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46回 回來再補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46回 回來再補償字體大小: A+
     

    「若妤,我帶你走」那個小廝退下,王易天的大手握住若妤的手腕,朝著一匹馬走了過去說道

    而若妤被王易天這樣的揪著手腕也不掙扎,就是老老實實的跟過去,這倒是有點出乎了王易天的意料

    卻是沒有想到,剛走到了馬前的時候,便是看到若妤縱身一躍,很是輕盈的坐在馬上,掄起了鞭子就是駕馬走了

    看著捲起的粉塵,王易天愣,回過了神來馬上大聲的喊道:「若妤,你給我站住!!」

    而若妤聽到了王易天的這聲喊,不但沒有停下來,反倒是加快了速度,隔著這樣遠的距離都是能聽到若妤把馬鞭抽得響亮,劃破了空氣,震動著耳膜

    王易天見了,飛奔了兩步,奪下了旁邊一個兵卒手中的長弓,自己飛身上了另外的一匹馬,加快著速度朝著若妤的方向追了過去,還差著有十多步的距離的時候,一拉弓,箭精準的射在了馬蹄上

    馬腿一彎,王易天也到了若妤的側後放,揚著馬鞭勾上了若妤的腰,一卷帶到了自己的馬上

    「放開我,我要去找他,不要攔我!」若妤扭著身子,試圖掙開王易天的懷抱,手推著他使勁兒的喊著

    「你去能幫上什麼忙?而且你又知道他現在在哪兒么?」怎麼也是按不住若妤的身子,又是怕傷到若妤的身子,好不容易才是拉住了兩隻手腕,按在馬上

    「那你告訴我他在哪兒,你告訴我,告訴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心中就是這樣的不安,特別是在剛才聽說君無遐要王易天帶自己走得時候

    心好像被狠狠的捅上了好多刀似的,生疼生疼的

    王易天看著若妤閉上了嘴不說話,目不轉睛的盯著,半天才是開頭,聲音低低的有一點的無奈的問道:「你執意要去找他?」

    若妤聽了王易天這句,毫不猶豫就是點頭,馬上說道:「是,不管怎樣,我都一定要去找他」

    說的言辭肯定,沒有半點的動搖

    「好,那我陪你去」王易天抬頭不再去看若妤,扶著若妤的身子讓她坐好於馬上,而自己則是一揚鞭子,重重的掄在馬背上

    馬兒被這樣的一抽打,抬起了前爪長長的嘶鳴一聲,便是騰蹄飛速的奔騰了起來

    看著前方的時候,王易天的眉一直都是緊緊擰起的

    若妤從來沒有朝著這地方來過,南國和烽國相鄰,都是四季如春的地兒,即使在冬天也如春日一般溫暖,艷陽高照的,可是現在卻知道,在烽國和南國這做久了戰場的地兒是如此的蒼涼蕭瑟

    草木不生,滾滾煙塵卷著蒼穹,光是看著就覺得悲涼

    又走了幾步,王易天忽然跳下了馬,臉伏在地上,聽了一會兒才又起身上了馬跟著若妤說道:「已經沒了聲音,看來戰事已經停了」

    不由舒了一口氣,心稍稍的安了一點

    可是馬上就是再一次的懸了起來,這戰事停了,可君無遐他是凶是吉……

    越往前走著,自己的手攥得越緊,手心起了汗水,濕濕的,沾得馬鬃毛都黏糊糊的

    一步步的走著,漸漸的看到了人

    而那些人都是躺下的,身上插著箭,淌著血躺下的,越走越是看著身子層層疊疊壓著,人都是唇角流著血,沒有了氣息

    「別怕,他不會在的」看出了若妤的緊張,王易天拍了拍若妤的肩想要安慰一下,可是這一拍才是發現若妤的身子抖動的是那麼的厲害,好像隨時都會暈倒了似的

    「凌國,凌國輸了……」眼眶紅了起來,若妤的手捂上了嘴,看著地上倒著的人,一邊搖頭一邊聲音悲涼的說道

    「妤兒,你不要這樣想,我們誰都不知道誰輸誰贏的」王易天看若妤這樣悲傷,可是卻又是幫不上什麼忙,自然是著急,胡亂的安慰著

    「地上倒著的都是凌國的大旗,這些士卒身上穿著的都是凌國的鎧甲」若妤喃喃的聲音,看著地上的人小聲的說著,越說到後來聲音越低,漸漸的都是快要沒有了聲

    王易天聽到若妤這樣說,也是抬頭去看,果然是

    自己匆忙慌亂間都是沒有注意到,現在聽到若妤說才看到地上倒著的幾乎都是凌國的兵,撕爛了的也都是凌國的大旗

    「妤兒,別……」看著若妤跳下了馬背,王易天心中一急,想要攔住的時候,若妤正好擦著指尖躍遠

    若妤的身子有點不穩,又是跳得太急,一下子沒有站穩身子,踉蹌著撲倒了身子,可是卻沒有顰一下眉頭,直接就是跪著身子翻起旁邊一具男人的身子

    看到男人的那張臉,就是鬆了手,又翻起了旁邊的一具,也不站起身子,就如此的跪爬著一具具看著臉

    馬背上的王易天呼吸一緊,若妤這是在找君無遐

    沒有多說一句,也沒有掉眼淚,看著這戰場殘局直接就是翻找著自己男人的身子,目光篤定,抬起的指尖也是沒有半點遲疑猶豫的翻找著,翻找著自己深愛的那個男人

    王易天是因若妤的存在才多了七情六慾,而對於其他旁人卻是不會感動,可是現在看著若妤卻是覺得自己的心顫抖不已,看著地上躺著的人也多了一絲曾經沒有多的情愫

    也是跳下了身子,奔向了另外一邊,幫著若妤卻翻找著君無遐

    既是害怕看到,又是害怕看不到,心簡直都要揪揪在了一起,隨著手上越發的吃力,若妤的呼吸也是越來越急,頭沉沉的,費力的甩著也是收回了一點的神志

    「妤兒,別找了」等到站在另一端的自己手肘碰到了若妤的背的時候,王易天嘆了一口氣說道

    「不行,他一定還在,一定還在……」喃喃的念著,若妤手上不聽繼續的翻著,地上倒了那麼多的人,要是想要一具具全部都要翻遍,真的是會被累死

    「別找了,妤兒你歇著,我來幫你找」王易天扯著若妤的身子想要讓若妤歇息一會兒,王易天明白若妤本來心中就是不好受,要是身上再如此的超負荷下去,那一定是受不住的

    而且就算是真的找到了他……他應該也快要不行了

    話出口的時候,王易天都是愣住,自己聲音清晰的問道:「要是他死了,你怎麼辦?」

    若妤聽到了王易天這話,身子一顫,本來就是褪去了顏色的唇頓時沒有了血色,整個人都慘白了起來,迎著日光好變得有一點透明,模糊了輪廓,卻是顯得異常的美麗

    可是這種美麗很是蒼白,整個人似乎隨時都要化成了一陣清風沙一般被吹散,自己想要護著可是不敢動手,生怕眼前的人被一碰就散了

    「妤兒,我隨便問起的,你別想了……」王易天見狀,慌張的馬上想要去攔,可是自己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若妤打斷了

    若妤開口,字字清楚,目光澄澈

    若妤說道:「要是他死了,我就要先殺了殺他的人再陪他一同去,生不能在一起,死一定要相守」

    生不能在一起,死一定要相守……

    王易天還回味著這句話的時候,若妤低頭接著翻找著,背影看上去是那樣的堅強,可是自己從側面能夠清晰的看到一滴淚順著若妤的眼角緩緩地滾下

    終於還是哭了,害怕了,傷心了

    而手也是越發的顫抖了起來,從天蒙蒙亮到了到了暮色一點點降下來,地上倒著的身子全都沒有了半點的氣息,手像是綁上了鉛一般,有一次費力抬起的時候終於體力不支,暈倒在了地上

    王易天抱住自己身子的時候能聽到馬蹄聲響起,若妤馬上抬起了頭來,看著從遠及近來了一眾騎著高頭大馬的人

    而中間的馬背上懸著烽國的大旗

    這些人自己都不認識

    「是若晴雯?」最前的那人抬頭問道,一臉的傲慢的樣子

    「是」冷著聲音,簡直要結出病來,若妤看著眼前的這一眾人

    「凌國皇帝君無遐已經被俘,尉將軍說想要見他,就跟我們走一趟」中間的人看著若妤仍舊不屈的樣子,和自己想象中淚水婆娑的模樣有些不同,倒是愣住,回過了神來才繼續的說道

    「妤兒,不要去,這一定是騙局」身邊的王易天聽了,馬上抱著若妤的身子,自己和尉千帆認識,他的心思自己怎麼會不知道,他與君無遐的仇恨豈能還留他活路

    「而且只能你自己去,這個男人不能跟著」中間馬上的人見了王易天又這樣的補上了一句

    「好」若妤說的簡單,就這樣的一個字

    緊接著站起了身子,掙出了王易天的懷抱,流下了一滴淚說道:「王易天,我是一定要去尋他的,否則我永遠不會安心,而且我能感應到他一定還在」

    見著王易天欲言又止還是要攔,輕輕的湊上去抱住了王易天的身子,能清晰的感覺到王易天的身子一僵

    若妤湊近,貼在他耳邊第一次如此的貼近彼此的身子,能聽到若妤說道:「如果我回不來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要是我能回來,欠你的情我再補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