無垠的荒草匆匆,老子憑著一身牛力,一條賤命,不把你小子的老巢掀翻,老子就不行崔。

    身體在起起伏伏間,和古弈很有節奏的碰撞著,一絲柔綿,一汪春水泛濫,在這臨時的關頭還有飽餐一頓春色,做鬼也風流倜儻。

    「舒服嗎古弈,不比你的棗紅馬差吧?」我還不忘調侃一下身上的古弈。

    「真不知道部隊是怎麼樣培養你的,混蛋東西」古弈責罵我的同時,還不忘伸出纖細的小手在我額頭摸了一把,同時一道嬌滴滴的聲音再我耳畔響起。

    「停下,再爬必死無疑!」

    「古弈,怎麼回事?」我焦急問道,古弈在關鍵時刻喊停我和大嘴,肯定有她的想法和道理,因為在往前一肘遠,便是煥發著生機的綠色草地,大嘴也扭過頭,不解的看向臉色沉重的古弈。

    這時候古弈從我背後滑下,雙手緊張的搓動著,好像在做一個十分重大的決定一樣,幾分鐘之後,古弈語出驚人。

    「兩位大哥不要爬了,還沒等我們爬出去,估計就的全部留在這裡,當下的辦法是儘快解決這些黑霧才對」

    是啊,古弈說的沒錯,我不得不承認古弈的心很細,其實我們的體力馬上就要消耗貽盡,但是這黑霧卻一眼望不到邊,估計留給我們爬出去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此時由那些黑色骷髏融合成的黑霧壓的越來越低,幾乎就在抬手之間,如果讓這些黑霧包裹,不被詛咒死也得被嗆死,我們必須在半個小時內想出一個活命的辦法。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