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08回 只是跟過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08回 只是跟過你字體大小: A+
     

    若妤聽了這句話停住了腳步,立在原地僵住了身子

    蘇蕭瑟看著若妤停住了身子,又接著補上了一句說道:「她雖然不會說話,但是很想見你的」

    不會說話和想要見自己兩句都是戳在了若妤的痛處,隱隱的腦海里浮現了梨兒的樣子

    這娃子真是命苦,自己不認她,而他爹都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

    現在自己和君無遐的關係也是好了起來,梨兒的事兒自己的也是該說了

    咬了咬下唇,若妤再回頭的時候已經不見了蘇蕭瑟的人,接過了小丫鬟給自己的衣裳,若妤說道:「讓御膳房熬一碗提神的湯」

    湯很快就是熬好,遞到了若妤手中的時候還冒著熱氣,攏了攏衣裳就是朝著大殿走了過去

    門口的小太監看著是若妤過來,馬上就是低頭行禮,忙著就是要通報,卻是被若妤攔了下來,若妤做了個噓聲的動作,之後自己就是輕手輕腳的走了進去

    進去的時候看君無遐正聚精會神的低頭看著奏摺,手裡拿著狼毫毛筆,蘸著墨正在寫著些什麼

    還真的是認真呢,甚至自己這樣一個大活人走了進去,都沒有發現

    走了過去,把手裡的湯碗要放在君無遐手邊的時候,卻是忽然的止住了手

    自己這是第一次好好的看著穿著龍袍的無遐

    他一身的綉龍明黃袍,微低著頭,稍凝著眉宇,雙眸如炬,炯炯有神的看著手下的奏摺,側顏像是俊美的像是最出色的畫師勾勒出的一般

    自己自然是知道君無遐生得俊美,而此時的他穿著龍袍的他又是多了一種是君王獨有斜睨天下的霸氣之感

    這個人便是自己的男人,自己的國君

    「妤兒,覺得還好看么?」忽然聽到君無遐冷不丁的說了一句,語調帶著笑意

    若妤這才一時到了自己的失態,居然就這樣的目不轉睛的看了君無遐這麼久,本來以為他並沒有發現自己的進來,原來早早就是發現了,還裝作了沒有看到自己的樣子

    「衣裳好看」若妤放下了手裡的粥,撇著嘴說了句

    君無遐聽了這話倒也是不介意,只是跟著若妤招了招手道:「過來,有什麼是?」

    本來都是想好了,可是現在又是有點不合適說了,猶豫了一會兒把湯送到了君無遐的手裡,看著君無遐喝了口,才說道:「無遐,我想孩子了」

    君無遐聽了這句,又是喝了一口湯,一臉愜意的樣子說道:「永雋不就是在你寢宮裡么,天天都繞在手邊跑著呢,最近他又頑皮了」

    若妤停頓了一下,還是接著說道:「我說的是梨兒」

    君無遐愣,拿著勺的手僵了僵,態度一下子涼了下來,什麼也不說

    他自然是記得自己當時娶了兩個名字,記得梨兒是取給女孩的名

    可是那名字是起給自己的和若妤的娃娃的名兒,而不是別的男人的

    王易天的存在對於自己的來說就像是一塊心病,不時的隱隱的疼痛一下,而疼痛過後就是不禁笑起自己的小心眼和幼稚,自己居然去嫉妒一個死人

    別過了臉,君無遐也不看若妤,想要聲音正常,可是開口的時候還是有點抖了聲音的問道:「你要走?」

    若妤一時間有點沒有跟上君無遐略顯跳躍的思維,稍稍一愣

    而就是這一愣,完完全全的落在了君無遐的眼底,君無遐伸手拉住若妤的手腕,站起了身子擋在了若妤的前面,就是說道:「你哪兒都不許去」

    若妤這才明白了君無遐的意思

    原來他是以為自己要去烽國去找孩子

    瞧瞧這慌張的樣子,攥著自己的手腕的那隻手握得那麼緊,自己甚至能感覺到他微微顫抖起了指尖,竟這樣的在乎自己

    若妤就是由著君無遐這樣的緊緊地扣著的自己的手腕,輕輕的把自己的手壓上去,也是不接君無遐的話,先是問了一句:「你還記不記得你中了皓月幫的朔月嗜心散的那次?」

    想到自己要跟君無遐說明白這事兒的時候,若妤自己也是覺得有點緊張

    當然這份緊張更多的是讓自己期待已久的參雜著無限喜悅的感覺的緊張,甚至一度的絕望的想著君無遐或許是永遠都不會知道梨兒是他的親生骨肉,現在能這樣的當著他的面跟他說清,真的是很驚喜

    可是君無遐聽了若妤的這句,卻只是皺眉,半晌才是問道一句:「難道說是王易天給的葯?」

    喲,這話怎麼聽著這麼的酸呢

    不知怎麼的,看著這樣的君無遐,若妤突然想笑,可是自然沒有笑出聲,畢竟看著他這樣的沉著一張臉,想要哈哈的笑出來換做任何人難度都是頗大的

    「誰給的葯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發作的那晚是我陪的你」若妤看著君無遐笑了笑

    能清楚的看到君無遐背對著自己的背僵了起來,之後很緩很緩的慢慢的朝著自己轉過了身子,盯著若妤的眸子,有點茫然的樣子

    這,該不會是記不清了

    的確,事情過去的有點久了,那麼長的時間很難記得清清楚楚的

    在若妤都要主動解釋的時候,君無遐終於是開了口,之後說道:「當時,你不是還要舉劍殺我么,我記得當時夢悠蝶在房間的」

    說這話的時候,君無遐一直都是遲疑著態度,不敢肯定的樣子

    其實君無遐不是沒有想過,那一晚在自己身下的人是那樣的青澀的樣子,怯生生的用手環過自己的身子,小手被嚇得冰涼卻是執拗的一下下同冰涼的藥膏塗抹在胸口上,那樣滑膩溫涼的感覺自己到現在似乎也能清晰的感覺到

    要不是明白當時若妤跟自己的敵意,又是看她一臉執拗的朝著自己舉著劍,自己也是覺得......

    「當時尹楓澤讓我給你塗藥膏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是怎麼了,明明那時是那樣的恨你,恨到想要馬上一刀殺了你,可是看到你床頭擺著那個紫金簪卻是下不了手,後來......夢悠蝶是第二天來的,我不願意跟她爭辯而已」一下子說了這麼長的話,等到說完的時候,不曉得是什麼原因,話音都有點急促了起來

    低頭看君無遐,卻只是見他低著頭,什麼也不說,似乎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難道說在他看來這不過是在平常普通不過的事情了?

    而自己卻是偷偷把與他第一次合歡之事兒記在心底,當作一份很珍貴的記憶收藏了起來

    甚至都有點不捨得多想,即使清晰的記得那一晚失了控的他動作是那麼的狠,卻還是見不到他的時候眷戀起了那一份的感覺,甚至都有點不敢多想,怕自己想得太多了,會有點漏了細節,不真實了起來

    就在若妤苦笑著想要接著話獨自的說下去的時候,卻是被大力的拉緊了一個懷抱

    他緊緊地,緊緊地抱著自己,身子不留一絲縫隙的貼在一起,明黃的龍袍滑滑的蹭在自己開著衣襟的胸前

    帶著鼻音,有點沙啞的聲音在自己頭頂響起,他說:「妤兒,你怎麼不早點跟我說」

    握在自己腰上的手慢慢的收緊,看若妤不說話又是加了一句:「是我不好」

    語調里有著深深的自責

    聽到這兒,若妤覺得自己鼻子一酸

    其實這兩個相抱著的人都是不明白到底是君無遐為何要說是自己不好,可是聽了卻是都覺得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湧上了心口,酸而微甜的滋味

    這樣的被他抱著,倒是覺得格外的安心,生出了一種困意,想要就這樣的被他摟著睡上一覺

    可是,孩子的事兒,他明白了么?

    見他只是這樣的抱著自己,若妤想了想便是抬起了頭之後說道:「就是那次有了梨兒的」

    說完了這話,抱著自己的那身子猛烈的一顫

    方才還是攬著自己腰的手鬆了開來,君無遐腳步有點不穩,踉踉蹌蹌的,好像隨時都是會跌倒了似的朝後退了兩步,錯愕的說道:「妤兒,你,你說什麼?」

    若妤看他這樣的心驚的樣子,走上前了兩步,可是君無遐卻是又朝後退了兩步,跌坐在了龍椅上,看著若妤問道:「你是說我當時想用刀捅死自己骨肉?」

    當時的場面若妤還是記得清楚,君無遐被自己的說整得有點氣急敗壞,無比心痛的把到抵在自己的腹上,之後緩慢的推刀進去

    知道梨兒是被那一刀傷了聲帶的時候,若妤也是覺得心疼,也是恨過君無遐的那一刀

    可是,現在想想,又是怎麼能怪得了他呢

    便是上去抱住君無遐的身子,手放在他的肩上,輕輕的拍了拍說道:「無遐,我只跟過你一個人,那事兒已經過去了,就不要再想了,我們還是把梨兒接回來」

    君無遐看著若妤的時候,先是有點失神,但是慢慢的回過了神來,重重的點了點頭

    也是抬手抱緊了若妤說道:「妤兒,我欠下的一定都會補上的」

    而這時有個小太監急急的跑了進來,跪在君無遐的身邊,遞上了一份卷好的奏摺

    君無遐打開奏摺,可是剛剛看到上面的字兒,奏摺卻是掉在了地上,悶響了一聲

    上面寫著,尉千帆邀請自己一同拿剛被自己認識到存在的梨兒耍飛刀玩兒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