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59回 好好的活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59回 好好的活著字體大小: A+
     

    若妤是自己一個人走的

    王易天不想送,若妤也更是不想叫他送

    若妤翻身上了院中的馬,策鞭而行,馬蹄踏上了一處微薄淺的地,有花瓣飄起,不必說,自然是王易天那天灑下的花瓣

    有一瓣飄在了眼前,白色的花沾上了一點的紅,顯得格外的明天,在唇角微微一試,是血的味道

    這才是低頭,原來白色的花上都是點點的血,那血一直綿延到了樹榦

    樹榦上了一汪猛力的血和書皮脫落的痕迹,痕迹中央插著一樣東西

    這東西若妤可是認得的,收在了衣裳里,紅了眼眶,步子猛力的加快

    皇宮中的密道若妤還是清楚,去過幾次,後來看著唐芷嫣一身的血倒在了那,才是再也不去了

    可是今日自己不得不去,因為自己知道有個人需要自己

    「娘娘您......您怎麼,您不是不跟小五子來么?」剛剛進了那個小院,就是看到同樣剛回來的小五子

    小五子看著若妤是又驚又喜的樣子,不大的眼睛都水汪汪了起來

    「皇上在哪兒?」若妤想要勉強的笑一下,可是發現自己現在竟是連一個笑容都擠不出來,手心都是津津的汗

    「娘娘,奴才也是剛回來,皇上此時應該在大殿批閱奏摺,皇上沒日沒夜的操勞好些日子......」小五子的淚水淌了下來,很是傷心的樣子

    「我知道了,我去看看,你幫著打點一下」若妤沒有聽完就打斷了小五子的

    不是說怕耽擱時間,而是不忍心把那些話再聽一遍了

    王易天跟著自己說得已經是傷透了一次心,要是再聽一次,真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小五子聽了若妤的話,已經是跟一路上的侍衛還有小太監打好了招呼,見著若妤跟到了身邊,探頭探腦的往大殿裡面看著

    「小五子,什麼事?」正在批閱奏摺的君無遐抬眼看了下,又是低下了頭批著奏摺

    聽著這什麼,已經要滑落的淚水更是濕濕的旋在眼眶中,馬上就是要滾落下來

    若妤輕輕的走進去,慢慢的靠近了那人,越是近越是覺得不真實,身上也是沒有了氣力

    走到他身後,他還是在看著奏摺,眉毛擰著,臉色略顯蒼白

    就是這樣看著都覺得很是心疼

    「無遐」

    若妤的聲音有點顫,輕輕的喃喃了一聲

    可就是這輕輕的聲音,已經是讓君無遐的身子一抖,若妤從後面能清晰的看到君無遐的肩膀抖得明顯

    慢慢的他朝著自己轉過了身子,那雙狹長的鳳目看向了自己

    久久的,久久的注視著,他抖了抖唇,可是什麼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他手中的狼毫筆早已經失去了重心,生硬的在奏摺上劃出了一道難看的痕迹,只是握著筆的人已經無心去管

    「妤兒」

    他緩緩地朝著若妤伸出了手,好像要摸上了若妤的臉頰,可是差了一寸,遲遲都是沒有落下,懸在空中

    若妤微微的笑著,一下子握住了君無遐的手,把著他的手貼向著自己的臉,想要自己溫熱的臉來焐熱他的冰涼

    他手剛剛的觸上了面頰,若妤整個身子也是落入了一個炙熱的擁抱

    君無遐狠狠的抱著若妤,幾乎是使足了全身的力氣,恨不得要把若妤揉到骨子裡似的

    顫抖的手有些粗糙,撫摸著若妤的臉頰,亂了節奏,暴露了他亂了的心跳

    眼眶濕濕,若妤的手慢慢的環上了君無遐的身子,一下下的拍著他的肩膀,似乎想要他安定下來

    能感到他的下顎抵在自己的肩頭,溫熱的氣息飄來

    君無遐貼在若妤耳邊輕輕的說道:「妤兒,你這次從夢中來的格外真實呢,能這樣夢著你死掉也值了」

    你這次從夢中來的格外真實呢......

    這句話在若妤的心中轉了幾個圈,末了才是落下明白了過來

    他常常夢到自己......以為現在也是在夢著自己?!

    「無遐,我是若妤,我什麼都知道了,我回來了,會一直的陪你」若妤還是抱著他的身子,說得很是溫柔

    「什,什麼?!」聽了若妤的這句,君無遐的身子馬上一僵

    緊接著便是使勁兒的推開了若妤的身子,自己則是整個人杵在原地,好看的眸子不再像是剛才一樣舒服而愜意的眯著,而是驚訝得睜得很大

    「無遐,我知道你了你為什麼要趕我走了,我不會走......」若妤看著君無遐,上前一步想要拉住他的手

    可是剛剛觸碰到了君無遐的手就是被他使勁兒的甩開,他的臉也是馬上沉了下來,冷冷的憋出來了一句:「你來做什麼!」

    「無遐,我知道你心中還有我」若妤輕輕的笑著,似乎一點也不介意君無遐方才的動作

    「我心中早已經沒了你,你趕快走,否則我親自給你丟出去」君無遐的聲音冷冰冰,沒有一絲的情感

    他以為現在用這招還能騙走自己么?

    「若是你心中沒有我,那這個算是什麼?」若妤笑,從衣襟中取出了一樣東西,攤在了手心舉給君無遐看

    若妤手中拖的是紫金簪,在血色的白梨花上撿到的

    王易天為若妤採下了一樹梨花灑下的時候,君無遐就是在樹后,想要看上若妤一眼

    看到了若妤,更是看到了王易天,兩個人笑得親密,身子湊得很近,像是一個輕輕的擁抱

    在樹后的君無遐想要笑,若妤沒了自己還能生活得這樣的好,應該算是一件值得自己高興的事情才對

    可是真正的看到了那場景的時候,心中卻是刀絞的疼痛

    看著兩人走了,君無遐拾起梨花的時候,已經是幾口血咳出,染紅了大片的花

    一拳打在了樹上,很疼很疼

    「我沒有去看過你,妤兒你要再混思亂想了」別過了臉,君無遐不再看若妤

    「那你手上的傷呢,那血還留在樹上呢......」若妤不管不顧的就是拉起了君無遐的手,指著他的手背說道

    被若妤指著手,君無遐愣

    剛才聽了若妤的話,其實已經知道若妤明白了整個事兒

    自己何嘗又不是希望若妤能陪在自己身邊,可是,可是......

    猶豫了一下,君無遐攥緊了若妤的肩膀,使勁兒的朝著正殿外面一邊拽一邊說:「你走,趕緊走!」

    若妤躲閃著,手把著金桌,回頭沖著他也是喊:「不走,我不走!」

    「走!!我叫你走!!!」

    「不走,無遐,這次我說什麼也不會走!」

    「你不要逼我,趕快從這消失」

    「你也不要逼我,不要......!」

    兩個人的聲音越吵越大,若妤的眼眶越來越模糊,覺得眼前君無遐的樣子好像有點重影了起來

    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來著這麼大的膽量,若妤撲上來他的身子,手環著他的脖,狠狠的吻了上去

    若妤吻得生澀,君無遐接的僵硬

    都是不動,就是這樣緊緊地貼著唇,也都是睜著眸子,大眼瞪美眸

    小心的伸出了舌,緩緩地tian上了一圈,若妤也不曉得自己這是哪裡來的勇氣,探進了口,想要他感受著自己

    想要他透過這舌尖來感受自己對他的愛意

    若妤能感到那僵著的人緩緩地放鬆了身子,那雙半懸的手輕輕的攬上了自己的身子

    等到分開了唇,都是微微的紅了臉頰

    君無遐看著若妤,不再去趕,過了半晌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說道:「妤兒,我剩下的時間不足兩月,你何苦」

    說得那麼的蒼涼,那麼的絕望,引得若妤的心不停地顫抖著

    王易天只是告訴自己君無遐得了無法醫治的病,卻是沒有告訴就剩下了兩個月

    兩個月呵,那麼短,那麼短呢

    「無遐,一定能治好的,一定能的」若妤眼中喊著淚水,抱著君無遐的身子

    猶豫著,君無遐的手終於是落在了若妤的背上

    不像是方才是若妤安慰著他,現在換做了君無遐來安慰著自己

    「妤兒,我一定求遍了天下所有神醫,沒有用的」搖了搖頭,緩了緩悠悠的又說了句:「妤兒,我不是怕死,而是怕自己死了,不能陪著你,不能看著永雋和梨兒長大」

    「那你為什麼要趕我走,為什麼不叫我陪著你?」看著他,若妤問得悲涼著聲音

    稍稍鬆了松力氣,君無遐的手又一次的撫上了若妤的臉頰,瞅著若妤,似乎不想要漏掉任何一抹表情

    過了很久才終於說道:「妤兒,你是我最愛的人,我不能叫你給我陪葬」

    原來,原來是這個原因

    他是帝王,在他納妃之前,自己是他的獨寵妃,若是他走了,自己一定是會一同的葬在皇陵

    可是,他怎麼知道,他若是死了,自己苟且的活在世上還有什麼意思

    自己愛他,他生著的時候愛他,若是死了自己仍舊是深愛

    可是......

    看到了他的眸底,若妤倚在他的懷中,輕輕的緩緩地說道:「無遐,你說得對,我是不會給你陪葬,因為,我要你好好的陪我活著」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