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49回 君無遐納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49回 君無遐納妃字體大小: A+
     

    尉千帆下葬的那天君無遐問若妤要不要去,若妤只是搖了搖頭,之後看著窗外什麼也不說

    不是不想要陪他走完最後一程,而是不想要把這本來就是註定沒有可能的事兒繼續下去,一旦真是有靈,那他早早的斷了念趕接下來的路便好,不必在自己這兒還留一段塵緣

    而那那一日雪很大,就感覺好像漫天漫地都是皚皚的,那麼白,白得一塵不染,可是剛過了正午卻呦出來了驕陽,烤化了血,淌成了細細的水

    他這是在怪自己沒有去么?

    看著天邊苦笑了一下,若妤的手摸著懷裡的烽國鎮國玉

    鎮國玉的事兒自己已經和君無遐說了,自己也是考慮了很久,烽國和凌國兩國征戰數年,從自己父輩的時候就是戰火連天不知道傷及了多少的性命,如此一來化敵為友也是好的

    可是君無遐卻是一直迴避著態度

    收了烽國,不是他還是王爺時候就有了的想法么?現在怎麼還開始猶豫了起來,實在不像是他一貫的作風

    「嗚嗚嗚……」有哭聲傳來,甚是悲傷欲絕,若妤起身看到梨兒站在門口,穿著一件雪白的衣裳抽動著肩膀不停地哭著

    「梨兒,這是怎麼了?來讓娘看看」若妤趕忙伸出手,白天還看著梨兒好好的,讓丫鬟領著去御花園玩玩,怎麼現在就哭得這樣的傷心

    而且梨兒還不會說話,問也問不出,只能幹著急著

    「娘,我知道姐姐怎麼哭了」永雋跟在了梨兒的後面,馬上搶在前面說道

    「為什麼哭?」若妤聽了,馬上把永雋拽到了跟前問道

    「還不是為了她爹,她爹死了,梨兒姐姐當然傷心了」永雋聳了聳肩說道,根本沒有注意到若妤的表情一僵

    是啊,在梨兒眼中尉千帆才是一直照顧著她的人,那麼多年的撫養勝過了君無遐,而君無遐在梨兒看來只能算作是個罪人

    「梨兒,別哭了,娘在這兒呢,乖」也不知道該怎麼勸,抬手給梨兒擦著淚水,可是懷裡的娃娃卻是越哭越凶,哭得都快要斷氣了似的,甚是悲傷欲絕的樣子

    而且身上還穿著一件白色的衣裳,不是下人給準備的

    應該自己換上的,來寄託她對尉千帆的思念

    想想到也是發愁,現在自己這兩個孩子沒有一個認君無遐,梨兒依賴著尉千帆,而永雋又是一直跟在王易天身邊,那次為了少叫了一聲阿瑪,慶生宴過得甚是倉促,父子兩個心中都窩著火

    君無遐少有子嗣,而自己又知道耀兒是抱來的孩子,所以說永雋以後成為國君的可能太大,現在這樣真不是個辦法

    若妤哄著梨兒,許久才是終於止住了淚,給自己的兩個娃娃講了些民間聽來的故事,等到安頓他們兩個睡下的時候天已經黑透

    過了一盞茶的功夫,門邊響起了腳步聲

    若妤聽了,溫柔的笑了笑說道:「回來了,一定累壞了,參湯正好溫著,你喝了」用唇試了試溫度,若妤遞了參湯過去

    君無遐也是毫不猶豫的就接過去,一口喝下,把碗放在了桌上,身子確實不動,直直的看著若妤,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若妤被他這樣看著有些怔住,不免抬頭又是一笑說道:「還呆站著做什麼?」

    見君無遐皺著眉,才覺出不對,上前摸了摸額頭偏頭想了想道:「是哪裡不舒服么?」

    「沒有,以後我回來晚了,就不必等了」君無遐終於開口,坐下了身子,解了外衣淡淡的說道

    怎麼覺得君無遐今日如此的奇怪,前些日子自己和他剛剛回宮的時候還是都好,今日送了尉千帆卻是變成了如此的模樣,看他咳嗽了兩聲,身子抖了抖

    「前些日子你在路上咳血,問過御醫了么?」從後面繞到前,若妤看著君無遐的雙眼,蹲下身子認真的問著

    「沒什麼大礙,開了些補藥而已」稍稍猶豫了一下,君無遐才是開口,終於抬起了手,摸了摸若妤的頭,擠出了一絲讓人難以信服的笑回答道

    覺得實在也問不出什麼,幫君無遐疊好了外衣,拍了拍他的肩說道:「那我們睡」

    轉身就是要上榻,可是卻被身後的君無遐拉住了手

    他的表情即使這樣的近,卻是覺得自己怎麼都是看不清楚,過了會兒才終於聽到說道:「妤兒,我有個重要的事兒想要跟你說」

    重要的事兒?而且還是如此的表情……

    「是關於烽國的事兒么?」若妤輕輕的笑了笑,折回了身子走到了君無遐的跟前,坐下問道

    「不是,是關於選妃的事兒」君無遐的聲音平平的,淡淡的,可是說出的內容卻是讓若妤心中一顫

    選妃的事兒……

    君無遐登基以來從來未曾選妃,而夢悠蝶死了之後,更是獨寵自己一人,朝政和諧,從來沒有大臣論過此事,而自己更是快要忘記了君無遐作為君主是改選妃的

    自己不是小肚心腸的人,也從來沒有想過要獨霸君無遐一個人,可是現在聽到他這樣的說,卻是覺得自己心是那麼的疼痛

    呆了半晌才回過了神來說道:「好啊」

    可是說完了這兩個字,其他的都是說不出來了,背過身子的時候,自己以為君無遐好歹會跟自己解釋上幾句

    有那麼多的話可以說,他可以說這是作為一個君王必須的,他可以說這是大臣們情願的,明明有那麼多那麼多的話可以當作借口,卻是他卻偏偏什麼都不說,眼瞅著自己揪著臉,攥著手

    躺在榻上的時候,自己腦海中反反覆復的想著還是君無遐那句話

    他要納入更多的女人,他會有更多的子嗣……

    往後挪了挪身子,眼眶有點紅了起來,若妤輕輕的問道:「無遐,為什麼突然的想要充後宮?」

    可是問完許久都是沒有等到回答

    他會不會在考驗著自己呢……為了他自己什麼都可以不要,也沒有什麼好羞澀的,終究是說出了心裡話問道:「無遐,不要納妃好么?」

    而說完了這句,還是長久沒有回話,慌張的坐起了身子,這才發現自己的身邊是空著的,下榻的時候,看著他來時穿著的那件衣裳也沒有了

    他人走了……

    都沒有告訴自己一聲,就是這樣的走了

    這樣的說來,他匆匆的來了一趟只不過是想要告訴選妃的事兒,而不是要來陪自己一晚

    也確實,前幾日的時候他雖然對自己很是溫柔與平日里一樣,可是卻很少留下來過夜,跟自己托說些好多的奏摺沒有審閱完,自己當時心中也是念著尉千帆的事兒,所以沒有太放在心上

    可是短短的時間不該叫一個人變化的如此的大呵……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到第二天的,越想越是覺得心口隱隱的疼著,整個人都很是不痛快,恨不得天一亮就衝進大殿,可是等到天蒙蒙亮起來的時候,卻是去了御膳房吩咐下人準備上了粥餚,最先想到的還是他身子近來不是很好

    可是端著粥進了大殿的時候,卻是被大殿的小太監擋在了外面,這個小太監被換做小五子,那天在兵營幫君無遐給自己轉話的人就是他

    「娘娘,皇上一早就出去犒勞將軍們了,說是去東珺口狩獵,估計還有三日才能回來,皇上難道未曾告訴過娘娘么?」小太監的聲音尖尖的,彎腰跟自己一邊謙卑的說道

    出去三日卻是沒有知會自己一聲,他這是在故意的躲著自己,還是說已經把自己視作了空氣了

    胸口隱隱的痛聽到小五子這樣一說,簡直要炸開了似的,深深吸了一口氣才平靜下來心情,努力的裝作了平常的樣子說道:「本宮自然知道,只是一時記錯了日子,你好好守著這兒」

    可是剛剛轉過了身子,卻是覺得天昏地暗的,差點有點走不穩

    自己現在已經到了這樣離不開他的地步了么,就是這樣一樁事兒卻是讓自己如此的難過

    回到了寢宮的時候,丫鬟都是退在了屋外,若妤猶豫了一會兒才進去,一進門便是看到了坐在正堂的王易天,他正看著手中的杯子,若有所思的樣子

    「王易天,你還真是厲害呢,都把丫鬟譴到了外面,自己在屋內喝著茶水」若妤費力的笑了笑,坐在了他的身邊小凳上,想起了兵營那日,迎著他的眸子笑著說道:「那天又欠你一個恩情,謝謝」

    王易天聽了若妤的話抬起了頭,笑了笑說道:「我記得妤兒說等到回來的時候補償我」

    那天自己確實是說過了這樣的話,可是要說真的補償的話,自己除了感情都是可以給,只怕感情才是他最希望的

    「想要如何補償?」現了想,若妤喝了一口茶水問道

    「跟我走」王易天毫不猶豫的就是說出了三個字,手也是拉上了若妤還握著杯子的手,不讓若妤抽開說道:「我聽說君無遐要納妃,你在宮中一定會受到委屈,你隨我再尋一處平常地」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