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升棺發財 » 第3章 探秘山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升棺發財 - 第3章 探秘山洞字體大小: A+
     

    火車直線南下,嘎登,嘎登像老黃牛一樣。

    隨著火車的不停穿越,我感覺心情無限舒暢,便和大嘴一路哼唧著唱起了流行歌曲,「咱們心中有力量,嘿!咱們心中有力量!每天每日工作,……」歌聲不是很美妙。卻影響了整整一車廂人,主要是大嘴的嗓子高,並且像要被宰殺的公鴨一樣。

    坐在我們對面的是一個包裹著綠頭巾的中年婦女,抱著一堆破破爛爛的東西,一路上盯著我們看。有時候被我們歌聲感染的憋不住了,就去車廂對接處喘幾口煙氣,然後從新坐回來聽歌。

    「兩個兵哥哥,累了就歇緩上一會吧,這樣我也能歇一歇」中年婦女估計是實在憋不住了向我們提出了委婉的。說完之後,她眼神遊離的看向窗外,只見那青嶺娉婷,一閃而過。

    大嘴讓婦女一干擾了,一個字喊的太高了,一口氣沒有換過來擔心嗆死,站起來憤怒的打量著中年婦女。

    「大兄弟。我…我不是有意的,你…你們盡情的唱,唱吧,很好聽……」

    後來還是我拉了大嘴一把,他才悻悻的坐了下來。和大嘴兩年多的相處,說實話對他的評價不是很高,一個字,惡。依仗著身大力不窮,男女通吃,老少通吃,動物界基本也通吃吃,所以對面那個中年婦女在被大嘴瞪了幾眼之後變的安靜的多了,一會便呼呼的睡了過去。

    不知不覺終於熬到下車了,我有種被放出來的感覺。

    這是我第一次到西安,由於交通不發達,信息也閉塞,所以對西安沒有什麼印象,只是在老家天津的時候,從書本上對這一古都有個大致的了解,兵馬俑,鼓樓,大雁塔等等的,歷史名城,帝王之都,不同凡響。

    從市區出發到大嘴的老家天子峪村大約35公里的路程,我和大嘴拎著大包小包的下了火車,也沒有在市區停留,畢竟再好的東西也是地上的,說實話我還沒興趣,都快被別人看爛了,我再去看那就不是我崔紅心的風格了。

    一路上我們坐著那種手扶拖拉機,往大嘴的老家趕去。

    「大嘴,這次他媽算是虧大了,這破車,腰都快閃斷了」

    手扶拖拉機有的地方又叫蛤蟆車,一蹦一蹦,別提多難受,要不是路遠,真他nǎinǎi的想下來步行走也比坐車強很多。

    「崔紅心,我看你的覺悟也該再拔高一下了,這點苦也收不了,還談什麼血海浮舟,你就不要擰次了,有的坐就很不錯了,再堅持半個小時就到了,你要是實在憋得慌就舔腳趾頭去吧」

    我就奇怪,在這樣不堪的環境下大嘴還能呼呼的睡著了,剛才被我踹了一腳,才揉揉惺忪的小眼睛,對我呲牙咧嘴的數落了一番,便又到頭睡去,「哎,沒心沒肺的人就這樣,簡直就是動物」我暗道。

    「半個小時?」還好不是很長,我也一頭倒在亂草里,索性就打起了盹。

    只剩下手一個人靜靜的開著車。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大嘴把我從車上提了下來,說是到家了。

    大嘴巴所在的村子叫天子峪村,離秦嶺的天子峪口很近。相傳當年太子李治就出生在這裡,所以天子峪村因此而得名。

    六月的天子峪村,小橋流水,景色秀美,向遠處望去,茫茫秦川沃野盡收眼底。群山巍峨,層巒疊嶂,儼然就是一處世外桃源,柴門小院雞犬相聞的悠閑景象,「不愧為是太子,他nǎinǎi的真會選地方,我要是還能重生一次,也會選擇這個地方,太他媽淳樸了。」我不住的感嘆,上帝造化弄人,天底下還有這等美景。

    大嘴領著我在村裡七拐八拐的饒了一會,便到了他舅舅家。

    大嘴是孤兒,被他舅舅一手拉扯長大,說白了就是保證他沒有餓死罷了。當兵之前他一直過著舅舅不疼,nǎinǎi不愛的日子,並且在他很小的時候受盡了各種欺負。大人們也白他,小孩子們說他父親是國民黨,更是揍起他來像喝稀粥那麼平常,所以也造就了大嘴現在的性格。

    大嘴的舅舅今年八十多歲,頭腦昏花,眼睛不好使基本算是半瞎,每年就靠大隊里可憐巴巴的救濟才勉強能吃個半飽。如今算是半隻腳跨入了棺材,看著他舅舅窮的家徒四壁,我擔心他死了之後連個棺材也用不起,很可能被隨便扔個地方,任憑狼啃狗咬。

    老人家也沒有問什麼,直接就把我們讓進了家裡,

    撩開破爛爛的門帘后,頓時一股惡臭撲鼻而來,我估計是他舅舅的大小便應該就地解決的原因。當然我也沒好意思說,反正臨時呆幾天。索性進了家之後把背包往鋪著亂草的土炕上一扔就不管了,先躺下睡了個大飽再說吧。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肚子餓的咕嚕嚕叫,還好身邊放著一籠黑色的窩頭,我想都沒想就往嘴巴里塞去,等大嘴回來的時候,我已經一口氣吃掉了八個。

    「崔紅心,你丫的也太不厚道了,總共就十個窩頭,你就吃了八個,你想餓死爺不成」大嘴一看一籠窩頭就剩下兩個了,趕緊拿起最後的兩個塞在了自己的兜子里,還不樂意的白了我幾眼。

    我當然沒有理他,反正我是吃飽了,還打了幾個飽嗝。

    接下來,我在大嘴耳邊低語幾句。

    我們決定明天一早進山,需要準備一些應急的工具。來時的路上我沒有發現賣東西的合作社,索然就弄幾件農具湊乎吧,什麼繩子、斧頭、鎬、活物、蠟燭,再加上我們從部隊里偷出來的德制工兵鏟和軍用打火機,攜帶型軍刀,有這幾樣基本夠了。

    大嘴沒有問什麼,對我絕對的服從,畢竟我之前是他的排在,再說在部隊的時候他也知道我有這方面的愛好,當然我也沒有問他從哪裡弄東西,就他舅舅家窮的怕是一根繩子都夠嗆能湊到,反正他有這個本事,當年一夜之間能弄兩條大黃狗,這些工具對他來說小菜一碟。

    反正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時候,東西全部準備齊全,兩個白色的蛇皮袋裡各裝了兩隻鵝,我瞅了瞅大嘴,看著大嘴在一邊吧唧嘴巴,知道這小子又要開葷了。

    「出發!」我和大嘴換下了軍裝,扮成務農的模樣,向村外走去。然後通過一座小石橋,沿著一條狹窄的山道向秦嶺的懷抱走去。

    一路上我也沒有問大嘴血海在什麼地方,反正跟著走就是了。小道越來越窄,山越來越險,風越來越狂,終於快響午的時候,我們站在一座山頂上,向著遠處眺望。

    我能感到自己此時心情無比激動,就像一口悶下了半瓶牛欄山二鍋頭一樣,不知道我們這算不算盜墓去,反正差不多吧,發現寶貝誰都會眼紅的。

    我順著大嘴的手指方向望去,山腳下一條大河奔騰著湧向一個山洞,根據望氣尋龍訣所講,靠近水的山叫才能稱得上龍脈,然後再看龍脈的走向,行到有水的地方,如若龍脈和河流湖泊相交,便會化氣結穴,也就是說此處適合安葬,是一處風水寶地。

    龍氣有善惡之分,善者為富貴吉祥之龍,周圍草木蔥鬱,靈氣活現,無限活力。反之惡龍的周邊巨石磷峋,草木稀少,凶氣迫人,給人一種殺氣騰騰的感覺。就像現在我們看到那個山澗一樣,怪石嶙峋,六月本屬火應該是氣赤縈繞才對,但是那個山洞的周圍卻黑氣環繞。

    不過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既然都千里迢迢的來了,是善龍是惡龍也的來出來溜溜才行。

    打定主意之後,我和大嘴便向山下爬去,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這話不假,等我們一路小心翼翼,喘著粗氣站到洞口的時候,天已經黑兮兮的了,大嘴掏出軍用手電筒向山洞裡照去。

    這種軍用手電筒是當年抗美援朝繳獲美帝的,至於什麼牌子已經摸的看不清了,反正還是挺好用,衝上一次電節約點能使用堅持十幾個小時沒有問題,射程也在500米左右。

    白熾的光芒射進黑漆漆的山洞,能看到的就是突兀出來的亂石和亂草叢生,還有嘩嘩的水聲。

    「把手電筒推到二檔,進」我向大嘴打了個前進的手語,並且切換了一個手電筒亮度,這樣能省不少電,鬼知道這黑漆漆的洞里會有什麼。當年崔化成從血魔嶺出來不也是隻字未提洞里的情況嘛。

    我走在前面,大嘴緊貼身後,還不時的踩我的腳,說不出的彆扭。大嘴怕鬼,這在當時的連隊已是有目共視,別看他長的五大三粗,一雙大手力大無窮,在人面前,任你是天王老子他都敢把你的頭擰下來當夜壺。

    記得那年連隊執行秘密任務,我和大嘴還有黑龍江的劉大慶三人去槍斃幾個暴徒,結果三個人的活全然他一個人幹了,突突突三槍之後,三具血淋淋的屍體躺在了埋屍坑裡,大嘴還不忘上前在屍體上踹幾腳,看起來很是威風,只是回來後半個月的時間內,大嘴晚上不敢閉眼睛睡覺,說是一閉上眼睛就看見有人向他索命。

    「崔星星,裡面不會有鬼吧?我他媽怎麼越走頭皮越麻,yin森森的」大嘴聲音壓的很低說道,聲音幾乎剛傳入我耳朵就消失了。並且他從小腿上拔出了**握在了手上,我能從大嘴的聲音中感覺他說話的時候身體在顫抖。

    「鬼?的事業就要打到一切所謂的牛鬼蛇神,大爺倒要看看他媽的鬼是什麼樣的,正好轉回去研究一下」說這話我只是為了給大嘴壯膽罷了,我知道這種洞肯定不幹凈,只是我懷裡揣著發丘印,不信還有什麼東西能在我手裡翻個**。

    我們繼續順著山洞往裡走,四周黑漆漆,只有微弱的手電筒光照在腳下不遠處,沒有了時間概念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反正入口處還濤濤的大河水勢越來越小,好像要乾枯了一般。山洞卻越來越寬大,並且突然會有臉盆大的野蝙蝠從頭頂飛過,怪瘮人的。

    「停!」

    我忽然感覺這裡的煞氣越來越重,借著手電筒光可以看到黑霧呈回字型縈繞在外面周圍。所以決定先停下來觀察一下再說,只是大嘴離我太近了,直接從後面向我撞了過來,我這身板哪能經得起他的慣性,腳下一個趔趄就展幽幽的爬下了。

    「大嘴**乾脆用屁股看路好了」我氣呼呼的罵道,隨意的在身上拍了幾下,忽然感覺手掌黏糊糊的,起先還以為是被地下的碎石割破了手,但是借著手電筒的光線一看,猛的倒抽了一口涼氣,是血!他媽的,並且還是發著腥味的血,好像還很新鮮的樣子。

    好在我心裡有準備,只是怕嚇著大嘴,沒敢說出來,便彎下腰在地面上來回的瞅去。

    「有人」身後的大嘴突然開口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