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19回 又是見到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19回 又是見到他字體大小: A+
     

    蘇蕭瑟聽了若妤的話愣住了

    欲言又止的樣子,過了半天才只說了一個字:「好」

    說完了便是要轉身出去,忽然止步,看著若妤,不像是一貫的不正經的樣子,有點嚴肅的跟著若妤說道:「徒兒,我自然是希望你跟千帆在一起的,可是你要知道,你們倆的事兒必然是要昭告天下的,到時候他知道了......」

    雖然句中沒有點明是哪一個他,但是若妤的心跟著明鏡兒似的,自然明白

    勉強的笑了笑,若妤說道:「放心,他不會在乎」

    後來婚事自然就是這樣的敲了下來,尉千帆當時是在兵營,後來一回來聽了這事兒,聽蘇蕭瑟說是喜得整整一宿兒都沒有睡,可是過了足足一周都是沒有來若妤的廂房看看

    難不成,他要跟自己成親也是完全為了皇位?

    雖然自己對他無情,可是也是不希望這天下的男人都是如此

    後來被蘇蕭瑟聽了去,那老不正經兒一直都是在笑,末了才說:「他那是怕你改變意思,你見不到他,自然就改不了這樁婚事,他個獃子是自小就愛慘了你」

    本來應該是暖心的話,可是自己聽著卻是覺得肩上一重

    自己不想要他的半點情分,這些話只是讓自己覺得填了負擔而已

    真是可悲,自己似乎愛不上別的人了

    再有一件讓若妤不太舒坦的事兒就是自己的腹一點沒有小,反倒越發的滾圓,很像是臨產的人,按照神醫婆婆說的,自己的肚子明明是該下去了的,葯現在都是吃了那麼久,確實沒有見到半點的起色

    吃了兩個月的安胎的葯,自然自己也是離開了王府兩個月了

    「神醫呢,好久都是沒有見到」若妤對著進門來的柳枝這樣的問道

    「好像是在後院的廂房熬藥,都是不讓我們幾個過去」柳枝一邊整理著屋裡的東西,一邊這樣的說著,還哼著小曲給花草澆著水

    若妤點頭,自己現在身子日漸好了,也是不用旁人總是跟著,便是跟著柳枝簡單的交代了幾句,就出了門,想要去後院尋那神醫,畢竟打胎葯的事兒還是不要驚動太多人的好

    院中的人特別的少,都是被尉千帆調度去準備大婚,聽說民間也是在熱切的盼著,畢竟尉千帆在自己的不在的這段日子裡,聚了不少的民心,大家都是期望能喜結這段良緣

    烽國是四季如春的氣候,在凌國冬風凌冽的日子這處卻是春暖花開,異常的美

    看著樹上有一朵白花生得格外的矮,若妤便是要抬手去摘

    可是自己挺著肚子很是不便,差了一指的距離,怎麼也是夠不到

    而這個時候那朵白花,卻是飄乎乎似的朝著自己落下

    可是那花還沒有落在自己的手上,便是覺得腰間一緊

    整個人都是被大力的圈住,男人的聲音,他說:「妤兒」

    只是這兩個字兒,若妤聽了,渾身一顫,這是千百次出現在自己夢中的場景呵

    能嗅花香,能看到草動,腰上的束縛讓自己覺得有一點的疼

    這次不是夢!

    臉上自然是變了表情,有一點的激動,一直都是沒有精神的臉好像一下子鍍上了一層亮光有了神韻

    可是說的話卻是極淡,道:「鬆手」

    身子沒有一點的動作,只是這樣的兩個字,卻是真的讓自己身後的那雙手鬆開,沒有力量的垂了下來

    還是沒有轉身,若妤抬腳就是朝前走去,沒有一點的眷戀

    身後的人看著那走得極穩的人,是這樣的淡定,便是追了兩步上去,拉住若妤的手腕便是動作蠻橫的扭過了若妤的身子,想要看看那雙眸是不是還毫無感情的

    若妤抬頭看著他,心中倒是有一點的驚

    他亂著衣衫,發半攬著,臉上還蹭上了一點的灰,應該是長途跋涉而來的樣子,而身上的淡藍色衣裳的是紅著右袖的,即使是這樣的也是絲毫沒有影響他的俊美,只是覺得眉眼間多了一點英勇果敢的氣度

    也許是自己越發的會演戲了,看到君無遐眸中由驚喜轉為失望,明白自己把情感掩飾的很好

    「公子找我有何貴幹?」若妤問他,沒有什麼情感

    君無遐聽到這兒身子一抖,抬起了手,那染紅了的袖也是暈染得更紅了

    她叫過自己無遐,王爺,卻是從來沒有這樣的生疏的叫過自己公子

    「我來看你」君無遐往前了兩步,蹙眉慢慢的問道:「妤兒,你該不會不記得我了?」

    說完了之後忽然笑了起來,之後說道:「怪不得你想要嫁給別人,原來是記不清楚原來的事兒了呵,我是......」

    可是話還沒有說完,便是被若妤的打斷了,若妤說:「公子,你捅我一刀,我怎麼可能不記得你?」

    這言下之意,君無遐聽得明白,她這是告訴自己,她只記得自己捅了她的那刀了

    自己當時說是要去兵營,卻是偷偷的潛入了烽國的皇宮,烽國的皇宮處處都是皆為森嚴,被官兵圍的水泄不通的,而自己又是單槍匹馬的,蒙著面便是躍了進來,什麼都不沒有多想

    當自己看著那舉手要摘下梨花的小人的時候,覺得自己真的是太好的福氣了

    要跟她解釋清一切,帶她回去

    「妤兒,我當時是氣急了,要是你願意跟我回去,你也來捅我,多少刀都可以」君無遐沉著聲音,又是湊近了若妤幾步說道

    「捅哪兒?」似乎什麼話都是變成了兩個字兒,若妤淡淡一笑,問的慢悠悠的

    這話,讓君無遐心中又是一抖

    兩個月未見,若妤跟自己句句都是兩字兒,還都是傷人的兩字

    「怕了?」若妤還是在笑,看著君無遐

    君無遐上前,一步步走得慢慢的,之後拉住了若妤的手伸向了自己的懷中,掙著自己的手若妤就是要把自己的手抽出來,可是卻是碰上了冰涼的金屬

    等手從他的懷中伸出的時候,多了一把匕首

    君無遐盯著那匕首說:「妤兒,當時我是用這個匕首捅傷的你,你還回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