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40回 許永結同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40回 許永結同心字體大小: A+
     

    這樣直白而沒有遮掩的話,君無遐是頭一次聽著若妤說

    臉紅了起來,更緊的攬住若妤的身子,手束在若妤的腰上,擺弄著若妤才系好的束腰,大有再解衣歡愛的架勢

    「現在是白天呢」若妤見了馬上壓住君無遐的手,想要掙開

    「哦?妤兒,我不過是想要幫你理理衣裳,你這是在想什麼呢?」君無遐的笑,修長的時間撫著束腰上的褶皺,慢慢的捋平

    自然是明白這是君無遐在戲弄著自己,回頭就是揮著拳頭打了過去,只是輕輕的捶打在胸膛上,引得君無遐一陣的笑,從後面圈住若妤的身子,彎著眉眼接受著這一陣陣的捶打

    「要吃點東西么?」忽然聽到了門口傳來了女人這樣的一聲,馬上就是逃出君無遐的懷抱,看著來人是笑著的鐘雅,更是覺得臉上有點掛不住了

    君無遐見了,不容若妤拒絕,就是上前了一步摟住了若妤的肩膀,對著鍾雅點了點頭說道:「我和妤兒在外面吃,你還是自己吃」

    鍾雅聽了怔了一下,很快的補道:「可是我做了我們三個人的」

    若妤聽了都是覺得有點過意不去,想要攔住君無遐,可是君無遐已經是搶在了自己前面說道:「不用了,以後也不用準備那麼多,等到身子養好了,你就回去」

    雖然話說得還算是溫柔,可是卻是格外的客氣而疏遠

    他這是在讓自己安心么

    抬頭看著君無遐的側顏,自然是覺得自己心中一暖,可是看著不說話立在那裡的鐘雅又是有點不好意思,聽著鍾雅轉身,之後說了一句:「我知道了」

    明明她才是君無遐明媒正娶的正妃,卻是......

    正想這些的時候,君無遐已經是拉著若妤的手走了出去,走得還是昨夜的小路,但是沒走兩步就是覺得身上疲乏,動動身子就是覺得不舒服,這算算軟軟的感覺,若妤自己自然極是清楚,可是怕君無遐看出,便是咬著牙硬是跟著君無遐的步子

    「妤兒,覺得不舒服么?」君無遐感覺到自己掌心中小手的輕顫,便是止住了步子,扭頭看著若妤,用袖口拭去了若妤額頭細細的汗水

    「沒事兒......喂!」正愣著的時候,自己身子卻是突然的騰了空,回過了頭的時候,已經是被君無遐攬在了懷裡,雖然現在還是沒有到市井,只有自己和君無遐兩人,可是這樣的動作在這時的凌國,怎麼也都是說不過去的

    「妤兒,是我弄疼了你,自然我得要負責了」君無遐見著若妤掙著身子,俯下了身子,下顎蹭著若妤的發頂,笑眯眯的說道,眸子眯成了一條好看的弧線看著若妤

    聽了這句,再想著身上的疼,再加上也不知道是君無遐是有心還是無意的撫著腰,真是徹徹底底的紅了雙頰,埋臉在君無遐的懷中,不說話了

    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是輕飄飄的,而他的懷抱卻是格外的踏實

    睜開眼,才是看到君無遐正腳輕點著地面,走於屋檐之上,往下看去都是縮小了的人,就像是在飛一樣,不必說,這是君無遐使出的輕功

    沒有多想便是感概了一句:「要是我也會輕功就好了」

    君無遐聽了,笑了笑說道:「妤兒不必學的,這不是有我么」

    這樣的感覺,這樣的溫度,都是如此的環繞著自己,等到君無遐放下了自己的身子,兩個人進了這小小的市井,心中起的溫柔的波瀾也是久久都不能散去

    「小姐,要不要桂花糕」有個小娃娃在問,仰著臉看著若妤

    若妤低頭,看著這個娃娃倒是覺得格外的眼熟,似乎在永和鎮也是這個娃娃跟著賣過桂花糕的

    那個小娃娃注意到了若妤的注視,馬上就是咧著嘴兒笑了起來,之後大聲的叫嚷著說道:「呀,姐姐,我認得你們,當時這個大哥哥為了買姐姐一笑,買下了我所有的桂花糕呢」

    那是在永和鎮的日子真的是稱心如意,而今天就似乎回到了那樣的一份感覺了

    「呵,那我再買一笑」君無遐聽了那小娃娃的話也是在笑,取了一錠銀子塞給了那個娃娃,之後接過了那個籃子,遞給了若妤,點著頭聽著那個娃娃的道謝

    看著桂花糕,若妤拿出了一塊看著,又是瞧著那個男童,不假思索就是說道:「小娃娃真是可愛呢,也不曉得我......」

    說到了這兒,便是看到了君無遐臉的一沉,唇抿得緊緊的,不說了話

    是啊,自己還沒有跟君無遐解釋清楚那是自己和他的孩子,怕是他還以為是王易天的,這樣難看的臉色,似乎隨時都是會把自己一揪,之後仍在一邊再也不管了似的

    「無遐,其實......」若妤遲疑了一下,想要解釋清楚,怕耽擱了又不曉得該等到多久之後

    「前面那是賣花燈的么?」君無遐抬手,指著前面呢喧鬧處說道,似乎根本就是沒有聽到若妤在說話

    「其實那個孩子......」若妤還是繼續的說道,止住了步子,執拗的想要解釋清楚

    「走,去前面看看」君無遐拉著若妤的手,不由分的就是朝前走去

    看著若妤還是掙著手,想要接著說些什麼的樣子,便是從籃子里取出了一塊桂花糕塞在了若妤嘴裡,堵住了接下來的話,又是怕會嗆到還怕了怕若妤的背,幫著順順氣

    面上還是瀟洒自如的樣子,其實心中已經是翻倒了五味雜瓶

    不得不說,那個娃子,是自己很大的一塊心病

    甚至都不敢去想一點,可是偏偏又見到了小娃子就是沒有辦法總是朝著那想著,怎麼都是捋不順自己心情,不得不承認,自己嫉妒得要發瘋了似的

    看著君無遐的這樣的表情,若妤也是不再多說什麼,跟著無遐就是朝著賣花燈的那邊走了過去,那個賣花燈的人看著自己和無遐過去,馬上熱情的招呼道:「公子,你看看這些結緣的花燈,跟你家娘子買一個擱在那樹上便是可以永結同心的」

    這樣的話明顯就是騙人的,就一盞花燈哪裡是能束住姻緣的,覺得想要笑,卻是看著無遐聽的很是認真的樣子,聽到了若妤的笑聲,便是回過了頭來,問道:「妤兒,你看哪盞花燈最好?」

    他,這是真的要買?

    若妤現在也是知道這是到了凌國的領地,誰人能不曉得君無遐的名字,這要是真的跟自己名字連著,一同的結在了樹上不曉得會是被多少人看去,他......不擔心么?

    「這盞呢?」君無遐拍了拍若妤的肩頭,動作輕柔的,把那盞燈湊在了若妤的眼前,讓若妤看著

    君無遐挑的這盞燈是淡粉色的,裡面點著一簇小小的火,橙紅色的,總是在白日里看著也很是耀眼的樣子,而上面的圖案看上去像是鴛鴦,而細細看去實則是兩隻浮於水上的雁

    再去看其他的花燈,都是些鴛鴦戲水的圖案

    他,怎麼特地的挑了雁的

    心中有點疑惑便是問道:「這是大雁么?」

    君無遐聽了點頭,修長的指尖理了理若妤被風吹亂的髮絲,體貼的別於耳後,之後說道:「都是將鴛鴦當作鍾情的象徵,但鴛雖然是膩在一起,可失去了伴兒之後就是會去尋覓新的伴侶,但是雁卻是一直不離不棄的」

    說到了不離不棄這幾個字兒時候,壓低了聲音,湊在了若妤的耳邊

    慢慢的,呼吸溫儒的的把聲音壓得更低的又是說道:「妤兒,我想要和你這樣」

    君無遐說著這些的時候,若妤甚至覺得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聲,跳得那麼的急

    他是想要跟自己這樣,永遠永遠的不離不棄的

    若妤看著那花燈,輕輕的點了點頭,付了錢,買了下來

    自己握著連著花燈的那桿,而君無遐又是握住了自己的手,緊緊的相扣著手指,感受著彼此的被花燈裡面紅燭的熱氣溫燙的手,抬頭對著他笑,看著他亦是彎著眉眼,好看奪目讓自己根本是移不開半點的目光

    走到了那棵已經搭了好多的花燈的樹下,低的枝椏都是系滿了花燈,而高處因為難以夠到所以還是空著的

    看著君無遐用賣花燈的人那借來的筆,筆跡俊秀的寫著字

    還有點不好意思去看,最後終究是按捺不住,轉過了臉去,便是看到了君無遐寫的字兒

    君無遐在上面寫著:

    生生世世,永結同心,許下終生,不離不棄

    ——若妤君無遐在這男權的社會,還特地的把自己的名字放在了前面,笑得溫暖而寵溺的樣子

    「覺得好么?」君無遐笑,環著若妤的身子,貼近著問道

    「嗯」說不出太多別的話,只是點頭

    君無遐還是笑,摸了摸若妤的發頂,便是動作優雅的飛身一踏,動作輕巧的騰於枝上,把花燈系在了最高的枝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