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29回 身上烙愛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29回 身上烙愛痕字體大小: A+
     

    小小的身子,纖細的腰肢

    身子盈著水汽,不著半點衣物就是這樣的坦露這空氣中

    本來是燙在水中的,現在迎著空氣中散不盡的寒氣,馬上就是凍得顫抖起了皮膚,輕輕的抖著雙肩的模樣,無疑是使眼前的若妤更加的動人了

    「你過來」君無遐的手拉上了若妤的小胳膊,朝著自己身邊一拽,整個身子便是砸進了自己的懷中,摟得緊緊地

    「就這樣的缺男人么?」明明心中是喜得,可是看著若妤如此的樣子心中還是起了別的感覺

    嫉妒,不得不承認,自己嫉妒得要死

    手下毫不留情的就是見若妤推到在了地上,那光潔的因為水溫而紅嫩的背貼在了冰冷的地上

    「不要,唔......」若妤這也是覺出來涼了,抬手就是想要將君無遐推開,可是手剛剛一觸碰到了君無遐的胸膛,便是被君無遐抓在了手心,使勁兒的一壓,便是按上了頭頂

    而他的唇也是壓了下來,毫不猶豫的就是吻上了若妤的唇瓣,動作粗硬的,沒有半點的技巧,好像就是故意要讓若妤覺得疼痛似的,牙齒都是磕碰在了一起,也還是在不斷的加深著這個吻

    而沒有束著若妤的那隻手則是鬆開了自己的腰帶,鬆了衣衫,褪了褲

    沒有做半點的潤滑,藉助的方才的水,便是直直的進入了若妤的身子

    「啊」感覺到了下身的疼痛,若妤喚了一聲,有點類似於呻吟的小小的嗚咽的聲音

    君無遐低頭,看著若妤的臉頰,還是紅紅的,亂著髮絲半擋著魅人心的臉龐,臉上浮著水汽,眼中更是暈著水汽,顯得無比的動人

    「我是誰?」君無遐挺著腰,狠狠的一撞,冷勝的問道

    「不知道」若妤搖著頭,劇烈的起伏著胸膛,不住的喘息著,呼吸亂亂的

    君無遐聽了這句,本來都是舒展了的眉皺得更深,狠狠的又是一撞,簡直要這樣的撞到了最深處了似的,與其說是發泄,不如說是,報復了似的

    見著若妤的手腕已經是越發的無力了,君無遐送了那手,順著若妤的臉頰,不斷的,慢慢的下滑,到了下顎處,彎著指尖探進了若妤還張著的小嘴兒

    惡意的,修長的手指夾住了若妤的舌,指甲則是掛弄著口腔脆弱的內壁,攪著若妤不斷的縮著舌卻還是擋不住這樣的折磨,大口的吞咽著口水,卻是讓君無遐的動作越發的失了控

    似乎那手都要伸到了自己的嗓子里似的

    就在一種反胃的感覺起來,馬上就是要嘔吐了出來的時候,那隻手總算是退了出去

    可是下身卻是又被他使勁兒一頂

    他問:「我是誰?」

    君無遐真的是在糾結著這一個問題,哪裡管的了若妤被自己折磨得已經是沒有了多少的意識

    「不,不知道」幾乎有點帶著哭音,若妤的回答也還是一樣

    緊接著便是瘋狂了的,失了控的,不斷的一下下的撞擊,每一下都是更加的使勁兒,好像只有這樣才是能夠把自己的心中的情感全部都宣洩出來

    汗水滴落了下來,滾在身上,已經是分不清是水是汗了

    而身下的人還是睜著雙眸看著自己,忽然覺得那眸子清澈了顏色,定定的看著自己,目不轉睛的

    「你......」君無遐看著,有一點的愣住了

    剛才自己這樣無休止的折磨著若妤的時候,是明白這胭脂媚葯的能讓人失神的效果,想要看她朦朧著雙眸,被一個血氣方剛的男子壓下身下的時候,到底憑藉著潛意思喊得是誰的名字

    因為自己的心中不安的,便是越發的狠下了心

    可是現在看著這雙澄澈了的眸子,卻是心中一慌,緊接著什麼都是說不出來,一直都是狠狠的抽動著的身子也是停了下來

    許久,身下的那人別過了臉,閉上了雙眼說道:「混蛋」

    緊接著身子便是軟軟的,背依舊是貼在了地上,一動不動的,似乎很是不屑於自己的樣子

    不屑!即使自己現在還是這樣的膠纏著她的身子,她還是不屑!

    瘋了,一定是瘋了,就是她這樣的一個眼神,就是把自己給逼瘋了,本來已經是停下來的身子,可是看到了這個莫不關心的表情之後,徹徹底底的失去了控制

    整整一個晚上,甚至自己都是不明白是什麼時候停下來的

    自己身上的傷也是沒有好徹底的,這樣劇烈的動作也是渾身的都酸疼了起來,肩膀的那處的傷口又是迸出了血來,滴在了若妤的腹上,像是綉上了一朵梅

    出了房間的時候,若妤早已經是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身上的帶著青紫的痕迹,目不轉睛的望著一處

    望著那處是大大小小的紫金簪的碎片

    那是君無遐說一直都會帶在身邊的簪子

    那是他第一次誇自己美麗的時候別在自己的頭髮上的簪子

    可是,他現在卻是用那劃破自己的衣裳,之後重重摔碎在了地上

    就好像是也是摔碎了自己的心似的

    而君無遐走出了屋子的時候,卻是狠狠一下打在自己的肩頭,打得那血給自己整個手背都染紅了

    等到了起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自己躺在榻上,有一個人正把溫熱的毛巾敷在自己額頭上,看著自己睜開了雙眼,溫柔的一笑說道:「你醒啦」

    聲音清亮亮的,眉眼帶笑,甚至活潑美麗的樣子

    這人,不正是那天帶走君無遐的鐘雅公主么?

    果然這兩個人是在一起的

    「瞧你傷的,遐那傢伙也真是的,幸虧當時我在桶里兌了一半的涼水,要不你今兒都是看不到我了呢」鍾雅探了探若妤額頭上的溫度,笑盈盈說道

    其實昨天自己被君無遐用細繩勒著脖子的時候就是清醒了過來

    當時聽到了君無遐說的是沸水

    自己身子被浸進去的時候,感覺到很燙,卻是能夠忍受的溫度

    可以說,是君無遐這沒有過門的正室救了自己

    可是,她......不該是恨自己的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