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第14章 秦嶺冥宮之陰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第14章 秦嶺冥宮之陰將字體大小: A+
     

    真是難以置信,閉著眼睛竟然能破解幻術設下的禁制,只是哪位前輩既然知曉其中的奧秘,為什麼還死在了木橋上?實在想不通,或許還有其他什麼原因吧,我也懶的去想了,等出去幫他了卻一髒心願算是對他對他的回報吧。接下來該想辦法對付陰將了,一個兩個還好說,萬一多了的話就是個辣手的問題了。

    「老崔,對付陰將還不簡單,老子一頓掃射全把他們打的稀碎」大嘴手裡緊緊的握著ak,士氣高漲的沖我說道。

    現在也就只能指望ak了,m1911威力固然強大,可惜射出有限,唯有全部的賭注押在大嘴的身上了,不過有個很嚴重的問題擺在面前,陰將像空氣一樣在暗處,而我們在明處,很讓人頭疼。

    「那些陰將像水一樣是透明的,甚至你都不知道它們什麼時候出現,你掃個屁」我白了大嘴一眼,我說的是事實,大嘴一時也無話可以說,頓時囂張的氣焰就像澆了一瓢冷水一樣,大屁股蹲在地上不在做聲了。

    過了一會,大嘴不服氣的挑釁道:「那你說說,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還等死不成?你有什麼行的辦法說出來,倒是讓於爺見識一下」

    我沖著大嘴呵呵一樂,故作神秘的對大嘴說道:「等死倒是不至於,只是需要某個熱冒點險罷了,我看你就身大力不虧,負責將陰將**出來,我在遠處打伏擊,問題就迎刃而解了,是吧?於爺?」

    說完之後我仔細觀察著大嘴的臉色,想看看這小子怕死怕到什麼程度,如果猜的中的活,大嘴肯定會先給我吃幾塊糖把事情推到我身上,果然讓我猜中了。

    大嘴腦袋搖的像個撥浪鼓一樣,趕緊說道:「不,不,不,於爺我光明磊落之人,從來不和人爭功論賞,這種露頭露臉的事非你莫屬,我以上帝的名譽起誓,一定保證你大後方的安全,放心的去吧,萬一你掛了,革命的火種依然會燃燒的」大嘴說的還挺慷慨激昂的。

    以我對他的了解,知道大嘴就會找出一大堆的理由來,其實我也沒指望他,只是調侃一下罷了,沒想到大嘴的尾巴這麼快就露了出來。

    我談了一口氣和大嘴說道:「瞧瞧,這就是戰友,有便宜可占的時候比鬼他媽都精,待會眼睛睜大點,老子可以不想死在你的槍下」

    我沒有理會大嘴,便一個人拿起工兵鏟向前走了過去,猜也能猜到此時的大嘴,嘴巴咧能塞進去一個拳頭去。

    我隻身穿過茫茫的黑暗,發現前面不遠處幽綠一閃一閃的,就像鬼火一樣,耳邊陰風鬼哭狼嚎一般,讓人渾身冷顫,如今倒斗的第一步已經邁出去了,以後的路硬著頭皮也的走下去,既然當初兩人信誓旦旦的,只能撞了南牆也不能回頭了。

    現在我對冥宮的結構基本算有個大概的了解,前面應該是進入冥宮的神道了,神道字面意思理解就是神之道,鬼神之道,通往死亡的道,而不是褻瀆神明的神仙之道。一般神道兩旁都有石人、石像威嚴把守,象徵死者生前的威儀。神道縱深差別很大,有的長達幾公里,甚至更長,短則也有幾百米的,很有講究,神道越長,說明死者生前的威望和尊位越高,神道越短,那這個斗不倒也罷。

    黑暗之中的幽綠光點越來越多,越來越亮,就像撲閃著翅膀的精靈一樣到處飛舞,讓人有種進入地獄的錯覺,毛骨悚然毛孔緊縮。

    「老崔,前面好像有東西,看到沒有?」

    大嘴顫微微的說道,把手電筒向遠傳照去,果然在光束下,好像有液體在流動一樣,讓我想起水晶粉條,並且數量好像好不少,飄忽不定的速度極快。其實我也也發現了,只是故意沒說出來,提前暴漏了大嘴肯定就不會往前走了,這個傢伙防範謹慎。

    「他奶奶的,怕什麼來什麼,大嘴點射一下試試」我對大嘴說道,看看能不能在遠處解決了陰將,我實在是沒把握徒手搏殺那麼多陰將。

    「怕是不行,不在ak的射擊範圍,老崔要不你去引吧,其他的全部交給於爺就是」大嘴拍著胸脯激昂陳詞。

    我知道現在的儘快解決了這些陰將,不能把時間全部浪費在它們身上,唯一的辦法就的像大嘴說的那樣,親自出馬了,指望大嘴現在給你往前挪一步可是比登天還難了。

    我低聲對大嘴安頓道:「準備三十發爆頭彈,關鍵時刻接應我」

    爆頭彈,也叫花子彈,是臨出發前我讓大嘴臨時手工磨製的,爆頭彈的效果不像普通子彈一樣重在穿透,而是炸裂,有點想薩姆彈,我對這樣的效果很有信心,如果射擊在陰將身上肯定效果極佳。

    我見大嘴快速的換掉彈匣,便小心翼翼的握著工兵鏟慢慢的接近那些陰將,現在有大嘴在後面掩護倒是放心不少,起碼腿不會再打顫了。

    手電筒光束下,一個足有兩米高的陰將突然原地消失不見。

    我暗道不好,陰將的速度比我想象的快了很多,就在我反應的同時感覺一陣陰風撲面而來,身上的毛髮都被吹的飄了起來,陰將離的太近了,我知道大嘴不可能開槍的,現在只能靠自己了。

    毫不猶豫,手中的工兵鏟裹著風,呈30度角劈去向前劈去。

    說實話我對工兵鏟的殺傷力很有把握,即便對面是鋼鐵巨人,一鏟下去也的拉開一道金屬口子。瞬間工兵鏟像似切入了肉中一樣,不過沒有受阻直接原路而下,下一刻身上像被人潑了一桶水,涼颼颼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一股腦噴濺在我身上,除了臉上頭上有鋼盔和防毒面具,其他的地方被淋浴了,那些透明的內臟滑溜溜的流了一地。

    我長長的呼出一口氣,解決一個少一個,不知道還有幾個陰將,要是單打獨鬥的崔爺還在沒有把它們放眼裡。

    「老崔小心」大嘴對我大聲吼道

    「怎麼回事?」我什麼也沒有看見,難道有東西接近我了?由於要隨時調整手電筒光,所以只能把手電筒握在左手,騰出右手使鏟,聽到大嘴的聲音以後,我儘快的用手電筒四處尋找那些透明的陰將,心裡越著急越是找不到,「你大爺的,老子……」

    就在我剛要罵這些缺德的陰將和它們的主人時,感覺後背好像被鉤掛住了,同時身體兩側呼呼的風聲傳來。

    我知道被包圍,沒想到陰將還懂得協同作戰,跑是跑不了了,那些傢伙的力道奇大,下一刻我的腳好像離開的地面,同時身體被重重的摔了出去,眼前一黑,也不知道自己撞在什麼東西上了,腰部傳來一陣巨痛,嘴角好像有血滲了出來。

    「大嘴,別愣著**開槍啊」我向大嘴嘶吼道

    腰上的痛讓我站都站不起來了,左手的手電筒也不知道哪去了,只剩下頭盔上的那點亮度了,眼瞅著三個透明的陰將飛一般向我沖了過來,現在一個陰將都對付不了,何況同時過了三個,他媽的,反正橫豎也是個死,還不如死在大嘴的槍下痛快點,興許還有一絲生機。

    我絕望的閉上了眼睛,現在就祈禱大嘴不要像平時吹牛逼那樣,能救出我半條命。

    突突突三聲,同時一道光線向我沖了,心裡那個激動呀,這就是戰友情,關鍵的時候不會拋下我不管,看來以前是錯怪了大嘴了。

    已經衝到我面前的那三個透明陰將應聲炸開,腸腸肚肚和四肢,反正噁心的東西全向我招呼了過了,腥味翻騰,剛才我被摔之後,已經把肚裡的東西全噴完了,現在實在沒東西噴了,任由那那些惡臭灌入我的鼻孔,肚子里翻江倒海那個難受。

    「老崔趴下」

    就在我以為自己大難不死,那股興奮勁還沒有過去的時候,大嘴突然喊道。我的腦袋一下就空白了,要說剛才還有點防備,現在身體完全鬆懈了下來,沒有半點抵抗力的情況下我只能等死了。

    大嘴的聲音還沒有落盡的時候,自己的身體猛地被一股力量強行拖著飛奔起來,速度極快,快到我都感覺不到地面的摩擦。清楚的聽見大嘴在後面瘋狂的追著,大喊著,「我艹你奶奶,把爺兄弟放下,不然於爺今天就炸了你的鳥宮」聲音越來越遠,此刻我想到了大嘴,希望他一個人能安全出去,以後找個好媳婦,改行做點正當事,不要干這種刀口舔血的日子了,這是我的遺言,可惜誰也聽不見。

    我被無情的拖到了一個地方,我不知道我會怎麼樣死,反正能感覺到一陣被撕裂的痛,好像身體被三股力量同時從中間向兩邊拉扯,耳朵里還能清楚的聽到衣服被撕裂的刺啦聲,一道道惡臭嗆的連氣都喘過不來。

    起先我還在全力的掙扎,後來感覺意識越來越弱,眼前除了那黑暗,還是黑暗,身體在被黑暗一點一點吞噬。

    再下一刻,感覺自己的身體慢慢變長,我放棄了抵抗,因為人的身體是有極限的,在偵查連訓練的時候經常會利用人體的極限來激發潛力,我知道自己已經到了這種極限,腦海里那團白光也越來越暗,直至融入了這可怕的黑暗。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