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歡 » 第190回 為夫跳一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妾歡 - 第190回 為夫跳一舞字體大小: A+
     

    「怎麼,別告訴本宮一個毽子還給你打傻了?」夢悠蝶見著若妤愣神,繞到了若妤的身前,顰著眉頭,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君穎早就從若妤的身上退了下來,撅著嘴看著夢悠蝶也是不爽的樣子,擋在了若妤和夢悠蝶的中間說道:「夢悠蝶,明明是你先用毽子打到我姐姐,你倒是不但不認錯還對我姐姐這樣的凶,真是不講理!」

    「喲,喲,喲,小皇子還衝著我發威了呢,我哪裡敢對你家姐姐凶呀,她在王府中藏著那麼多的男人王爺都不生氣,這樣的護著——」夢悠蝶還是在不斷的說著,可是說到了一半,聲音卻是戛然而止,捂著自己的嘴看著進了院子的君無遐

    夢悠蝶哪裡會想到君無遐今天居然回來的這樣的早

    「怎麼了?」君無遐走了過來,皺著眉看著眾人,看到若妤有點哀婉的表情的之後,沒有皺得更深,直接的轉向了夢悠蝶,冷著聲音又問了句:「你來這裡做什麼?」

    夢悠蝶有點說不出話來,要是在自己平時,一定是給若妤好些的氣受,可是現在卻是不知所措了,身邊的這一圈都是若妤的人,自己要是胡說的話,一定是不行的

    這時若妤輕輕的一笑開了口說道:「是側王妃的毽子不巧踢了過來,這是來撿毽子的,正巧見著我身子好了,就過來說了幾句,沒什麼的」

    不是自己想要幫著夢悠蝶只是不想要給彼此添著沒有必要的麻煩

    而且確實是自己太笨,就是那樣的被毽子打在了頭上

    實在是怎麼也想不明白,好端端的武藝怎麼就這樣在自己的不明白的時候化作了烏有了呢

    難道說自己替著王易天受了元氣散盡之苦?

    還真的是怎麼也想不明白呵

    夢悠蝶明顯也是沒有想到若妤居然是會幫著自己說話,可是馬上恢復了正常的表情,對著若妤笑了笑,又是跟著王爺說了一句,人便馬上飛快的走了出去,什麼都不再多說了

    君穎見著君無遐來了,也不再撒嬌,還拉著柳梢的手出去,把整個院子留給了若妤和君無遐

    兩個人其實也沒有什麼想要特別的說的,都是沉默著,慢慢的移動著步子到了一棵的梨樹下,君無遐抬高了自己的手,輕輕的捻了一枝花,轉在自己的手中,輕輕的嗅了嗅,之後緩著語調問道:「喜歡么?」

    若妤抬頭,看他,看花

    記得還在很早的時候,他也是站在梨樹下,當時自己的便是覺得很美不過自己不是覺得梨花美,而是覺得配上了梨花背景的他很美很美

    「喜歡」若妤也是不迴避,彎著唇一笑,對著君無遐回答道

    君無遐聽了,也好似彎著眉眼,本來就是俊顏的臉,因為臉上這難得大一點的笑意,顯得溫和了起來,也是美得更加的好看的奪目,其他的一切都是化作了背景,淡去了,眼中只能看到他明晃著笑顏,腦里也是什麼都想不了,似乎就是要這樣的望斷了一切,什麼其他的都不去想

    修長的指尖又是轉了轉手中的花,之後別在若妤的耳後

    白白的小花顯得有一點的素雅,卻是襯得若妤無比的端莊美麗

    君無遐低了低身子,問道:「那喜歡運花的那個人么?」

    忽然又是這樣的來了一句,說這話的時候,若妤能清晰的看到君無遐慢慢的紅了耳根

    甚至可以說紅透了耳根,唐唐的王爺居然能說出這樣的直白的話

    若妤則是一直在笑,好像故意放慢了速度的折磨著君無遐,想要多看一會兒他的臉紅,就在君無遐要急躁的說一句那不問了的時候,若妤突然開了口

    若妤笑著說道:「我本來說的就是送花的那個人」

    說完了兩個人都是愣在了原地

    雖然兩個人是相愛的,可是之間因為旁人,因為誤會,繞了不少的圈子,很少的有這樣能平著心這樣的說話的時候

    君無遐的指尖微微的顫抖著,因為激動

    慢慢的撫上了說著那引得自己的心都快要停止了跳動的話的唇,放低著自己的身子,狹長的鳳眸對上若妤,慢慢的,一字一頓的說道:「我也喜歡收花的那個人」

    輕輕的碰了碰若妤的唇,只是一個蜻蜓點水一般的吻,卻是讓兩個人亂了呼吸,這樣的一個淺吻卻像是一個烙印,宣誓著自己的所有權一般

    若妤覺得他望著自己的眸子實在是太深情,一時間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可是想要自己和君無遐還是在這院中,剛才的舉動已經是出格了,便道:「這梨花雖香,只可惜這花是白色的,顯得有點傷感」

    自己一開始是真的是喜歡梨花,自然也是喜歡梨花色,可是當自己經歷了這麼多,看了那麼多的生離死別,有點不再喜歡白色了,像是現在也只是貪戀這花香

    君無遐聽了沒有半點的猶豫便是將別在若妤而後的花取了下來

    「別,我是只隨口說的」若妤以為君無遐是要毀了那個小小的花,馬上著急的說道

    而君無遐卻是依舊捏著那花,轉向了梨樹的樹榦,朝著上面捻了過去,等到回頭的時候,左手握成了拳,笑著看了看若妤,慢慢的一邊一根一根手指的展開,一邊眼中帶著無限寵溺的說道:「瞧,我給你變個戲法」

    等到君無遐的手完全的展開的時候,才看到君無遐的手中窩著一朵小小的紅花

    「沒有想到樹上還藏著一朵紅色的梨花」看到若妤喜歡,君無遐自然是更高興的樣子,可是卻一把被若妤捉去了右手,使勁的握著自己的手,可是還是被若妤看到了拇指上的一片紅

    哪裡是什麼戲法,就是為了自己的一句話,君無遐剛才轉過了身子,指肚重重的摩擦上了粗糙的書皮,用拇指上流出的血染紅了那小小的白花

    越來越覺得君無遐在自己的像是一個傻傻的小孩子了

    君無遐見著若妤不說話,還以為是若妤心疼起了自己,手臂環過了若妤的身子,在若妤的耳邊低聲說道:「我一直想要看你在梨樹下跳一曲舞,跳一段,就跳給我一個人看」

    自從上次若妤跳完了那曲舞,君無遐便是苦苦想了很久,那樣的偏偏的身影無數次的出現在了自己的夢中

    若妤抬眼,不做聲,自己這是多久沒有跳過舞了呢

    之後輕輕的一笑,心中突然來了點子

    自己不但要給君無遐跳一個舞,還要給他跳一個他從來沒有見過的舞,讓他這輩子都忘不掉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