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63回 尹楓澤救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63回 尹楓澤救命字體大小: A+
     

    小五子抵在若妤脖上的劍按壓得使勁,手腕一抖就是要砍下來

    若妤看著那劍,想要借力的往後閃,可是那劍比自己動作要快,都是能感覺脖上起了刺痛感

    「哐——」響亮的聲音響起,那劍終於是落下,不過不是在自己的脖上,而是跌落在了地上

    有人從後面拉住若妤的身子,而他手中打翻了小五子手中東西的劍毫不猶豫的就是輪了過去

    劍起劍落,人頭落地,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血都是濺在若妤的鞋上,甚至能看到小五子沒了頭的身子猛地抽搐一下,便完全沒了生息

    不忍心再看,即使明白要不是身後這人幫,該被同情的就是自己了

    早就是看到救了自己的人,若妤回過了頭,深深的吸了口氣點頭說道:「尹楓澤,謝謝你」

    的確這人就是尹楓澤,若妤千辛萬苦要找的人

    而尹楓澤聽了若妤這話,一點頭,還是字最初認識的那個冷若冰霜的模樣道:「不謝,若小姐多小心才是」

    他話說得極其的客氣,不動聲色就是拉開了若妤之間的距離,就像兩個人不認識一般

    不過,那麼多年沒見,又和不認識有什麼差別呢

    「尹楓澤,我有事求你」沒有絲毫顧忌的,若妤對著他就是直接的說道

    「嗯,這裡荒郊野外,去我那說」尹楓澤客氣的點頭,抬了抬手上還滴著血的劍就直接的說著

    「等一下」若妤對他一笑,馬上的彎下了身子

    若妤手翻著泥土,也是不管地上的土冰冷臟乎乎的,就是大把的捧起

    若妤捧著這地上的土,不是為了別的,就是為了埋上小五子,不敢看,還半閉著雙眼小心的抖著手中的土

    「他想要殺你,你還埋他?」實在是壓不住心中的疑惑,愣了愣,尹楓澤猶豫的問著

    「不管他是為了殺我也好,還是報復也好,終究是陪了我一路,他身邊沒人,理應葬了」若妤說得自然,都是沒有多想,也不住手上都是泥土,擦了擦流汗的臉

    尹楓澤看她,聽了這番話身子更僵,眸中好像涌了好些複雜的感情

    慢慢的彎下了身子,把手中劍丟在了別處,也是翻起了土

    「尹楓澤,你這是......」見著他的動作,若妤一怔,一時間不曉得該說什麼好

    可是看到他也是幫著自己一同的埋著小五子,不禁終於的笑了出來,輕輕的說了聲:「尹楓澤,謝謝你」

    相同的話,短短的時間,若妤就是跟著尹楓澤說了兩次

    可就是這短短的時間,他的表情變了

    沒有回答,只是手上翻著泥土的手更加的使勁兒,攪鬆了土壤,蓋在了小五子的身子上

    若妤微微側臉看他,還是剛才的冷若冰霜,但是少了一點最初嗜血感,回到了自己曾經認識的那個樣子

    月懸空中,才是將小五子葬好,小小的墳頭,有點蒼涼

    「我們走」點了點頭,若妤對著尹楓澤說著

    「嗯」他點頭,朝後轉身就走

    不對,他一開始不說他家是在前面的方向么,而且就是按照蘇蕭瑟的給的圖紙,也不該是朝前走得

    他怎麼忽然折著步子開始朝回走著呢

    忙快步的跟上去,若妤拽著他的衣服說著:「尹楓澤,你們家不是在前面么?」

    尹楓澤聽了只是點頭,眸中無情,聲音冰冷的說著:「對,我們家的確是在前面」

    可是家在前面,都是說得這樣的明白,他為何還是腳步不停的朝後走著呢

    「那,不是要去你家么,好像走錯了方向了把」稍稍猶豫了一下,若妤還是提高了聲音的說道

    「你不是要我去皇宮為君無遐獻血么,難道這不是朝皇宮走的路么?」他停下了步子,淡看著若妤,挑眉

    他,他,他就這樣的答應了?!

    若妤仔細的想過,除去了一開始那些是不是娶親還有皇族血脈的說法,最大的威脅其實是他一旦不願意隨自己去應該怎麼辦

    畢竟是君無遐逼走了他,現在他應該是很難釋懷

    而也就是這樣的一句話,若妤明白,要不是自己剛才下意識的葬了小五子,他是說什麼都不會肯跟著自己回王宮的

    就像是他現在下了決心,才是會連家都不回直接的跟著自己

    有的時候,真的是一個行動,勝過的千萬句話

    自己的馬車還是停在不遠處,馬兒都吃足了草,悠閑的踏著步子,遠遠的看到了若妤,還嘶鳴了一聲,也不曉得是不是這十多天的奔波真正的認識了自己

    若妤還是坐在車廂內,可是駕馬的人卻是換做了尹楓澤

    從後面能問道他身上淡淡的葯香味,沁人心脾,有種熟悉溫暖的感覺

    好像又是回到了王府一般,那些傷人的事情已經記不清楚,卻是溫暖的段子想得好清晰

    無遐,那個真心的愛著自己的男人,他現在到底是怎麼樣了

    一定要挺住,挺住!無遐,我馬上就回來了

    尹楓澤只是駕馬,駕馬的功夫要比小五子好上不少,大大的縮短了時間,可是馬兒也是累得夠嗆

    「尹楓澤,歇歇」若妤從車廂中探出了腦袋,在後面說著

    「嗯」他聲音還是淡淡的,簡單的應了一聲,轉了韁繩停下,選了一處空地

    若妤在後面看著他,猶豫了半天才終於的探出了身子,坐在了他的旁邊,猶猶豫豫的問出來壓在心中好一會兒的話道:「尹楓澤,這些年你娶親了么?」

    尹楓澤看著若妤,還是淡淡的表情,微微一挑眉說道:「問這個幹什麼?」

    若妤被他這一噎,一時間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好了

    像是尹楓澤知道自己要尋他,若妤也是料到一定是蘇蕭瑟給他傳的消息,但是要純凈到沒有娶親的皇族血脈的事,蘇蕭瑟自己都是不知道,更是不會跟尹楓澤提前說過了

    在若妤還想著到底該怎麼說得時候,聽到尹楓澤已經是又開口說道:「三年前娶親了」

    他,是娶親了......

    自己剛才看著他無所顧忌都不回家就是跟著自己走,還以為他是單身一人

    而自己也真的是傻,先不說他是不是娶親,他還有娘呢,估計也就是想要早點解決完事情

    若妤低著頭,緊緊咬著下唇,不知道自己應該跟他說什麼好

    自己總是不能直接的跳起來,指著他的鼻子說,喂,你憑什麼娶媳婦......

    尹楓澤的這句話,就好像是在若妤的心口澆上了一盆的冰水,剛剛的暖上了一點,又是迅速的凍上了

    「怎麼了?」尹楓澤看著若妤半天不說話,平淡著聲音問道

    「沒事」若妤眨了眨眼睛,想要逼回自己的淚水,可是不爭氣的淚水還大滴的打落在了木質的車板上

    「還用我回皇宮么?」尹楓澤忽然這樣的問了一句,眼睛直直的看著若妤,等著若妤的回話

    「要」眼眶中還含著淚水,若妤抽了抽鼻子的說道

    「為什麼?」他臉上終於是有了一點的表情,聲音起了一點的波瀾

    「因為你們是兄弟,他到底得賜你一個王爺的身份,他也到底得跟你說聲抱歉,不管怎樣,就算不是這次的事情,我也要找你回去,兄弟應該是情同手足,無遐做錯了的,我來幫他賠罪」若妤一口氣就是說了這麼一大段,急得聲音都是有點抖了起來,眼淚也是越流越多

    「嗯,我知道了」尹楓澤聽了若妤的話,迅速的就是轉過了臉,不再多說一句

    所以說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在聽到若妤那番話的時候,心口的顫動是多麼的明顯,眼眶酸疼的感覺又是多少年不曾有過的

    兩個人一直都是不再說話,駕著馬車一日又一日

    到了第十日的時候,離皇宮也只剩下了一天的路程

    因為疲憊已經睡過去的若妤,在後面隨著車的晃動,搖搖晃晃著身子,打著瞌睡

    尹楓澤停了馬,轉過了身子,猶豫了半天才終於說道:「我雖然娶親,但是未曾合房,她在路上被征戰的烽國士兵誤殺了」

    若妤聽到了這句,頓時睡意全無,馬上的睜開了雙眼

    先想到的不是無遐的有救了,而是難過的說道:「對不起,原來是這樣,不過......」

    忽然想到了什麼,若妤猛地睜大了雙眼,看著尹楓澤

    尹楓澤倒是無動於衷於若妤的表情,接著說道:「也是一同殺了我娘,我恨烽國的每一個人,可是有個人跪在門前三日的時候,最後還是狠不下心」

    明白了,終於是明白了

    原來醫好了梨兒的神醫,不是別人,就是尹楓澤

    難怪蘇蕭瑟在提到那個人的時候,是那樣的表情

    「梨兒,是你醫好的聲音?」顫抖著聲音,若妤慢慢的問道

    「是」他點頭,終於是笑了起來,唇角浮起的笑容好看優雅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