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007回 他給的溫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007回 他給的溫度字體大小: A+
     

    君無遐抱著若妤,把小小的人勒在自己的懷中

    那樣的熟悉的氣息環繞著自己,把自己的整個人束縛在其中,若妤抬抬手,想要掙脫來這個懷抱,被抱著自己的人感覺出自己的動機,便是被摟得更加的緊,簡直要生生的把自己的整個人揉搓進他的懷裡似的

    蠻橫的一腳便是踢開冷月軒的那破舊的房門,三步並兩步的急急的邁著,還沒有到了榻邊,自己的整個人便是被丟了上去

    背重重的摔在硬硬的榻上,覺得很是不舒服,本來自己身上就全是雪,現在都是化作了冰涼的水,凍得自己的整個人一陣的瑟縮

    可是一個溫熱的身子馬上就是壓上了自己,他放大了的臉湊近在自己的眼前,眸中褪去了水霧,帶著霸道的感覺緊緊地盯著自己,說道:「剛才的話,我全當是沒有聽到」

    其實這已經是做了無限的退步

    這樣多不像是他的性格

    他這是因為自己還沒有奪下烽國的皇權么,按照他跟著君守功所說的,他現在的所撐起的愛護和溫柔都是假的,他要等得就是自己的完全的信任,之後再一舉的奪下烽國

    是他親口說的,親口說的!

    「沒有聽到?是我說得不夠清楚么?王爺,那我再說一遍」若妤直視著君無遐的雙眼,淡淡的笑著,手還攀在君無遐的肩上,似乎要繼續這樣的說下去

    他看著自己的目光是驚訝的,應該是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這樣的大膽

    「我說我對你全是虛情假意......嗚......」本來還要繼續的說下去,可是才說了一般,便是被一個近乎瘋狂了的吻堵住了,蠻橫的,不帶一點憐愛的,他的舌闖了進來,活像是個初出茅廬的孩童般撞著自己的口腔

    牙齒都是磕碰到了一起,也還是不管不顧的

    這樣的吻,才像是他的性格

    自己是多麼的享受和眷戀這份感覺

    可是,自己不是該斷了這情分么,自己不是該醒過來么

    不能再這樣的溺死在他的溫柔中了

    閉上了雙眼,感受著他還糾纏著自己舌,便是一口硬著心腸咬了下去

    瞬間,血腥的味道便是重釋了整個口腔,濃重的,壓抑的,遠遠的沒有想到竟是出了這麼多的血,甚至都能感覺到一股甜腥的味道一邊摧殘著自己的味蕾,一邊順著自己的喉慢慢的淌下去

    「唔.......」那淌著血的舌依舊是沒有退縮,反而更加囂張了起來

    他是瘋了么?!自己這是在咬著他啊!

    斷舌可是要命的

    微微的掙開了雙眼,便是看到他眯著那雙狹長的鳳眸盯著自己,那樣的執拗,似乎已經一口咬定自己的不會真的咬傷他

    自己還真的是再狠不下心來,鬆了口,而等到他手摸到自己的敏感的腰部的時候,更是沒有了力氣

    「妤兒,你看你這身子只認我一個人的」手一邊的遊走,他一邊這樣的說道

    而這句話,引得若妤身子又是一陣的麻酥,那種麻酥的感覺順著腰肢而上

    熟悉是樣可怕的東西,就好像是尖著牙的小獸一口口的咬著自己,把自己的吞進了腹內,讓自己沒有一點的獨立思考的能力,只能大口的喘著氣去感受著他

    「妤兒,你看著我」明明動作是那樣的粗魯,可是說話聲卻是這樣的溫柔,咬著自己耳垂,帶著濕漉漉的感覺,輕輕的呢喃著

    若妤轉眼看他,緊緊地盯著他,能感到下身嗖嗖的涼著,而他堅定的進入了自己

    覺得有點的羞,若妤想要別過自己的臉,可是卻是被他強行的扳過去,面朝著他,抬手下意識的想要推開他,可是自己的手被他捉住,按上了自己的胸口

    自己手下的是砰砰的心跳,一聲聲的

    跳得這樣的快,這樣的急

    「妤兒,別騙自己了,你是愛我的」不是問句,而是陳述,他望著自己,這樣的宣布著

    是啊,自己這生應該只會為這一個人這樣的跳動了

    這樣的悸動,只有他一個人能給自己

    就讓自己最有一次這樣的放縱自己的身子,自己的心

    自己的身子隨著他的動作劇烈的起伏著,手護在自己的腹上,本來以為會是疼痛,還擔心傷心自己的那五個月了的孩子,可是真的像是太熟悉了他的感覺,竟然感覺不出一點的疼痛,反倒覺得有種很是踏實的感覺

    他額上的細汗淌了下來,嘀嗒著,打濕了自己的身子,也是打濕了自己的心

    也不知過了多久,自己的身子越來越軟,沒有什麼力氣,再醒來的時候已經自己躺在一張溫暖的大床上,這是自己在銘琥堂的屋子

    「小姐,你好些了么?」有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輕輕的問著

    聽了這句,若妤甚至有點不敢回頭去看

    這聲音怎麼那麼像是柳昕嬋

    昨天自己還去挖著她,從來沒有聽說死人復生的道理

    等自己慢慢的轉過了頭時候,才是看清眼前的這個人真的就是柳昕嬋,而且還是比昨日狀態好好處很多的柳昕嬋

    「你怎麼.......昨天......你沒事兒?」已經有點不會思考,縱使身上酸疼,若妤還是勉強的直起了身子,探出了手揪著柳昕嬋問道

    「小姐,後來我被送去安了安神,而且後來覺得似乎是自己昨天太魯莽了,見到墨逸澤給我用白鴿傳得紙條,知道他現在並沒有事兒,你這兒又沒有一個貼心的人,我便回來陪著」柳昕嬋朝著若妤這邊靠了靠身子,輕輕笑著說道

    「可是,你不說當時聽見了君無遐的說話聲還有揀到了那個紫金簪了么?」還是覺得不太相信,若妤又是問道

    「簪子確實是撿到了,可是那說話聲並沒有太聽清」柳昕嬋說到了後來聲音慢慢的小了下去

    這樣說,君無遐並不一定殺了尹楓澤他們了?

    「那尹楓澤和他娘親呢?」若妤猶豫了一下,又是這樣的說道

    「他娘親?他和那個啞女都在墨逸澤那處沒有什麼事兒,是我昨天氣急了才會全怪在王爺頭上」

    看來,自己昨日是胡亂的發了一頓的脾氣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