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51回 要照顧新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51回 要照顧新人字體大小: A+
     

    凌國沒有妃嬪的等級,只是有妃子和皇后之分,像是若妤就是君無遐的妃子,但再過幾日就不再是他唯一的妃子了

    選妃那日君無遐會納入新的妃子,而那些新人只要一進來就是可以跟著若妤平起平坐,或許成了新寵還能高過若妤一頭呢

    「小五子,離選妃還有幾日?」若妤讓丫鬟收下了小五子端來的皇庫的玲瓏珠寶,喝了一口茶問道

    「娘娘,還有五日就是殿選了,聽說選來的都是通過層層選拔的各地出了名的美人,都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呢」小五子聽了若妤的話,馬上弓著身子回答著

    自己借了身子來了這兒凌國,除了承了張漂亮的面,琴棋書畫真是樣樣都不會,而這張臉君無遐恐怕也是看倦了

    天天都不曉得自己是怎麼熬著日子,孤孤單單一個人,跟著梨兒和永雋在一起的時候,若妤還能勉強的笑笑,可是等到兩個小傢伙打著呵欠去休息的時候,自己心便是空得很

    怎麼等都是等不到那個人

    一開始若妤還去找人問問,私下裡給小五子打點了一點銀兩,後來連問都不願意問了,不是因為不思念他,都是知道就算是自己去問,他終究也不會來了

    「小五子,還有幾天選妃?」

    「娘娘,您每天都問不是么,明天就是殿選了」

    是啊,自己每天都問,自己明明記得時間,把時辰都是記得清清楚楚,可是偏偏總是想要去問,似乎自己過緩了時間

    為什麼,為什麼時間爬得這樣的慢呢……

    儘管在若妤眼中時間是過得這樣的慢,可是選妃的日子終於還是到了

    那日若妤緊閉著房門,哪裡都沒有去,甚至還想要騙自己這都是假的,不過是無遐跟自己開了一個太真了一些的玩笑而已

    「娘娘,您真的不去么?小五子都來請了您好幾次了呢」丫鬟守在若妤的身邊,看著若妤沉著臉,自然是明白若妤心中不是滋味,可是話自己仍舊是需要轉達到了才成

    「不去」今日自己本來心中就是煩躁,又是一遍遍的聽著這話,一向是對於身邊的奴婢很是溫柔的自己提高了聲音,幾乎是大聲的喊了出來,一點都控制不住情緒

    「奴婢知錯了,娘娘莫生氣,別傷了身子,娘娘你責罰奴婢,都是奴婢亂說」眼淚汪汪的,小丫鬟被若妤嚇得跪在了地上,不住的扇著自己的臉,渾身都是顫抖著

    「起來,是本宮說重了話」扶起小丫鬟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覺得看到了自己似的

    那一天自己因為沉著臉的話幾乎跪在了地上,不住的落著淚水

    小丫鬟哭是以為怕自己

    自己哭是因為太愛他

    等到夜幕落下的時候,小五子在外面敲門進來,還沒有等到若妤說話就說道:「娘娘,皇上一共納了五位妃子,有個是上大夫之女鈕蘭芝氏,小的偷偷多看了兩眼,真是生得特別的清純,一看就是溫良賢淑」

    「是么?」若妤聽了苦笑了一下,這還是上大夫之女呢,而自己的爹卻是想要叛國的罪臣,光是在身份上自己就輸了太多了

    「還有個蘇州巡撫之女南湘,雖然家室不及鈕蘭芝氏,但是很是撫媚大膽,主動地為了皇上跳了一支舞,皇上稱讚有詞呢」似乎根本就是沒有看到若妤很沉的表情,還在不住的說著

    直到被若妤貼身的丫鬟捅了一下,才猛地意識到自己的失言,而若妤已經是蒼白了面孔,捏著茶杯的手顯得無比的僵硬

    緩了許久許久,才終於平了平氣說道:「那要什麼時候進宮呢?」

    小五子猶豫了一會兒,見若妤終於笑了笑才說道:「娘娘,皇上說不想要拖得太久,明日就下聘禮,大概也就是半個過月」

    若妤沒有再接話,小五子立了一會兒,跟著若妤行了禮就走了,而丫鬟也是很識趣早早的去了隔壁,不多說一句怕擾了若妤

    而永雋來得就是有點不是時候了

    永雋快步的跑進來,在若妤的懷中不安分的扭著身子,小拳頭握得緊緊的說道:「那個壞人是不是不要娘了,我聽君耀說他要寵幸別的女人,不要娘了」

    「別胡鬧了,怎麼能這樣的說你爹」勉強的平著呼吸,若妤摸著永雋的頭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說道

    「他才不是我爹呢,他就是個壞人,娘,不如我們走……」永雋的小拳頭握得更緊,說的振振有詞的

    若妤看著永雋小小的年紀就是會為了自己的事兒生氣的樣子,不免也是笑了出來,可是卻聽到門口響起了冷冷的一聲

    「朕是壞人還天天養著你,供你豐衣足食?」因為好久沒來,顯得都有些陌生的人站在門口

    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人,卻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模樣

    其實君無遐的這句話並沒有什麼,可是他說的時候不是開著玩笑,而是沉著一張臉,凝著眉宇……永雋這樣孩子氣的一句話,他也放在心上生氣了?

    「我……我才不稀罕這些!」永雋聽了君無遐訓他的話也是不服氣,若妤拉都是拉不住,看他跳下了自己膝,把手腕上的,脖上的玉器寶石都砸在了地上,連上好緞料的外衫都使勁兒的脫著

    「無遐,你也勸勸他,瞧他這都是當真了」若妤有點著急,可是怎麼都是拉不住他

    「我本來就是當真的,他不要這些儘管拿下來還給我便是」淡淡的語調,君無遐說的沒有一絲的情感,一步步的走到永雋跟前說道:「這屋子也是朕修的,你現在踩的是朕銀兩築的屋子」

    永雋的小小身子不住的顫抖著顫抖著,小拳頭也是握得咯吱咯吱的響,終於按捺不住,一拳打在君無遐的身上,推開了眾人,只穿著件單衣就跑了出去

    「你跟一個孩子斗什麼氣,你,你這是……」若妤趕忙從地上撿起了一件外衣,趕忙就是要追出去

    可是卻君無遐抬手攔住,君無遐簡單的說道:「不用追,有下人跟著的」

    若妤倒是真的停下來,看著身邊正拉著自己胳膊的男人,久久的才終於說出來:「皇上,你厭倦了臣妾,非要對臣妾的孩子也是如此么?」

    君無遐聽了若妤說了皇上一個詞,身子頓時猛地一僵

    緩了一會兒才開口側了側臉回答道:「妤兒,你不懂的,我若是處處的由著他的性子,他是難成大氣的」

    若妤聽了君無遐的話笑,笑得輕輕顫著身子,仰臉問道:「那皇上這樣的對臣妾,是希望臣妾成什麼大氣呢?」

    「妤兒,你不要這樣跟我說話」君無遐聲音一涼,沒有了溫度,竟有點像是在下著命令一般

    別過了身子,不敢再看他,若妤把永雋剛才解下的小東西都收拾在一起,擱在疊好的外衣上,回頭卻是君無遐還在立在原地,捉摸不透的目光繞著自己,怎麼都是猜不透

    「你是要一直站著么?」若妤苦澀一笑,終究還是走過去幫著君無遐解著外衣,可是手剛剛的觸上君無遐的身子就被他擋開,好像自己的動作要燙到了他似的

    「你……」若妤愣住,從自己和他相處,從來就沒有他推開自己手的時候,現在自己主動的解的衣裳都是令人如此的厭倦了么,別說新納的妃子還沒有進門,等到進了自己更不知道該受到什麼樣子的冷遇了

    「妤兒,我今日只是過來轉轉,其實一開始……你,知道今日選了五位妃子?」君無遐猶豫了片刻終於是說出了這句

    「知道,聽說個個都是溫柔賢淑的美人兒,定是樣樣都勝於我」心裡很苦很苦,苦澀的味道一直漫到了舌尖

    若是過去他該捏著自己的鼻子笑自己又吃醋了……

    過去,過去,自己為何總是想要過去的事兒,雖然過去和現在隔著這樣短的時間,卻是跨過了如此長的距離

    「妤兒,我知道你不希望我納妃,但是既然已經選入了宮中,還望你處處多照顧些她們,若是哪裡做得不周到也讓著些,以後……以後都是做姐妹的人」君無遐聲音有些不自然,可是若妤只是聽著這話中的內容,沒有注意聲音起的小小波瀾

    呵,他選了那麼多的女人,回頭來還要自己多照顧著?

    自己不但要和那些女人共同擁有著他,還要處處的多照顧著她們……

    到底是皇上,變心變得真是快呢,如此無情的話也能這樣的說出口,他說著話的時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心中多麼的難過……

    」我一定會多照顧著她們,但是只有一事相求」若妤的手扶著桌子,低著頭說道

    「何事?」君無遐也不看若妤,直接問道

    「以後別叫我妤兒了,既然那麼多的新人入宮,禮數什麼還要講究的」微微顫抖著聲音,若妤說得有些絕望

    不讓他叫自己妤兒,不是因為禮數,而是因為......當他叫自己妤兒的時候,自己會生出一種他還愛著自己的錯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