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18回 願同他成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18回 願同他成親字體大小: A+
     

    神醫婆婆說那胎兒現在都已經是六個月了,因為不是那麼容易就是能打掉的,開了極苦的葯,讓若妤加在粥里,日日的堅持的喝著,說是過了一個月就是能打掉了胎兒

    這無疑是磨人的

    這事兒神醫婆婆是幫著若妤瞞著其他的人的,都說這是補身子的葯,勸著柳枝萬萬不可忘記,要每頓都是給若妤加著,柳枝倒也聽說這葯是對若妤的身子好的,自然是極其的樂意的每次看著若妤皺著眉頭舉著碗的時候,都是笑眯眯的勸著

    其實若妤是想要感謝這苦味的葯的,越苦越好,畢竟這是自己該受的

    腹里也是不再有了那麼明顯的感覺,不停地攪動踢踏的感覺淡去,覺得腹內平靜的有點像是一灘的死水,可是這樣偏偏是覺得更加的疼在了自己的心口

    蘇蕭瑟每天都是會來,跟著自己的說著凌國的消息

    起初自己的是願意去聽的,可是蘇蕭瑟每每這時就是會沉下臉,不悅的告訴自己,現在既然自己還是不願意嫁給尉千帆,那自己就還是烽國的儲君,這樣的事兒自己必須得關心著

    可是蘇蕭瑟開講的內容常常是偏離著國事

    而關於著某個人的話,自己更是總記在心裡,怎麼也忘不掉

    自己聽著的時候卻總是裝作一副很淡的樣子,而今日也是不例外,手上端著正好喝了一個月的湯藥,另一手壓著七個月大的不知道還是不是活著的孩子,聽著蘇蕭瑟的話

    可是蘇蕭瑟這次提起那個人的名字的時候,自己卻是不能裝作一副莫不關心的樣子

    蘇蕭瑟說道:「君無遐這段時間從南國運了好些的梨樹,我起先還是不知道為何,現在卻是知道了」

    說完了這句,深深的看一眼若妤

    若妤的心中自然也是一顫

    自己是明白他為何要運梨樹的,就是為了自己的喜歡看梨花,希望在凌國寒冷的冬日也是能看到白花開,怕樹死的太快,就是晚上裹上厚厚的布,找下人在旁邊生著火圍著看一整晚的

    不對,自己現在已經不在凌國了,他還運梨樹做什麼?

    若妤抬頭,等著蘇蕭瑟接下來的話,而他卻是閉著唇偏偏什麼也不說,邊只好問道:「為何?」

    蘇蕭瑟這才是滿意,笑著看著若妤,湊近了一點,之後慢慢的說道:「因為他是要迎娶南國的鐘雅公主做王妃,怕她來了凌國天寒地凍的覺得不適應,就運來梨樹,據說是三四個月前就定下的事情,王府一直都是準備著呢」

    「啪」若妤手中的碗跌在了地上,成了一攤的碎片

    柳枝聽了聲音忙是沖了進來要幫若妤撿,可是卻被若妤的推開,而且又是看了蘇蕭瑟的眼色,便是退了出去,任由若妤挺著大肚子跪在了地上,不停地顫抖著指尖去撿那瓷片,而瓷片實在是太尖,若妤的手又是亂了節奏,割了大大小小的血口,血淌了下來也是沒有意識到

    蘇蕭瑟看著,嘆了一口氣

    看來這丫頭還是沒有釋懷,當然,蘇蕭瑟所言的都是真的,沒有半點欺騙著若妤的地方,現在全凌國上下都是早早的就知道君無遐的婚事,在王府中的時候若妤就是一直被瞞著的

    舉著那瓷片,若妤能看到自己映在碗內的臉,忽然想要罵碗壁上映著的那個女人,自己想要罵她,這是傻,怎麼到了這樣的時候還是在乎,明明不都是要忘了么

    自己還以為那樹樹的花都是他準備給自己,現在才是明白了過來,不成連著那紅火的嫁衣也是借給自己的穿的,自己真的是個傻子,全天下最愚蠢的傻子!

    「你先走,我想要自己靜一靜」若妤都是沒有轉頭,便是跟蘇蕭瑟這樣的說道

    等到終於是一室的安靜,自己坐在桌邊看著一卷書,拚命的想要自己靜下心來,可是怎麼也都還是不平靜,蘇蕭瑟的話鑽進自己的腦子裡,逼迫著自己不斷的去想著,怎麼也是甩不開那纏人的念頭,便只能沉著頭,倒在了榻上把被子拉過了頭頂,想要睡上一覺,那等自己醒來的時候便是不用再想著這些了

    迷迷糊糊,也是興許是太累了,便是合著眼,可是卻是有人拉下了被子,還沒有等自己睜開雙眼便是把自己的頭壓在他的胸膛上,給了自己一個緊緊地擁抱

    毫不猶豫的便是要推開他,被他壓得憋著氣,若妤喘著粗氣的說道:「尉千帆,你鬆手」

    見著他還是沒有鬆開自己的架勢,反倒是給自己摟的更緊了,便是揮著兩隻手便是一圈圈的打在了他的背上,大聲的喊著:「我叫你鬆手!」

    「是我」低低的聲音,如劃破了一池平靜的紅楓葉傳了過來,滑進了心坎

    還打著他的手垂了下來,沒有了力量,整個人更是軟了下來,久久的也是說不出一句話

    等到終於是鬆開了手的時候,便是迫不及待的去看他的臉

    果然是他

    這眯著的鳳眸,這高挺的鼻樑,還有臉上依舊是沒有消去的淡色的暗痕都是刺激著自己的每一寸神經,很是想要問他怎麼來了,想要問他后不後悔捅自己的一刀,還要問他那梨樹到底是給自己準備的還是給那沒有過門的王妃準備的

    可是千言萬語都是最後都是擰成了一句話

    若妤抬頭看他,覺得眼眶酸酸的感覺重了起來,紅紅的

    狠著語調說道:「你個混蛋」

    說完了便是撲了上去,他身子一個不穩便是壓在了自己的身上,一同的倒在了榻上,掙著身子,不停地翻滾著,重重的喘著粗氣的壓在了他的身上,便是坐在了他的胸膛上,狠狠的壓著,掄著自己的拳頭使勁的打在他的胸口上,嘴裡還是那句:「你個混蛋,混蛋!」

    這樣的欺騙我,作弄我,把我當作玩物一樣的來戲弄,混蛋,混蛋!!

    而他只是承受著若妤的拳頭,還輕輕的笑著,忽然胳膊環過了若妤的脖,拉了下來

    湊得很近的四目相對,之後他的唇便是貼了上來,吻著自己

    這像極了自己那天,當時自己也是這樣的拉下他的脖,之後吻著他,說了一句,我愛你

    可是君無遐鬆開了若妤的唇之後,眼中卻是多了玩味的笑意,懶洋洋道:「你又被騙了」

    頓時一聲的冷汗,身子一顫跌在了地上

    睜開雙眼,看上亂了的床榻,才明白剛才只是自己的一夢

    應該是聽見了房內的聲音,蘇蕭瑟進來,還沒有扶起若妤,便是聽見若妤低著頭說道:「告訴尉千帆,我願意跟他成親」

    蘇蕭瑟愣,而若妤則是低低的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因為已經沒有拖延的必要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