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66回 若妤成皇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66回 若妤成皇后字體大小: A+
     

    若妤信了尹楓澤的這句話,說道:「那就辛苦你了」

    話雖然是說得平平的,可是心卻早已突突的跳在心口,有些不安

    若妤雖然覺得不看一眼怎麼都不放心,可是尹楓澤都已經把話說到了那樣的份上,自己還有什麼可糾纏的呢

    進了屋的時候,梨兒還在睡著,蜷著身子,伸著軟軟的小手,依舊是剛才揪著若妤手指時的樣子,一臉安心愜意的笑

    輕輕的摸了摸梨兒的小臉,若妤躺在了旁邊,小心的把這小人摟在了自己懷中,親了親

    一連很多日都是好天氣,白日里陪著梨兒和永雋看書,正午後則是跟梨兒說說話,偶爾去看看永雋舞劍

    日子過得甚是平淡,平淡得沒有一絲的瑕疵,時常的笑著,可惜少了個很重要的人

    二十天了,自己一直都是沒有去見他,甚至都沒有再靠近那大殿一步,更是沒有問起關於他的哪怕一句

    「娘,那皇帝怎麼樣了?」永雋擦著汗水,到底是沒有忍住,先問了出來

    「那是你爹」若妤面上平靜,揪了下永雋的耳朵

    「他,他到底怎麼樣了?」小傢伙抵賴,掙脫了若妤的手,跳起身子,揉著自己耳朵問道

    若妤就是不回答,看著永雋,僵持著

    「爹,啊呀,我爹他怎麼樣了!」永雋的臉憋得通紅,終於是喊了出來

    「他很好」看著小傢伙這樣子,若妤笑出了聲,可是心中卻是酸著的

    梨兒被下人抱去學刺繡,永雋也是接著掄劍,就只留下若妤一個人

    在跟孩子們在一起的時候,若妤還能強顏著歡笑,可是當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卻是覺得身上那麼冷,心中也是空空的,每一天都是過得無比的難熬,這二十天就好像是二十年,而接下來還有那麼久,剩下的十天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過

    處處都是能觸發到心底的柔軟,那一處都是自己曾經跟他並肩走過的地方

    那天自己回皇宮看著君無遐倒下的時候,覺得腦子嗡嗡的,而眼前一暗,清晰的看到他的龍袍在自己眼前從明黃色褪成灰白

    後來他醒了,耳邊不嗡嗡的了,可是卻始終沒了顏色

    不但是沒了顏色,而且還有點花了眼

    似乎看到他就是站在自己的前面,側身對著自己這邊,站在自己的殿前,身子靠著門,慵懶著樣子

    「我怎麼眼花了......」喃喃出聲,若妤使勁兒的搖著頭,想要自己稍稍清醒一點

    可是這一晃頭,腦子卻是更加的不清晰了起來,居然看到他轉過了身來,微眯著眼,輕輕的一勾手指,在喚著自己過去

    自己一定又是在做夢!做夢!

    這二十天,自己有的時候都是分不清什麼時候是睡的,什麼時候是醒的

    後來即使在夢中也是明白,見到他的時候就是睡著的,看不到他的時候自己才是清醒的

    瞧瞧,自己現在又是在做夢了呢

    慢慢的走了過去,笑著,鼻子卻一酸,即使在夢中也好,自己實在是太想他了

    一開始還是一步步的走著的,可是看著他伸向自己的那雙手,便是再止不住腳步,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力氣使勁兒的奔過去,一下子撲在了他懷裡,緊緊地抱著他的身子

    夢中的他見了自己這模樣,輕輕的笑著,溫柔的回抱起自己

    指尖穿過了若妤的髮絲,攬起了一縷,湊在唇邊輕輕一碰,問道:「妤兒,讓你擔心了」

    哼,自己當然擔心,甚至都是擔心的要死......

    不對!他,他在說話......?

    自己雖然總是像現在這樣一夜夜的夢到他,可是從來沒有聽到這熟悉的聲音

    身子顫抖著,若妤抬起了頭,見著他已經不知道低頭對著自己笑了多久

    「無遐,我,我不是在做夢」若妤明白這話說得纏人,可是話完全是不經過腦子就是傳了出來

    君無遐沒有說話,只是寵溺的笑著,一隻手抬了起來,湊在了若妤眼前,笑著說道:「那你咬我試試」

    咬他試試?

    若妤聽了這句搖頭,鼻子皺了皺說道:「咬你我又感覺不到疼......」

    話還沒有說完就一定被君無遐打斷,他的手捏上了若妤的下顎說道:「妤兒,那我咬你好了」

    雖然聽他說要咬,可是卻沒想到他真的貼上來,鼻樑都是抵在臉頰上,有點涼

    那雙好看的眸子輕輕的眯起,打量著若妤的臉說道:「妤兒,你說我咬你哪裡好呢?手?耳朵?還是......」

    稍稍聽了聽聲音,君無遐的手收緊,盯著若妤的唇笑著說道:「我看還是咬嘴巴好了」

    語罷,真的沒有一絲一毫猶豫的俯身咬住了若妤的唇瓣

    他的齒咬在若妤的上唇,輕輕摩擦著,不是很疼,卻是來的格外的真實

    一股麻酥的感覺痒痒的起在唇瓣上

    而也就是這樣的一股感覺,淋濕了唇,眼眶紅了

    緊緊地抱住了他的身子,若妤整個人都是撲進去,手環住了他的脖子,嗚咽出聲道:「無遐」

    君無遐笑得好看,手捏上了若妤的鼻子說道:「妤兒,要是再哭,我可就以為你不希望見到我了」

    聲音儘是寵溺,即使自己像是現在這樣整個人都靠在他的懷中,手摸著他的臉頰,還是覺得有點不真實

    這一切來的實在是太突然了,好像是一桶的蜜都能灌在口中,太甜了

    君無遐想要抱起若妤的身子進屋,可是若妤就是不挪動身子立在原地,小臉整得君無遐胸口濕答答的

    無可奈何的笑著,君無遐抱起若妤的時候,一邊邁著步子一邊心中想著,自己當年的那一點霸氣真是被自己懷中的小人磨得一點都沒有了

    若妤被君無遐抱著,好久才猛地意識到他身子剛好,便是馬上要跳出來,繞著君無遐轉了一圈,緊張的問道:「身子有沒有不舒服,我忘記了你什麼剛好」

    君無遐看若妤緊張,長腿一伸,捏了捏若妤的臉道:「腿疼」

    「我忘記了,是這裡么?」若妤馬上俯下了身子,手輕輕捏了捏,小心的捶著

    「往上點」

    「是這裡么.....?」

    「不是,再往上點」

    「那,這裡......?」

    「差一點了,再往上一點點」

    若妤只想著自己剛才整個人都是坐在他的腿上,一定是給他的身子壓疼了,手忙腳亂的幫著他捏著腿,手順著腿不斷的向上,可是這樣的地方......

    臉上騰的一紅,抬頭看向那個人的時候,見他卻是笑得得意妖魅,愜意得很呢

    「哼,我看你是好徹底了,都有心情來捉弄我了!」若妤撅著嘴,一分埋怨,兩分嗔怪

    僵著身子的時候,君無遐的手已經拉在了若妤的手腕上,朝著他的懷中使勁兒一拽,唇貼在若妤的耳邊輕呵著氣說道:「妤兒,我很想你」

    從剛剛看到若妤的時候,心中就是翻滾著這句話,現在終於是說出了口,帶著無限的深情

    聽了這句,若妤的身子也是慢慢的放軟,任由他摩擦著自己的臉,靠在他懷中說道:「無遐,我也很想你」

    說完了這句,兩個人都是沒了聲音,擁著彼此的身子,感受著對方的溫暖

    「尹楓澤幫了這麼多,我真不知道該什麼謝他好了,梨兒的嗓子當年也是他治的呢」若妤伏在君無遐耳邊小聲的說道

    「妤兒,倒是你當時亂傳話,我是這次才知道他是我親弟弟」君無遐聲音懶洋洋的,聽不出一點責怪的意思

    「可是,當時不是說他威脅到你爭皇位,所以你要殺他么?」若妤被他這句說得怔住,有點不敢相信的自己耳朵

    「我甚至都忘記了當年找他有何事,大概是說他娘親安置的事情,也不知道是誰在你耳邊吹得風,害得他在外面流lang了那麼久」君無遐笑著,聳了聳肩看著若妤的臉

    當時確實是自己偶然聽到的一句,就是急急的讓尹楓澤出去

    還特別認真的給他指了一條小路,方便他走得快些

    原來都是自己引的鬧劇一場

    不過,若妤也是發現,自己認識了君無遐越久,越是發現這個看上去冷冷的人,卻是有著無限的溫情,而對於自己則是有著無限的柔情

    頭倚在他的胸膛上,聽著他一聲聲有力的心跳,覺得是那麼的安心

    「妤兒,那天你唱歌我沒有聽清,你再給我唱一次可好?」君無遐站起了身子,輕輕的笑看著若妤

    「好」甚至都沒想過要拒絕,毫不羞澀的就是唱出了聲,輕輕的轉著身子,甚是美麗

    一邊唱著一邊慢慢的轉著身子,轉足了一圈,卻是見著君無遐從裡屋走了出來

    求自己唱歌,他還不聽進屋子幹什麼,還沒等問出聲,他手中一樣東西落在了頭頂

    那是凌國皇后才能戴的冠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