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45回 算清一切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45回 算清一切去字體大小: A+
     

    君無遐這帶著無限愛憐的吻落下了,若妤微微的扭動了一下身子

    看著若妤微微顰起了的眉,君無遐一笑,原來愛到了極致,看著眼前的這小人皺眉都是覺得格外的好看,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撫平那翠眉,看了會兒折了身子出去

    戰前的夜是無眠的

    等到若妤第二日醒來的時候,不由自主的手摸向了塌邊,可是手卻摸了空,頓時沒有了睡意,抬眼看向了窗外的時候,見著天還沒有完全亮,他只是走得太早?還是昨夜根本就沒有回來呢

    他貴為一國之君,卻是要帶兵上戰場,這是凌國自古傳下來的傳統,多少年也是沒有改變,當然,君無遐也是可以隨手點個大將,之後天天陪著自己在寢宮,偶爾批批奏摺即可

    但是那不是他的性子,若是那樣的只顧保全自己,也不會是自己愛的那個君無遐了

    「娘娘,皇上帶兵出去,讓小的來轉達一下」外面一直候著的小廝也許是聽到了若妤起身的聲音,便是在外面聲音清亮的說了句

    「進來」已經穿好了衣裳,收拾妥當,若妤傳那個小廝進來,受了他的一個禮,之後說道:「皇上是去打仗了么?」

    問的時候語調淡淡的,可是心中自然是起了好多的波瀾,手也是揪上了自己的衣角

    「不是,現在並沒有真正的交鋒,皇上只是帶著眾將領一同去商量策略,皇上說娘娘醒來或許會擔心,叮囑小的一定要說清楚,不必擔心的,而且皇上還說……」說道了這兒的時候,小廝的說話聲音一滯,沒有了動靜

    「皇上還說了什麼?」輕輕一笑,似乎看到了跟著這個小廝下著命令模樣的君無遐一般

    「皇上說要是娘娘再亂跑,等到回宮的時候就把娘娘您綁在寢宮裡,哪兒都不讓娘娘您去」小廝說這話的時候不敢看若妤,臉已經紅得不得了

    這傢伙,這樣的事兒居然還告訴小廝,這是故意的叫自己的覺得羞么

    「本宮知道了,你退下」站起了身子,若妤別過了臉說道

    等到小廝出去之後,便只有自己一人,也不知道怎麼了,就是短短的時間沒見,聽了君無遐特地的囑咐還是覺得自己的心慌慌的,陌然間忽然想到了一句: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原來是這樣的一份心境,可是自己這又是哪裡徒增的傷感,昨天已經是見到了南國的亂,以他們現在的實力一定不是君無遐的對手的,按理說自己完全不需要擔心

    正想著的時候,忽然覺得自己背上一涼,營帳的薄簾似乎被撩了起來,有個人走了進來,不回頭自己也知道這個人不是君無遐

    要是君無遐,一定會估計的放輕他的腳步,之後繞在自己身後嚇自己一下

    「王易天,你來這裡幹嘛?」還沒有回頭,若妤就是問道

    身後的王易天聽到了若妤的這句,身子一僵,臉上也是騰的一紅,若妤沒有回頭就知道是自己,這樣的想,心中一喜,可是壓在心上的事兒讓他那一點的喜很快的收拾了起來

    「若妤,那天沒有照顧好你,是我沒用」王易天到了若妤的身邊,皺著眉頭說道,心中似乎很是自責的樣子

    「是我們遭到了別人暗算,他們那邊那麼多的人,而且還都是有備而來的,無論是誰都放不了的,你……沒有受傷?」他越是對著自己好,自己越是想要跟他劃清界限,可是最後還是忍不住關心了一句

    自己就是欠他的,怎麼都是欠他的恩情,怎麼都是還不上

    「我一個男人怎麼都是沒事兒,沒傷到你就好」若妤對著王易天抬起了頭,王易天看著若妤身上清爽,除了有點憂傷的神色以外看上去也很有精神,這才是終於的放下了心來

    「你真是厲害,似乎我無論走到了哪裡,你都能找到似的……王易天,你這裡是怎麼弄的?」因為王易天現在靠得自己挺近,能看到他的稍挽起的袖口上都是鞭抽的痕迹

    鞭鞭都是很深,結著厚厚的結痂,沒有癒合的地方已經是很紅,好像只要稍稍一碰就會馬上大滴的血淌下來似的

    「是不是那天你也被抓住了?我不知道你也在南國,否則我會想辦法給你也帶出來的」看著那些傷口這樣的深,自然是覺得心疼,不免自責了起來

    難道自己對他的愧疚之情就是要這樣不停地增長了么?

    王易天看出了若妤的擔心,起初是不想要說的,可是後來還是忍不住便是說道:「是我自己抽的,沒有保護好你,我當時不知道你傷的多重,怕會……若不是知道你沒事兒,恐怕我會就這樣抽死自己的」

    這鞭鞭簡直都要深入骨的傷痕是他自己抽打的?

    就是因為沒有保護好自己就是自責成了這樣?

    這個如此高大英威的男人居然會為了一個女人如此,就算是知道那個女人就是自己,也還覺得那樣的不可思議

    勸他不要為自己付出的話,自己已經是說了很多次,明白說了再多次他都不會聽,便是也不再說了,別過了臉,不想要再看他傷痕纍纍的胳膊,若妤問道:「你近日來做什麼?」

    「烽國和南國聯手」已經談到了正事兒,王易天也是嚴肅了起來,淡淡的說道

    就是這樣淡淡語調的一句,若妤的心一抖

    這樣的說來,昨天晚上有事兒向君無遐稟告的小廝說的就該是這件事兒,烽國的國力自己是明白的,而且尉千帆他對於君無遐又是……

    兩個國家分來的實力並不可怕,可是若是連起手來,那樣後果自己已經是不敢想象了

    「你,怎麼知道的?」站起了身子,看著王易天若妤快著語調問道

    「我親耳聽他說的」微微一點頭,王易天回答的簡單,似乎並不想要再多解釋什麼

    看著他篤定的眼,若妤明白他是不會騙自己的,而自己一想到尉千帆要和君無遐交手,而且還有個賀海參與進來的時候,更是覺得心中惴惴不安的感覺更加清晰了起來

    「什麼時候開戰你知道嗎?」沉默了一會兒,若妤終於問道,身上的血液都滯流了似的,很是不舒服

    「已經開始了,今日凌晨的時候」王易天看著若妤的臉,目不轉睛的說道,聲音沒有一絲的波瀾,好像只不過在陳述一個極普通的實事似的

    「什麼?!」若妤聽到了這句,覺得自己的頭簡直像是要炸掉了一樣,身子顫抖了起來,許久什麼都是說不出來

    昨天君無遐在南國的時候就是受了不少的傷,而且咳血的事兒一直讓自己心中不安,現在就是要跟著那兩國對抗,怎麼能行!

    趕忙的跑了出去,看著那個小廝還立在帳外,環顧四周,和自己方才出去一樣,已經是不少的士兵戰馬環著

    不對啊,要是君無遐帶兵出去打仗,應該帶走些人

    本來凌國在外作戰就是兵力不足,而現在又是這樣實在是奇怪

    默默在心中祈禱著剛才自己聽到的都是假的,君無遐並不是在戰場,一會兒就是會回到自己的身邊,身上帶著泥土的味道把自己擁在懷裡

    可是轉眼便是看到那個小廝局促遮掩的樣子,一把就是把那個小廝揪了過來,搖著那小廝的身子問道:「你告訴本宮,皇上是不是帶兵打仗去了?」

    那個小廝最初緊緊地閉著嘴,什麼都不說,可能是被若妤搖得有點怕了,才終於怯生生的點了點頭

    看著小廝點頭的瞬間,腦子一片的空白

    要不是趕出來的王易天在後面扶住了自己,自己怕是會直接的摔倒在了地上,許久才是站穩了身子,聽到那個小廝支支吾吾的說道:「皇上怕娘娘起疑心,所以特地留了一些兵在這兒,而且這些兵幾乎都是家中的獨子,皇上怕傷及他們的性命,特別的留下來保護娘娘」

    小廝的一句話,自己許久都是說不出話來

    他考慮的還真是仔細,可是現在他不在,再仔細又是有什麼用呢

    他點著那些家中的獨子留下來,這是他的一個有心的君王的胸襟

    而他點著這些人保護自己,是他一個男人對於自己愛人的愛

    「呵,那他讓你把這些都告訴我么?」苦笑著,若妤忍著淚水問道

    「皇上說了,有可能有個這樣模樣的男人來,要是他來了,讓小的把他請到娘娘身邊,皇上說這位公子一定會好生的保護著娘娘,讓他帶著娘娘離開這兒……」小廝後面的話都是聽不清,看著他指著王易天那隻手,淚水瞬間模糊了眼眶

    自己還想,這凌國的皇宮也真是太差了,任何人隨意的進出

    原來他都是知道王易天就是總是藏在暗處陪在自己的身邊,可是卻不曾的問過自己一句

    而且能把自己託付給別人,難道說……這場仗真的是如此的凶多吉少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