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37回 黑天人未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37回 黑天人未歸字體大小: A+
     

    看著傷口已經都沾上了藥膏,君無遐淡淡的一笑,也沒有回頭就是淡淡的問道:「你確定你這藥用過之後不留痕迹?」

    黛墨覺得自己只是伏在門后,又是看著君無遐那樣的專註,沒有料到還會看到自己,不禁一怔,少頃便是緩過了神來,笑著說道:「放心,我看過傷口不是很深,不過,我倒是覺得看不懂你,明明還是喜歡,為何今日要對著那麼的凶」

    君無遐聽了這句,還是沒有回頭,看著若妤,輕輕的抬手撫著若妤的小臉兒

    長久的都是不說話,在黛墨以為君無遐就是要這樣的沉默下去,轉身要走的時候聽到了君無遐總算是開了口

    聲音回暖了一點說道:「當時看她傷自己,氣惱了」

    悠悠的,距離不是很遠,可是這句話傳來的時候,卻是覺得好像繞了好幾個彎,帶著無限的濃情,好像溫暖了整個房間

    黛墨這是個旁人,聽著也是覺得感動,可是想到了自己和若妤的約定,猶豫著又是問道:「那你這樣的一份心情,她又不會知道,你難道不覺得不甘心么?」

    君無遐聽了這個,還撫摸著若妤臉頰的指尖微微的抖了抖,想了想之後說道:「比起她過得好不好,甘心不甘心的已經沒有了意義」

    這句說的極慢,傳在心中又是一番別樣的感覺

    有一瞬,黛墨忽然想要配好所有的葯,之後給這兩個人備好馬匹,讓他們趕快的走,找個地方好好的長相廝守下去,可是一想到了王易天又是失去了勇氣

    就這樣的看著君無遐的背影,慢慢的退了出去,掩上了門

    聽到了後面的人已經走了出去,君無遐慢慢的鬆開了自己攥的緊緊的右手

    不得不承認,剛才在黛墨面前自己是強撐出來的堅強,不是因為那個人是黛墨,而是因為剛才站在自己的身後的人是個普通的旁人,而現在躺在自己面前的小人兒,才是全天下唯一一個不算是旁人的人了,在她的面前自己不必強裝堅強

    這些日子被摩擦的有點不甚光滑的指肚,一下下的,反覆的觸摸著若妤的臉頰,似乎這樣若妤的傷口就是能早一點的癒合了似的

    「無遐」忽然聽到榻上的小人念道了一句

    聽著這句,身上頓時一熱,臉上更是熱燥了起來,萬萬是沒有想到,這睡熟了的小人會喊道自己的名字,不都是說在不清醒的時候喃喃的名字都是最在乎的么

    「無遐」又是念了一句,聲音低低的,說得緩緩的,可是這樣的聲音聽在耳朵里卻感覺像是浸了蜜糖了一般,潤潤的,簡直要就這樣的一直淌到心底

    有點傻的笑著,摸著若妤面頰的手不知不覺就是大了力氣

    所以看著若妤朦朧著雙眼看著自己的時候,倒是自己先愣住了

    有點不確定似的,若妤微微顰著眉頭,揚著音調還是問的那兩個字兒:「無遐?」

    若妤只是在確認著,可是君無遐聽了這句,卻是毫不猶豫的抽出了自己的手,轉身就是要走,還不忘加上了蹩腳的一句:「本王只是路過」

    路過?這還有人能繞出自己的房間之後推開了旁邊屋子的門,路過進去么?

    若妤自然是覺得君無遐這句不符合情理,可是想到了當時他潑自己的一碗粥,稍稍浮起的心又是沉了下去,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只是簡單的說道:「我明白」

    覺得自己臉上黏黏的,明明當時自己是洗過了臉才上了床的,怎麼這又是黏糊糊的了?

    當著君無遐的面,若妤就是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臉,觸到了傷口處的時候指尖自然是沾上了白色的藥膏,湊在了眼前費力的看著,有點不解的樣子

    若妤卻是不知道,自己這樣的動作的時候,君無遐的心已經是完全的提了起來

    都是這樣的看著了,若妤一定會知道自己不可能是路過的

    而且不但不是路過,而且還是細細的塗著藥膏

    自己這樣的矛盾的表現要是被若妤這樣的看去,自己真的是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這是......?」若妤把自己的指尖湊得更近,仔細的看著

    清了清嗓子,君無遐卻是沒有說出話來,剛才雖然自己雖然是說道自己在乎著若妤,可以站在一邊看著,不去干涉她的生活,畢竟她已經是有了自己的孩子,還......有了在烽國的地位了,而且她又是不在乎自己,何苦裝著可憐的樣子求她再為自己回眸呢

    可是此時,看著那張粉嫩的小臉,嫣紅的唇,心絞成了一團,幾乎要馬上張口說道:這是我給你塗的葯!

    就在已經握緊了自己的手開了口的時候,卻是見若妤的用手掀起了身上薄被

    只穿著單衣,勾勒出美好得身形,那曼妙的身子就在眼前

    就只是這樣的看著,便是覺得身子格外的躁動著,也是紅了臉,卡在嗓中的話馬上就是要大聲的說出來

    卻沒想到,若妤手裡攥著那薄薄的布料,只是擋在了自己的臉上

    把整張臉都是擋了起來,緊緊地壓著面

    君無遐皺眉,她這是幹什麼,要憋壞自己的還是怎麼的?

    兩步就是上前,可是在聽到了若妤接下來話的時候卻是猛地止住了身子,聽到了若妤被薄布遮擋得有點不清晰的聲音說道:「對不起,沒有洗乾淨,讓你看著噁心了」

    原來,若妤這是以為自己當時沒有洗乾淨臉上的粥

    都是沸騰了一身的血,卻是在聽到了若妤的這句話之後被澆了一身的水,濕透了

    是啊,當時是自己那麼混蛋的說看著臟,看著噁心的

    房間一時間沒有了聲音,連剛才君無遐的喘息聲都是沒有了,若妤這才是鬆開了遮在臉上的步,瞅著空空的房間,無力的蜷著手指

    自己跟他,只能是這樣了么?

    心情自然是久久的不能平靜,想要再倒頭睡下,卻是怎麼也睡不著

    便是起了身子,走了出去,以為一直都是抬著臉的,所以說差點直接一腳踩在了水盆里,聽著碰撞的水聲才是低頭,看著那盆水微微的有點出神

    自己正是要出去洗洗臉,怎麼現成的水就是擺在了這裡

    難道說是君無遐為自己的準備的?

    可是剛剛想到了這兒便是搖頭,苦笑了一下,自己一定是異想天開了

    到底是收了那盆水,等到第二日的時候想要問問黛墨,可是猶豫了好幾次終究是沒有開口,在屋子裡跟君無遐見了幾次,都是自己給他送著東西,而他只是一成不變的淡淡的表情手下,連眉毛也是不曾動一下

    黛墨說君無遐的身子要一個月就能養好,自己一直覺得君無遐多少會是問道,可是一直到了現在也是未曾問過自己半句

    算算到了今日已經是過去了大半月,再過五日就是可以走了

    放下手中的菜碟,若妤看著君無遐還是板著一張臉,倒是忽然生出了一種是自己給他圈在了這裡的感覺,他一直都是跟著在這兒呆著一定是該等得急了

    想了想,便是看著君無遐說道:「無遐,黛墨說再過五天你的身子就能完全好了,到時候我給你備好馬車」

    君無遐聽了,拿著筷子的手一抖,簡直要直接的掉到了地上,也是變了點的臉色

    而正巧外面有聲鳥鳴,若妤只是看著外面錯過了該有的一瞥

    「你呢?」也不知道這是多久都沒有對著自己開口了,聽著君無遐的聲音倒是覺得有一點的陌生

    沒有多想,若妤便是回答道:「我自然是回皇都」

    「哦?烽國的皇都?」君無遐用手中的筷子撥著碗里的青菜,眯著眼問

    「當然」這問話倒是有點出乎了若妤的預料,也不知自己這是怎麼了,明明是想要想一個好一些答案,卻是這樣的說道

    其實自己之所以要回皇都,一是想要帶兵去攻下賀海的那處,為了和君無遐多多相處,自己已經是足夠的自私了,若是再拖延下去,怕是柳昕嬋她們都是會沒命的,二則,就是自己那沒有名字的娃娃了

    「啪」想著這些的時候,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

    是盤子摔碎了的聲音,自己費力做了一個上午的菜肴就是被君無遐無情的摔在了地上

    「你這是幹什麼?」若妤看著那盤子被摔得粉碎,覺得自己的心被一扯,有點難受

    「難吃」君無遐冷眼看著地上的菜,起身就是要出去,見著若妤擋在了門口,毫不猶豫的就是伸手把若妤推開

    可是在手碰上的若妤的一瞬間卻是愣住了

    這人兒怎麼這樣的瘦?

    自己這些日子都是晚上給若妤的臉敷藥,怕是若妤看到每天都是走得很急,都是沒有發覺若妤居然已經是這樣的瘦弱著身子了

    伸手想要把若妤的扶起,可是還沒有等自己去扶,就是看到若妤已經背身走了出去

    而君無遐沒有想到,若妤這一出去,到了天黑透都是沒有回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