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64回 求你醒醒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64回 求你醒醒吧字體大小: A+
     

    那優雅的笑,讓若妤明白了他的徹底釋懷

    兩個人中間隔著的那層薄薄的紙被捅碎,接下來短短一天兩個人說的話要比過去的十天還要多

    等到終於站在了皇宮前的時候,涼涼風打在若妤的臉上,心中也是敞亮了起來,拿著令牌一路的朝著正殿走著,這一路上用的時間還不到一個月,這時間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尹楓澤一直的跟在若妤的後面,淡淡的看著皇宮中的布飾,應該是看出了若妤的緊張,不時的在旁邊說上幾句,多少是緩解了一些緊張的情緒

    快要進正殿的時候,卻還是擋不住心中的緊張

    心中翻起了好多種的情感,他現在要是不在皇宮中怎麼辦,他一旦身子已經扛不住了怎麼辦......

    而等到若妤終於是站在了殿前的時候,到底是看到了那個人

    他穿著明黃色的龍袍,端坐在龍椅上,微微朝前傾著身子,手中握著毛筆,在認真的批閱著奏摺,整個人身上暈了一層白色的光,顯得那樣的尊威英俊

    「無遐」若妤輕輕的喚了一聲,笑著朝前走著

    他看到自己的時候該是什麼表情呢,是笑,還是皺眉,或者說讓自己看不出所以然的眯眯眼,大手一伸,直接的把自己拽到懷中,可是不管他跟自己說什麼,自己要跟他說的話早已經想好了,自己要跟他說:無遐,我回來了,我們可以長相廝守了......

    想著這些,若妤站在原地等著他抬頭,可是他不但不抬頭,頭還似乎低得更深

    喲,這還跟急急賭氣了?

    要是這次再跟自己說什麼不讓自己在皇宮中呆著,叫某某人給自己領走的話,自己可真的是怎麼樣都不會聽了

    「無遐,我回來了」若妤對著他,輕輕的柔聲說著,又走近了兩步

    看他還跟著自己僵持著,回頭對著尹楓澤無可奈何一笑,之後加快了步子,又走上前了一些接著說道剛才心中想著的話道:「我把尹楓澤帶來了,無遐,等你好了,我們就可以長相廝守了......」

    還想要接著說著,可是卻是被身後的尹楓澤打斷,他聲音劃破了大殿,喊了句:「君無遐!」

    這麼大聲音,這麼著急,尹楓澤從自己身邊奔向了君無遐的時候快的甚至捲起了一小陣的風

    若妤朝前看著,臉上的笑凍住,僵在了面頰上

    等到尹楓澤扶住君無遐身子的時候,腦子更是轟得一聲

    無遐雖然是坐在龍椅上的,可是垂頭,合著眼,早就是失去了意識,臉上煞白,即使現在尹楓澤這樣半推著他的身子,他也一點要醒來的意思

    「御醫,御醫!快來人!!」用盡全力,若妤著急的朝著外面喊著,短短一句就已經喊破了嗓子

    不敢走過去,看著尹楓澤的表情,就是不敢靠近,怕自己只要一走過去,摸到他的手若是冰涼,自己會被逼得不會呼吸

    聲音落下,好多的御醫涌了進來,急急的從若妤身邊奔跑過去,都是聚在君無遐的身邊,繞成了一團,擋住了若妤的視線,看不見了

    看得見自己心中覺得難受,不忍心看

    看不見自己心中又是著急,不忍心躲

    若妤看著眼前,覺得時間快要被定格了,慢慢的,一禎禎的折磨著自己所有神經的緩慢播放著,也是一點點的褪去了顏色,他的明黃色的袍子褪成了灰色,圍著的御醫褪成了灰色,整個大殿都成了灰的

    身子一歪,想要往前走的時候,自己整個人已經是栽倒在了地上,一點的力氣都沒有

    不能這樣,他一定沒事兒的,他現在是在嚇唬自己呢

    使勁兒搖著頭,可是淚水還是朝下滾著,嗚咽聲都快要出來了,若妤握拳,把自己的拳頭使勁兒的往嘴裡塞,來擋住要支離破碎而出的聲音,緩緩地,眸子終於是再一次的透亮了起來

    再出口的時候,聲音雖然還是稍稍的有點顫抖,可清晰了起來,鎮定的跟著那團人影說道:「何醫師,你過來一下」

    中間有個急得滿頭大汗的男人聽到了若妤的聲音,馬上轉身過來,跟若妤連禮都來不及行的說道:「娘娘,有何吩咐?」

    若妤深深的吸了口氣,問道:「皇上怎麼樣了?」

    何醫師聽了,頭低得死死的道:「娘娘,您不在的這段時間,皇上的病加劇的嚴重,而皇上又不按照老臣說得服藥,現在暈了過去,估計......」

    說道這已經是斷了聲音說不下去了,臉上的表情遮遮掩掩的

    緊緊地咬著自己的下唇,眼眶憋得酸酸的,若妤強忍著感情已經平著聲音說道:「說下去」

    何醫師頭低得更深,眼瞅著地面說道:「娘娘,老臣覺得皇上能不能過去這個檻就要看今夜能不能醒了」

    搖頭,已經控制不住的自己情感,若妤上前直接就是揪住了他的衣襟說道:「我已經找到皇上的親弟弟,你不是說兩個月么,兩個月?!」

    到底是沒有控制你住自己的聲音,所有的感情宣洩而出

    喊在大殿之上,聲音甚是清晰

    看著那群團人慢慢的移動著,等到那團人沒了,龍椅上也是沒了那個自己摯愛的人

    鬆開了手,跌跌撞撞著身子,若妤朝著那處跟了過去,卻是見人都走了,只有一個人立在塌邊

    「你信我么?」尹楓澤回頭,看著若妤淡淡的問道

    「信」毫不猶豫的就是回答出來,他是第一神醫,除了他自己自己現在又還能信誰呢

    「既然信我,那你就要信他這晚一定會醒,多陪他說說話,他能聽到你的聲音」尹楓澤的聲音像是一片落葉,輕輕的盪著

    說完了這句,尹楓澤人就是出去,只留下自己和君無遐在屋中,太靜了,靜得能聽到呼吸聲

    可惜這呼吸聲,只是能聽到自己一個人的,他的呼吸實在是太輕了,像是沒了一般

    顫顫巍巍著身子,若妤一點點小心的走過去,手不停地顫抖著,從腳底啟著陣陣寒意

    等到自己終於是站在了他的面前,看著那眉,那眼,還有那雙本該是邪魅眯起的眸子,身上的寒意擴大成好多圈

    「無遐」聲音酸酸的,帶著苦澀的味道,喚了出來

    而若妤整個人也已經是撲在他身上,臉埋在他的身上,抽搐著肩膀

    淚水不停的流著,就像是扭開的閘門,一發而不可收拾,快要給自己淹得窒息

    這樣的自己是如此的無助,心口的疼痛早就是把自己擊得除了疼痛沒了別的感覺

    不對,不對,尹楓澤說了無遐會醒的,那就一定會醒來的,到時候看著自己哭成了這樣一定是會嚇到他的

    抽了抽鼻子,若妤抬起了臉,胡亂的抹凈臉上的淚水

    輕輕的,若妤握氣了無遐的手放在了胸口,柔著語調說道:「無遐,你跟我說你繞著皇宮栽了一圈的梨樹,我當時還使性子跟你說不看,其實我趁著你上朝的時候看了好多次,剛才我回來的時候,看到梨樹都開花了,真美呢,等你醒過來了,我們一起去看」

    若妤托著無遐的手,摸著他的手背,接著又說道:「我知道你為了永雋成大業才讓他那麼刻苦的練功讀書的,你知不知道,那個小傢伙有次說順了嘴,管你叫爹了呢,說完要不是我笑了,他自己都沒意識到呢,等你醒過來了,我逼著他喊給你聽」

    一點也不介意他的不說話,若妤緩緩地俯下了身子,頭靠在他的心口

    小心的握著他的手,生怕握得疼了,若妤又接著說道:「無遐,你騙我納妃的事,我還跟你沒玩呢,不過,要不是那場納妃,我還不知道自己是這樣的在乎你,簡直都快要被你逼得直接佔滿了所有的院子,不讓那些妃子們住進來呢,等你醒了,我可要好好再審審你」

    說得口中有點干,也是一刻也不停,一直笑眯眯的不斷的說著

    「無遐,那個紫金簪我覺得拿在身上不好,容易掉,而且還碎過一次了」

    「無遐,上次我們去巷裡買的那虎頭枕梨兒和永雋都喜歡,不知道皇宮中的綉工會不會做」

    「無遐,尹楓澤會醫梨兒的病,等到時候讓梨兒唱歌給我們聽」

    說道唱歌的時候,忽然覺得自己握著的他的手好像微微一顫,抖動了一下

    若妤馬上看他的臉,可是那雙眸子還是緊緊的閉著,沒有生息

    不氣餒的笑著,若妤晃了晃手指笑著說道:「無遐,我知道你一定是想要聽我唱歌是不是?」

    等了一會兒,似乎是在等著他的回答,若妤笑著接著說道:「是,那我再唱給你聽一遍,但是我們說好了,等我唱完了,你要起來鼓掌,否則我就再也不唱給你聽了」

    頭摩擦著他的胸口,若妤輕輕緩緩的唱著:「飛花飄絮,霓裳翩翩舞,幾多情愫心飛揚,廣袖流雲,琴曲指尖凝,清水芙蕖脫塵囂......」

    一樣的曲子,若妤唱得不輸初識他還在王府時候的當年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