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24回 朕差點被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24回 朕差點被瞞字體大小: A+
     

    自從梨兒住進來了之後,若妤自然是整天陪著,而且永雋其實不是同若妤住在一處的,現在卻是每天剛一睜眼就往這跑

    後來倒是明白了自己的這個梨兒姐姐為何不會說話,若妤告訴他的時候還擔心他會問,可是見這人小鬼大的娃子知道了之後,反倒是話更多了,一看到梨兒點頭更是高興的不得了的樣子

    若妤看永雋成天呆呆傻傻的樣子,也是沒有辦法,過了幾天見永雋把自己的成天怕君耀搶得小木馬什麼的主動拿給梨兒玩,也實在是忍不住,就把永雋揪過來,拽著他的衣服問道:「永雋,你就這樣的喜歡你梨兒姐姐?」

    永雋聽了這問話,毫不猶豫的馬上就是點頭,臉上收起了沒有正經的樣子,瞟了眼若妤之後說道:「其實,我是覺得娘陪我那麼久,卻沒有陪姐姐那麼久,所以想要補上一點」

    他居然是這樣想的

    只是這樣小的娃子,卻是這樣的心思,又是用那樣的還帶著奶音的聲音說了出來,聽的時候若妤心中一抖

    緊接著便是覺出一種甜絲絲的味道慢慢的縛上心尖,很驚喜

    只是君無遐這幾天卻是來的少了,好像是和烽國的衝突又嚴峻了起來,都是晚上夜深的時候才來,而那時候梨兒都是睡下了,都只是過去看一眼,白天沒有打什麼照面

    像是今日暮色已經有一點爬上來,梨兒睡了,永雋也回去了他也還是沒有過來,估計一定又是在忙

    「砰砰砰!」重重的敲門聲響了起來,不是在敲門而是在砸門,小丫鬟看了若妤顏色剛剛開了門,就是見到一個人跌跌撞撞的進來,一下子撲倒在了地上

    「這是……?」看著眼前的這個人衣衫不整的樣子,若妤不由吃了一驚,隱約的覺得像是一個人,可是她有怎麼會給自己整成這樣的一副樣子呢

    「若晴雯,你居然這樣的狠心,你到底要怎麼樣!」伏在地上的人猛地抬起了臉,被眼淚哭花了妝容朝向了若妤

    眼前的這人是夢悠蝶

    一個自己的沒有見過的落魄的衣衫不整的夢悠蝶

    前幾天自己去的時候,這個人還是趾高氣揚的,怎麼一下子變成了如此的樣子,落得這樣的天地,真的是完全的出乎了若妤的意料

    「把她扶起來」吩咐了小丫鬟一聲,把夢悠蝶扶起來,可是卻是看她還沒有站穩,就是張著雙手就要朝著撲過來

    衣袖被她一把拽住,能清晰的感覺到眼前這個女人的手在不住的顫抖著,也是瘦了一些的樣子,力氣倒是很足,似乎都是要直接的把自己的衣袖拽下來了似的

    聲嘶力竭著聲音,她有點歇斯底里的說道:「你,你害的我孩子不在身邊,又對我下蠱,讓我天天受著針刑的痛苦,我都被你折磨的只剩下半條命了,卻連皇上的面都見不到,你這蛇蠍心腸的女人!!」

    若妤聽了,稍稍一愣,只是就是手上稍稍用力,把自己的袖子掙了出來

    其實那天的人偶的事兒,倒真是自己想出來的注意,想要這樣的逼著夢悠蝶來承認當時是她要害永雋的,一是給自己平反,二也是要給永雋一個公道

    可是後來見到了梨兒實在是太高興,一時忘記了這事兒

    既然忘記了這事兒,更沒有可能施什麼針刑

    至於君耀的事兒,自己更是不曉得了

    想到了這兒,若妤淡淡的笑了笑,之後壓低了聲音說道:「夢悠蝶,我當時說有因果報復你不信,但是針刑的事兒我是真的不知,只是你臆想的罷了,沒有必要自己折磨自己」

    夢悠蝶愣,臉上的表情僵住,看著若妤

    忽然使勁兒的搖起了頭上,聲音也是愈發的嘶啞而大聲,不住的喊叫,起身甚至要揪住若妤的領口,就是道:「不可能,針針都是扎在我的痛處,一定是你,是你!」

    覺得有點無奈,看著她這樣也是沒有什麼辦法,就只要上裡屋去拿那個人偶給夢悠蝶看

    進屋的時候,若妤還在想,自己怎麼就是這樣的心慈手軟呢,明明就是要把她欠自己的都還回去,可是當這樣的機會就擺在自己的眼前的時候,卻是又下不去手了

    人偶永雋是玩了一天,之後就是被自己擱在梳妝盒裡了

    可是手往裡面一摸,自己卻是愣住了

    人偶呢?

    明明自己就是把東西放在了這兒的,當時還特地的在上面蓋上了一層淡粉的棉綢,都是檢查的清清楚楚

    該不會被永雋又拿出去了?

    翻了一圈也是沒有找到,便是趕忙出去,可是剛剛一出去,就是看到夢悠蝶朝著自己壓過去,手拽住了自己的腳踝,用足了蠻力的使勁兒的一拉

    本來若妤就是走著的,被她這樣的一拉扯,身上不穩,就是朝前一傾,沒有站穩跌倒在了地上

    背觸碰上了冰涼的地面涼颼颼的,稍一出神的時候,夢悠蝶的身子就是坐在了身上,房裡的小丫鬟也不曉得哪裡去了,只剩下了自己和夢悠蝶兩人

    而她的手朝著若妤的脖就是掐了過來,沒有一點猶豫

    使勁兒的時候,不用的顛簸著若妤的身子喊著:「人偶呢,你給我,不給我就掐死你,讓你跟我一起死!」

    眼前的這女人的身子有點模糊

    這是要瘋了還是怎麼的了,怎麼一下子這個樣子了

    已經顯得有點扭曲了的臉,完全的是亂遭起了表情,晃得自己眼有點疼,當然,嗓子更疼

    這人,是沒有給自己留一點的活口

    氣息越發的遊離了起來,被她鉗制的居然一點力氣都沒有

    「喂,女人,你要的人偶在這裡」有個粗硬的男人的聲音響了起來,很是沙啞,還有點慵懶的感覺,漫不經心的

    乍一聽到了這聲,夢悠蝶愣了一下,手上稍稍的鬆了一點點的力氣

    也就是趁著自己稍一失神,若妤抬腳一踢,手上用力把她推開,自己則是翻身扶著地面站了起來

    和跪在地上的夢悠蝶一起朝著那邊看了過去,便是看到了前幾天把自己推到了池子里的那個人

    而他的手中拿著的東西,若妤一眼就是認了出來

    是自己丟了的那個人偶,能讓夢悠蝶受到針刑之苦的人偶

    而那個人偶上面滿滿的都是密密麻麻的針,看著都是覺得麻酥酥的,而青墨的另一隻手裡還拿著一根銀針,就是當著夢悠蝶的面一點點的對著背的地兒扎了進去

    「啊——!不要——!!」嘶啞著聲音,朝著青墨那邊攀著地面爬過去的夢悠蝶手捂在了自己背上,慘叫了一聲,頓時額角都是淌下了汗水,眼眶也是盈滿了淚水

    「你,這是為什麼?」一邊的若妤看著青墨,有點愣住,他跟夢悠蝶應該是無冤無仇這是做什麼,姑且先不說他是怎麼把人偶拿走的,現在又是因何闖進了自己廂房,也不怕被人撞上

    「看你太心軟了,就幫你一下」青墨倚著門框,打了個呵欠,走上前了一步,把那個人偶丟給了夢悠蝶

    那個人偶落在了夢悠蝶眼前五六步的地兒,夢悠蝶急的一時也是不爬起來就是馬上用手攀著地面朝著那個人偶怕了過去

    一點點,一點點的慢慢的靠近了過去

    可就是在手馬上就能觸碰到了那個人偶的時候,那個人偶卻是被青墨踩在了腳底,雖然踩的不實,半懸著腳,可是夢悠蝶又是慘叫連連了好幾聲

    「你……」若妤走了過去,看著這樣的場面,一時間不曉得該怎麼樣好了

    要是說自己幫著夢悠蝶求情,告訴別青墨不要這樣,用解開永雋身上的蠱的方法來幫她的話,自己未免顯得太好欺負了一點

    剛才這個女人還跳到了自己伸手,要把自己掐死

    但是要是這樣的放縱不管,也有點狠不下來心

    看來自己到底不是夢悠蝶那樣的狠著心腸的人

    青墨看著若妤走近,朝著若妤這邊微微的傾下了身子,溫熱的呼氣掃了過來,跟著自己剛才看到的那個狠著心腸的人顯得有點不同

    吐出了唇邊的幾個字,輕輕的笑了笑

    這一笑,倒是覺得這人竟有點不同不同於輪廓高大英勇的一點柔化了線條的美感

    等到他的話說完,若妤看他,見他點頭

    就是對著夢悠蝶大了點聲音的問道:「我問你,是不是你對永雋下的蠱?」

    夢悠蝶疼得滿眼的淚水,聽了若妤的話,也是再蠻橫不起來,馬上答道:「是,是我想要陷害你,之後上外面找了個會蠱術的人教我的」

    停頓了一會兒,若妤又問道:「那,宮中死的那個丫鬟,是不是你殺了之後放出了的謠言,說是我殺的?」

    夢悠蝶立馬又是回答道:「是,是我的殺的,我怕她把事兒說出去,所以殺了她,正好嫁禍在了你身上」

    若妤跟著夢悠蝶對話的時候,青墨一句話都是沒說

    不時的轉頭看了看外面,不知道在瞧著些什麼

    等到夢悠蝶最後一句說完的時候,腳尖一勾把人偶拿在了手中,速度很快的就是躍身衝進了若妤的房間,一推窗,翻身躍了出去

    沒有想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兒的時候,已經有個人從前推門進來

    那人眯著狹長的鳳眸看著還伏在地上的夢悠蝶說道:「原來是這樣,朕還朕差點被你騙了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